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脉动》惊爆:亨特·拜登曾任中共华信能源的 “董事总经理”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阿黎
校对 小鸥 上传 WJ

据《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10月28日报道,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硬盘里发现的电子邮件显示,他曾担任“中国华信能源”(CEFC)这个中共国能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该公司与中共的军队(PLA)有着深厚的联系。

CEFC中国华信能源集团最近在《纽约邮报》爆料中成为头条新闻,新闻重点介绍了亨特·拜登如何利用其父亲的名义与中共国政府相关实体进行交易。

“电子邮件揭示了亨特·拜登如何代表家族与中共国公司合作大笔赚钱” ,还概述了乔·拜登(Joe Biden)如何从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

CEFC由现已失踪的叶简明创立,自成立以来就被确定与中共解放军(PLA)协作配合。

CEFC与PLA的关系来自叶,甚至CNN也承认,“多年来,叶某是中(共)国军队高官后裔,是中共国流传的‘太子党’。在2012年的一份财务报告中, 这位年轻的叶性人士的传记似乎支持了他与解放军高层有联系的说法。传记说,从2003年到2005年,他是中(共)国国际友好联络会(CAIFC)的副秘书长。研究亚洲安全问题的美国2049项目研究所的报告指出,CAIFC据称是中共国军方的政治部门。CEFC中(共)国能源公司和CAIFC徽标之间在风格上的相似更证实叶与军方有联系的看法。”

此外,《 华尔街日报》 指出CEFC是2018年PLA的供应商。该公司的报告显示年收入超过400亿美元,经营涉及中东的石油生产,中欧的金融资产,与新加坡的贸易以及中共国战略性国家储备的油库。一位了解情况的人士说,CEFC向PLA供货。

尽管有这些联系,亨特·拜登仍然“毫无疑问地”表明自己是CEFC的董事总经理。

“我是CEFC的董事总经理,我有完全的人事权,我有在DC只为我工作的员工。” 前幕僚的儿子这么写道。

他继续写道:“我没有与CEFC成立合资公司,我不是CEFC的合伙人,我没有受 CEFC雇用或资助。CEFC的任何员工都不会审核(这里指没有权利审核)我的费用。CEFC总裁没有权力、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终止HW3。”

随后《国家脉动》展示了由他们获得的5封电子邮件,这些邮件显示亨特·拜登与中共的联系人严莫文、董功文交涉2017年6月至12月间报销钱款等事项。第一封邮件亨特·拜登写于2018年3月14日,结尾亨特·拜登直接落款称自己是董事总经理、合伙人、50%股权拥有者,收件人是严莫文、董功文和乔·拜登的弟弟吉姆·拜登。

标题为“ RSA Expenses June-Dec 2017.numbers”的电子邮件写于2018年3月14日,全文为:

莫文和凯文

瑞典的房子是我DC办公室所用,它将予以报销。至于CEFC会计师审阅我的费用报告,如果您将我的费用(报告)转给他们,我将亲自起诉您凯文和会计师。

如此直接,我很抱歉,但最后一次说,我与CEFC没有业务往来。我从未与CEFC成为合作伙伴,也从未成为其联营或附属公司

我很惊讶,我的董事会成员没有看到这样的安排,如果属实,这会给董事长和莫文、凯文及佳奇带来个人间的冲突

根据美国法律,如果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兼股权持有人通过其全资拥有的美国有限责任公司(Hudson West)的所有权与美国有限责任公司(Owasco)合作,实际上是在实践中利用CEFC员工和金钱来经营一家私有公司,这里有巨大的利益冲突。

您和凯文和佳奇坚持认为这家公司的管理方式是非法的,那么,我要说,鉴于正在进行的调查,您不应该对与此相关的搜查令的发布感到惊讶

这就是为什么我毫不含糊地声明,毋庸置疑我没有与CEFC成立合资公司,我不是CEFC的合作伙伴,我没有被CEFC雇用或资助

CEFC的任何员工都不会审核我的费用,CEFC的总裁没有权力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能力终止HW3

我是CEFC的董事总经理,我有完全的人事权,我有在DC只为我工作的员工

报销费用与董事会无关,该决定权在董事总经理手中

如果您拒绝签署电汇,凯文,我会以不公正地妨碍股东权利为由,将你从董事会中除名。我是董事会唯一的股权持有人。我将在特拉华州的大法官法庭提起诉讼。你也知道那是我的故乡,我很荣幸能与该法庭的每一位法官共事并认识他们

由于董事长不在,而且根据你的说法,他的股权已经转移给了总裁(这直接违反了有限责任公司的协议,我确信 [原话如此]),法院将向总裁和董事长发出传票,如果他们拒绝服从,法院将寻求通过CEFC在美国的任何剩余股份来 “揭开公司的面纱”。

我可以继续,但我认为没有必要。

所有提交的费用都会在当下进行审核,如果有明显的错误,在准备HW3税务时,由HW3聘请的会计师进行审核

先谢谢你的合作。如果我所提交的费用今天没有汇入Owasco账户,我将申请强制令,冻结我在国泰航空的所有HW账户,并同时申请确定HW3的控制权

我的董事会成员们,你们坚持以我的账户为我的公司控制我的资本,这在极端情况下会适得其反。你们坚持由一个没有通过合同或任何口头协议而与HW3达成法律联系的实体来控制,这将使其更加错综复杂,并将成为吞噬你们未来10年事业的最大原因

真诚的

亨特·拜登

董事总经理、合伙人和50%股权拥有者

此电子邮件发出大约一个小时后,吉姆·拜登跟着发了一封邮件,对上一封电子邮件中的错别字进行了更正。他还似乎“坚持要求每月提成更新为165,00”:

我还坚持要求每月提成更新为165,00!他们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您的合作伙伴说猴岛是我们正在进行的一项交易。我们完全不知道这项交易的内容

第三封是一天前,严莫文单独给亨特·拜登发送的电子邮件,要求“第三笔费用报告”。严还补充说,“很多事情与HW3业务无关,例如瑞典的房屋”,Hudson West III由亨特·拜登的Owasco律师事务所拥有。

董功文对吉姆电子邮件的回复是第四封邮件,他指出报告所述的费用与吉姆·拜登所报数字不符。该电子邮件还显示,吉姆·拜登已“报销7月至9月的开支超过22万美元”。

董功文再次跟进时坚称拜登不能就“未支付不正确的费用”来起诉,还强调他们“在公司没有利益”:

评:

拜登家族利用乔•拜登在美国近50年积累的政治地位和影响力,与中共勾结,出卖美国利益,通过向中共公司无息无还款期限贷款,入股中共公司等方式,在中共国获取巨额利益,仅借款入股渤海华美股权投资基金一项,亨特拜登即获取10%的股权,这家公司如今已拥有超过65亿美元的资产,而拜登家族没有出资一分钱。拜登还通过内外勾结,做成无数笔卖国交易,空手套白狼获益几十亿美元。尽管如此,拜登们仍然要报销几万几十万美元的费用,可见他们的贪得无厌。

另外,从亨特•拜登与中共国联系人的电子邮件上看,拜登们与中共国方面的金钱交往并不十分顺利,亨特•拜登为了报销费用,甚至以撤销职务,起诉和影响职业生涯等威胁中方人员。由此可以看出亨特的格局之狭隘和他的不成气候。乔•拜登的邪恶和他罪恶、不争气的儿子与伟大的川普和他优秀的子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相关链接:

EXC: Huffy Hunter Expenses Emails – Biden Claims He Is ‘Managing Director’ At Chinese Military-Linked Firm, Demands Massive Cash Reimbursement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