【香港要闻】被控 8.31 湾仔暴动 7 被告全部罪名不成立【勿忘831】

原文转载【立场新闻】

「阵地社工」成员陈虹秀等8 人,被控去年8 月31 日在湾仔参与暴动案,法官沉小民早前裁定陈虹秀的暴动罪表证不成立,当庭获释,余下7 名被告则继续处理,并于今日裁决,法官裁定7 人暴动罪不成立,第四被告另被控的一项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亦不成立。

庭内掌声雷动 被告失声痛哭

案件开庭前,多名被告的亲友到庭等候旁听,不少人于庭外与被告相拥安慰,有被告与十多名亲友围圈祈祷,期间有人双眼通红,眼角泛泪,场面令人伤感。有被告进入法庭等候裁决时,有亲友大叫「加油」。

法官宣布各被告罪名不成立一刻,庭内随即掌声雷动。散庭后有被告难掩激动,失声痛哭,有被告与亲友及律师相拥致谢,众人均眼泛泪光,场面感人,期间有人指「呢个先系正常结果」,亦有人指「好似突然派彩咁」,更有亲友向罪名不成立的被告表示,「你听日可以准时返工啦」,对方回答「系呀,可以返工啦」,如释重负。

官:逃跑未必因畏罪,或因恐惧警方

法官于裁决中指,对于控方指部份被告于被拘捕前所作出的动作,均不获法庭依赖,但法庭接纳第三及第四被告在拘捕前曾有逃跑,若法庭依赖「逃匿」作为针对被告的不利证据,控方则须证明他们逃匿唯一目的是畏罪而逃。辩方则指法庭不能忽略逃跑背后有很多可能清白的原因,包括响应警方警告离开,或因当时社会环境而对警方产生恐惧,或是对人群一拥离开的自然反应。

法官指考虑到本案发生时的环境,法庭认同辩方说法,指被告逃跑可能有其他清白原因,并非一定源自畏罪。

对于第六被告的辩方律师曾指,片段显示第六被告于花旗银行外遭至少六名警员包围制服,及多名警员屡次用警棍袭击第六被告头部,法官指有关警员没有承认使用过份非法武力,但看在市民眼里,对警察产生恐惧,他日一旦遇上警察而逃跑,这可能性是实在而非凭空臆测。

另外,控方又要求法庭基于被告衣着、装束和被捕地点接近暴动现场,推断他们之前曾参与轩尼诗道与卢押道一带的暴动。法官指基于相关证据,至少有两个可能性,一是他们与较早前的暴动有关;或他们刚刚来到,未及参与就遭警方拘捕。

被告人身在现场,不足证有罪

法官指情况一或许有罪,但情况二明显不是,因最迟于警方采取驱散和拘捕行动那刻,在轩尼诗道与卢押道一带的非法集结引伸的暴动已经结束,有关被告人不可能于该处参与的人集结。再从他们的角度来考虑,他们来到未及与他人集结便已需要逃离现场,这情况又如何说该人是参与了较早前在轩尼诗道与卢押道一带的暴动呢?法官认为,面对两个同样可能性,控方其实已不能在毫无合理疑点下证明有关控罪,在这情况下,法庭别无选择只能判被告人无罪。

至于控方要求法庭考虑有关被告会否「凭借身在现场鼓励其他人」的法律原则将各被告定罪,控方又引述陪审团引用指,「被告人身在罪案现场这一点,本身并不足以证明他有罪。但如果你们裁断某一被告人身在现场,蓄意地凭他身在现场这一点鼓励,并实际上鼓励了罪行中的其他人,则他即属有罪」。法官指出相关导词重点在于「实际上鼓励了罪行中的其他人」,如无证据显示被告之前身在何处,做了什么,又如何推断他行为实际上鼓励了其他人?法官又强调导词首句已经作出警告 ,即「被告人身在罪案现场这一点,本身并不足以证明他有罪。」

仅凭穿黑衣、戴口罩定断 或冤枉无辜者

法官续指,法庭不应把穿着黑衣的人士,随意视为参与暴动或非法集结,这做法有其危险性,有机会冤枉无辜者,因在当下情况,穿着黑色以外,例如白色或者其他颜色的人都可参与暴动。选择服饰的颜色是个人喜好,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刻意以此把他们与非参与者区分。

对于大多数被告都佩戴口罩、眼罩、防毒面罩和手套等装备,辩方陈词指相关装备都均属防护性而非攻击性。法官指毫无疑问,当晚出现的情况并非香港常见现象,对于某些人而言,或许这是难得的历史时刻,法庭不排除当中确实有人希望到场见证这一切,说他们愚蠢也好,他们当然明白要承受一定风险。若他们不希望被人误为暴动者,因而遮盖容貌,也是可以理解的。带备防护装备,例如猪嘴防毒面具、口罩眼罩等也无可厚非,而于遇到催泪烟也可有点保护,且不能保证不会遇到暴力场面,而手套或其他保护装备也能发挥一定保护作用。

法官最终裁决指,即使将被告看成与被捕前的事情有关,但被告是参与暴动的一份子亦非唯一合理推论。法官认为本案控方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没有证据显示被告在被拘捕前的作为,故法庭认为控方未能在毫无合理疑点下证明有关控罪,裁定所有被告面对的罪名均不成立。

案件原有8 名被告,依次为余德颖(24 岁,自雇人士)、赖姵岐(23 岁,学生)、钟嘉能(27 岁,电脑程式员)、龚梓舜(23 岁,厨师)、陈虹秀(43 岁,社工)、简家康(19 岁,无业)、莫嘉晴(24 岁)、梁雁彬(25 岁,无业),控罪内容经修订后,他们被控于去年8 月31 日在湾仔轩尼诗道及卢押道一带,连同其他人参与暴动。龚另被控一项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罪,指他同日在轩尼诗道 117 至 123 号外的公众地方,管有一支伸缩棍及一个思疑汽油弹。当中陈虹秀早前获裁定表证不成立,当庭获释,控罪撤销。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standnews.com/court/%E8%A2%AB%E6%8E%A7-8-31-%E7%81%A3%E4%BB%94%E6%9A%B4%E5%8B%95-7-%E8%A2%AB%E5%91%8A%E5%85%A8%E9%83%A8%E7%BD%AA%E5%90%8D%E4%B8%8D%E6%88%90%E7%AB%8B/?fbclid=IwAR1zr-o-m0WfZFiO0bthxIOp6dCWb_1dOu6H75unls-tsiPwkGsjj5DuvjA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