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调宣传被罗织罪名的所谓境外组织策反博士目的何在?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重案公布!境外组织策反博士高工,细节曝光!雷达视频央广新媒体短视频帐号,优质创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31日)

这位化名刘欣的博士到底做了哪些情报刺探工作呢?据境外组织策反河南一博士并询问雄安新区情况,抓捕现场曝光(人民日报海外网2020年10月31日9:58),所谓海外间谍组织策反刘欣的过程中居然要求加刘欣微信?人民日报确认这样的境外人士不是和中共里应外合制造赤色恐怖?以笔者幼儿园尚未毕业但历经爆料革命大学三年历练,都知道微信是中共的军企、是中共监控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间谍企业,这位境外人士居然用中共的间谍工具策反国内的刘欣博士,这个剧本有点太Low!我们再看看这位所谓被策反的博士都做了哪些所谓搜集情报的行为:

1、搜集雄安新区的建设情况、整体规划情况等;

2、未发表杂志的目录、将要发表的稿件;

3、国内军工类杂志公开出版前的最新文章;

4、刘欣所在单位合作电厂项目的具体情况;

5、国内某核电站的建设规划、运行情况、可承受武力攻击程度等资料;

就因为这些“2019年1月11日下午,平顶山市国家安全机关的办案人员将刘欣抓捕归案,涉案的电脑、手机等工具也同时被扣押。经过审讯,刘欣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所幸的是,国家安全机关的及时介入,阻止了我国家相关秘密的外泄,避免对重要能源基础设施安全造成重大损失。后经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判,刘欣因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受到法律的惩处。”

什么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呢?据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 – 百度百科:[刑法为境外窃取国家秘密情报罪(刑法第111条),是指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情报的行为,统称为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为境外窃取国家秘密情报罪是触犯刑法的行为,同时也是指为境外的机构窃取国家秘密情报罪、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等手段渠道来盗窃国家秘密或情报的行为,此行为严重危害国家的安全,刑法规定对构成窃取国家秘密情报罪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严重危害国家安全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等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其中对国家和人民危害特别严重的或者情节特别恶劣的,最高刑可以判处死刑。]

对比刘欣的判决结果——“刘欣因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明显与刑法要求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刑期不符,那么这个罪名是否恰当呢?我们可以看一下上文中列举的刘欣的五项所谓搜集情报的行为,没有一项属于国家秘密或情报的,第1项应该属于公开资料;第2项最多算是企业的商业秘密;第3项、第4项、第5项与第2项相似,最多算是企业的商业秘密。

我们已经知道习近平得到了拜登提供的中共起义投诚人士名单之后,采取了直接屠杀的残酷手段消灭了近六十名起义投诚勇士,所以如果真的是所谓的间谍是不会有刘欣这样的处理结果的。那么在名不符实之下,勉强给刘欣套用一个“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罪名有何目的呢?我认为目的有二:

1、树立一个打击的典型,以后凡是有类似行为的均可照此办理,在今后这样的类似行为可以把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圈进去;

2、随着无人机斩首和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与中共脱钩的日益临近,中共可以通过刘欣这样的案例绑架更多的这些与中共脱钩国家和地区派驻中共国的工作人员,以此作为人质盾牌。

既然刘欣一案适用法律错误、根本不构成文中所列罪名。并且退一万步,即便刘欣透露了商业秘密,那也应该是民事范畴,属于民不举官不究的类别,被泄秘的企业还没有出面,中共平顶山国家安全机关的办案人员已经急急登场了,之后是中共法院急急登场了,再之后是中共的一众官媒蜂拥而上了,这件事情不简单!我又想起“武汉八谣”和“八谣”中已经被他们谋杀的李文亮医生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0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