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音雄”人物故事 第一季,第十集:德州惩贼– 勇气与真相揭开伪民运画皮

音雄节目文字组 小雄, 然小哥 整理

爆料革命在全球范围掀起浩浩荡荡的讨伐“伪民运”的“惩贼”行动。而讨伐中共渗透的重灾区德州米兰德市“假牧师”傅希秋是惩贼任务中的重中之重。

抗议之际,战友们一字排开,手举标语牌。为了不扰民,全程不喊口号,井然有序。然而,就是这样的抗议活动,也有当地警察时不时刁难和找麻烦。和平抗议,却夹杂着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终于在抗议进行到第12天的时候,警察以横穿小区的马路为由,对薛海洋等战友进行抓捕。对警察突如其来的过度执法,海洋本人却表现非常淡定,指挥战友靠近拍照,安慰其他战友不要慌张。除此之外,两名女战友北美二姐和芙蓉花也以莫须有的 “罪名”被抓捕。更令人费解的是,战友们被抓捕后,并没有被带到警察局,而是径直带到监狱。我是音雄节目组小雄采访了当事战友:

1)采访薛海洋战友

小雄:警察逮捕您给的是什么理由?

海洋:横穿马路,而且还是谁都横穿的小区内部的马路。

小雄:当时看您很淡定,为什么这么有底气?

海洋:我知道,我没有犯法。如果按照他们说的,违反交通规则,应该警告,至多罚款。我知法,我知道没有犯事。而且我们有很棒的律师,警察只是吓唬吓唬我们而已。其实抓捕就是过度执法,明显在找茬。

小雄:您是第一个被抓的,为什么盯住了您?

小雄:或许我站在最前面,也一直在直播镜头前。

小雄:警察想找茬,有其他动向吗?

海洋:有。比如说垃圾。我们想把产生的垃圾扔到小区公共垃圾桶,警察不让,在美国没有见到这样的情况。后来,没办法我们把自己的所有垃圾都带回家。

关于过马路的事,他们也在刁难,他们说过说如果你穿马路,就怎样怎样。

小雄:为抓捕找借口?

海洋:其他人也横穿马路,警察视而不见,而对我们就是这样,就是针对我们的。

小雄:被抓捕的时候,您站在那里,很淡定啊,你怎么做到的?

海洋:他们三个警察,把我夹在很窄的人行路上,我看到这个情形,我就站在那里不动。如果我主动走过去,撞了他们,他们说不定还会有藉口用武力。

小雄:您说手铐扣得很紧,很疼吧?

海洋:扣得很紧,有些疼。

小雄:他们把您带到什么地方?

海洋:不可思意的是不是警察署,而是直接带到监狱。到了监狱,就是电影里看到的那样,换上囚服,拍照,问有没有精神病之类。

小雄:有没有核实情况什么的呢?

海洋:也没有详细的询问,就直接被关在一间独房里了。

小雄:有没有给个说法。

海洋:没有,不审,不问,就是耗时间。

小雄:您在里面都做了些什么?思绪万千吧?

海洋:房间很窄,空调很冷,我就一直走动,另外两个女战友在隔壁房间,我会安慰她们不要担心。没有想很多,我们有律师,这种情况,我觉得很快就能出去。

小雄:上厕所呢?

海洋:其实,我在4-5小时后,才去厕所。还在里面吃了一顿囚饭。和很多重罪犯人一起,说实话,那些人的眼神确实有些不对劲。

小雄:警察这么做,为了威慑的意味很浓吧?

海洋:是的。就是给你制造一个恐怖氛围。难道仅仅横穿马路就要遭到逮捕吗?对警察的脱离常识的执法方式和动机有很大的疑问。

小雄:什么时候放人的?

海洋:大约过了7-8个小时吧。

小雄:有没有对您的身体上有什么伤害?

海洋:那倒没有,就是手铐扣得很紧,解开的时候,手腕有些红了,过一阵就好了。

小雄:经过这个事件,您的最大感想是什么?

海洋:其实,我们依法抗议,按照法律规定,来揭露社会的暗势力,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倒是他们会害怕。我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有更多的人,会分清黑白,让更多的人,看清CCP的邪恶而觉醒过来。

2)采访芙蓉花战友

小雄:您为什么被抓的?

芙蓉花:看到海洋战友被警察抓了,我们就拍视频,口喊Take Down CCP,后来过马路,几乎就在两条路的交叉口附近,也没有任何斑马线。警察说我横穿马路,就把我也抓了。

小雄:遇到这种事情,受惊吓了吧?

芙蓉花:有点吃惊。因为以往根本没有跟警察打过任何交道。还有,过一个马路至于被抓捕吗?我觉得我没有做需要被抓捕的事,也没有害怕。

小雄:前面从海洋那里也听到一些在监狱的情况。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芙蓉花:到了监狱,不知道为什么移民局的人立刻就到了。我始终保持沉默,说有什么事情,跟我们的律师说,后来移民局的人没做什么就走了。

小雄:听说过马路被警告过,为什么要横穿马路?

芙蓉花:我们早上9点开始抗议,一直抗议到下午四五点钟。早上站在假牧师居所的一侧,中午过后,太阳转过来,很热。我们就需要站在路另一侧。整个一条路,没有斑马线,小区的人都横过马路的。

小雄:周围的人怎么看你们的抗议活动?

芙蓉花:我们都是一字排开的,不妨碍行人通行。为了不扰民,不喊口号,就是静静的抗议。小区的人可能也没有摸清情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没有表现出特殊的行为。只是市长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是“暴徒”,很荒唐。

小雄:您的家人知道您遇到的麻烦了吗?

芙蓉花:其实不知道。我就是怕他们,特别是孩子知道,虽然没有大问题,因为一时说不清楚,怕他们担心而已。

小雄:您是怎么加入爆料革命的?

芙蓉花:说实话,契机就是疫情期间。明明是中共国的病毒,它偏要甩锅到美国。简直无逻辑。我就开始探讨,有个朋友在秘密翻译组,告诉我看路德节目,我才接触到真相。自从那以后,我都不用中共国的产品了。

小雄:参加抗议活动,家人是反对还是支持?

芙蓉花:在家里,我是少数派(笑)。但是,他们有很多不知道的真相,一时半会也没办法。有时对待家人,据理力争也不是一个好办法,我认为拿事实说话,时间会检验真理的。

小雄:您很有勇气。

芙蓉花:这种抗议活动,也不是自己很擅长的事情。但我赞同传播真相,需要行动,引起媒体关注。世界被CCP腐蚀如此严重,我觉得自己也不能坐享其成。否则,全世界都不安全。虽然一时半会家人不理解,我觉得也值得。

后续:经过这一事件后,战友们更加理智和勇敢。今天他们依然站在抗议的街头。而对面站着的是依然是抓捕战友的警察,这一次战友们向警察仔细确认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而警察也似乎似乎一改常态,向大义凛然的战友投来些许敬意的目光。

这无疑是此次惩贼行动的重大意义所在。在标榜民主与自由的国土美利坚合众国,“沼泽”也无处不在。而在排干这些沼泽的行动中,爆料革命战友用亲身的行动,引爆蝴蝶效应,用巨大的勇气去唤醒美国,合法依法对抗暗势力,展现新中国人的责任和担当,用真相揭开伪民运的画皮,德州惩贼中,战友们身体力行,再次印证爆料革命不可小觑的推动力量,一切已经开始!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10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