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先生的“清丰看守所”经历(二)

整理:文非

一个人的经历决定了他的现在,历史是默默无闻的记录者。郭文贵先生多次谈及在清丰看守所的经历,正是这段历史铸就了后来的郭先生。本文整理了郭先生谈及在清丰看守所的经历,以供参考。

1. 2020年4月19日

我在看守所的二十二个月就是上天对我的锤造和再造,严格讲是再再造,再造郭文贵。我和共产党所有人的来往我告诉你我都是有目的的,我现在真的是我可以今天轻松负责任在这儿给你说,能万里之外能取你中南坑命的人就是我郭文贵。而且我要说到就做到,之所以不做,因为做完了能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我能从开封看守所二十二个月那个看守所,死刑号儿里面我待了几个月脚镣我吃着棉花我吃了几个月我出来

在清风看守所,大家每天对着那个笼子喊的最多一句话:天呐!公平在哪呐?天呐!这还有公平吗?大家都喊。一开始我都喊,后来谁喊,我说不行,不允许你喊。因为我们笨蛋,所以远离了公平,我们足够强大,公平就是我们说了算,我们会消灭掉坏人,我们让好人会有公平。因为我们太弱了,所以我们没公平。

2. 2020年8月9日

什么时候生死让我跨过了线,是我在青峰看守所第一,我弟弟死了,我本来就胆子大,但是不至于到不怕死。到了看守所,我看到所有的89六四的这些人进来以后,关在一个黑屋里边,来自于湖南的、湖北的、北京的、东北的,连牡丹江的都有,还有全国各地的,都是年轻的,当地最积极组织上街游行的、捐钱的,而且都是有高等教育的。这为啥我这屋里边关的都是些死刑犯啊?这些都是要枪毙的,我也肯定是被枪毙的对象,我们这些人都是被消失的对象。就我亲眼看到这些人进来跟我聊天,聊完天以后面临着死亡,有的吓尿的、吓瘫的、睡不着觉的、疯掉的,也有拉出去枪毙之前,完全没有、一点没有动作的。我说这话,你们都无法想像,那个比ISIS割脖子的那个可粗鲁多了,那割脖子的你看还穿一个统一的衣服。他那个来了、一张纸,开一开铁门,给你扔半的门,然后站在门口、两道门。然后说念完了,你做好准备啊,然后来了所谓的法警。

来了以后,“你是谁吧…你签个字,你签个字,你签个字,摁个手印” ,那时候叫摁手印。摁完手印,拉开门,前边,就是看守所第一道门是一个笼子,平的,上面是铁网,武警在上面走的,然后往下看就跟看猪一样。这个是平的,这个地方大概在七、八米,是所谓的放风,从里边放出来放风了,这是一道门。这道门是给你扔咸菜啊,给你扔那个窝窝头啊,这是吃饭的地方,每天大概三次放风。

在这个七、八米里边,是个高的,又高出一层来,武警可以往里看的,就是你睡觉的大坑,通坑,那个里边关60个人啊,在背后还有一个窗户,武警也可以从后边转,全部看你的。那么在这两个门之外,另外一个墙、高墙,大概九米到十一米的墙,上边有铁丝网,大概也就六、七米,就是完全是换号,大放风到外面去,提审犯人的时候,就在那墙下枪毙你。那枪顶着脑袋以后,还有人看到,还有人给你念,头发还给你剃了,那可真是太礼貌了,还给你剃剃头发,多礼貌啊,我在那儿看到就没这一说。拉出去,绳子给你勒着呢,有的拉绳子,绳子很贵的,不耐心给你拉绳子,就给你拿个腰带,“咔”…一勒,膝盖往那“叭”一顶,勒住脖子,还有啥说没有?“嘭”一枪,人就倒在那儿了。这是我见的几十个呀。

这人倒下以后,就拿一个破席子一盖,然后等着车拉走。在没拉之前,很快的苍蝇就扑上去了。那苍蝇扑的那个快,你就很难想像,就是在哪儿来?突然那么多苍蝇,那苍蝇不进我们屋里边,就“叭”去那儿了,这养出的那个苍蝇都这么聪明了。“哗”一出来,你就能看到这帮人杀人已经成习惯了,咱家杀个鸡都不会这样吧,是吧?他已经习惯了,而且这些人永远不会在所谓的89天安门事件中说,你在名单里边去,不可能的。所以那天我跟班农先生,他让我聊聊这段,还有另外一个将军,我真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就掉眼泪了,我很失态。就是到今天,你让我讲每次对我都是个折磨,我过不了这一关。

其中讲的一个孩子,他不到十八岁在看守所的时候,每天就一句话,就是中国人民像干柴烈火一样需要我们去点燃,临死跟我留遗言,还说你得去看看我家人啊什么的,然后完全不屈,被打惨了,从来没见他求过饶

3.2019年12月8日

就是在看守所里边,就是我那几个哥们,那几个宗教人士,还几个教授就教给了我:文贵,人的一天,每天只有24小时,这是公平的。你的脑子和体力也是公平的,也不会比别人多厉害。当你干某件事情,你用了中国历史话,叫做“铁杵磨成针”的时候;滴水能击穿石的时候,你就成为了成功人士——所以要精进干件事,佛教叫“精进”!千万别去贪多。贪多你就失去了你的精力,你就有更多失败的机会。然后我总结就是“千招会不如一招绝”呀

4. 2019年7月6日

可以说,我人生中最高级的教育是在看守所关了22个月,有牧师,有佛教徒,有教授,有副教授,有很多老师在里面,包括英文老师,历史老师。

5. 2019年12月7日

我可以今天负责任告诉钢哥,「从第一天想,就是我从89年的时候,从看守所里的时候,只要我有出息,我一定这么干:“先把孩子养大,把老人送走,把我一定要赚足够的钱,集结一切的关系,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打进共产党内部,了解他们的内幕,”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当年在看守所,我的墙上,在墙上面(写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是号长,旁边远远的中间一大块地方,墙上就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后来这个看守所的60多个人,几乎都被枪毙完了,几乎枪毙完了,我那个字还在那呢!是不是!知己知彼我就要知道共产党,然后我出来认识这国际友人,包括对西方的了解。

我说我当年在看守所里,多个人拉出去,当场枪毙,尸体在三个小时以后,到处是苍蝇,到那流的血都变成黑的了。我见太多死人了,我不恐惧。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ython
1 月 之前

历历在目!

0

GM77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