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族是如何被中共收买的

近日,一份台风调查公司发布的“调查报告”震惊全球,报告乔·拜登和其家庭成员与中共权钱交易的建立过程。

乔·拜登刚在参议院任职时只是一个普通的政治家。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他在贸易和其他问题上一直持有反对中国政策的鹰派立场。然而随着他对中共国的“热情”升温,他的立场也逐渐发生了变化。最终拜登成为倡导“中国是全球大国”的中共代言人,经常为中共辩护。

乔·拜登是如何成为亲中共卫士的?或许可以从他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地位上升到非常重要的位置开始,这使得他有机会接触到在美中外交政策事务上的中共重要官员。

2001年-2006年

2001年乔·拜登(和当时许多其他美国政客一样)支持帮助中国正式加入 WTO,在此期间他当选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FRC)主席。SFRC 负责监督对外援助项目的资金、对盟友国家的武器销售、国际条约谈判和外交提名。2004年,他被拍到会见当时中国驻美国大使杨洁篪的照片。

2006 年,亨特·拜登(乔·拜登的儿子Hunter)与乔·拜登的兄弟詹姆斯·拜登收购了对冲基金 Paradigm Global Advisors (“Paradigm“)。亨特·拜登在华盛顿还有一家游说公司 – Oldarker Biden & Belair。

2007年

年初,乔·拜登再次当选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FRC)主席。在连任后,他立即参加了总统选举。报告中表述,CCP(中国共产党)通过两个层面与乔·拜登建立了权钱的密切关系。

在政治层面上,中共方面和拜登直接联系的人是杨洁篪,他不仅是拜登在国家层面的外交对象,还与亨特(乔·拜登的儿子)直接联系。

在业务层面上,中共开始是通过台湾人林俊良负责联系和沟通。必须要介绍的是2007年林俊良就与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威廉.伯格 (William Bulger) 的儿子詹姆斯.伯格(James Bulger)(“BULGER“)合伙创办了桑顿集团公司(Thornton Group LLC),旨在充当美国和中共政府关系的顾问。桑顿集团公司在连接美国立法机构领导人与中国的经贸论坛和合作问题上发挥了关键作用。桑顿从成立之初就与美国州立法领袖基金会(State Legislative Leaders Foundation,或“SLLF”) 建立了密切关系,该基金会本应是无党派和非营利且独立的非政府组织。

但是桑顿2007年至2014年期间,帮助SLLF基金会与中共官员进行了多次高规格的代表团会议。例如,2007年10月,林俊良安排 SLLF 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方正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魏新会面, 林俊良曾就职于有政治背景的方正集团。会后,SLLF主席拉基斯(LAKIS)赞扬了在北京举行的会议,并写道:”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好的机会,不仅可以向美国各州的立法领导人和商界领袖提供信息和教育,同样也可以向我们的中国同行提供信息和教育……我很自豪SLLF将在把我们两国人民聚集在一起方面发挥作用,我毫不怀疑,通过我们未来的计划,中国人将会钦佩和尊重美国人,就像我们会认识到我们与这些高尚的人民有多少共同点一样。”

2008 / 2009

2008年8月拜登被任命为奥巴马竞选伙伴后不久,亨特(乔·拜登的儿子)成立了 Seneca 环球顾问公司, 旨在“帮助中小企业拓展到美国和其他国家市场” 的“高端咨询公司”。

同年北京市政府也批准了 Thornton Beijing – Solebury Thornton(Beijing) Consulting Co Ltd。并且在10月,林俊良、拉基斯和阿彻(ARCHER) 在北京拜访了海航集团旗下的(HNA),并与陈峰先生共进晚餐。第二天,他们会见了负责与各国外事委员会沟通的全国人大外事委(FAC)办公室主任彭放。

2009 年 1 月,拜登成为美国第 47 任副总统,克里 (KERRY)接替拜登成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就此拜登被中共的境外影响组织完全盯上。

2009 年 6 月 25 日,亨特与 阿彻(ARCHER) 和 汉斯(HEINZ) 共同创立了 Rosemont Seneca。同时亨特也加入了 HEINZ 和 ARCHER 创立的 Rosemont 地产企业,并雇佣了耶鲁毕业生丹尼尔·伯雷尔(Daniel Burrell )。

2010- 2011

乔.拜登和亨特开始将商业与政治混为一谈。

《信息自由法》(FOIA)的申请记录显示,亨特于 2010 年 4 月 6 日至 4 月 9 日访问了中国。期间林俊良将亨特介绍给了中国最有权势的政府控制的金融机构。目的是“加深了解,探讨商业合作的可能性”。但是诡异的是对于这样一次高调的访问,中英文媒体都没有报道。三天后,拜登在华盛顿出席核安全峰会期间会见了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亨特于 2011 年 4 月再次访问了中国。同样诡异的是目前没有媒体报道他此行的目的。不过通过查看前后期间他的中国之行,总是与渤海华美旗下的中国国有金融机构会面,可能这次也是此行的目的。

同年8 月 17 日,乔.拜登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访问,会见了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并与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进行了会谈。而拜登与习近平私下会晤的时间比任何其他世界领导人都要多,包括与习近平和一名翻译共进私人晚餐长达 25 个小时。拜登还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胡锦涛,并发表了迎合中共官方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的立场。在其他方面的表态也使用了中共政府喜悦的说法,这与他在 90 年代末克林顿政府时期使用的语言形成鲜明对比。

三天后拜登在四川大学发表演讲。几个月后,阿彻(ARCHER)和林俊良与四川一家 大型国有企业四川化工(Sichuan Chemical)合作,为当时的美国上市公司环球前景(Prospect Global)撮合了一笔重大的钾肥交易,不过这笔交易从未兑现,不久该公司就退市了,似乎不再运营,之间的资本交易和资金情况也不得而知。

随着亨特从他父亲担任美国副总统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中国市场,拜登对中共的立场也越来越软弱。

未完待续。。。

参考新闻:https://www.revolver.news/wp-content/uploads/2020/09/2020.09.29-12.28-revolvernews-5f732864a9baf.pdf

by Richard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新加坡狮城农场 Himalaya Singapore

欢迎加入喜马拉雅新加坡狮城农场 ! 农场链接:https://discord.gg/he7cnPytW 10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