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简报 Christian Briefing (第二期) 关于傅希秋 Bob Fu (二)

2020-10-20

基督徒

上一期《简报》向傅希秋提出了三个重要问题,和另外11点质疑,并感谢双城中部社区教会Mid-Cities Community Church爱中国和中国教会。 本期继续追踪还在发酵的傅希秋事件。

在过去十天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抗议者继续在傅家门口和平抗议;文贵先生10月9日和12日的盖特向傅希秋提出了新问题;而傅希秋一方也出现了召开挺傅大会和讲道两场的新举措。

在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即使面对反抗议者,抗议者也表现的非常平和、克制;可能由于看不到抗议者有任何恐怖行动的迹象,起初全副武装的白人大汉和警察们已经放松了下来,不怎么出现了。而由于米德兰市长Patrick Payton坚称抗议者是中共暴徒(the CCP thugs),抗议者挑战他站出来公开辩论,此辩论挑战视频已上传到美国媒体。市长尚未回应。

文贵先生的新问题包括:“你怎么到的香港?香港(身份)的证件是谁给你办的?和你在美国移民局填的身份一样吗?你的钱哪来的?你办理过多少假政庇?你向多少人撒过谎?

傅希秋延续了以前的一些做法,诸如请中西名人和受其帮助过的人来作证,也停止了一些做法,譬如停止了支持伪民运者黄河边,也不再引用言语猥亵之人的支持言论。同时,傅采取了新行动:召开挺傅大会和讲道两场。

在观察完上述新现象后,笔者对傅希秋的担忧没有减弱。因为:虽然傅停止支持黄河边,也不再引用言语猥亵之人的言论,但并不意味着他反对他们,而他还在引用着其他伪民运诸如西诺等人的推特;向两个不同的、自己平时不去的西人教会分别讲道一场远不足以证明傅“一直致力于牧养教会”;而挺傅大会也因过多的西人和郭宝胜的出现而未能达致预期效果,那些到场的西人仍然以为傅是受到了中共的攻击,而郭宝胜也因之前被曝出的种种劣迹而早已信誉不再(傅过去十天里也没有再转推郭宝胜);第九名受傅帮助过的见证人出现:汪艳芳(唐荆陵妻子)(@yanfangwang6)),另外張林視野 (@libert_zlin)提到一位王清营的受助者,都没有细节,相比对华援助协会18年的历史,出来做见证的受帮助者的人数依然太少,而且这位见证人汪艳芳误以为傅在美国遭遇到了人身威胁。

新现象不但没有减弱对傅希秋的忧虑,反倒有所增加。原因如下:

  1. 许多支持傅的中西人士对于抗议者的身份存在误解。抗议者是来自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支持灭共人士。但全部的挺傅西人都认为他是受到了中共的攻击。国会议员Rep. Chris Smith的信件《美国执法部门必须立即制止中共对傅希秋牧师等人的威胁》是基于此种理解,参加挺傅大会的西人也是此种理解。

但华语世界里就不存在这种现象。有些挺傅华人就很确定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抗议者的反共性,譬如:徐志秋牧师认为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抗议者是真心捍卫公义的,但误把傅希秋当成了中共间谍; 而上期已经提到过的那位憎恶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Jonathan释放王怡牧师覃德富长老(@freehongkong19)也肯定了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反共真诚性。他说: “… 蚂蚁帮们,尤其是其中的基督教徒们快来深度扒一扒傅希秋牧师的口供。你们那么积极反共伸张正义,…”,“蚂蚁帮沾油们,我相信你们反共是真心的,抓特务也是真诚的,…”。

另外一些华人挺傅者宣称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抗议者是中共特务,但理由牵强,存在逻辑问题。著名的盲人律师陈光诚先生认为傅不是中共间谍,理由是前总统布什和现议员卢比奥先生都和傅交往,布什作为总统、卢比奥先生作为国会情报委员会的负责人,一定可以从美国情报系统验证傅的身份,而美国的情报系统比中共的发达,所以他们和傅的交往证明了傅不是中共间谍。同时,陈先生用不屑的口吻称抗议者为中共间谍、同时明喻文贵先生为“不入流的、编外间谍”。

陈先生对美国的情报系统有信心是很可嘉的,但美国的政界要人在与别人交往之前,尤其是与一个之前从未受到中共间谍指控、且有保护中国受迫害教会之光环的牧师交往之前,是否会要求情报部门先彻查排除对方的间谍可能性,然后再与之交往?虽然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但不是很大。但陈先生想当然地认为,布什总统和卢比奥先生与傅交往,证明他们已经彻查过傅的背景了。陈先生是否知道,现任川普总统、卢比奥先生、朱利安尼、班农等政要和文贵先生也有持续地交往,用陈先生的逻辑,可以证明文贵先生不是间谍了。

而且笔者所不解的是,陈先生是如何得知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人是中共间谍的?是通过美国情报系统还是中共情报系统?

另外不知陈先生是否知道,美国国会既有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也有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他们并不直接接触情报,而且他们对情报的阐释也是需要验证的。10月19号,国家情报总监(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John Racliffe对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Rep. Adam B. Schiff的批评就体现了这一点。

  1. 许多支持傅的中西人士对于抗议者的和平性存在误解。挺傅西人在描述抗议者时,常使用带有暴力倾向的词语如:intimidation恐吓, harassment骚扰,和life threat人身威胁,,而米德兰市长Patrick Payton甚至使用了terrorize恐怖活动。

而同情傅的华人中,也存在这样的误解。张伯笠牧师和徐志秋牧师就认为由于抗议者把傅家包围着,所以他们回不去,而且害怕回去有危险,张牧师敦促抗议者应该给傅家人权,让傅家回家去生活;而徐牧师劝导抗议者不要惑于谎言和暴力,他认为抗议者误友为敌,所以是在逼迫傅牧师。当张牧师听说抗议者中有许多人是基督徒时,他向他们喊话,要和傅希秋在主的爱里和平解决,不要彼此攻击和仇视。张、徐牧师提醒大家,如果将来受到迫害,可能还需要傅希秋的救援,而傅也一定会救援的。

张牧师还说:“你看你们攻击这么多天,傅希秋牧师也没有出来骂你们一句,也没说你们一句,他的家人、妻子、和孩子连家都不能回,他们又没在网上抱怨一句,他们还在为你们祷告,我就觉得这个就可以看到说傅牧师他们这个家真的是非常爱主的一个家,他们跟你们一样也都受过共产党的逼迫……所以这样做真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盼望大家能够理性的面对……尊重美国的法律、秩序、文化,盼望各位存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主同行,不要把人当神 …… 人都是罪人,都要面对上帝的审判,如果没有信耶稣,那一样要下地狱。”

张牧师和徐牧师无疑是怀着一个牧者的心在劝导抗议者要一切行的中正、经得起检验,这样的劝导是对的;其引用的圣经话语:‘存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主同行’更加是对抗议者及时的提醒;张牧师说的‘不要把人当成神’等语想必是告诫抗议者们不要把文贵先生当成神,而这也文贵先生、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一贯极力主张的。

但张牧师的话语里有两处让人费解。第一,张牧师在视频中说,‘大家可以去告傅希秋,这个没有问题’,但他却认为抗议者的抗议非常不好。既然和平抗议符合美国法律和文化,为何张牧师认为和平抗议傅希秋不好?很可能张牧师认为抗议者不够理性、围攻、有危险性、不给人权、不让回家生活。但不知张牧师的这种印象是如何产生的。

第二,张牧师坚信傅希秋不仅是主的忠仆不是中共特务,而且在被抗议者面前展现出了‘打左脸给右脸’的风格。但张牧师似乎太忙从而没有时间去看傅希秋的推特和听他在121 社区教会(121 Community Church)的讲道。傅的推特和讲道里对抗议者的描述用语里充斥着:雇佣兵、无知、恐怖、蚂蚁邦、郭间谍、中共暴徒、匪帮、骚扰、恐吓、需要集体排毒等词语。这样看,至少在傅对抗议者的反应这一部分,张牧师是凭着自己美好的愿望和丰富的想象在说话的。

  1. 傅希秋似乎是在有意识地增强中西人士的上述两种误解。无论是在推特上还是讲道中,傅反复强调自己是受到了中共的攻击,并且此种攻击是恐怖的、是要伤及到身体甚至是生命的。在宣布自己的声援大会时,他发推说:反对郭文贵恐怖蚂蚁共产党势力在美国领土肆意威胁自由人士。10月18号,傅在121 社区教会讲道时,先用了近五分钟的时间讲述过去两周遇到的抗议,他告诉那些西人信徒们,这些抗议者是中共派来的匪帮,手段是intimidation恐吓, harassment骚扰, 和life threat生命威胁,因为抗议者是当真的,所以他们家被保护起来了。
  2. 傅希秋总是在扭曲抗议者的指控。抗议者们指控傅希秋是中共党员和中共间谍。但傅反指抗议者为中共匪帮。至于中共为什么要来攻击他?傅在不同的场合给出了不同的理由。在推特里宣布他的声援大会时,他说攻击他是为了破坏宗教自由;在挺傅大会上,攻击他因为他是人权斗士;在121社区教会讲道的前5分钟,他说攻击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要阻止耶稣基督福音的传播、阻止国内受监禁弟兄姐妹发出声音、阻止援助国内受迫害者及其家人,包括人权律师 (… to stop the preaching of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to stop representing and really bringing the voice of those voiceless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ir prison and in their detention center, and to stop helping those who are persecuted in China from their family member, the human rights lawyers. So this is their only purpose.);在讲道进行到36分钟时,傅又说因为基督教在大陆发展太快,信徒人数多过了党员人数,中共很恐惧,所以中共要攻击他这个住在德州西部的传道人和牧师 (… the number of Chinese Christians today has already reached over one hundred million. (Audience applause). One hundred million. There are more Chinese Christians, more followers of Jesus Christ than the number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at’s why they are very scared. They are very scared by evangelist (pointing at himself), preacher, you know, and pastor staying in West Texas. They want to silence him.)。
  3. 傅一边把这次对自己的抗议描述成中共策划的对耶稣基督的进攻,是属撒旦的,一边把自己表现为耶稣基督的代表大陆受迫害教会的无畏勇士。

傅在121 社区教会开场时首先代表大陆受迫害教会问候在场的西人信徒。可以说,大陆所有的家庭教会都在承受中共的迫害,甚至可以说,大部分的三自教会也喘息在中共的操纵压制之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的确如许多人所说,傅在代表大陆的所有教会。这也大概就是傅为何会得出结论,中共因惊恐于基督教在中国大陆的发展,所以派人来攻击居住在美国德州西部的他。在讲完中共攻击自己的险恶目的后,傅说:

“但我们能被一群匪徒、一群中共党员吓住吗?”(but can we be intimidated by a group of mobs, a group of Chinese Communists?)

听众回应:“不能”(No!)

傅说:“对,不能。事实是我们今天来到这里了。我站在台上了。我们在继续分享和传播耶稣基督的福音。这不是见证吗?我们对撒旦说‘不’,对共产党们说‘不’,对无神论者们说‘不’,对暴徒和匪帮们说‘不’。所以这是耶稣基督荣耀得胜的日子。(听众掌声)。阿们?”(No. The fact that we are here today. I am here on the stage. And we continue to share and preach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Is this testimony? We say ‘no’ to Satan, say ‘no’ to the Communist, say ‘no’ to these atheists, say ‘no’ to the thugs and mobs. So this is the glorious victorious day of Jesus Christ. (Audience applause) Amen?)

听众回应:“阿们!”(Amen!)

在36分钟讲完基督教在大陆发展太快,所以中共要攻击他之后,傅说:“他们把匪帮派来,试图让我‘停,闭嘴’。如果我闭嘴了,就如耶稣说过的,石头都要向着耶稣,阿们?”(They are sending their mobs, try to say ‘stop, shut up’. If I shut up, as Jesus said, even the rocks r supposed to come for Jesus, Amen?)

听众回应:“对”(Yeah!)

傅说:“甚至猴子们都要宣告耶稣的名。他们(中共)永远不能拦阻耶稣的名!”(Even the monkeys will proclaim the name of Jesus. They can never stop the name of Jesus.)

听众回应:“不能”(No!)

既然傅希秋在代表中国大陆的教会全体,自然应该受到教会的审视,现在抗议者既然控诉这位代表是党员是特务,那么任何对教会有责任心的信徒,都应该来审视他,这是基督忠仆们应有的表现,因为爱慕耶和华在乎恨恶恶。正如张伯笠牧师所提醒,存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主同行。张徐二位牧师在视频中都已肯定,抗议者们是为了寻求公义,二位牧师也都承认自己不知道傅是不是党员和特务,只是根据他们过往与傅的交际,他们感觉傅应该不是。但人的感觉并不精确,就如上面所列,在张牧师想象中的,傅一家正在‘打左脸给右脸’;而且,张徐两牧师的记忆似乎与傅的记述有出入,张牧师说傅被捕是因为出版赵天恩牧师编写的《基督工人手册》,傅在回复刘凤钢时说,被捕是因为自己在负责组织一个神学培训班,徐牧师记忆中,傅被关3到6个月,至少3个月,傅和刘凤钢都说是2个月。所以,教会审视傅是在行正确的事,只是要心存谦卑和怜悯。

上面已描述,傅的讲道和推文显示,他在有意无意地引导人群去相信,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及其抗议者都是中共的恐怖势力,和平抗议他就是撒旦对耶稣基督、福音、大陆教会、信仰自由、人权的进攻,那么结论自然是,维护他就是在捍卫耶稣基督、福音、教会、自由、人权。而傅讲道时,台下西人听众的回应正体现了此种引导的成功,这也解释了为何支持他的全部西人都以为自己是在与中共恶魔战斗。

就如本报上期第八点忧虑所说,傅影响着一群西人去攻击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是中共势力,这里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傅对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一无所知,如同那些不懂中文的西人,所以就如稚童吵架,被人骂你傻,回嘴反骂你才傻;第二种傅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有意而为之。上期的分析已经指出第二种可能性最大,并且指出这是让笔者为傅产生担忧的主要原因。因为笔者个人认为,即使在90年代傅入过党、向党输过诚,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原谅的,不要说一个新信徒,就是一个老基督徒,在当时的环境下,为了就业生活,也完全可能做出同样的选择,况且彼得也曾三次不认主。

所以今天傅面前有更好的选择,如果他曾入过党,只需要简单解释,并声明退党即可,谁都不能不原谅他,因为耶稣基督都会原谅;如果他不是党员不是特务,只需要简单地否认即可,每天带着张伯笠牧师的轻松从抗议者们的面前经过,做些交流谈谈福音,一起做个祷告,岂不甚好?但他选择的是倒打一耙,并且愈演愈真、愈演愈烈,这种架势是一种要与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鱼死网破的态势。他为什么要做此种选择?

综上,本报上一期里的问题和忧虑不但没有得到回答,现在新问题又出现了,忧虑变大了。出场说话之人越来越广泛,级别也越来越高,事情仍在发酵中,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另外为读者做些更新,就傅希秋是否是党员,本报发现,傅曾明确否认自己是党员。

就傅希秋何时被按立为牧师,似乎他曾先后两次被按牧。10月7号《对华援助协会对于傅希秋遇到的死亡威胁之声明》(ChinaAid statement on death threats against Bob Fu)中说傅是在逃亡美国之前成为了家庭教会牧师的。刘凤钢(@AFY0VOWsXHlHRE1)说傅被抓被关两个月时,傅希秋还不是牧师(对此,傅没有反对)。照此推论,在傅被放出来和逃美之间,他曾被国内某家庭教会按立为牧师;根据张伯笠牧师和徐志秋牧师的见证,傅在美国又被按立为牧师一次。

在结束前,121社区教会(121 Community Church)关心中国的地下教会,这是主爱的表现,本报特表钦佩。

本报欢迎投稿基本要求: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基督徒视角;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https://gtv.org/web/#/FriendsCommunityDetail?detailId=5f8496d306847a4c651132c2

https://twitter.com/BobFu4China?ref_src=twsrc%255Egoogle%257Ctwcamp%255Eserp%257Ctwgr%255Eauthor

https://t.co/0yEgU2sJqx?amp=1

https://video.foxbusiness.com/v/6202507851001/#sp=show-clip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1

Hi Everyone◉‿◉! 10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