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hedge重磅调查报告揭秘拜登家族如何被中共所收买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Lili
校对 文锦 上传 WJ

10月24日Zerohedge发文,综合了台风调查报告和Christopher Balding 教授的长篇推文及参议院调查报告,详细地梳理分析了拜登家族和中共是如何合作勾兑以获得貌似合法的巨额收益。

文中说:在半数美国民众仍被不断曝光的亨特-拜登 “来自地狱的笔记本电脑 “内容所迷惑,另半数民众则竭尽所能地忽略这些被社会各界尽力掩盖封锁的新闻时,一份由不知名的 “台风调查 “撰写的极其重要的调查报告却未能得到应有的关注。同时,由北京大学深圳汇丰商学院副教授、同时也是彭博社撰稿人的克里斯托弗-鲍丁(Christopher Balding)发布的《拜登在中国的活动》(考虑到彭博传媒帝国明显的反川普偏见,这点非常令人惊奇),揭露了 “媒体根本拒绝报道 “的拜登在中共国的活动,并揭示了 “拜登是如何被中共收买“。 “

在周四中午前后的一系列推文中,Balding表示,他“真的不想这样做。但大约2个月前,我收到了一份关于拜登在中国活动的报告,媒体根本拒绝报道。我先强调,这份报告不是我写的,但我知道是谁写的。”

以下是关于这份报告的来源,还有来源于Balding网站的一些背景资料。

“我代表我的同事工作了两个月,以确保该报告能帮助其他人报告拜登对华活动的书面证据。 我想强调一些有关我自己参与的事情。

首先,这不是我写的报告,我也不对该报告负责。 但我已经仔细梳理和检查了报告,发现报告没有任何证据链错误。 一切证据来源都是被引用并记录在案。 可以说,唯一缺乏是,中国相关机构或中国代理人和拜登之间没有内部电子邮件可以清楚地表明链接的含义。

其次,我不会透露确实撰写此报告的个人。 他们有非常正当的理由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职业风险。 在我认识这个人的那些年来,我们从未讨论过政治。 我从未听过他们批评中共以外的任何政党。 他们不是共和党人

第三,我非常希望新闻界能够报导本报告中的书面证据,并使我和作者完全摆脱这种情况。 我在2016年没有投票给特朗普,在2020年也不会投票给他。但是,此信息完全是有效的公共利益信息,新闻界由于他们的游击党的意愿而拒绝报导。 我与特朗普总统有严重的政策分歧。 我是亲移民。 我希望看到更多的自由贸易努力,将贸易从中国转移到伙伴国,从墨西哥转移到越南和印度。 我认为,亚洲的机构建设至关重要,美国需要带头。 然而,我不能昧着良心允许这些提出的各种有据可查的证据不被那些只是选择隐瞒信息的党派人士报道

最后,我不会回答有关该报告的任何问题。 我不希望参与总统政治。 我不想成为新闻。 我不会回答有关谁撰写报告的任何问题。 我们需要将焦点返回到已知的书面事实。”

Zerohedge 根据Balding 的长篇推文,总结了几个要点:

亨特-拜登是直接与中共国国家机构合作。整个投资合作是来自中共国国家资金,从社保基金到国开行。它实际上是中国银行的一个子公司。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场与中共国政府的合作。

虽然现在无法重建整个基金的规模,但据现在被扣留在中共国的台湾联合创始人的报告,该基金的规模不是10-15亿美元,而是65亿美元。因此,如果亨特·拜登s要卖掉股份,其股份价值至少在5000万美元以上。

令人不安的是,与亨特相关联的中共国方面的每个人物都明显与政治影响力及情报组织有关。中共国用听起来很无害的组织名称来掩盖中共军方、统一战线或外交部的影响力及情报机构。这份报告虽然没有确认亨特是这种国家行动的目标,或中共国针对他展开行动。但是,根据他身边的相关个人和组织的明确模式,这应该是一个完全合理的结论。

最后,据认定,其中安排一切的教父是一位名叫杨洁篪的先生。他目前是中共外交事务局长,美国的主要战略家,政治局委员,中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习近平的亲信。他为什么这么重要?

杨洁箎在担任中共国驻美大使期间,正值拜登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他与拜登会面频繁地定期会面。 在2013年与亨特-拜登正式建立投资伙伴关系时,他正是当时的外交部长。重要的是,亨特-拜登的台湾联合创始人(林俊良)将外交部机构列为帮助安排一切的重要客户。杨洁箎明显知道亨特-拜登的重要性,而且无疑会被告知所有的交易细节。鉴于杨洁箎目前天是中共国与美国外交关系的联络人,这就引起了人们对拜登政府是否能公正地与这样一个人打交道的重大担忧。以上均来自中国企业记录的事实,如IPO招股书和媒体。它们引起了人们对拜登与中国联系的非常合理的担忧。

Zerohedge 分析了台风调查报告,得出以下十点总结:

1.乔-拜登与中共的妥协伙伴关系是通过杨洁篪(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进行的。杨洁篪在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任职期间,与拜登频繁会面。

2.亨特-拜登2013年的渤海嘉禾罗斯蒙特(Bohai Harvest Rosemont)投资合作项目是由中共国外交部机构设立的,这些机构在杨洁篪担任外长期间负责争取外国领导人的影响力。

3.据中国资深金融专业人士SOURCE A透露,亨特·拜登与政治局有直接的联系。

4.林俊良是台湾人,现被关押在中国,他是渤海嘉禾BHR合作的中间人,也是外交部外国影响力组织的合作伙伴。

5.林俊良是代表中共国工作的相关人士,这一点得到了SOURCE B和SOURCE C(在两个不同的国家情报机构)的证实。

6.BHR(渤海华美)是一家中共国国家管理的企业。BHR的主要股东是中国银行,该银行将BHR列为子公司,BHR的合作伙伴SOEs是为BHR输送收入/资产的国有企业。

7.亨特·拜登持续持有BHR10%的股份。他在2010年访问了中国,会见了后来支持BHR的中共国政府主要金融公司。

8.亨特·拜登所持有的BHR股份(40万美元购买)现在可能价值约5000万美元(费用和资本增值基于Michael Lin(林俊良)所说的BHR的65亿美元基金规模)。

9.亨特·拜登与同中共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共国富豪做生意,有违美国国家安全利益。

10.乔·拜登对中共国的外交政策立场(以前是鹰派),尽管中共国在地缘政治方面越来越强势,他对中共国的态度始终积极正面。

为了简单地说明各种不透明的中国中介机构,该报告显示了如何通过主要的中共国金融国有企业将中共国国家资金转移给了亨特·拜登。

第二张图显示了中共国通过“林俊良”及其他多个中共国对外渗透组织对亨特的扶植。

第三张也是最后一张图显示美国领导人与中国及北朝鲜共产领导人之间的关系。

虽然中美在国家层面上存在着国与国之间的对话关系,但国家领导人层面下面一层、或两层就是(中国)与他们的亲属及关联方直接的生意安排,这些家属和关联方就是接受中国国家资本的个人。

该报告的关键部分始于第19页,其中一位匿名作者详细介绍了拜登家族如何被中共收买的:(以下摘自原报告)

  1. 乔·拜登是如何被共产党收买的

中共收买拜登家族 拜登 36 岁时第一次访问中国, 作为美国政 府代表团的一员,当时他是特拉华州的参议员 (1973-2009)。 48他与当时新任的中国“最高领导 人”邓小平(“邓“)进行了几天的会晤。正是邓小平带领中 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
外交关系后来成为拜登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方面。 1997 年,他成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FRC“)的高 级成员,该委员会是美国参议院的常设委员会,负责在参 议院引领外交政策的立法和辩论。SFRC 负责监督对外援 助项目的资金、对国家盟友的武器销售、国际条约谈判和 外交提名。


从外国竞争者或对手的角度来看,SFRC 是美国政府 的重要部门,它对美国在地缘政治的发展和定位方面影响 巨大。SFRC 的任何成员作为一个情报资产以及向一个外 国政府政策倾斜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在中国申请加入 WTO 的关键时期, 拜登成为委员会的一员。加入世贸组 织会使中国能够更自由地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贸易,促进 其经济发展。而且还会使中国富有的政客和那些有政治关系的精英阶层能够从贸易繁荣中获利,他们随后用从中赚取的收入再投资到海外市场。

台风报告还引用了2019年《国家评论》的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拜登与中国的金融联系:

2006年夏末:拜登(亨特·拜登 乔·拜登)和他的叔叔詹姆斯·拜登(James 乔·拜登)购买了对冲基金Paradigm Global Advisors。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在8月份在Politico杂志中说,詹姆斯·拜登(James 乔·拜登)在第一天就向员工宣布:“不要担心投资者。 我们有世界各地的人想要投资乔·拜登。” 当时乔·拜登(乔·拜登)距成为参议院外交关係委员会主席只有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并已开始第二次竞选总统。

这位向Politico发言的未具名高管指控,购买基金的目的是为了绕过竞选财务法。 “据这位高管说,詹姆斯-拜登明确表示,他把这个基金看成是从有钱的外国人那里拿钱的一种方式,因为这些人不能合法地把钱交给他的哥哥或他的竞选账户。”这位高管记得詹姆斯-拜登说: “投资者们拿着装满现金像等候 747 飞机的乘客一样排起长队来投资这家公司。”他还告 诉 Paradign 的员工不用担心没有投资者, “世界各地都有人想投资乔·拜登(乔·拜登)。” 詹姆斯和亨特对媒体否 认了詹姆斯说过这样的话。

Zerohedge 指出,《国家评论》的同一篇文章中还指出了以下内容:

Briggs, Bunting & Dougherty公司对Paradigm进行的外部审计发现,”没有核对投资顾问报销的基金费用,没有及时核对和审查现金账户,也没有及时核对和审查其他各种账户”。

而《国家评论》的文章对拜登、Paradigm和Seneca Global Advisors都做了详尽的调查,但真正的重点是在中共国,其结论是:”研究表明,拜登家族和同伙在近十年的时间里,持续不断地与中国和中共执行了一系列的商业交易。”(以下摘自台风调查报告):

我们的调查研究表明,拜登的家人和同伙与中国和 中国共产党有近十年的频繁的生意往来。
问题:拜登家族被中国共产党收买了吗?
回复:是的,调查研究表明拜登家族很可能被收买 了。

根据台风调查报告,Zerohedge对于一个名为Thornton Consulting(桑顿谘询)的奇怪实体产生了兴趣:

在8月乔·拜登被任命为奥巴马的竞选伙伴后不久,亨特·拜登成立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北京市政府也批准了桑顿北京公司-Solebury Thornton(Beijing)Consulting Co Ltd的成立。

2007年10月21日,LIN(林俊良),LAKIS和ARCHER在北京拜访了海航集团,这Archer是以罗斯蒙特·索尔伯里资本(Rosemont Solebury Capital)的首席运营官身份访问的,并与陈峰共进晚餐。 当天,桑顿代表团还会见了北京大学的官员。

附:桑顿集团(摘自台风调查报告)

Thornton Group LLC 桑顿(Thornton )

2007 年 9 月 5 日,亨特的关联方设立桑顿,担任中美之间的政府关系顾问。这些关联方包括:詹姆斯·布尔格 (James Bulger )(BULGER),其父亲威廉·布尔格 (William Bulger)(William)在马萨诸塞州长期担 任参议员,其叔叔是黑帮犯罪头目詹姆斯·布尔格 (James Bulge )。另一个是林俊良,又名 Michael Lin, 台湾出生,也在耶鲁读过书,然后在波士顿、纽约和 中国工作过的投资银行家。 桑顿是由大卫·卡拉 汉(David Callahan)和文森特·巴列塔(Vincent Barletta)作为林俊良与布尔格(BULGER)的合伙 人一起建立的。没有证据表明卡拉汉(Callahan)和 巴列塔(Barletta)参与过中国相关业务。尽管如 此,卡拉汉(Callahan)和巴列塔(Barletta)作为公关合同承包方在新英格兰地区做了大量政治捐款, 轻易地接触到了政治家。巴列塔(Barletta)先生因 通过第三方给竞选人做出了过多的捐款卷入了一个小 丑闻。

海航原本是一家航空承运人,最出名的是成为了一家中国大型企业集团,在2015-2016年,海航是参与一连串数十亿全球并购最多的中国企业,包括美国电子分销商英迈、CIT集团的飞机租赁业务、希尔顿25%的股份、德意志银行5%的股份,被普遍认为是由时任前副总理(2008-2013)的王岐山支持或拥有。(据台风调查报告:一位与解放军有联系、经验丰富的上海金融专业 人士证实,王是海航集团的控股人。)

台风调查报告指出:王歧山是一位人脉广泛的 “太子党”,目前是中国国家副主席,也是习近平的亲密助手。同时指出: 海航曾用各种方法贿赂目标,包括举办宴会和 向目标者提供年轻女子。目前尚不清楚在陈的晚宴上桑顿 公司代表是否被以这种方式作为目标,但如果有任何夜间 娱乐活动,海航/中国情报部门很可能监控了他们(这在中国很常见)。

第二天,包括林俊良、阿彻、拉基斯在内的桑顿 /Rosemont Solebury/SLLF 代表团会见了负责与各国外事 委员会沟通的全国人大外事委(FAC)办公室主任彭放。 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人民大会堂是中国最负盛名的国家建筑,用于举行立法和仪式活动。换句话说,桑顿 代表团在中国最著名的国家建筑里会见了一位中国高级外交官员,这个会议应该是通知过中国最高领导人或者经过其批准的。这显然不是一次商务会议,而是(至少在中国 代表团看来)一个国家对国家、州对州的会议。

快进到2010年(报告有所有的中期细节),我们在台风调查报告中看到,在2010年4月7日-9日之间,”亨特·拜登被LIN介绍给中国最强大的政府控制的金融机构”。在这里,报告指出,”虽然在桑顿的网站上已经无法看到这条英文新闻,但中文版本依然存在”。

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已经不是这样了。自从台风调查报道发布后,似乎有人对迅速删除那个特殊的网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这里可以看出。不过,在回溯机的帮助下,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3-4周内被即时下架的桑顿咨询网站在今年9月26日(之后网站就消失了)的内容。

从回溯机找回的过去3–4周的网站截图,人们可以看到该公司的一系列活动均围绕着 Rosement Seneca 主席 亨特·拜登 乔·拜登.

台风调查报道中指出,据桑顿新闻材料介绍,亨特·拜登是罗斯蒙特塞内卡(Rosement Seneca)公司的董事长,也是美国副总统的次子,他此行的目的是 “加深相互了解,探讨商业合作的可能性”。林把亨特·拜登交给中国人,商讨他的报酬问题。

三天后,作为核安全峰会的一部分,乔-拜登在华盛顿会见了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当时亨特·拜登才刚满40岁。以下来自台风调查报告:

“根据法律规定,特勤局保护总统和副总统及其家人。 作为时任副总统的儿子,亨特在中国的商务旅行期间应 该受到特勤局的保护。《信息自由法》(FOIA)的申请 记录显示,亨特于 2010 年 4 月 6 日至 4 月 9 日访问了中国。 诡异的是,对于这样一次高调的访问,中英文媒体 都没有报道。 因此,他的父亲拜登(鉴于他们的生活和 工作距离如此之近,他本人不知情的可能性不大),也会 通过官方渠道知道儿子到北京出差的消息。鉴于中美关系的敏感性,亨特在此行中会受到中国各证券机构的密切关注。”

报道随后将重点转到乔-拜登身上。2011年8月18日,乔-拜登在为期5天的行程中与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举行了会谈。拜登在会谈中表示,美国 “完全理解台湾和西藏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美国将继续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美国完全承认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拜登的话是逐字逐句地从中国官方对台湾和西藏的立场出发。此外,拜登还表示,他 “与习近平私下会晤的时间比任何其他世界领导人都要多,包括与习近平共进25个小时的私人晚宴,并配备一名翻译”。

几天后,拜登在四川大学发表演讲。他说:“中国的发展和繁荣符合美国的利益”,在该大学网 站的评论中写道。奥巴马白宫记录公布了一份演 讲记录,在演讲中,拜登说:”让我说清楚—让我说 清楚。我在 1979 年就相信并这样说过,现在我也相信,一个崛起的中国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不仅对 中国人民,而且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都是如此…为了巩固这种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我们必须超越华盛顿 和北京之间的密切联系,我们每天都在努力,超越它,包括各级政府,超越它,包括教室和实验室, 竞技场和董事会。 ”

拜登四川之行几个月后,阿彻和林俊良与四川一家 大型国有企业四川化工(Sichuan Chemical)合作,为当时 的美国上市公司环球前景(Prospect Global)撮合了一笔重大的钾肥交易(这笔交易从未兑现),不久该公司就退市了, 似乎不再运营。目前还不清楚这笔交易的目的是为阿彻提 供数百万美元的补偿,还是为前景环球的股票,或者导致 四川化工百万美元转移到美国(用于资本外逃或流入美国 政界人士手中,如拜登和克里)。

故事到了2013年开始变得更加有趣,2013年出场的是约翰-克里(John Kerry),他通过罗斯蒙特塞内卡的前身罗斯蒙特资本与亨特(从而与乔-拜登)有着密切的联系。罗斯蒙特资本由克里斯-海因茨(Chris Heinz)和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在2005年成立,他们是耶鲁大学的室友。公司以海因茨家族农场命名,资本来自海因茨食品加工帝国的继承人海因茨,也是当时担任马萨诸塞州参议员的前耶鲁毕业生约翰-克里的继子。2009年6月25日,亨特-拜登与阿彻和海因茨共同创办了罗斯蒙特-塞内卡公司;公司在乔治敦的办公室距离拜登在白宫的办公室和他在海军天文台的住所都有两英里,距离克里在乔治敦的豪宅也有一英里。

我们将让读者自己去挖掘,但我们将着重介绍报告中的一个部分,详细介绍亨特-拜登如何接受中国国家资金……(以下摘自台风调查报告)

  1. 亨特·拜登收受中国国有资金

亨特参与渤海华美(BHR)合伙制基金,除了政治贿赂和影响外,并无其他明显理由。事实上,渤海华美的所 有财务投资人或基金合伙人都是国家制定政策的实体、国 有企业或只是名义上的私营实体。其投资也主要流向中国 国家支持的项目或企业。据能够找到具体交易条款显示, 这些财务条款也采用了非正常的商业行为,旨在将费用和 资产输送给特定的一方。
中共官员的意图很明显,他们的行动是为了影响美国 公职人员或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个人。他们利用中共国家机 关单位及其和官员与亨特搭线见面,并通过社保基金、地 方国企、政策性银行安排公款为其(私募)基金提供来自 公众的资金。虽然实际的合伙制基金直到 2013 年底才正 式建立,但亨特与将成为投资人和合伙人的企业和关键人 物关系的建立和互访却早已开始。
中国投入大量的金融及政治资金以影响外国人(个人 和机构)。鉴于其与中国政府内部高层人士的个人关系, 这种投资合作绝对不可能是基于正常的市场交易而进行的, 中共的政治影响也不可能被忽视。值得注意的是,关键人物均与中国可以影响的组织有着密切联系。

这里涉及到渤海华美(BHR)的成立。渤海华美是输送大部分中国资金流入拜登家族的经济实体,亨特最初仅用40万美元购买的BHR股份,现在很可能价值约5000万美元。从报告中可以看出(以下摘自台风调查报告):

12 月 4 日,亨特陪同拜登正式访问中国。 亨特对《纽约客》说,他在 2013 年12月的行程中遇 到了李祥生,但他把这描述为社交邂逅。他说: “我去北 京,走过了半个地球,怎么能不见他们(李祥生),一起喝杯咖啡?。” 亨特安排拜登和渤海华美首席执行官李祥生在北京美国代表团下榻的酒店大堂进行了短暂会面。据 《纽约客》报道,随后,亨特与李进行了一场 “社交性会面”。

亨特的此次行程恰逢乌克兰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 到中共国正式访问。22 在这次访问期间,中共和乌克兰签 署了许多促进双方贸易和投资的商业交易。而中共和乌克 兰公司之间的一些交易与亨特已知有参与的公司有关系, 如渤海商品交易所,而该交易所为拥有渤海产业投资基金 管理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地方政府所拥有。 2013年12月 16日,在拜登和亨特访问北京一周后, 根据中国“国家市场管理总局”(“SMRA”或“市场管理总局“) 记录,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BHR)在上海注册成立,注册地址在上海自贸区。

渤海华美网站现已没有亨特的介绍了。但在 2015 年 11 月 16 日的一个存档版本中他被列为董事之一。 简介中提到亨特是 Rosement Seneca 合伙企业(Rosement Seneca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及 Boies Schiller Flexner LPP 律师事务所(Boies Schiller 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 根据亨特的律师 George Mesires 在 2019 年 10 月 13 日所 作声明,亨特是 Boies Schiller 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并 为与乌克兰有关的 Burisma 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Limited)的公司改制等举措提供建议。25 中国私募基金的 有关网站上也出现了亨特的中文名字 “亨特·拜登”。

市场管理总局(SMRA)记录显示,亨特于 2017 年 10 月 23 日收购了渤海华美 10%的股份(通过他的投资实 体Skaneateles LLC),并担任董事至2020年4月20日。 此前他是通过其他控股公司进行投资。 渤海华美目前的股东为渤海产业基金(30%)、上海 丰实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30%)、安居投资 (10%)、桑顿(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10%) 和 Skaneateles LLC(10%)。根据中国工商记录,渤海 华 美 美 国 股 权 的 原 始 所 有 者 是 Rosemont , Seneca Thornton,LLC,持股 30%。仅仅过了不到两年,就被拆 分为据信是 Rosemont,Seneca,Bohai LLC 和 ThorntonLLC 之间 20%/10%的持股比例。后来又将 Rosemont、 Seneca、Bohai 分拆为 Skanletes 和 Ulyssees。由于 Rosemont 是海因兹克里(HEINZ KERRY)的投资实体, 而 Seneca 是拜登的投资实体,可以这样认为:最后的拆分是为了让海因兹(HEINZ)可以退出、并剥离给阿彻 (ARCHER)。

综上所述,中共国政府资助了一家企业,这家企业与美国现任副总统和国务卿的儿子共同拥有一家企业,而这位副总统和国务卿的儿子很有可能直接或间接投资于控股公司。

中共国资助了这家企业,对于亨特来说,价值是什么呢?这里报告详细计算了一下,这个实体很可能有65亿的资产规模,每年产生1-1.5亿美金的收入,如果有一天企业被卖掉,可以卖出约3亿美金(见14-15页)。

这就把整个合伙关系回归到了根本问题上:美国副总统和国务卿的两个儿子心甘情愿地与他们的父辈本应公正处理的政府建立了财务合作关系。(以下摘自台风调查报告)

证据表明,美国国务卿 (直接或间接)投资了他儿子的公司、并且从与他儿子有 直接关联的公司所收购的资产交易中获益。亨特·拜登投资了一家公司,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自己在那间公司几乎无事可做,这间公司由国家管理并致力于捕捉精英们,并专注于在外国的国有企业交易,但却成长为一家管理的资产规模飙升至 65 亿美元、年收益很可能达到了 1 亿到 1.5 亿 美元规模的机构。而他在基金里的权益或份额的最终价值 将完全由中国共产党来决定。

而这也是台风调查报告、拜登总统竞选、亨特的 “地狱笔记本 “三者交汇的地方。

2019 年 5 月 2 日,乔·拜登曾说: “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 体系里存在的腐败, 我是说,你知道的,首先他们并不是 坏人。而且你知道吗?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5 月 3 日,据报道, 渤海华美(BHR)对 Face++公司 进行了投资,该公司是一家中国监控器材公司, 为中国执 法部门开发面部识别软件,包括针对新疆的少数民族穆斯 林。2019 年 9 月,乔·拜登就亨特·拜登的生意往来是这样说的: “我从来没有和我儿子聊过他的海外生意,”

不过,尽管亨特从与中国的交易中获得金钱上的好处可能是不道德的,但这并不违法(其他条件相同)。事情变得棘手的是,如果为了讨好中国,继续让来自中国的资金自由流动,亨特或他的父亲,就是在背叛他的美国同胞。事情是这样吗?请阅读以下并自行判断。(下文摘自HSGAC对亨特-拜登的调查报告)

中国情报部门培养的亨特·拜登

我们的研究表明,十多年来,亨特·拜登一直是中国情报机构及其各种'对外关系机构'的个人目标。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HSGAC>于2020年9月2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亨特·拜登最近从一个与解放军有关联的富豪,中国能源公司CEFC中国能源有限公司<CEFC>董事长叶简明<YE>那里得到的报酬。

叶简明的第一次突破是他购买了一家为中国军队供货的小型活塞厂,之后他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以及我们对解放军物流网络的专有研究,成为解放军官员的代理人。在2000年代初,根据CEFC的传记,叶简明是CAIFC的副书记。据了解,CAIFC是解放军的一个前沿组织,具有情报收集和宣传工作的双重作用,在叶简明离开组织几年后,就与林俊良和SLLF合作。叶还认识徐,徐是CAIFC的特别顾问,安排林和亨特·拜登接触政府最高层。

为了配合其情报工作,叶简明安排活动将美国和中国的退役军官聚集在一起。2015年,叶简明安排一名助手与亨特·拜登见面,2017年5月,叶简明与亨特·拜登在迈阿密一家酒店私下见面。见面的目的是让亨特·拜登利用他的人脉关系,帮助 “为叶的公司CEFC中国能源公司寻找投资机会”,事后叶将一颗2.8克拉的钻石送给亨特·拜登 。

根据HSGAC的机密文件9,叶和他的同伙董功文,向银行申请并为一家名为Hudson West III LLC的企业开设了信贷额度,给亨特·拜登、他的弟弟James(以及James的妻子Sarah 乔·拜登)办理了信用卡,乔·拜登s用这些信用卡购买了奢侈的物品。HSGAC的报告详述了CEFC、哈德森-韦斯特和拜登夫妇之间一系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转账和交易。这是在亨特·拜登和詹姆斯否认向外国人出售政治关系以谋取私利的11年后。

2018年3月,叶简明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拘留并接受调查。随后,CEFC于2020年3月被宣布破产,被指控伪造交易、贿赂外国政府以获取石油权。其中有部分是由全国政协委员、董建华政府前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何>促成的。2017年11月18日,何在约翰-肯尼迪国际机场被捕,罪名是受贿和洗钱,并打电话给亨特·拜登寻求法律援助,亨特·拜登后来对《纽约客》说,他不认为叶简明是一个 “劣迹斑斑的人”,他把叶简明的结果定性为 “运气不好”。

报告是如此总结的:不管亨特·拜登自己是否明白,但是很显然,亨特·拜登已经被中国情报部门攻陷,他们很可能掌握了亨特·拜登在中国的详细档案,包括他的个人会议和其他任何活动。此外,叶简明与中共解放军总政治部有关联,而总政治部直接反对美国在亚洲的军事行动,这就与他的父亲乔-拜登造成了严重的利益冲突。

综合所有情况,报告认为,针对亨特-拜登和海因茨这两位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外交政策中最重要的人物及其子女的中国影响力行动,现在可以与一小撮组织和个人之间联系起来。

“追溯到拜登在参议院与杨洁箎会面的时候,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官方的影响行动。围绕亨特·拜登的一切活动都发生在已知从事并承担影响行动任务的中国官方组织中。“当然,作为向亨特(以及根据最近的指控,间接地向他的父亲)输送数千万资金的交换,中国也得到了以下的这些东西:

随着时间的推移,乔·拜登对中国的态度发生了重大变化。在克林顿和布什政府的早期,他对中国的态度可以说是适度鹰派。然而,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作为负责中国政策的关键人物之一,他的观点变得非常鸽派。有趣的是,毕登在描述处理关系或具体问题的方法时,反复在使用偏好的中共语言。中国贸促会专门与商人合作,说服他们的本国政府避免对中国采取制裁等破坏性措施是符合他们最大利益的。所提到的其他组织则专门从事捕捉精英或影响政治家或政府的工作。所有这些机构的存在共同有力地暗示了这是中国国家的影响力行动,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在亨特·拜登开始接受进入中国精英政治和金融机构后,乔·拜登的观点从鹰派转向了鸽派。

最后,回到最初发表报告的Chris Balding,以下是他自己对64页报告中所有内容的简要总结。

”从乔-拜登登上副总统宝座之前开始,亨特-拜登就开始前往北京与中国金融机构会面,而政治人物最终将成为他的投资者。 2013年敲定的投资合作关系,包括来自中国政府、社保和各大国有银行的资金,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国家金融界名人。

应该引起关注的不仅仅是国家资金,而是发生的结构和交易。大多数具体项目的投资来自国有实体,并流入国家支持的项目或企业。即使是交易,也说明了最恶劣的裙带关系。亨特-拜登投资公司在刚果一个铜矿中的份额是由较大的铜矿公司以资产作担保,以确保交易流向亨特的公司。

另一个例子是,正在香港进行IPO的中国银行将其股份分配给了BHR投资合伙公司。他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尽管亨特-拜登公司在IPO中没有完成任何引人注目的工作,但它被算作中国银行的子公司。亨特拜登中国投资合伙企业从字面上看是由中国国家投资的,是中国财政部拥有的中国银行的子公司。

整个安排都在讲中国国家利益。会议的地点,在中国讲的是欢迎外国政要或国与国的关系。围绕着亨特-拜登的中国组织是美国政府已知的情报和影响特工。像中国人民外交学会这样无害的名字,存在的目的是”……与有影响力的外国人一起执行政府指导的政策和合作倡议,而不被视为中国政府的正式组成部分”。

有趣的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隶属于中国外交部。2013年达成投资合作时,外交部部长是杨洁篪。杨洁篪应该对亨特-拜登非常熟悉,因为他在2001年至2005年在华盛顿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期间他经常与主持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乔-拜登会面。今天,这位作为外交部长监督帮助亨特投资伙伴关系的机构的人,是习近平在外交事务上的得力助手和权力很大的政治局委员。

最令人担忧的是,这给了中国国家对拜登家族直接成员的金融杠杆。 尽管广泛报道的投资额为10-15亿美元,但实际情况可能要高得多。该投资公司的一位联合创始人报告说,管理的总资产为65亿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无法完全复制,但考虑到仅两笔交易就价值超过16亿美元,这个数字一点也不不现实。 以管理资产每年2%的费用计算,每年可获得1.3亿美元的收益。再加上公司将确认的20%的资本收益费用,不难看出亨特的股份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

据亨特的律师称,他直到2017年才将40万美元投资于该公司。即使假设这种说法的真实性,这也带来了一个重大问题。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到2017年已经有了大量的收入和管理资产。换句话说,他40万美元的股权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为此付出的代价。这微不足道的40万美元投资,现在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三年内将实现超过12400%的收益。

逃避这些质疑的难点在于它们的可记录性,任何人都可以去查看。 因为在中国都是公开的记录,所以不存在被黑客攻击的可能。任何想看的记者都可以去查阅IPO招股书、新闻报道或公司记录。除了实际查看,没有发现这些数据的秘密方法。根本无法回避这样一个现实:亨特-拜登获得了价值远超他所支付的10%的股份,而这家公司实际上是由中国国家经营和拥有的。

2016年我没有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对他在移民等领域的政策有重大担忧。在习近平政权建设集中营的整个过程中,我在中国生活了九年,并亲眼目睹了他们利用影响力和情报行动,拜登的联系让我深感担忧。

不管乔-拜登本人是否知道这些细节,这是一个非常站不住脚的立场,不知道这些财务安排的细节,简直是政治上的不良行为。这些有据可查的财务联系根本无法抹去。”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这么迫切地想让乔-拜登–他的儿子由于过去十年来中国的影响力兜售行动而获得了极大的财富–入主白宫的真正原因。

原文链接:
Blockbuster Report Reveals How Biden Family Was Compromised By China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