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上市突显中美金融领域的恶战

编撰:卡西欧

覆核:文粤

【卡西欧10月22日综合报导】

蚂蚁集团是大陆最大的流动支付平台支付宝的母公司,计划通过首次公开招股(IPO)筹集至少350亿美元(折合港币3000亿)的资金,这一规模可能是全球最高纪录。

中证监官网10月20日傍晚公布,10月16日已批出蚂蚁申请赴港上市的行政许可决定书;同时《路透》报道,蚂蚁集团亦通过香港联交所上市聆讯。市场消息指出,蚂蚁集团初步计划于27日至30日招股,计划于11月6日A+H同步上市。

蚂蚁集团招股进入最后阶段,资金涌入本港部署。由于预期招股反应热烈,各路券商已摩拳擦掌预留近千亿元孖展额,准备随时入场撕杀。

审批过程不透明且充满神秘

路透社于10月5日引述四位知情人的消息表示,蚂蚁集团在筹划IPO的过程中,将一改以往做法,整个过程均不透明,即承销工作切割给数家投行分别负责,每家投行都不了解整个IPO过程的全貌。其中三名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此前从未有消息披露过蚂蚁集团的上述举动,这些引发市场困惑,加上蚂蚁集团的IPO申请过程得到(中共)监管部门的快速批准,一些律师和银行业人士担心此次IPO可能得不到充份审查。

根据交易所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蚂蚁集团8月中旬向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交易所提交了招股文件。在两个交易所9月份获批的IPO申请案中,大多数都需要4个月的审核时间,但上海证券交易所仅用24天就通过了蚂蚁集团IPO的审核,消息人士透露香港交易所可能会在10月份批准。蚂蚁集团上市的步伐日益匆匆,其间亦屡见中共监管的身影。

独立评论人士侯伟(Fraser Howie)表示,IPO获批速度反映的是交易对大陆和香港的重要程度,但也可能给投资者带来问题。

中共金融新规 覆盖蚂蚁集团

中共央行于9月13日表示,在中国经营两家或以上金融业务的公司将被归类为金融控股公司。新规定将于11月1日生效,包括涉及拥有金融业务的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及互联网公司。

中共央行称,金融控股公司的实缴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50亿元(约 7.31亿美元)。同时,控有银行、实际控制的金融机构资产超过5,000亿人民币,或实际控制的金融机构(非银行)资产超过1,000亿人民币的企业,均须依照新规,申请成为金融控股公司。

据蚂蚁此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蚂蚁集团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计人民币714亿元。据其所提交的上市文件显示,蚂蚁集团子公司浙江融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将申请成为金融控股公司,这意味着蚂蚁集团将接受新规的监管。

图片:大纪元新闻

美国当委会去信港交所表忧虑

大约一个月前的9月14日,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CPDC)致信港交所、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证监会,以及华尔街四间投资银行(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花旗银行),呼吁美国投资者勿投资即将在香港上市的蚂蚁集团,建议应推迟蚂蚁集团的IPO(首次公开招股),以确保重大风险如实进行披露及评估,因为蚂蚁集团是「中国共产党捆绑的企业」。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指出的蚂蚁集团的七大风险(包括被中共和中共军方用来迫害百姓,参与建设中共「社会信用体系」,非法收集私人以及专有数据等),信中内容引述RWR咨询公司的一份名为「Risk Profile: The Ant Technology Group」(风险简介:蚂蚁科技集团)的分析报告表示,蚂蚁集团的风险涉及国家安全、个人私隐及中国人权问题。

在美国政府推出「净网行动」点名与蚂蚁集团相关的阿里巴巴之后,美国副国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于8月18日致函美国学院和大学校董会,敦促其切断捐赠基金对中概股的投资,并提醒中概股正面临退市风险。

除了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指出蚂蚁集团存在七大未披露风险外,美国国务院近日提案将蚂蚁集团列入贸易黑名单。美国除了考虑国家安全的威胁,更要考虑的是如何切断中共的美元来源,这些来港上市、仍为中共筹集美金的企业则可能成为美国政府斩断资金流的目标。未来中、美可能不仅仅是脱钩,而是要把「水龙头」关掉,彻底切断中共的资金来源。

替中共进行奥威尔式监控

2018年,蚂蚁集团的支付宝、芝麻信用曾因为收集客户信息违规、侵犯个人隐私的问题被中共网信办勒令整改。 2019年年初,支付宝曾发布消息,称一年来协助公安机关抓捕近千人。

蚂蚁旗下的程式通过衣、食、住、行方方面面所提供的服务,几乎掌握使用者的生活全貌。它知道你的长相、真实姓名、身份证号、银行卡、家庭住址、车牌号,它熟知你去了哪里,吃了什么食物,买了几点钟的电影票;它了解你年收入多少,报了多少税,公积金(强积金)的情况;它观察你的人际关系,追踪你和谁有资金往来,同时还能根据你从图书馆借了哪些书籍中洞察到你的精神世界。这远远超过了一般金融机构对个人客户的了解程度,因此蚂蚁集团可以对每个用户建构出一个完整的评估体系,并给予一个信用分数。

这个信用体系把国民牢牢圈禁在他们允许的空间内,一旦预测到你可能的出现的反抗动向,人们之前享受的各种「便利」就瞬间消失。那时候才会发现,你会在这个到处都充斥着蚂蚁的「服务」的社会中寸步难行,就好像拿着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变红的「健康码」一样,处处碰壁。

在中国,没有法治、犯罪可以被中共任意定义的情况下,蚂蚁集团的业务模式真如美国海曼资本创办人巴斯所言,是在替中共进行「奥威尔式」(Orwellian)的监控。

金管局与收款行洽冻资对策

蚂蚁在港交所聆讯后资料提到中美关系对业务及经营的风险因素,指集团涉及美国的业务运营属微不足道,惟公司对面临越来越多监管挑战或更严格限制担忧。文件又指,美国早前声称的纳入实体清单、限制支付系统等举动,有机会对集团获取或使用对技术基础设施、对业务运营至关重要的技术等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今次会议属当局首度就公司在港IPO期间的冻资问题进行类似会议,金管局对此不作评论,仅指一直密切留意市况,以确保香港贷币市场有效运作。

蚂蚁集团招股进入直路,资金涌入本港部署。金管局继于19日大规模向市场沽出203.83亿港元后,今日再两度接钱,包括今晨纽约时段向市场注入59.5亿港元,最新再于本港时段收市后沽出85.25亿港元,单日接钱144.77亿元。银行体系结余将于10月22日增至3623.92亿港元,为4年半以来最高水平。

资本的市场追逐利益正常不过,但观此次蚂蚁上市的过程,除了见到金融大鳄的嗜血残酷,大鳄背后的正反两股力量撕杀更突显其背水一战的惨烈。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新闻来源:大纪元,香港媒体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10-07/11312367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10-20/30701186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1019/HCY63JIBQ5GG3PRWUXTQOEN6K4/

https://hk.appledaily.com/finance/20201020/PGLNFWJSDRCCLIGTNSOS5QMLGU/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