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拜登对华活动的报告

图片来源:NBC News

两次获得终身成就奖,越南富布赖特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鲍尔丁,最近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关于拜登对华活动的报告评论性的文章。

以下是全文翻译:

几个月前,一个与我有近5年关系的人联系了我。 是我认识的一个同行,我喜欢与他们相处,可以不断增进我们共同的专业兴趣。 因此,我会经常寻求他们的专业意见。 他们为一位担心政治风险的客户撰写了一份研究报告,其中涉及拜登在中国的背景。 此人认为,研究报告里的信息已经被曝光,在得到客户认可的情况下,需要将其公之于众。

他们请我帮忙将研究报告交给媒体,并要求媒体人士将信息用于自己的专业目的,不能透露撰写报告者的名字。 我了解这个人和他们的专业水平,在详细审阅了他们撰写的报告后,我同意了。关于这份报告,有几个关键点。

首先,它几乎完全取材于公开资料和文件。从中国新闻报道到企业记录,应有尽有。报告中的引文一丝不苟,因此,任何人如果想复制某条具体信息的出处或查看基础文件,都可以得到。

第二,整个故事的复杂性,我们试图通过时间表和索引来分解事件发生的关键点,涉及的人员。

第三,报告中只用了三个人的消息源。其中两人除了证实他们认识一位有关人士这个重要信息外,没有提供其他的信息。报告内容没有咨询第三个消息人士的意见,但该人士同意当发布报告的重要内容时,可以引用其提供的信息。

我替我的同事工作了两个月,以确保该报告能帮助其他人在报道拜登对华活动时有书面证据。我还想强调一些有关我自己参与这项工作的几件事情。

首先,这份报告不是我写的,我也不对报告负责。我已经仔细梳理了这份报告,没有发现报告有任何事实上的错误。所有的东西都有引用和记录。可以说唯一的缺点是我们没有中国客户或中国客户和拜登之间的内部电子邮件,无法明确说明其中一些链接的明确含义。

其次,我不会披露这份报告的作者是谁。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职业风险。在我认识这个人的这些年里,我们从未讨论过政治。我从来没听他们批评过除中国共产党以外的任何政党。他们也不是共和党人。

我非常希望媒体重点报道这份报告中记载的文本证据,让我和作者可以完全置身于报告之外。我2016年没有投票给川普,2020年也不会给他投票。然而,这些信息完全是符合公众利益的,媒体只是出于自己党派的意愿而拒绝报道。我与川普总统有严重的政策分歧。我是支持移民的。我希望看到更多的自由贸易努力,将贸易从中国转移到像墨西哥,越南和印度这样的伙伴国。我相信,亚洲的机制建设至关重要,美国需要为此发挥引领作用。然而,我不能昧着良心,让报告中呈现出的种种文件证据,仅仅因为党派之见而被隐瞒不报。

最后,我不会回答任何有关报告的问题。我不希望卷入总统政治。我不想上新闻。我不会回答任何关于谁写的报告的问题。我们需要将焦点回归到已知的实事记录上。

报告要点:

  • 乔·拜登(Joe Biden)通过杨洁篪(中共中央外事委员会)与中国共产党建立了妥协的伙伴关系。杨洁篪在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任职期间,与拜登频繁会面。
  •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2013年成立的渤海华美股权投资基金(BHR)是由中国外交部机构成立的,在杨担任外交部长期间,这些机构的任务是影响外国领导人。
  • 据中国资深金融专业人士A的消息来源透露,亨特与中共中央政治局有直接的联系。
  • 林俊良(Michael Lin)是台湾人,现被关押在中国,他是BHR合作的中间人,也是外交部外国影响力组织的合作伙伴。
  • 据消息来源B和消息来源C(来自两个不同的国家情报机构)证实,林是代表中国工作的情报总监。
  • BHR是由中国政府管理运作的。BHR的主要股东是一家上市的中国银行,BHR是其子公司。BHR的合作伙伴是为BHR输送收入和资产的国有企业。
  • 亨特继续持有BHR 10%的股份。他于2010年访问了中国,并会见了后来支持BHR的中国主要政府金融公司。
  • 亨特所持有的BHR股份(以40万美元购买)现在可能价值约5000万美元(费用和资本增值基于林所说的,以65亿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计算的)。
  • 亨特还和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大亨做生意,这违反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
  • 尽管中国在地缘政治上越来越具有挑胁性,但拜登对中国的外交政策立场(以前是鹰派)却转向软化。

摘要

笔记本电脑中的淫秽内容淹没了实际存在于美国主要政治人物和金钱之间的世俗影响力。与俄罗斯黑客攻击并撒布虚假信息这样的不实指控正好相反,确凿证据表明,实际上中国政府与美国主要政治领导人的子女们建立了重大的金融合作关系。亚洲一家研究公司的一份报告对中国与亨特•拜登之间的金融关系提出了令人担忧的问题。

在乔·拜登成为美国副总统之前,亨特•拜登就前往北京与中国金融机构和头面人物会面,这些人最终成为了他的投资者。该投资伙伴关系于2013年就已确定,资金来自中国政府、其社保基金和主要国有银行,这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国家财政。

令人担忧的不仅是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而且还有这种合作关系的构架以及由此完成的交易。对特定项目的投资大多来自国有实体,并流入国家支持的项目或企业。就连这些交易也暴露了最恶劣的裙带关系。亨特·拜登投资公司在刚果一个铜矿中的份额是由一家较大的铜矿公司的资产作担保,以确保交易流向亨特的公司。

另一个例子是,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招股”(IPO)的中国银行将其部分股权分配给了BHR投资合伙公司。他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尽管亨特·拜登的公司在IPO中没有完成任何引人注目的工作,但它被视为中国银行的子公司。亨特·拜登中国投资合作公司实际上是由中国政府和中国财政部下属的中国银行子公司投资的。

整个安排都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会议是在中国接待外国政要要员或处理国家关系的地点举行。围绕着亨特·拜登的中国机构是美国政府已知的情报和特工单位。像“中国人民外交学会”这样无害的机构存在的目的是“……与有影响力的外国人一起执行政府指导的政策和合作倡议,而不被视为中国政府的正式组成部分。”

有趣的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隶属于中国外交部。2013年双方达成投资合作时,外交部部长是杨洁篪。杨洁篪应该对亨特·拜登非常熟悉,因为他在2001年至2005年在华盛顿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期间,他经常与主持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乔·拜登会面。如今,曾以外交部长的身份监督和帮助亨特投资合伙公司的那个人,已成为习近平在外交事务上的得力助手和政治局委员。

最令人担忧的是,这赋予了中国政府对拜登家族直接成员的金融杠杆。尽管广泛报道的投资额为15亿美元,但实际情况可能要高得多。该投资公司的一位联合创始人说,该公司管理的总资产为65亿美元。虽然这个数字无法完全核算,但考虑到单是两笔交易的价值就超过16亿美元,65亿这个数字并非不切实际。以管理资产每年2%的费用计算,每年可获得1.3亿美元的收益。再加上公司将确认的20%的资本收益费用,不难看出亨特的股份价值超过了5000万美元。

据亨特的律师称,他直到2017年才将40万美元投资到公司。假设这一说法是真实的,那就又出现了一个主要问题。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截至2017年,公司拥有大量收入和管理的资产。换句话说,他40万美元的股权价值已经远远高于他当初支付的价格。这笔微不足道的40万美元投资,现在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三年内实现了12400%以上的收益。

很难消除对这些问题的担心,因为所有交易都是记录在案的,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中国所有的交易都有公开记录,无需黑客手段就可获取。任何想看的记者都可以去查阅IPO招股书、新闻报道或公司记录。除了实际查看,没有其他发现这些数据的秘密方法。根本无法回避这样一个现实:亨特·拜登获得了价值远超他所支付的10%的股份,而这家公司实际上是由中国政府运营和拥有的。

2016年我没有给唐纳德·川普投票,对他在移民等领域的政策非常担忧。我曾在中国生活过9年,整个期间习近平政权一直在建造集中营,我亲眼目睹了他们是如何使用其影响力和情报运作能力,这使我对拜登和中国的关系倍感担忧。

无论拜登本人是否知道这些详情(这是一个非常站不住脚的立场),但不去了解这些财务安排的细节,在政治上简直就是不称职。这些文件揭示出的财务关系是不能凭空消失的。

原文链接

翻译:Alton

校对:文旺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