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深度调查研究报告:中共深度渗透!

据“新闻周刊”独家报道,当美国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时,劳拉·丹尼尔斯, 杰西·杨和艾琳·布朗也特别忙,她们马不停蹄地在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做键盘侠,批评美国政治。她们批判的话题包括美国政府对CCP病毒处理的如何糟糕,种族问题,还对川普总统进行人身攻击,等等。乍一看这三个女人的表现跟普通日常去社交媒体上抱怨的美国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仔细一看就能看出猫腻:有的时候这三个女人发的推一模一样,而且惯用手法非常类似,总是泛泛而谈美国及其民主制度将会被如何推翻,从来不具体的讨论某一件事。她们的措辞也莫名其妙,时不时夹杂些听上去挺熟悉的口号:“黑人永不为奴!昂起你高傲的头!”之类。哦对了,最奇怪的是,在她们的发言里,偶尔还会有一两个汉字会混进她们的发言。

不过,当你意识到这三个女人其实不是真人,而是中共的机器人网络水军,专门在美国大选前挑拨离间、系统性地搞乱美国。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网络政策中心今年夏天对数千个类似的推特和脸书帖子进行了分析,将这种行为描述为“跨平台造假,由讲汉语的网军控制操作,以达到中共国贬低美国的政治目的。”

这些中共机器人网络水军只是中共在大选前对美国进行网络攻击数不胜数的案例之一。又比如,在过去的六周内,谷歌和微软都报告了来自中共的网络攻击。美国国家情报和安全中心主任威廉·艾文纳对此的评论是:“(中共的网络攻击似乎更像是)塑造美国的舆论环境,向其认为与中共国利益相反的政治人物施加压力,转移话题并反驳。”

专家声称,这些大选相关网络攻击只是多年以来中共逐渐影响渗透全世界活动的冰山一角,长远看来非常让人担忧。为此,“新闻周刊”做了长达四个月的调查,采访了二十多位分析师、政府官员和专家,调查表明中共渗透美国的方式层出不穷,联邦、州、地方层面都有渗透,防不胜防。这些渗透让中共不断做大做强,满足其不断膨胀永无止尽的统治野心。

澳大利亚专门研究中共对全球渗透的政治分析专家约翰·加诺表示,中共渗透渠道多种多样,包括企业,高校,智库,社会和文化团体,华侨组织,中文媒体和中共国社交媒体(如微信)。此外,“新闻周刊”也发现了大约600个类似被中共控制或渗透的团体或组织,它们与中共定期保持联系并受其指导。

这些渗透活动范围极广,包括各类社交、商业聚会、宣传活动,建立政治、经济联系以达到中共的目的。最近曝光的拜登家族与中共勾兑就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代表性例子。此外还有大规模的经济间谍活动。在今年夏天哈德逊研究所的一次演讲中,当时的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联邦调查局平均每10个小时就开启一项与中共国有关的调查,在现存的近5000起反情报案中,也有近一半与中共国有关。

中共声称美国歪曲了“交流”的意思,矢口否认干涉美国内政。但是美国当局和专家仍然坚持他们的立场。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首席通讯执行官Dean Boyd表示:“司法部门、州政府和联邦调查局正在一层层地清除这些渗透。这些渗透没完没了,更何况我们马上还有一场总统大选。”

挑拨离间

如果只有机器人网络水军在社交媒体上乱发帖这些事,很多人可能会认为中共在大选前操纵美国民意的说法站不住脚。比如说,这些水军一下子开两三百个推特账号再加六十多个脸书账号,在2020年2月至7月间,挑些敏感话题挑拨离间,加深美国的分裂,但是它们的英文很粗糙,根本就不像英语为母语的人说的话,所以也没什么美国人搭理。举几个语句不通、挑拨离间的例子:一个叫帕特里夏·史密斯(Patricia Smith)的水军发了条推:“‘垃圾系统’是一个愚蠢、失败的系统!”再附上一张美国人投票的照片。又有一个叫索尼娅·梅森(Sonia Mason)发推抱怨美国对于CCP病毒的应对:“川普政府让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工作就为了让美股指数好看,他们把我们当人了吗?”又比如,水军劳拉·丹尼尔斯(Laura Daniels)回应国务卿彭培奥关于宗教话题的一条推文:“今天这种局面是自由过于泛滥的结果。”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共国式繁荣:中共国为什么不能统治世界》一书的作者霍凤峰(Ho-fung Hung)说:“中共做假社交媒体账号的技术挺差的。一看这些机器人水军的发言就穿帮了。”事实上,网络政策中心分析了2240条推文,99%收到的点赞、回复和转发少于2次。

尽管这些机器人水军发帖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目标,但是这里运用的普遍思路在其他情况下相当有效。重点是要用煽情的语句和观点挑拨离间、加深裂痕。换句话讲,中共不是要从外部摧毁美国,而是要从内部颠覆美国,并树立对中共国的正面看法,与他们号称的“美国混乱”形成鲜明的对比。

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资深研究员,前东亚反情报官员安娜·普格利西(Anna Puglisi)表示:“他们统一组织,目标固定。这与我们美国人的思考方式截然相反。”

美国情报官员认为,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中共显然有自己偏爱的一方(乔·拜登)。最近,中共方面加大了对川普政府的负面评论,严厉批评白宫在香港抗争运动和抖音上的声明和行动,强烈抨击其对CCP病毒的应对等等。政府反情报局局长埃文娜(Evanina)在今年8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认为不希望川普总统连任,因为川普总统(对他们来说)不太好预测。”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也明确表示中共青睐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并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从策略上讲,拜登比川普容易打交道多了,(如果拜登当总统)美国的行为(对我们来说)也更好预测。”中共更愿意跟民主党打交道的另一个原因是:拜登及其同伙包括许多来自奥巴马政府的前任官员,在奥巴马政府执政的八年中,中共在世界舞台上几乎是所向披靡,鲜有反对。然而自从川普总统公开讨论中美贸易问题、中共渗透与间谍问题之后,反共情绪在美升温,这样一来,不论谁当总统,未来的对华政策都会变得更为关键。

从基层开始渗透

川普政府的两位反共斗士,国务卿彭培奥和他的政策顾问余茂春(Miles Yu),共同领导了美国政府对中共国的广泛还击。最近,国务卿彭培奥一直在警惕中共重点在美国州一级甚至是地方一级的政商渗透活动。例如今年二月,国务卿彭培奥在首都华盛顿的一次会议上警告国家州长协会说,中共正在物色和梳理可能会与他们勾兑的州一级及地方一级的政客。彭培奥说中共国某智库报告已经把所有州长按“友好程度”打了分。“新闻周刊”翻译了此报告的副本,在此报告中,17位州长被标记为“友好”,14位“模棱两可”,6位“强硬”,其余的“不好说”。彭培奥告诉这些州长:“不管中共觉得你是‘友好的’还是‘强硬的’,重点在于你们要知道他们一直在背后算计着你们。”六个月后,在中南坑一次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参与的会议上,中共表示将加倍努力寻求与州一级和地方一级的勾兑和渗透。这恰恰是国务卿彭培奥所警告的。

彭培奥在那次讲话中举了几个中共在州一级渗透的例子。比如说2019年,中共国休斯顿领事馆外交人员警告密西西比州州长菲尔·布莱恩特(Phil Bryant)说,如果他前往台湾,在密西西比州的投资将被取消。布莱恩特最后还是去了。又比如,据“威斯康星审查员”报导,中共国驻芝加哥领事馆外交人员致信威斯康星州立法会议员共和党人罗杰·罗斯(Roger Roth),要求他们支持一条赞扬中共国应对CCP病毒的法案。罗斯最开始以为是逗他玩,于是忽略了这个请求。然后芝加哥领事馆又发了一次。罗斯回复了一个词:“神经病。”

这是两次中共国失败的案例,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渗透和勾兑是非常成功的,尤其是在商业领域。一位官员描述了中共国渗透勾兑套路:“作为州长,假如您所在的州在中共国有大量投资,或者向中共国出口大豆和其他粮食。中共国可以利用这层关系来搞勾兑,具体操作方式之一就是让这些相关商人或者政客联系华盛顿来影响政策制定。听上去像美国普通政治游说,但是大家必须知道,这其实是中共国政府在玩套路。”

中共国在别的国家的渗透可能更加严重,并且已经导致了重大问题,甚至威胁到了国家安全。据去年澳大利亚媒体多篇报道,据称中共特工在澳大利亚议会中安置了一名叫赵波(Nick Zhao)的华裔做间谍,此人财务问题缠身,中共出资100万澳币资助他的竞选活动。赵波大约三十多岁,于2019年死于墨尔本一家旅馆中,死因是吸毒过量。同年据路透社报道,中共国安对澳大利亚议会和三个政党的内部政策文件和邮件实行了网络攻击。

由于中共被多次指控“无耻”渗透他国,加拿大议会于2019年底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旨在推动重新思考对中共国的关系 —— “用欺骗性的手段‘培养官员及重要人士’影响政治;试图影响加拿大媒体;在某些情况下试图影响选举结果;强迫或诱使移民提高他们在海外的利益。”

在CCP病毒的攻击下,欧洲也开始重新审视与中共国的关系。今年早些时候,中共国向包括意大利在内疫情严重的欧洲国家高调提供所谓医疗援助,并把自己宣传成救世主,削弱大家对欧盟的信任。今年十月,瑞典被中共国“战狼”式外交警醒,再加上此前中共国曾经绑架拘捕了一位瑞典公民(原文中可能指香港铜锣湾书商桂民海)和其他问题,于是出于“瑞典国家安全”担忧,禁止了华为和中兴进入该国未来的5G网络。今年早些时候,瑞典还挂逼了该国所有的孔子学院,该学院打着孔子的外衣,实质上是在为中共做宣传。在美国,孔子学院已被认定为“外国使团”。

从某些方面来讲,至少在最近之前,中共对于美国的渗透攻击活动比其他国家曝出的(渗透攻击活动)有所滞后。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可能与中共的战术有关,他们在针对关键“敌人”时格外小心。霍凤峰教授说:“(中共)先拿下稍微弱小的,比如说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事实上这些国家已经被拿下了。美国是最难拿下的国家。”好在有迹象表明美国开始更加重视中共国的威胁了。今年七月,美国国务院关闭了中共国休斯顿领事馆,理由是中共国利用该领事馆多年持续盗窃美国技术,干预美国南部、东南部和西南部各州的政治。这些州有许多能源企业、医疗公司和先进研究部门。中共政府否认他们干了这些活动。

尽管美国政府尚未公布细节,但是几名受访者描述了中共国领事馆外交人员针对该地区主要城市的间谍活动套路。某位官员表示:“比如说,您是一名政客,管理某个城市,并且您与中共国有许多合作关系,那么好了,您就依赖于中共国了。这种渗透影响非常有效。”然后,某中共国外交人员就可以随意打电话给这名政客,电话内容有可能是要求与政客所在州州长会面,也有可能是批准某项所谓的商业合作项目,还有可能是反对某项批评中共国在西藏、新疆或者香港的侵犯人权行为的动议。

今年八月,美国司法部助理总检察长约翰·C·戴莫斯(John C.Demers)在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进行的线上活动中说:“中共在物色领事馆地址时,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挑了休斯顿的。”几位受访者表示,休斯顿领事馆多年来一直是一个中共国在全美范围内向美国施加政治压力并窃取技术的活动中心。至于这些活动范围有多广,我们举个例子来给读者一点概念:由于怀疑中共国研究人员窃取知识技术,联邦调查局在美国大约30个城市进行了50次左右的采访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正在努力阻止这些行为。”戴莫斯补充道。

中共国的法宝

为了帮助执行其在美国的渗透影响计划,中共依靠的“法宝”是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简称统战部)。正如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政策研究所中共国政治研究人员亚历克斯·乔斯克(Alex Joske)所写,统战部是“由中共及其国家机器组成的网络,负责影响中共党外的组织”,而且中共国内外通吃。在中共国境外,统战传统集中在海外华人社区,利用他们对自己民族的忠诚感来“报效祖国”。此类统战活动通常会涉及到个人金钱利益,通过提供商机以换取善意与合作。

隶属于该统战系统的团体通常会取一些听上去人畜无害的名字,比如说“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之类。除了统战这条渗透线路,其他途径还包括中共国外交部控制下覆盖全球的“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这些团体建立关系的美国组织可能对它们与中共的隶属关系一无所知。国务卿彭培奥就指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统战部有见解联系,而国家州长协会与该“友好协会”还曾共同发起过美中“合作峰会”。在今年二月那次与国家州长协会的会议中,国务卿彭培奥就问与会听众:“你们当中有多少人通过‘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中共国官员搭上了关系?”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中共国政治学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也表示:“统战部是中共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是中共国情报机构的一部分,并且对他国进行渗透干涉行为。”这些渗透干涉行为从“交朋友”到直接间谍活动无所不包。

中共国政府一直否认统战部在海外渗透干预行动中的作用。不过钱不会撒谎,中共国为统战部分配了大量资金以支持其“活动”。乔治敦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莱恩·菲达斯尤克(Ryan Fedasiuk)表示,仅仅是2019年,统战部全球总预算就超过了26亿美元。菲达斯尤克计算得出,预算中有近6亿美元专门用于针对海外华人社区和外国人的统战工作。他还发现,统战部的总预算竟然超过了中共国外交部的预算。

统战部在行动

十月中旬在纽约一家名为“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的非营利组织举行了一场为期三天的峰会,这是统战部如何渗透的一个绝佳案例。这次活动名为“在危机时代中寻找成功”,该活动承诺帮助与会者搞清楚如何“面对紧张的美中关系和动荡的世界并取得成功”。来自美国企业、学术界、科技界、媒体界、外交界与政界的杰出人员参与了此次峰会并发言,其中包括密西根州前州长里克·斯奈德(Rick Snyder)和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的创始人斯台普敦·J·罗伊(Stapleton J.Roy)。然而参与者可能不知道的是,“华美协进社”共有四个“知识伙伴机构”(译者注:分别为“全球化智库”,“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国中国总商会”,“美国中国总商会芝加哥”),其中三个都直接或间接地隶属于统战部。比如,总部设在北京的“全球化智库”就是一个听命于统战部的机构。据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政策研究所中共国政治研究人员亚历克斯·乔斯克(Alex Joske)称,该智库的共同创立者之一王辉耀是统战部下属的“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其他两个属于统战部的机构分别为“美国中国总商会”和“美国中国总商会芝加哥”,它们也是“新闻周刊”调查出的600个左右与中共有联系的美国团体的其中之二。

对此,华美协进社答复说:“我们之所以与这些组织合作并希望确保他们参与,是因为这些组织成员众多,而且他们参与的都是当今热点问题与话题。”此外,在一份电子邮件书面声明中,美国中国总商会否认其与统战部的关系,自称为“一个代表美国中资企业的非营利和非政府组织”,使命是“创造价值,创造增长,增强中美商界合作”。不过重点是,这些“新闻周刊”调查出的与中共有联系的美国团体大部分成员(华裔为主),他们可能对这些组织与中共的联系浑然不知。这些人很有可能是由于社区归属感或者商机而加入。

其中还有一些团体帮着获取美国技术来供中共国公司使用,这是中共渗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此外,中共还通过渗透进美国的中文媒体来影响舆论环境。经过调查,“新闻周刊”确认并统计了如下与统战部有联系的美国组织:

至少83个移民同乡联谊会;

10个“中共国援助中心”;

32个商会;

13个中文媒体品牌;

70个在美华裔职业人士协会中的大约一半;

38个促进中共国和台湾“和平统一”的组织;

5个“友好组织”;

以及其他129个从是教育与文化等一系列活动的团体。

此外,美国大约有三十万中共国留学生及265个学生会。这些学生会通常通过领事馆分管教育的秘书与中共联系。

“新闻周刊”通过如下几种特征或方法来确认某团体与中共是否有联系:会员身份;是否有定期联谊活动;团体意识形态;是否参加只能由中共信任的机构出席的高级别会议;交叉比对中共文件、党媒喉舌对其的描述与该团体的自我定位与描述。这些团体渗透干预活动的严重性从简单宣传中共国正面形象到彻底的间谍活动不等。后者的情况发生在今年九月,一名来自西藏并已规划为美国公民的纽约州警察、军队后备役人员贝马达杰·昂旺(Baimadajie Angwang)被捕,理由是他被指控充当中共政府的非法特工。根据司法部的指控,他在纽约中共国领事馆的上线曾在“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工作,该协会也归统战部管。据称,昂旺监视了居住在纽约地区的中共国民众,评估他们作为情报来源的潜力,他还向中共国官员发出警察局活动的邀请,以此向他们提供进入纽约警察局的渠道。

一旦开始深挖下去,与统战部有关的美国团体简直是层出不穷。又比如,根据中文媒体和统战部的多篇报道,近30年前在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的帮助下在纽约成立的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竟然也与统战部有联系。统战部南京的网站上表明美国商人、“百人会”理事会主席、金鹰商贸集团公司董事长王恒(H.Roger Wang)兼任南京市海外联谊会名誉会长,该协会也是统战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市级分支机构之一。当他2018年当选为“百人会”理事会主席时,王恒滔滔不绝的谈起中共国的一些关键项目,比如说“一带一路”。美国由于认为该项目是中共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其权力的工具,所以并没有加入。然而,王恒在接受党媒“中国日报”时说:“‘百人会’可以积极参与许多领域,包括‘一带一路’。”对此,“百人会”项目助理侯佳兴通过电子邮件发表回复评论说:“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外国政府或政党(包括中共国)影响或破坏美国社会与民主的行为。我们的两个使命是促进华裔美国人充分融入美国生活并推动建设性的中美对话。”

请问读者,以上回复有问题吗?可能表面上看着没什么,但是私底下可说不准。

译评:中共是世界之癌,因为它的运行渗透方式与癌细胞太像了。癌细胞不停于健康细胞争抢营养且代谢低效,与之类似,中共的贪婪永无止境,渗透了一个又一个国家,并且及其浪费,“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癌细胞初期发展极具伪装性,神不知鬼不觉,很多癌症等到症状显现时为时已晚,而中共的各种渗透力量也把自己伪装成表面人畜无害的“友好协会”之类,私底下疯狂渗透,发展壮大,现在后果逐渐显现,全球已经深受其害。结论是,如不及时把体内癌细胞清除任其野蛮生长,最后只会是死路一条。同理,如果任由中共这个人类之癌发展渗透,等待人类的将是一片黑暗。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week.com/2020/11/13/exclusive-600-us-groups-linked-chinese-communist-party-influence-effort-ambition-beyond-1541624.html

匿名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