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任期的腐败家族势力-克里家族

撰稿: 果文DE

2019年9月24日民主党开启对川普弹劾调查之后,促使川普看清了民主党和中共都在利用拜登当牌,意图阻挡川普上任后重新定位美国对付中共的策略部署。拜登儿子,克里继子与中国公司的利益交集中所牵扯的人物,跨及美国联邦及州政府的政治精英和财贵家族,以及中、港、台三地长期游走于中共政治圈与华尔街的华裔金融家。他们之间的裙带关系以及运作手法简直如同中共太子党的以父权牟利在国际间运作之美国版。

拜登和克里:华盛顿政坛的建制大佬:

爆料革命在出来的文件中,大概描述了拜登和克里家族在美国政商圈中的背景和影响力。拜登和克里都是华盛顿建制派大佬,两人有相似的经历。入政白宫之前,都是资深的民主党参议员,游走政治圈中三十多年。

2009 年 1 月,拜登成为美国第 47 任副总统,克里 (KERRY)接替拜登成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由于拜登和克里担任美国政策和外交政策相关的高级职务,他们的同僚被中国主要的对外影响组织盯上了. 前者任奥巴马两届政府的副总统,后者在奥巴马第二任时被指定为国务卿。

2013 年 2 月 1 日,克里成为美国第 68 任国务卿,同年, 拜登和亨特一起访问中国时,继续发挥美国对华谈判代表和对华商人的双重角色。 2014年7 月10 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2014 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克里(KERRY)和杨(杨洁篪)与中美商界领袖共同举办了”CEO 圆桌早餐会。2014年10 月18 日,克里( KERRY) 在波士顿会见了杨(杨洁篪),此次会面是为奥巴马11 月访华做准备。跟克里相比,拜登人缘更广泛。在华盛顿,克里是拜登最亲密政治盟友。与「午餐便当乔」的亲民形象不同的是,克里更贵族化一些。两人在同为三十多年参议员的政治生涯中越走越近,并经常讨论外交事务。因而当他们各自的儿子在2009年一起合伙做生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克里继子和他们的隐形公司:

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是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1995年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又取得了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他的生父约翰·亨氏(John Heinz)是前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议员。亨氏在1991年的飞机失事中丧生后,克里斯托弗和他的两个兄弟及母亲特瑞萨·亨氏(Teresa Heinz)继承了亨氏家族丰厚的财富。 1995年,克里斯托弗的母亲特瑞萨与麻萨诸塞州参议员约翰·克里(John Kerry)结婚。克里来自麻萨诸塞州富裕的家族,从42岁起担任麻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近30年,一直到2013年被任命为国务卿。

副总统拜登的儿子和国务卿克里的继子走在一起是2009年的夏季,两人成立了Rosemount风险投资公司。加入他们的还有克里斯托弗与继父的长期好友,也是他们的耶鲁大学同窗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德文·阿彻担当过国务卿克里的竞选顾问,在美国的银行和投资届有广泛的人脉,他在亨特在中国与乌克兰的生意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Rosemont风险投资公司之下,他们还成立了几家Rosemont系列公司,包括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Partners和Rosemont Realty。后来亨特跟中国企业成立的渤海华美基金交易公司,使用的就是Rosemont Seneca Partners, LLC这家公司。亨特·拜登和克里斯托弗·亨氏是这家私募股权公司的拥有人,而德文·阿彻是管理合伙人。

三位合伙人没有把办公地点设在纽约金融中心,而是在华盛顿威斯康星大道上租下了一座全砖瓦建筑。这里距离亨特的父亲、副总统办公的白宫和位于海军天文台的寓所不足两英里;而与克里斯托弗的继父、国务卿克里那座有25套卧室的大豪宅才不过一英里。

这两位货真价实的太子党在随后的七年中,随着他们的父亲:副总统拜登及国务卿克里在美国政府外交事务决策中所起的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的生意版图也离奇般地拓展到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

当拜登和克里与外国政府进行高敏感和有风险外交谈判时,Rosemont同时会跟这些政府达成一些多家协议。通常,这些外国实体从美国政府那里拿到了对他们有利的政策,而他们(拜登和克里)的儿子们的金融生意也从这些实体中获利。

两位太子党公司是私家性质的,因而他们无须公开他们的财务报告和盈利情况,这使得他们与那些外国实体的许多交易不为公众所知。在美国太子党所有的交易中,这种利用父亲的裙带关系从外国政府那里拿到好处的生意模式没有比其跟中共的交易演绎得更加淋漓尽致的了。

美国太子党进入中国市场的途径:

无论美国太子党亨特和克里斯托弗的Rosemont公司,还是官二代詹姆斯与台湾人林俊良合开的桑顿公司,在最初几年都没有表现出有多大建树。但他们的机会随着2008年民主党赢得大选,非洲裔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入主白宫后接踵而来。

奥巴马首任政府的国务卿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ton),她的丈夫是接受过江泽民指示的澳门商人吴立胜的大笔政治献金的前任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ton)。做了近30年参议员的乔·拜登被选定为副总统,他资深的政治背景和在华盛顿两党和国会的广泛人脉,被外界认为是参与奥巴马政府外交事务重大决策的不可或缺之人。

2011年1月,当拜登在华盛顿首次与来美参见核安全峰会的中共主席胡锦涛会面之时,亨特三人的Rosemont公司在北京会见的是中国最有实力的政府基金领导人。仅仅四个月后,在台湾再次与这些中国的金融巨头们见面。对于像Rosemont这种没有任何业绩记录的小公司,却能跟中国数一数二的金融巨头们攀上生意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更加诡秘的是,这次见面的时间正好是亨特的老爸在华盛顿跟中方展开中美战略对话的两周之后。

2013年12月初的一天,乔·拜登率美国代表团启程前往亚洲三国:中国、南韩和日本。在副总统的空军二号上,随行的还有儿子亨特和孙女芬妮根(Finnegan)。

拜登一家三代人踏在中方精心准备好的红地毯上,被鲜花和热情拥簇着。在短暂的几天中,副总统拜登率领代表团先后与中共国副主席李源潮和总书记习近平见面。亨特在中国的大部分时间是从公众的视野消失的,但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以猜想他一定是忙于跟中共的官员商讨一项不同寻常的交易。其结果是成立了渤海华美,其股东包括 2010 年亨特 会见的那些国企(负责人)。其中还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 理事会股权资产部部长冀国强,94后来成为天津市委常委 和市统战部长。

当亨特和父亲乘坐空军二号回到美国12天后,他和克里斯托弗的Rosemont Seneca公司收到了来自中方的圣诞大礼。中共最大的国有银行——中国银行将为亨特与中国合伙人刚刚注册的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注入10亿美元。中国政府为其与美国现任副总统和国务卿 的儿子共同拥有的企业提供了资金,而国务卿也极有可能 (直接或间接)投资给了控股公司。

上海工商局公司注册信息显示,这家在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2500万元的公司名称是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Ltd. )。亨特三人所属的Rosemont Seneca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注册时间是2013年12月16日,合资方包括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嘉实基金管理(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 Ltd.)和美国投资与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和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

美国最有权势决策人之子受中共资助:

在梳理和剖析了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克里、太子党亨特及其合伙人与中国合伙人等一众错综复杂的关系后,用一句话做了简单精辟的总结。简而言之,中共政府实际上是资助了美国最有权势的两个决策人的儿子共同拥有的企业。美国太子党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仅仅还是个开始,但是在这种伙伴关系下实施的实际投资交易却更成问题,其中许多将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严重影响。

2014年5月,中国银行宣布将对渤海华美基金的投资从10亿美元提升到15亿美元。从拜登父子一同访华,到与中共最有实力的国家基金建立合资关系,到获得上海自贸区跨境投资的批准,再到中国银行送钱上门,这一切在短短的5个月中迅速完成。中共跟拜登克里儿子交易,并不是想让他致富,而是通过他的关系收购瀚德公司以壮大中共的军事力量。

拜登和克里儿子们是中共在美国的急先锋!他们两个的渤海华美投资了中国核电总公司,它由人民解放军控制的国有企业。这与盗窃高度敏感的美国技术以及向中国共产党提供这种技术有关。事实上,似乎总核电公司在2014年的创建,唯一的目的是偷取美国的核秘密。因为2014年成立的中广核基石投资者之一是私募股权公司BHR Partners,渤海华美,拜登的儿子亨特为CGN的首次公开募股投入了1000万美元。 BHR是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合资企业,后者又是由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亨特和中国银行于2009年合资的投资基金. 拜登还参与了与中国政府共同开展的针对美国敏感技术和战略材料的其它合资企业。 BHR和中国国有军用航空承包商(AVIC)于2015年购买了美国“双重用途”零件制造商Henniges,具有军事用途的抗振技术.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10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