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生门》:一个中国人能平安活着多么艰难

作者:文石
编辑/审核:Giselle

图片来源:纪录片《生门》海报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239398

武汉中南医院产科接收的病人,每天都超过病房床位的总量。在13集纪录片《生门》中,我们看到,产科的楼道里都摆满了病床。急于入院的病人甚至要求给自己一把椅子,只要能坐下就可以。有时医生连这个要求都无法满足。一些危急病人被三四家医院拒收,辗转来到这里时已经濒临崩溃。

这些病症复杂、情况危急的病人都是慕名而来。只要能被武汉中南医院产科接收入院,就有了希望。家属直言不讳地说,来到这里就像进了保险箱,产妇和孩子的性命都交给大夫,我们全家都放心。被称为“李一刀”的产科主任李家福大夫早上一出诊就被病人和家属围绕着,小小的诊室里挤得满满的,还有人不断要求加号。

纪录片《生门》拍摄于依然执行严酷生育政策的2015年。遇到那些顾虑重重的家庭,李家福大夫耐心劝导他们要多为怀孕的女性的未来着想。而他的责任就是尽最大可能帮助所有等待出生的孩子平安来到这个世界上。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一个规律,对于那些犹豫着想放弃孩子的父母,李大夫虽然语气依然平静,但会忍不住皱眉头。他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肚子里的孩子是一个生命。对那些发誓要尽最大努力的年轻的父母,李大夫立刻表示赞许:咱们一起做努力,将来就不会后悔。这种态度,让人感觉他不仅是一个医生,更是这些怀孕女性和们守护者,他总是发自内心地为他们争取生存权、为他们的权益辩护。

从1991年李大夫进入产科,他已经接生了上万名婴儿。住在医院家属楼里,让他在晚上可以及时处理紧急情况。他说到冬天天冷时自己和一些手术大夫因为太累,连衣服都懒得脱,就在沙发上和衣而卧,随时准备起来进入手术室。在影片中,好几位病情复杂、被其他医院拒之门外的产妇已经绝望,但听到李大夫对病情的分析判断,又重新振作起来,忍受痛苦配合治疗。李大夫不仅要考虑如何挽救病人的生命,还为这些年轻女性今后的人生着想,尽可能采用对身体伤害最小的手术方案。

但即便如此,依然要时刻应对医疗纠纷。同事谈到,李大夫曾两次遭到家属袭击。一位实习大夫在医院走廊上遭到家属殴打后被送入急救室,只因为他是实习的,碰巧路过,没法回答到对方询问的问题。医护人员说起这件事,既气愤又害怕,同时也感到伤心。从他们的角度上说,每天工作强度很大,已经身心俱疲,还要面对粗暴的指责,甚至有生命之忧。李大夫也感叹,百分之四十的精力都用来处理医患纠纷,在国外,医生可以用这些时间去学习新的技术。

影片中也从病人和家属的角度,倾听了他们的意见。双方各执一词。但就像李大夫所说,双方并没有利益冲突,都是为了让病人得到最好的医治。那么矛盾到底从何而来?为什么只有中共国有如此严重的医患纠纷?而且动辄升级到暴力程度?

从一组数字可以得到答案:中共国年税收20万亿,医疗支出只有8千多亿,

其中百分之八十用于几百万享有特殊待遇的官员,剩下的13多亿人,平均分配到每个人身上还剩多少?医院明显缺乏医疗资源,医护人员只能超负荷运转,而患者依然得不到足够的治疗和照顾。在片中我们看到,面对每天源源不断涌入的病人,大夫护士完全不可能同时兼顾,只能处理最危急的病人,导致其他的病人等待时间过长,其中一些疲惫不堪、盼望及早得到医治的病患和家属难免情绪失控。个别心理不健康或习惯于丛林法则处理问题的家属甚至会大打出手。另一方面,当双方矛盾升级时,没有有效的法律途径解决,也没有切实的法律措施,保护医护的生命安全,让医院能够正常运转。客观上纵容了暴力行为的发生。

一些文章在分析中也谈到医疗资源不足或医疗体制存在缺陷,但最终总会说到医疗技术的风险、医生和患者之间信任度低,甚至还会强调人性的复杂,呼吁双方要加强理解。这些解释有一个在中共国很常见的潜在逻辑,就是中国有自身的特殊性。问题是:难道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存在医疗技术的风险,难道其他国家的人性不复杂?为什么其他国家的病患可以信任医护,不会经常出现袭击医护的恶性事件?为什么只有独一无二的中共国经常出现医患纠纷?统计表明,中共国的医患纠纷在十年中翻倍,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只有一个可能性:根本不想解决。

中共国统治者享受特殊医疗待遇,不仅不存在医疗资源不足,而且只要手中权力稳固,所有的资源可以任意使用。普通人的生存所需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去解决?这确实是中共国的特殊性,由13亿多人养活的这个体制完全可以无视他们的生死和痛苦。

可悲是,13亿人中有多少人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本质? 

影片中的医生护士聊起自己,经常说的是,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学医,收入不高、压力大,还很危险。这是中共国一个普遍而奇特的现象:很多理当受人尊重的行业,从业者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将来一定不让我的孩子干这行。哪怕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好像越是辛苦敬业、有所成就的人越是要这样告诫孩子。每个人都无法热爱自己的生活,都不甘心、都想逃离,都希望下一代能和自己不一样。但在中共国,除了红色权贵垄断的行业,其他哪个行业的付出和回报是相当的?作为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没有特殊背景、没有权力、没有资源,即便很优秀、即便很努力,又能指望在哪个行业得到公平?得到安全?得到尊重?

影片中有一多半的家庭仅仅因为一次生育,就陷入贫困和债务。甚至整个家族成员到处奔走,挨家借钱,一点点凑起来,就为了能让孕妇生下一个孩子。虽然李大夫尽量使用费用低的方案和药物,家里人想着卖房卖血支付医疗费用,还是有被迫放弃的。片中一位可敬的大夫甚至冒着自己工资被扣的风险为病人开具出院单,因为扣留她会造成更多费用,会让病人更无力承担。而这位病人的丈夫没有辜负大夫的信任,借到钱后就回到医院归还了欠款。

《生门》中很多这样表现人性温暖的事例。可以看出,影片的编导尽可能展现普通百姓面对困境时的积极态度。为了亲人、为了家庭、为了孩子,病人、家属和医生护士每天都在拼命,都在挣扎。但这反而让人更感心酸。就像李大夫说的,这些病人的要求多么简单:只求平安。但一个中国人能平安活着是多么艰难!而更艰难的其实是明白自己为何艰难。苦民、弱民、愚民、贫民的统治策略让每个人都疲于奔命,心甘情愿成为“无怨无悔”“岁月静好”的蚁民、贱民。

五六年过去了,影片中当年出生的孩子们有六岁了。他们和父母亲友是否都熬过了疫情、水灾、强制拆迁以及随时发生在中共国的各种灾难?我们不知道三块硬盘中被性虐的是谁的孩子,但作为人,我们必须要为那些遭受兽性折磨的孩子们伸张正义。天下所有的父母,无论是华人还是其他任何人都应当明白,一旦中共以及和中共沆瀣一气的黑暗势力统治全球,所有人的孩子都可能成为残暴恶行的牺牲品。而我们这一代的责任,就是结束这一切,绝对不能再让这些畜生继续压榨、奴役和虐待我们的孩子。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