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大搞量子科技必然又是一场闹剧式的“大炼钢铁”

作者:文茗

原本我不想写关于量子科技的文章,怎奈得国内这些脑残“宣传人员”不停的在鼓吹此事,勉为其难我们来看看来龙去脉。起因是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16日下午就量子科技研究和应用前景举行了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中共党魁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深刻认识推进量子科技发展重大意义,加强量子科技发展战略谋划和系统布局。而早在2018年1月,习近平就在新年致辞中强调了量子技术的战略重要性,甚至特别提到中国在量子计算方面取得的成功。中共最高层如此重视量子科技,可见中共称霸全球的野心之大。

量子科技是20 世纪最伟大的两大理论:相对论和量子理论。虽然量子理论诡异莫测,但它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有用的理论。自从人类进入信息新时代以来,量子技术可谓是居功至伟。有了它才有了后来的电脑、互联网、激光、导航、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机等等。普朗克、爱因斯坦、玻尔、狄拉克、德布罗意、海森堡、薛定谔、费曼、盖尔曼等,这些科学史上金光闪闪的名字,都为量子力学作出了莫大贡献。

中共如此高力度的大搞量子科技,不由得让我想到了之前疯狂的全民研发芯片运动。中共此前针对芯片,划出了9万多亿的巨型蛋糕。截至2020 年前八个月,中共国目前有超过一万家企业转投芯片行业。让人最是啼笑皆非是山东的一家食品公司竟然也声称要研发芯片,中共这片土地上处处都充斥着惊喜,简直就是一群“疯子”、“神经病”。芯片这场闹剧还没有完全过去,习近平10月16日“量子科技”这枚“核弹”,瞬间有一次引爆“精神病圈”。首先便是量子科技概念股九州量子,3 个交易日涨幅高达 140%,敢肯定绝对没有“吃药”。

人类进入信息新时代后,量子科技一直就是现代科学最前沿的阵地,研究神秘玄奥的微观世界。如今芯片产业还没有搞出个结果的当下,量子科技更可谓是天方夜谭。量子理论那些非常奇妙的特质: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波恩的概率波理论、薛定谔的波函数方程,我们这些常人无法理解的理论以及它展示出来的量子纠缠、量子退相干等物理特性更是扑朔迷离。中共这些党校毕业的“高材生”领导人估计更加难以理解,结果必然是又一场“芯片”式的闹剧。

目前中共最唯一骄傲的是花费 20 亿巨资2017 年 9 月 29 日开通的“京沪干线”。号称是世界第一条量子通信保密干线,传输距离达 2000 多公里,途经北京至上海多个城市,主要承载重要信息的保密传输。我所理解的量子通信,应该是利用量子纠缠的超光速来实现传播的超光速信息通信方式。而中共引以为傲的量子通信,其实只能算作是量子编码,只是利用了量子纠缠和量子叠加态两种特点,并没有实现超光速传播,只是变化了加密方式而已,仍然需要把光子从发送者输送到接收者那里,仍然需要建设光纤。毫不客气的讲,这只是一场打折量子科技的骗局而已,目的为的只是这20亿的经费。

中共从建政的第一天开始,经济发展方向往往只是高层的某个突发奇想而已。当年的大跃进、大炼钢铁,如今的芯片、量子芯片,全都出自领导人的“无知”想法,结果除却浪费资金、资源,剩下的只有满目疮痍和荒唐。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