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贵人鸟“折翼”——中共治下企业急功近利

内新闻/素材:鹰(文言) 校对:文迹~见证神迹

新浪网10月30日转载《中国新闻周刊》文章称,贵人鸟从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短短5年不但市值蒸发近400亿,更面临退市,创始人也被限制消费。

贵人鸟是林天福于1987年于福建晋江(中国鞋都)成立,初始主打运动鞋加工生产。

2002年,林天福转型自主品牌,成立贵人鸟品牌,专注运动鞋、服装设计生产和销售。其后利用明星和综艺节目加持,名声大噪,成为国内知名运动品牌、驰名商标。

2008年贵人鸟更是凭借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唯一运动装备赞助商,拿下台球、高尔夫球等8个唯一赞助商名额,09年签约11名世界级斯诺克球星,影响力进一步扩大,4年时间门店数量从1847家(2009年)迅速发展为5560家(2013年),营收额从15.35亿元增至24.06亿,净利润从2.22亿增至4.23亿。

2011年贵人鸟改为股份制,并于2014年上市上海主板。上市后市值一路走高,2015年5月达到峰值,65.47元/股,市值408亿元,同年贵人鸟以2.4亿的代价入股虎扑体育、收获“鞋王”称号,而林天福也以190亿成为泉州首富。

贵人鸟上市后,更加大肆收购,扩张市场,投资杰之行(3.83亿入股50.01%),收购名鞋库(7.51亿)、合资入股BOY公司(2000万欧元)、康湃思股权,并进军保险、手游行业。

频繁的并购虽增加了贵人鸟的入账和营收,但是增收不增利和资本市场去杠杆都加剧了贵人鸟的运营成本和负债。

上市以来,贵人鸟负债飙升,负债率从2014年的46.84%升至19年的87.2%,19年的货币资金2526.54万元(占总资产的0.6%),根本无力偿还25.39亿元的短期债务(包括短期借款和一年内的非流动负债)。

在公司多起债务违约的同时,诉讼事件频发,仅2020年初,诉讼、仲裁达8起,金额约11亿元。

2018年,贵人鸟不堪重负,为减少账务压力,被迫开始变卖资产,先后出售康湃思37%的股权(1.3亿元出售)、虎扑体育股权(2.73亿出售)、杰之行50.01%的股权(3亿出售)。

虽出售资产给了贵人鸟一线生机,但净亏损不断加大,债务累积,依旧使得其市值蒸发近400亿元,至今公司股价为2.2元/股(2020年10月27日),市值仅14亿。

由于未偿付PPN到期的5亿本金和利息,欠款8000多万,林天福被限制消费,2020年依旧未能扭亏为盈,上半年净利润-1.61亿元,公司股票面临退市风险。

回顾贵人鸟的发展衰落,我们看到:

1、国外品牌进驻,压缩了本土品牌的市场份额: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统计数据,从2013至17年,国外品牌市场占有率从38.6%升至49.8%,本土品牌由35.6%降至32.3%,再加上国内“莆田系”“高仿、山寨”鞋侵占中低端市场,更挤压了贵人鸟的生存空间。

2、在李宁、安踏等品牌被迫转型升级的同时,贵人鸟却偏离运动鞋主业务进军体育领域,大量的并购投资更加剧了贵人鸟的运营成本和累积债务,其运动鞋市场更是被分割殆尽,2019年市场份额不到1.8%。

3、债台高筑、现金流“告急”的同时,贵人鸟投资回报难以短期变现,导致运转更加困难,举债经营。变卖资产虽能延缓贵人鸟的退市,但由于运动服装行业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特征,贵人鸟主业在市场上已无生存之地。

综上只是贵人鸟品牌没落的个因,但贵人鸟的“腾飞”主因还是依赖于中共体育总局的政策支持和宣传影响,使得贵人鸟品牌短期内占据大批国内市场,但由于急功近利和盲目扩张,缺乏企业核心驱动力,终究短短几年负债累累、运营惨淡。再加上自2019年以来中共经济的愈发崩溃,贵人鸟更是难以续存。

新闻来源:
昔日“鞋王”没落成“老赖”,贵人鸟飞不起来
https://news.sina.com.cn/c/2020-10-30/doc-iiznctkc8593372.shtml
贵鸟人“折翼”:创始人限高,五年暴跌400亿,贵人鸟要完了?
https://finance.ifeng.com/c/80zbdpjlm6f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0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