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曾从亨特·拜登那里收取中国能源公司近10万美元捐款

图片来源:gettyimages.com

据《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高级记者、节目制片人娜塔莉·温特斯(Natalie Winters)10月22日报道,克林顿基金会接受了来自中国华信能源(CEFC)的一笔介于50,001 ~ 100,000美元之间的捐款,华信能源正是亨特·拜登利用父亲、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职权勾换股权和回扣的公司。

《纽约邮报》的系列报道,第一篇“电邮揭示亨特·拜登如何试图代表家族向中国公司大肆套现(Emails reveal how Hunter Biden tried to cash in big on behalf of family with Chinese firm)”就提到中国华信能源。该文揭示了亨特·拜登是如何“与中国最大私营能源公司谋求有利可图的交易的,包括其中一笔他形容为“我和家人都很感兴趣”的交易。电邮显示,中国华信能源交易的潜在“薪酬方案”包括:亨特·拜登的“董事长/副董事长”职位和合资企业20%的股份,以及“由H替大佬代持10%的股份”。 此电邮的另一位收件人是亨特·拜登的商业伙伴托尼·鲍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他已经证实“大佬”指的是乔·拜登。亨特·拜登提到一份他与中国华信能源总裁叶简明签署的三年期的咨询合同,他每年将赚取1000万美元、且“仅仅是介绍费”。

而拜登一家并不是唯一接受中国华信能源资金的华盛顿政治机构。 希拉里(Hillary)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通过克林顿基金会收取了华信能源的近10万美元。

《纽约时报》“叶简明如何进入华盛顿的权力走廊(A Chinese Tycoon Sought Power and Influence. Washington Responded)”一文概述了叶简明是怎寻求在华盛顿的影响力,试图与有影响力的、比如来自拜登家族的人建立联系的。文中写到,“快速崛起的中国石油大亨叶简明敢于进入只有政治关系最硬的中国公司才敢去的地方。但他想要的是进入华盛顿的权力通道——并着手实现这一目标。不久,他就与时任副总统的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 )一家见面。”但华盛顿的政治阶层一开始并不接受叶简明的示好,文章报导“一开始,叶简明打入华盛顿权力掮客圈子的努力并非一帆风顺。退役海军上将和国家安全顾问博比·雷·英曼(Bobby Ray Inman)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五年前,华信能源找到他,希望能合作搞个合资企业。这家公司答应每年付给他100万美元,却没有说具体做什么生意。他拒绝了这个提议。英曼说,后来华信能源的高管打电话给他,说他们正在考虑收购叙利亚的油田。问他是否可以帮忙说服美军不要轰炸叙利亚?他再次拒绝了。” 但克林顿夫妇从叶简明——一个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联系的中国共产党员——那里收受资金时却没有丝毫犹豫,报导中写到,“叶简明还让华信能源进一步撒钱,向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捐赠了10万美元。”

克林顿基金会的记录显示,中国华信能源向该基金会捐赠的金额为50,001 ~100,000美元,这笔可观的收入于2015年第三季度进账。《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过克林顿2016年竞选总统、其基金会的捐款也随之激增的情况:“一些外国公司也新近成为该基金会的捐款者。

另外 摩洛哥的一家有皇室控股公司持股的主要银行、阿提扎利瓦法银行(Attijariwafa Bank)还向克林顿全球倡议(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论坛项目提供了10万~25万美元。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致敬香港!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