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利益集团仍对中国市场垂涎欲滴

整撰:文錦
审核:WLQF

【先锋集团转手中共国有资产管理给黑岩集团后继续与蚂蚁金服合作】宾州领航投资(The Vanguard Group,也称先锋集团),创办者为约翰·柏格,是美国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创建于1975年,领航投资在历史上以消极投资 (指数基金) 和反市场周期的投资风格而著称,发行了全球第一支追踪标准500指数的指数型基金。领航投资是全球最大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和第二大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提供商。近日,Vanguard在宣布计划将其地区总部迁往上海的同时,竟然决定放弃向中国大型龙头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收取达数百万美元之多的服务费用,Vanguard这一反常行为令许多金融界人士感到震惊。

据消息人士证实,Vanguard在为中国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提供服务时,其费用收取标准存在一定差异。比如,,Vanguard在为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运营着规模达1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基金,收取1.5个基点的费用,通过委托形式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管理着约1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收取约2个基点的费用,以外包方式为中国社保基金管理着约16亿美元的基金投资服务,收取3.5个基点的费用。

https://www.ft.com/__origami/service/image/v2/images/raw/https%3A%2F%2Fd1e00ek4ebabms.cloudfront.net%2Fproduction%2Fdb9ef68c-e774-4a47-8bc5-f26e977188cf.jpg?fit=scale-down&source=next&width=700

Vanguard为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1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收费约为1.5个基点

据相关数据显示,Vanguard每年可能从中国国有资产管理单位或机构的服务委托中获得约400万美元的管理费。Ignites Asia上周报道称,Vanguard正在撤出备受瞩目的全权委托项目。Broadridge驻伦敦的高级董事Nigel Birch表示,Vanguard向中国最大资产所有者收取的费用与行业规范相差无几。因此,如果这个决定纯粹与现有的收费水平有关,我会感到惊讶。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Vanguard有可能受到了监管甚至政治压力,迫使其退出相关业务。

无论Vanguard与中国外汇管理局、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社保基金等中国三大机构断绝业务往来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决定所造成的影响可能不仅仅是简单的货币指标。Vanguard一方面在中国积极扩张,然后又从中国国有资产所有者等大客户中撤出,其用意何在?

据Ignites Asia 8月报道,在关闭了香港和日本办事处后,Vanguard将把地区总部迁至上海。此举意味着这家美国公司正豪赌在中国零售基金市场建立一个强大的、盈利的业务。Vanguard正在准备申请公募基金管理牌照,允许其在市场上制造和发行基金给零售投资者。此外,Vanguard与中国科技巨头蚂蚁集团达成了基金咨询合资伙伴关系,目前已在为市场上约37万名个人投资者提供服务。Vanguard现有的机构业务线和零售领域的新业务线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冲突。

据知情人士透露,Vanguard向中国的政府客户返还了约210亿美元的管理资产(这些资产包括Vanguard曾为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和中国投资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各管理的约100亿美元)。当前黑岩集团(BlackRock Inc.)和Amundi SA正在考虑接管Vanguard向中国国有资产所有者退回的这部分资金。有消息称,国家外汇管理局可能会将其资金的监督权转移给包括黑岩在内的其他管理人,而中国社保基金则可能会选择总部位于巴黎的Amundi来管理其部分账户,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则会将Vanguard基金折合到自己的指数投资平台。

对此,Vanguard、中国社保基金理事会、BlackRock和Amundi拒绝置评。中投公司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也没有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作为与中国监管机构的主要谈判者之一、Vanguard亚洲区首席执行官林晓东(Charles Lin)去年突然辞职后,至少有10名高级管理人员曾跟随他出走,包括法律事务、人力资源、风险管理和销售方面的工作人员。9月22日,Vanguard宣布任命罗登攀(Luo Dengpan)为在上海总部的总经理。一位知情人士称,曾是先锋集团在上海的外资企业总经理的克莱尔·赵(Clare Zhao)离开,加入了阿蒙迪(Amundi),她将担任阿蒙迪中国业务的负责人。

对基金经理来说,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不仅因为其庞大的规模和财富管理的潜力,还因为收费比美国更有利可图。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预测,到2023年,中国的零售基金市场可能增长到3.4万亿美元。不过外国公司一直在努力解决在这个以投资者从一个基金跳到另一个基金而臭名昭著的市场。

1988年的黑岩曾是黑石(BlackStone)集团的一部分,后由创始人拉里·芬克(Larry Fink)从黑石集团独立分离出来。2020年8月,黑岩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在中国设立共同基金业务,并与一家中国银行成立了合资企业。这使黑岩成为首张获得外商独资共同基金牌照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

我们看到,在Vanguard将中共国有资产三大机构的管理业务转手交给了黑岩等其他美国公司后,并没有退出中国市场,而是选择与中共江家利益集团旗下的蚂蚁金服继续合作。接管Vanguard中国国有资产基金管理业务的黑岩等公司,仍大刀阔斧与中国银行体系合资,并取得首张共同基金拍照。种种迹象表明,中共盗国贼正各自利用手中的权力,将中国未来的潜力市场向美国华尔街嗜血一族抛出诱饵,美国华尔街大佬并没想真正脱离中共市场,而是继续在这些对华尔街来说极具诱惑的市场提前布局。70多年来,中共剥削14亿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再输送给这些华尔街大佬们,坐享荣华富贵让华尔街大佬们变得更加贪婪。而“相信共产党奔向火葬场”这句话不仅对中国人、对美国人也同样适用,但历史终将给出答案。

参考链接:
https://www.ft.com/content/c43c66ca-23a7-45e4-bc72-6ee43e1fd768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012055340if_/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10-09/vanguard-returns-21-billion-in-assets-to-china-s-state-fund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77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