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媒体扭捏作态为哪般

作者:人民公敌

10月20日,一则《醉酒男子自杀身亡,朋友送他回家被判担责,赔7万元!》的消息刷屏中共媒体,各家媒体所发消息从内容上看,几乎可视作“通稿”报道――陈述事件、引用网友对此事件正反两方面的评论、提醒“酒桌注意”。

据中共媒体报道,广东东莞李某鸿参加死者李某岑生前组织的多人饭局,席间李某岑有饮酒。饭局结束后李某鸿开车送李某岑回家,将其送至家附近位置后离开,后李某岑被发现死亡在外。警方分析李某岑系自杀身亡,法院则据此认为李某鸿未尽到安全护送义务而判其赔偿李某岑家属7万元。

且不论李某鸿有无法律义务护送李某岑回家,以及李某岑的自杀是否与李某鸿有关,单就这则消息本身来说,其新闻价值在哪里?

若是一则正常的司法判案,似乎没有报道的必要,毕竟每天宣判的案件比这重大的多了去,这么一桩小案件值得各媒体纷纷刷屏吗?

若是法院判决有可圈可点之处,为何没有一家媒体对此发出质疑,却在文中引用“网友”评论,再于文末不痛不痒地提出几点“酒桌注意”?

再者,对于看惯了中共司法腐败和黑暗的中国人来说,这个案件即便因为判决“奇葩”而被各大媒体转载报道,大家对此也有所“免疫”了。难道深谙于此的中共媒体人不清楚中国人的神经敏感点在哪里吗?更让人诧异的是,大外宣《环球网》也加入了“统一”报道的行列,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让人想到刚过去不久的中共党媒以“黄”遮恶的行径。

在10月8日,爆料革命战友闫丽梦博士发推,称其已在Zenodo媒体上发表了她的第二篇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科学论文——坐实新冠病毒来自中共的超限生化武器。这是中共想方设法阻止,不愿让人了解的事实。

紧接着,10月9日,中共网络就被一则来自于华南理工大学的“强奸”事件刷屏。正当此事甚嚣尘上之时,10月10日,中共“骨灰级”党媒《人民日报》则以“网传男主播直播强奸未成年女性案告破”为噱头,报道了当日云南文山州公安局发布的一则案件破获通告,而通告显示此案件实为一起10个青年男女利用网络诈称“强奸未成年人”进行直播进而牟利的普通色情案。随即,《环球网》跟进转载,各媒体也纷纷以人民日报版为蓝本报道此通告。—时间,中共国的网络被-片“黄”浸淫。试想,此时公众关注的焦点会在哪里?

最近这几天,西语世界因为拜登父子的“硬盘门”事件而对中共的“超限”邪恶本质有了一些了解和认识,这当然也是中共不愿看到的现实。但这次中共的“骨灰级”党媒《人民日报》并未加入报道行列,由此可推测这次的报道并不是-次全党统一的行动。可是,《环球网》加入其中就不免让人心生诧异。

关注爆料革命的人都知道,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中共党内的斗争愈发白热化,此前的习王斗已初见分晓,至少从人员布局来说,习派已拿下了王派;而在媒体界,《环球网》隶属王派,《人民日报》则被习近平掌控。那么,在目前江、曾、孟家族与习近平“火拼”之际,王岐山派会不会“趁火打劫”,借势江曾孟,利用媒体平台暴露习统治下的司法荒诞,给习近平“火上浇油”烤—烤呢?
这也不是不可能,否则,作为中共大外宣的《环球网》为何会隔靴搔痒般地自暴“家丑”呢?

新闻链接:

https://3w.huanqiu.com/a/44ed78/40MFaHxR20w?agt=20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10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