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的2014年春的部分邮件显示,亨特·拜登很忙碌

蒙特利尔战友团 laotou

校对 不动之光 上传 XM

图片来源:TACC

乌克兰布利斯玛(Burisma)公司官网“历史页面”下介绍,“董事会聘请的世界级专家”,三人中中间那位便是亨特·拜登(附有照片),时间指示是2013年。【1】不过布利斯玛向公众宣布的时间应该是2014年5月中旬。

美国参议院调查报告中指出,2014年4月15日布利斯玛(Burisma)的拥有者米科拉·兹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向罗斯蒙特塞内卡公司(Rosemont Seneca )支付了两笔总额为11万美元的电汇款。罗斯蒙特塞内卡是亨特·拜登和长期商业伙伴德文·阿彻(Devon Archer)拥有的一家空壳实体,于2014年2月13日在特拉华州注册,两人在各种商业领域一起工作,并在布利斯玛担任董事会成员。布利斯玛官网介绍,德文·阿彻是美国金融家兼董事会成员。

阿彻因滥用了涉及奥格拉拉·苏族的6000万美元债券的出售获得收益被定罪,但亨特·拜登的律师否认他的委托人知道该计划,阿彻替他顶了罪。

2014年4月16日阿彻在白宫会面了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并告诉乔·拜登,已经汇过来11万美元……

2014年4月21日:时任副总统拜登抵达乌克兰,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并宣布美国政府将向乌克兰提供额外的5,000万美元援助,这可都是美国人的纳税钱!

《华盛顿邮报》对这次访问报道如下:

“在乌克兰与俄罗斯发生冲突的时刻,美国副总统来基辅访问,带给了乌克兰经济机遇,同时也带给了普京警告,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干预将付出代价。

“拜登将在两天之内会见乌克兰政治领导人,民间社会团体和美国外交官。自两个月前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危机开始以来,他是访问基辅的最高级行政官员,莫斯科在3月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政府官员透露,副总统将宣布一项新的美国一揽子支持计划,以使乌克兰的经济、能源部门和政治改革努力受益。”【2】

当然,拜登忘了提,包括他儿子的公司也将会受益。

正在老拜登向乌克兰“撒钱”的同时,乌克兰布利斯玛公司的董事们亨特·拜登、德文·阿彻等也忙得不亦乐乎。

且看他们之间来往的部分邮件:

2014年4月22日03:08,阿彻向亨特汇报布瑞斯马在塞浦路斯注册公司的信息

发件人: 德文·阿彻 (Devon Archer ) 

收件人:亨特·拜登 (Hunter Biden)

主题: 布利斯玛 (Burisma) 的信息

布利斯玛控股有限公司在塞浦路斯共和国注册成立,公司编号为HE […],公司注册地址为:……

2014年4月22日 21:35邀请律师西瑟·金(Heather King)加入布利斯玛

发件人:德文·阿彻  

收件人:西瑟·金(Heather King),亨特·拜登

主题:布利斯玛的后续跟进

希瑟,

谢谢你今天抽出时间来,以及在电话中的出色表现(对让你有重复工作之处表示抱歉)。 我期待着与你一起合作,共同完成与布利斯玛的这个非常特殊和潜在的巨大机会。

在处理和执行你的委托书之后,我们应该花30分钟与你通话,来介绍我的公司内部背景、管理层和董事会的情况,以及我们面临的直接挑战。

2014年4月22日22:51 阿彻向亨特汇报布瑞斯马公司领导在5、6月份到美国、墨西哥、哈萨克斯坦的行程安排

发件人:德文·阿彻   

收件人:亨特·拜登 

主题:布利斯玛股份有限公司行程安排

如早些时候提到的, 这是临时的建议时间安排:

5月7日到9日: 巴黎董事会前会(取消)

5月日期待定:瓦迪姆·波扎尔斯基到纽约和华盛顿特区

5月日期待定:尼古拉·兹洛切夫斯基和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到墨西哥

5月27日或者六月2日:基辅董事会

基辅董事会之后的一周: 哈萨克斯坦

接下来的5月初这帮人似乎在商讨怎样向媒体宣布亨特成为布利斯玛成为董事的新闻稿,即使亨特在北京参加渤海股东大会,也在遥控指挥,更忘不了眼下的收获。2014年5月7日,就老拜登访问乌克兰两周之后,布利斯玛就向亨特所在的博伊斯席勒律师事务所(Boies Schiller)支付了25万美元的“咨询服务费”,这是两笔费用中的一笔,当年9月份布利斯玛公司又付了第二笔。

看看他们的往来邮件:

2014年5月6日 1:25PM, 瓦迪姆·波扎尔斯基 (Vadim Pozharskyi) 写道:

亲爱的亨特,

请查收附件中我们商量过的新闻稿。

请您修改并补充内容。

期待得到您的回复。

瓦迪姆·波扎尔斯基是乌克兰人,布利斯玛(Burisma) 董事会成员。

不多会儿,瓦迪姆·还通过邮件问阿彻:“就新闻发布稿来说,您有什么大体意见?”

2014年5月6日,20:31,阿彻回复道:

瓦迪姆,

亨特刚刚搭上去往北京的飞机,去参加渤海股东会议。(他会在那里与我们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合作伙伴进行会晤并提名一位股东)我们很快会回来。

感谢你的新闻概要,我会快速过目,非常有用……

谢谢。

2014年5月7日,亨特·拜登写到:

瓦迪姆,

刚刚到达北京,我会在12小时左右给你回复修改的内容。感谢你的更新备忘录,非常有用。我在北京,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去商量布利斯玛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合作。请告知 Nikolay 我很高兴能加入团队,我们往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这是很好的机会。

罗伯特·亨特·拜登

瓦迪姆的回复,抄送阿彻:

亲爱的亨特,感谢您的回复。

期待您对新闻稿的修改。

另外,您那边对新闻备忘录的格式和内容上,有哪些我们需要作调整来适应您的要求吗?

期待您在中国顺利,会把您的信息转达给 Nikolay.

亨特·拜登写给阿彻:

你能不能让**编辑一下——只做语法和小改动,诸如我到商务部前曾在美信银行(MBNA)工作那样。我也不喜欢“XX儿子”这行。我认为在背景方面,让人们自己得出结论或给出结论要有效得多。但作为来自布利斯玛公司(Burisma)的声明的一部分,这似乎过于严厉和直接。此外,如果他们想展示我在外交政策方面的信誉,他们应该包括(接受)我作为美国全球领导力联盟(US Global Leadership Coalition)、国家政策中心(Center for National policy)以及国家民主党研究所(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主席(玛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ine Albright)顾问委员会主任的角色,但最重要的就是不认可声明中(是谁)儿子的提法。如果他们想说得更隐晦一些,他们可以说一些类似于拜登先生曾于2008年担任奥巴马-拜登就职委员会的名誉联合主席的话。

罗伯特·亨特·拜登

阿彻回复亨特·拜登:

没有问题。他们显然会照我们说的做,所以(甚至不需要)不要把它当成是反驳(提出修改要求)。

是的,我同意。

与此同时,他们还商量了访问哈萨克斯坦事宜:

日期:2014年5月7日, 7:46  瓦迪姆发给阿彻

主题:访问哈萨克斯坦/签证问题

亲爱的阿彻,

继我们上次交流之后,请告知基辅会议之后您计划访问哈萨克斯坦的几个要点。

日期:访问哈萨克斯坦有确切的日期吗?

对口单位:我们计划会见谁,什么级别,仅会见政治人物在内的最高管理层,还是说我们应该带上我们的地质学家/专家?

会谈内容:我们计划讨论哪些议题、合作方向?

如果我们要讨论与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田合作的可能性,那么从哈萨克方面得到关于可能成为谈判主题的天然气田,地区等任何可能的初步信息都将非常有益,这样我们的地质学家/专家将为我们的代表团进行富有成效的谈判做准备。

尼古拉的签证问题你有什么消息吗?

阿彻回复瓦迪姆:

瓦迪姆,

下周我将提供给你一份哈萨克斯坦的完整行程表,但主要的会议定于6月2日与哈萨克总理马西莫夫举行。一切都将围绕这次会议展开,主题是确保取得哈萨克已探明储备的最高质量油田。 此外,还将概念性地讨论其他合作。

也请告知你此次行程的其他可能的目的。

此外,31日我在阿拉木图的40岁生日派对也将成为焦点。

我们暂定28日傍晚抵达基辅,30日晚饭后或31日清晨离开。周日在阿拉木图逗留,周一和周二在阿斯塔纳开会。

然后初步的计划是我和Alex从阿斯塔纳前往北京。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个时间段内协调中海油合作会议的话,我们希望你和尼古拉也能加入我们。如果中海油合作会议有进展,我们计划6月5日或6日从北京出发前往我们各自的家乡。

我今天会跟进瓦迪姆的签证。

2014年5月中旬很多媒体报道了亨特·拜登出任布利斯玛公司(Burisma) 董事会成员的消息。

BBC报道:“乌克兰的Burisma本周宣布,已任命美国副总统拜登的最小儿子亨特·拜登为董事会成员……鉴于奥巴马政府试图管理乌克兰持续的危机,此举在美国引起了一些关注……较年轻的拜登先不是最近刚加入Burisma董事会的唯一具有政治关系的美国人,德文·阿彻于4月已经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德文·阿彻是现任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2004年总统大选的前任高级顾问,也是克里的继子亨利·亨氏(HJ Heinz)的大学室友。亨特和阿彻也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投资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3】

布兹费德新闻(BuzzFeed News)则质疑了亨特家族的作法,“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亚历山大·夸瓦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sniewski)在亚努科维奇(Yanukovych)控股的公司董事会任职的消息引起了西方国家对乌克兰政策的严重利益冲突问题……此举引发了人们对乔·拜登(Joe Biden)潜在的利益冲突的疑问,拜登是白宫与亚努科维奇(Yanukovych)的主要对话者,而后者则是总统,此后率先带动了西方,努力使乌克兰摆脱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4】

面对公众的质疑,老拜登让副总统发言人搪塞:“拜登(Hunter Biden)是一名私人公民,还是一名律师。副总统不会为任何公司代言,也不参与该公司。”【5】

亨特·拜登则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在布利斯玛公司网站以董事会成员身份宣布了雄心勃勃的计划:

“ Burisma在天然气领域的创新和行业领导地位的历史记录表明,它可以成为乌克兰强劲经济的强大推动力。作为董事会的新成员,我相信我在为公司提供透明度、公司治理和责任,国际扩张和其他优先事项方面的咨询服务将有助于经济发展,并使乌克兰人民受益。”【6】

也许是做贼心虚,2014年5月13日,10:42,阿彻发邮件给刚雇佣的律师西瑟·金(Heather King),也抄送了亨特·拜登:“亨特加入董事会引起了一些媒体的注意. 我们要小心。”

西瑟·金(Heather King)回复,抄送亨特·拜登:“你是说乌克兰的那些媒体吗?我看到在美国的一些博客/聊天室之类的网站上偶尔有些疯狂的人会关注它,但是没什么合法(合理)的。”

2014年5月14日,4:49 瓦迪姆给亨特·拜登、德文·阿彻发邮件:“亲爱的同事们,谨在此通知您,我们波兰同事今天或之后的几天都将亲自发表评论,他也是董事会的成员。我相信这将有助于减轻你们现在所遇到的媒体压力。请等波兰同事发布完评论我们再来制定策略。”

据报道,这位波兰同事是前总统亚历山大·夸瓦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śniewski)【7】

从披露的这几份邮件中不难看出亨特·拜登以父权谋私的涉贪案例,以及老拜登的袒护,从乌克兰到哈萨克斯坦,到塞浦路斯,到中(共)国,相信更深的秘密不久就会大白于天下!

不得不提到的另一封邮件,2014年10月16日比尔·巴特曼(Bill Bartmann)在看到《华尔街日报》一则报道后发给亨特·拜登的,献媚得让人恶心:“亨特,您的朋友们无条件与您站在一起。 在这个尴尬的时刻,让我知道我是否能提供帮助。如你所知,我也有一些尴尬的经历。 ”

比尔·巴特曼是民主党金主。

事情是这样的,美国官员证实,美国海军储备部将副总统乔·拜登的儿子亨特的可卡因检测呈阳性后,解除了军职。

亨特于2013年5月被任命为少尉,并担任弗吉尼亚州诺福克预备役部队的公共事务官员。报告称,一个月后,他的可卡因测试呈阳性,不到一年后被部队解职。

这些都是左派媒体含蓄的报道,老拜登如今竟然当着全世界观众否认和撒谎,如此恬不知耻,还痴心妄想入主白宫?!

参考链接:

【1】https://burisma-group.com/eng/history-2/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biden-arrives-in-ukraine-to-show-us-support-as-crisis-with-russia-continues/2014/04/21/e4a77800-c960-11e3-a75e-463587891b57_story.html

【3】https://www.bbc.com/news/blogs-echochambers-27403003

【4】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maxseddon/bidens-son-polish-ex-president-quietly-sign-on-to-ukrainian

【5】https://www.cnbc.com/2014/05/13/bidens-son-joins-ukraine-gas-companys-board-of-directors.html

【6】https://burisma-group.com/eng/news/burisma-holdings-board-member-hunter-biden-outlines-his-mission-for-the-company/

【7】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maxseddon/bidens-son-polish-ex-president-quietly-sign-on-to-ukrainian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