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障学生否认袭警 自辩称要求洗椒及戴回助听器遭拒 仅听到「道歉」两字

搜集:卡西欧 文粤

编撰:心听见

复核:文非

图片:独立媒体

据(独媒报导)20岁听障学生被控于去年9月15日「港岛自由行」期间,在铜锣湾港铁站外抢去高级警司手中的胡椒喷剂,被控一项袭警罪。被告否认控罪,案件今日(29日)在东区裁判法院续审。拘捕被告的警员昨供称,制服被告后即场替被告戴回助听器,被告听毕警诫下,承认「一时冲动打警察」;不过今日被告在庭上自辩称,当时要求清水洗去脸上的胡椒喷雾及戴回助听器,但遭到警方拒绝,期间亦无法看到警方说话口形,之后仅听到有人在耳边讲「道歉」两字,于是作出招认,直至被带返警署途中,被告才获归还助听器。

被告罗镇杰(20岁)否认于去年9月15日,在铜锣湾港铁站C出口外,袭击执行职务的高级警司区永梁。

拘捕及警诫被告的警员17025刘志威(音)昨供称,被告即场承认「一时冲动打警察」,到达警署后,在母亲的陪同下补录口供,然后在口供记录上签署作实。辩方今争议相关证供的可呈堂性。

被告在庭上作供,称当晚与高级警司区永梁双双倒地后,「突然之间有好多警员围住我、用警棍打我」,击中胸口、手臂位置,后脑亦感觉到被人踢,于是他缩身保护自己。其后有警员一次过扯脱他的眼镜、口罩和助听器,并向他喷胡椒喷雾,将他的双手反锁上手铐。被告要求用水洗走脸上的胡椒喷雾及戴回助听器,惟警方没有理会,加上当时满脸胡椒喷雾,看不到对方说话口形。被告又表示,因为遭警棍打中心口位置和手臂,产生强烈痛楚,感到「好痛苦」。

被告供称,之后被带到地铁站内,目睹有很多警察「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只是听到很吵」。因之后有警员向他说话,但因为满脸胡椒喷雾,「看不到他的样子,但听到有人在耳边讲「道歉」两个字。」于是他讲了:「一时冲动,阿sir对不起,给我一次机会。」被告称,直至被警员安排登上港铁「特别列车」后,才获归还助听器。

到达北角警署后,警员刘志威给了一张「羁留人士通知书」给被告,被告称,当时看到通知书上写可以联络亲人,所以要求致电给母亲,惟刘警员仅要求被告解锁他的电话,并由警员亲自拨打电话。接通电话后,警员向母亲说:「你的儿子现在在北角警署,你什么时候可以过来?」

被告称,补录警诫口供期间,母亲并未到达警署。被告只见刘警员径自抄写了4页纸,而他并未有机会阅读该些内容。刘警员抄写到第4页时,母亲才到达警署,被告听到母亲在门口大声地与警方争吵。之后刘警员邀请母亲进入会见室,并且向两人说:「男人大丈夫,认罪可以扣三分一刑期」,或判社会服务令或感化令。被告又称,因为当时要备考DSE,所以母子两人听罢上述说话便在口供纸上签名。

战友评论:

在国安法控制下的香港市民已经没有司法公正可言,随时可能被定罪及嫁祸,恶法摧毁了一切原有的司法制度而让市民感到无助恐惧,黑警的暴力行为已经对被告人造成了伤害,而被黑警暴力围攻的手无寸铁之被打压者却被告袭警罪,实在是可笑之极,可见黑警无法无天黑白颠倒,歪曲事实的无耻行为。被打压异见者认罪是邪恶中共国安常用手段,秋后算账式打压异己只会越来越多。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独立媒体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8497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