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冠生化危机看人类社会根本问题

作者:赵圣欢

在开始正题之前,容某作片刻闲笔——年少无知,对题海战术也敬谢不敏,因此闲暇时喜好模仿发小——“惟有南风旧相识,偷开门户又翻书”。只是这些书不登大雅之堂,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阴谋论的,艰深晦涩,观者寥寥。幸好是吾辈不肖儿郎,成天胡思乱想。美其名曰研究。如狂人日记所言,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常有阴谋,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这书一查,这书刊没有暗话,歪歪斜斜的每页都写着“共产国际”“影子政府”“罗斯柴尔德家族”“巴伐利亚光明会”等奇怪词汇。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七个字“总有刁朕想害民”!
作为一介狂士,此等异端邪说,自然阅后即焚。如今写到类似话题,手头无资材,无奈只得从维基词条摘录只言词组,聊作引子,以供诸君观瞻——

新世界秩序(英语:New World Order,有时写作NWO)是一项关于极权主义世界政府的阴谋论。此系列阴谋论认为,世上有少数权力菁英阶级组成的秘密集团、影子政府与其密谋的全球主义议程在幕后操控世界,其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威权主义的世界政府,取代现今的主权国家或民族国家体制来统治世界,这项计划称之为“新世界秩序”。借由一个包罗万象的政治宣传来建立新的意识形态,让人类相信成立新世界秩序政府才是历史的进步。因此,许多有影响力的历史和当代人物,被该理论认为是透过许多掩护机构来操纵重要的政治和金融事件,并使全球的金融体系发生系统风险,作为逐步实现统治世界的阴谋。

英国著名小说家、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乔治•威尔士在1940年代时,更进一步的重新定义“新世界秩序”这个专有名词:“它是技术官僚建立的世界政府和计划经济的同义词”。乔治•威尔士的主张在一些国有社会主义和知识阶层流行起来。1947年至1957年的麦卡锡主义期间,在加拿大阴谋理论家威廉•卡尔影响下,美国民间和基督教右派的鼓动者越来越相信共济会、光明会和犹太人正在谋划全球性的阴谋,类似第三国际和无神共产主义的世界政府正在形成。该世界政府奉行国家无神论、官僚集体主义,该理论的支持者将它妖魔化、称之为“红色威胁”,因此成为圣经启示文学、千禧年主义阴谋的焦点。“红色威胁”形成美国政治权力的核心思想之一,即政府由美国自由主义者和美国进步主义者所组成,他们的福利国家政策和国际合作计划,如美国对外援助都被认为是“新世界秩序”的议程之一。因为这些政策有助于推进集体主义,从而导致每个国家的政治体制都被世界共产主义所取代。

维基百科尚为一家之言,但随着资本通行世界的,除了财富,还有暗号——一美元纸币背后金字塔顶“全知之眼”(巴伐利亚光明会信仰之神)、下方大书拉丁文“Novus Ordo Seclorum”(新世界秩序)、上方大书“Annuit cœptis”(天佑吾人基业),除上述内容外,新世界秩序还有更惊悚部分,如利用战争或瘟疫消灭全球90%低端“累赘”人口,凡此种种,当时纵然自诩为狂客,却也觉得颇为危言耸听。如今看来,这分明就是犯罪预告!

相传春节末尾的正月十五日上元,天官赐福。在这个庚子年,天官赐福却成了天启赐蝠;蝙蝠还只是个幌子,实际上降临的却是末日四骑士——瘟疫、灾荒、战争、死亡。想到这里不禁背脊发凉——抢了你的钱,叫你一贫如洗;这还不算,还让你病要你命!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相比较这句寓言,以其意义命名的“马太效应”显然更加出名——强者愈强,弱者越弱;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直到高层糜烂不堪,底层生灵涂炭,掀起暴力革命推翻既得利益团体,组建成新的利益阶层为止。但每当或草根出身或军阀出身的“新贵”们腐化堕落,又将开始新一轮革命洗牌。古往今来,莫不如是。其中尤以中国最为酷烈,每次改朝换代,都是动辄尸横遍野几千万。这个庚子年,我们正经历人类历史的至暗。

总体上来说,普罗大众的太平日子,全仰仗权贵阶级的仗义疏财;若是碰上为富不仁的,就只好忍气吞声得过且过;遭遇变态杀人魔,便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沧海横流,生灵涂炭。是的,就是如此可怜可悲可叹,几千年下来,古今中外莫不皆然。

大好一个清平世界,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又何必动干戈?天下大同谓之“和”,国人温驯正如其字,吃饱肚子就一团和气;稻禾入口则为“囷”,意为粮仓。“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然而,丰衣足食却祸乱天下的野心家何其多?

若要深究,免不了又要旁征博引一番。这里需要劳动太上老君、鲁道夫•克劳修斯博士、以及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医师三位大驾。以下的论述,虽然看似离题万里,但实际很有必要。望读者诸君谅解笔者,习惯性语出惊人,间歇性剑走偏锋。

追本溯源,需要扯到南宋庆元年间的一本武学秘籍《九阴真经》,开篇语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以上是金庸杜撰,但这句开篇语却真实存在于《道德经》中。大意是自然界的物质和能量总趋向耗散,用物理解释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鼎鼎大名的熵增加原理——一个封闭系统的混乱和衰亡程度总是在上升,局部逆熵,会以周围整体熵增来代偿,一切的一切,不过是熵增过程中,系统自发复杂化结构而已。

突然抛出这么高概念,很多人估计一脸蒙蔽。但举个例子就明白了,把你丢进一个房间,和把哈士奇丢进一个房间的相同点在于,欠收拾都会乱,只不过二哈在的房间会乱得更快。总体趋势是不变的,绿茵场上,足球没人踢总会停下来;石头不管扔多高,也总会落下来。因为总有能量耗散,所以永动机不存在;永动机不存在,那么所有的存在,也就没了永恒;不但不存在永恒,这种“损有余补不足”还会导致更加恐怖的后果——不如意事常八九。

辛苦整好的队列,下令解散一秒就乱;十年建筑的高厦,定向引爆瞬间崩塌。百载积聚的鼎盛,铁骑横扫顿作炼狱。都是因为总体趋向混乱,所以无论做哪件事都不会一帆风顺,哪怕目标在望,也往往一波三折。作恶比行善容易太多,破坏秩序也比建立文明容易太多。

“天之道”讲完了,下面解读一下“人之道”。姑且假设进化论是正确的,那从分子链到多细胞基本就是“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翻版——因为周围环境变恶劣,变异出外壳的幸存;要能逃离危险,变异出纤毛的幸存;需要正确判断周遭,变异出感知器官的幸存…凡此种种,正好对应“熵增过程中,系统(中的存在为了求生存)自发复杂化结构”,智能生物的出现或许是偶然,但从蛮荒一步步建立的文明,内核无一不是“为趋利避害自发复杂化结构”。

因为趋利避害是本能,因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哪怕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内心也会有与生俱来的种种本能——生存欲、繁殖欲、破坏欲、杀戮欲等等,十字教称其为七宗罪,先秦诸子中儒家荀卿也言“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性恶非罪,只是本欲不佳。

与之类似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将人格分为三层——本我、自我、超我。其中本我层即对应上述那些原始冲动,超我为精神需求,自我居中调停。只有本我,人与禽兽无异;只有超我,意味完全失去物质世界供养,要么身死道消,要么羽化登仙。

极端的原始冲动,极端的纯粹精神,前者会造成莫大灾难,后者自命清高不食人间烟火,因此都不适合栖息市井。亚里士多德言“离群索居,非野兽,即神明”不无道理。庙堂之高,高过天下苍生,也算离群索居了。范仲淹文曰“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然其君居庙堂之高,却未必心忧其民。无他,屁股决定立场,锦衣玉食者不懂柴米油盐贵,不设身处地,则很难同病相怜,晋惠帝因一句“何不食肉糜”贻笑千年,非出于恶,而是可悲的无知。

但如今盗国贼集团、华尔街大佬、高科技公司总裁等等一众或发动生化战致生灵涂炭,或装聋作哑再推波助澜的罪魁祸首们,完全就是另一个故事了。晋惠帝不弃嵇侍中血,本性仁善,只是处在风口浪尖;与之类似者还有南唐后主徽钦二宗,作为艺术家惊才绝艳,可惜生在帝王家。但现在的罪魁祸首们,不是不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不是不知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不是不知道仁义不施势难久长,而是明知遗臭万年,还非要“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在此需要借用东野圭吾一句话:“世间惟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究竟为何?正如前文,趋利避害,食色性也,贪嗔痴皆为本欲。所以就本心来说,比起婚姻更喜滥交,粗茶淡饭不如鹅肝凤胆,刚愎自用多闻过则喜少,遇大事惜身,见小利忘命。之所以不要考验人性,是因为人性经不起考验:正如明知心有猛虎,非打开心房纵虎出笼。

现在再谈到人类社会根本问题,基本就呼之欲出了。要素就两点——生产与分配。说的更通俗点,就是做蛋糕与分蛋糕。科学技术和人力生产负责做大,统治层和资本家负责分配。但后者往往缺乏制约,分着分着就开始中饱私囊。这点古今中外或多或少都有,区别只在严重程度。若是蛋糕持续做大就没问题,但生产力没有根本提高的前提下,蛋糕大小总有极限,放在尚未引进高产作物的古中国(明清前),环境承载上限约八千万人。
(涉及内卷化概念,可以参阅前文——你是要中国,还是冢国?)

之前提到庙堂之高,离群索居,不知民间疾苦;衣食无忧;还独占大部分社会资源分配大权,缺乏制衡,无法无天的人性,很容易就走了极端,长此以往,君嗣所出,不是野兽,就是神明——所以中华帝国史,上限极高,下限极低。然不论兴衰,百姓皆苦。

太平年月,底层不说锦衣玉食,至少鸡豚待客,公私仓廪俱丰实;低谷吃糠咽菜,长安米贵居不易,尚可苟延残喘;到了末年,往往就九州岛烽烟,卖儿鬻女,道馑弥野,老弱相弃道路,之后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吃他娘,穿他娘,闯王来时不纳粮。

航海时代带来了高产作物,工业革命结束了靠天吃饭,不过本质上的矛盾依旧悬而未决,譬如说每次社会秩序的洗牌,都是底层或中层打倒统御层,自己成为统御层继续中饱私囊;红色政权打着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旗号推翻资本家,最后他们自己却成了最大的黑心资本家。然而以此兴者,必以此亡;只知道暴力革命阴谋渗透的他们,从不知什么叫和衷与共。大好清平世界非要打开潘多拉魔盒。这就注定了,一切残暴的欢愉,都将以残暴收场。

不过比起这位昙花一现就荼毒亿万的跳梁小丑,还有更多值得注意的势力。千百年来,城头变幻大王旗,唯有他们屹立不倒。他们是颖川士族、是五姓七望、是西口晋商、是山中老人、是梵蒂冈教廷、是美利坚议员、是犹太银行家、是华尔街大佬、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巴伐利亚光明会、是藏传佛教密宗邪派、是你所知道的一部分上流,外表上流内心下流的所谓上流,助纣为虐闷声发大财,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所谓“上流”。

地方大户,土地兼并主力军,朝代衰落重要推手;佃户无田,穷困潦倒,终至官逼民反;每当政权崩坏,中央都会成为众矢之的;反观他们,无论军阀土匪流民,过境须给三分薄面,有的还直接出兵支持反叛;五姓七望,长期把持科举仕途,能人辈出,却也几乎堵死了底层上升空间,导致后期底层才子投唐廷无方,不得已成为藩镇智囊;西口晋商,出入内蒙茶马互市,后则暗通女真。前线吃紧,后方紧吃,铠甲军械无所不卖,资敌以大发横财,明之亡,他们功不可没。到了初清,关内惨遭屠戮,他们恍如不见,换面黄龙旗继续占蒙古人便宜;罗马教廷,抹杀新学说,火烧布鲁诺,为敛财发行赎罪券,信众皆以为然,得之如蒙大赦。实则越买则越穷困潦倒,圣彼得大教堂则越发富丽堂皇;犹太银行家,不事生产,专搞金融,二战前满世界放贷,为之倾家荡产者不知凡几,进而株连无数无辜同胞,遭致报复;他们看风声不对,却早就远走高飞,战后再次窃据高位,继续大发横财……

而现在,土地兼并已不是致命问题;但土地兼并的本质,资产兼并却一刻都未曾变过。譬如寡头政治,财阀经济,孟山都等超级公司店大欺客;金融大鳄操盘手,百倍杠杆,引君入瓮,稍加操作,顷刻血本无归,而且无声无息。对方浑然不知,还暗道晦气。

即便在统御层处处遭到掣肘的民主国邦,领导人本身背后也和各大权贵势力千丝万缕,所行政策遂不痛不痒,据说为了麻痹底层,还有闭门会议“奶头乐计划”,所以诸君可见,近年流行娱乐愈发简单粗暴,从几无旋律尽是鼓点的洗脑歌,到段子齐飞毫无内涵的商业片。但现在看来,“奶头乐”计划明显是个幌子,或者说“临终关怀”——吃饱了好上路,侥幸不死的都是听话乖宝宝,美丽新世界共产绝望乡在向你招手,不要想反抗,老大哥在看着你!

至于卸磨杀驴的消灭90%“累赘”,八成因剥削太狠,害怕反噬,干脆清一色杀之以除后患。没人劳动了,没关系。敢干出这种丧心病狂事来,说明绝望乡架构已经牢不可破,或者什么AI生产线克隆人生产线之类早已技术成熟,只是怕引起舆论大哗密不外宣而已。

扫除妖氛,廓清寰宇,乃正义必须;但每次安定下来,总会有新的既得利益团体春风吹又生。这点无法避免,但有个大杀器,可以极大降低它们对这世界的不利影响。那就是破除垄断的民粹主义。某种意义上,这要得益于技术进步。如纸张普及前,世家大族独霸孝廉;印刷普及前,进士皆归五姓七望。知识廉价可获,则贵族社会难复先前荣光;放到当今,被垄断的则是真相,否则邪恶势力见光死。真相轻易可获,则阴谋诡谲再难作恶。

现而如今,阴谋败露,沼泽抽干,图穷匕见,所有糜烂都将在半个月中大白于天下。但笔者最后想说的,是另一件事。就是事后对于部分势力的清算,或者说改造。原因在于之前尚未解释的一句话——“局部逆熵,会以周围整体熵增来代偿”。

听上去还是一如既往的拗口,但按照惯例,举个例子就迎刃而解。用代表混乱程度的熵,来比喻海平面上升。主要工业国大量排放温室气体,得到长足发展;低地国家还没发展起来,却已经被海潮淹了个七七八八。主要工业国逆熵的代价,是低地国家熵增无家可归的混乱。

那么推而广之,这句拗口定义的批注就是,部分人为一己私欲作的恶,最终会由全人类,或者人类中特定的(或随机)群体来承担。本质上,这也是本次全球生化危机的内在逻辑。世界上所有为了眼前利益而透支未来的资本势力也是如此。比如减少碳排喊了这么多年,毫无成效,还不是石化能源大亨为了一己私利从中作梗?!诸如此类情况,哪怕没有现世报,也最好勒令改造。否则,遗祸未来,地球无恙,但人类危矣。

最后,摘录《道德经》相关段落如下,奇文共赏,诸君共勉——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
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
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言唯能处盈而全虚,损存以补无。
和光同尘,荡而均者,唯其道也,
是以圣人不欲示其贤以均天下。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87654321
27 天 之前

魔鬼在人间,正义来灭之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0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