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革星评:中共末日豪赌 发起疫苗超限战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文星(一号)

校对 小鸥 上传 XM

图片来源:yandex

白宫总统助理、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皮特∙纳瓦罗10月19日在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时指出,中共正试图利用疫情来推进其专制政治、入侵印度,企图吞并更多领土、试图用疫苗来要挟菲律宾,中共的这些行为不仅违背了国际秩序,并且令人深恶痛绝。

纳瓦罗谈到了中共的病毒疫苗。事实上,菲律宾也只是中共用疫苗来要挟、绑架的国家之一。中共目前正在非常规、大规模地制造病毒疫苗(据19日路德社墨博士报,目前中共已制造出6.1亿支疫苗),一方面强制要求国内民众注射,借以收取高价费用,利于“维稳奴役”社会;一方面又以极低的价格陆续将疫苗输送到世界各国,企图以疫苗为诱饵,诱使不明真相的国家服从于中共,进而成为中共的傀儡。

图片来源:美联社

中共目前大跃进式地制造出6亿多支疫苗,对墙内民众强制接种,高价收费,而勿论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已经体现了中共对自己国民的超限战式的“维稳奴役”政策。

病毒学、生物学博士闫丽梦此前发表了两篇证明中共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专业论文,证据确凿,逻辑缜密,令世界哗然。她多次说,这是中共发起的一场世界范围内的病毒生物超限战,中共病毒还在变异之中,毒株基因不稳定,中共不可能研制出疫苗。

疫苗确实有着复杂的研发程序,至少经过四期成功的临床试验,才可能证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截至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生产出公认的、合乎规范的安全有效的针对中共病毒的疫苗。但中共国自称有了三种候选疫苗,且已经要求几十万人接种了这些疫苗,尽管这些疫苗尚未完成第三期临床试验。这实际是置民众安全于不顾的盲目的维稳奴役行为。

中共是强制要求相关民众接种疫苗。这些民众大多是国有企业人员、政府官员和一线的医疗护理人员等,不服从就会被解雇,据说还签了《保密协议》。据美联社援引中共国有医药企业——国药集团CNBG (Sinopharm CNBG)的一位高管的话说,该医药集团正在研发两种疫苗,并已经在官方试验人群之外给35万人注射了疫苗。该医药集团还给武汉提供了20万支疫苗,用于对该市一线医疗人员进行接种。

图片来源:novostipmr.com

中共另一家生物企业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据称也为其90%以上的员工及其家属接种了疫苗,涉及大约3000人。该公司高管尹卫东对美联社表示,该公司还为北京市政府提供了上万剂疫苗,将来会向社会提供更多疫苗。我们不禁要问:这些人被注射疫苗后,有没有被追踪并观察其身体的反应与疫苗的有效性?

中共不仅强制要求国人接种这样的疫苗,在疫苗价格上还内外不一。中共对自己的国民每支注射价格是300元人民币,一人两支是600元人民币。而中共出口至巴西的科兴生物疫苗,每支仅仅2美元,每人两支用量为4美元。为此,有人计算后国内国外疫苗价格相差20倍,气愤吐槽揶揄中共“低价送给外人,高价卖给家奴”。

日本、美国、英国等大多承诺,在疫苗的临床试验完成后,将免费或以极低的价格向自己的国民注射规范安全的疫苗,造福本国国民。两相比较,中共奴役国民的无底线之恶,显而易见。

对内盘剥,对外中共把疫苗作为一种国家战略资源,制定疫苗对外输出计划,将尚未完成临床试验的疫苗以超低价格大肆输出国外,对国际社会实质上发起了疫苗超限战——借此要挟、控制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从而影响地缘政治,企图在国际关系秩序中再占先机。

《纽约时报》9月28日报道称,中共有三款疫苗已进入第三阶段临床实验,这些实验是在疫情严重的巴西、土耳其以及印度尼西亚进行。参与实验的科兴生物公司与巴西签订疫苗供应合同,将向巴西低价销售4000万支疫苗,印尼也与该公司签订了5000万支疫苗的供应协议。

图片来源:listajru

中共将这些没有完成规范实验的不安全疫苗作为战略资源,在世界范围内大肆兜售,很大程度上就是企图给使用国造成更大的、持续的伤害;同时利用疫情国对疫苗的渴望和需求,要挟、绑架这些国家,对中共形成依赖,从而达到中共控制这些国家的目的。

中共历史上曾靠“乒乓外交”打开了美国这扇门,现在故伎重演又在进行着“疫苗”外交。比如,在敏感的东南亚区域,据9月24日《星岛日报》报道,中共声称如果菲律宾搁置南海争端,可以优先拿到中共疫苗。这就是纳瓦罗10月19日所说的,中共试图拿疫苗要挟菲律宾。

中共总理李克强此前也在中共与湄公河、澜沧江合作相关领导人会议上表示,将向柬埔寨、泰国、缅甸、老挝、越南等湄公河领域国家优先提供疫苗。但这种“优先提供”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服从中共的南海政策,任由中共摆布。

疫情严重的菲律宾、印尼等国没有条件研制疫苗,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由外国提供,特别是近邻的中共大国。可他们也许没有看清楚,中共此举,不仅企图通过疫苗达到其在南海的政治目的,而且这些不安全的疫苗还将对其国民造成更加恶劣严重的伤害。对这种中共历来最擅长的“糖衣炮弹”式的超限战行为,也许还是中共蓝金黄政策凑效,这些国政府知道伤害也要被胁迫着照中共的意图做。

有许多残酷的案例可以说明中共这一恶行。譬如2007年中共山西毒疫苗事件轰动一时,此后2008年、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几乎每年都会发生毒假疫苗事件,直到2018年的吉林长生生物疫苗事件更是登封造极。中共名义上重罚长生生物公司91亿人民币,但该公司以破产了事,实质就是“假破产,实逃债”。目前中共向国外输出的这些疫苗,会不会又要重演上面这些恶劣事件呢?

不仅仅是疫苗,中共向国外供应的病毒防护的其它医疗产品,也被证明属于假冒伪劣产品。今年3月份,中共曾向捷克、西班牙提供用于病毒检测的核酸检测盒,但捷克发现这些检测盒的合格率不足30%,而西班牙20%都不到。这意味着这种检测盒根本检测不出正确的结果。

此后荷兰也曾进口中共的130万片口罩,但发现完全不合格,不得已又把已经发下去使用的60万片口罩迅速召回。此外,中共提供的包括额头测温机、呼吸机等重要的其它医疗用品,在一些国家爆出同样不合格。这就是为什么纳瓦罗发出中共供应链具有危险性的警告的原因。

综上所述,结合中共对以美国为首的文明国家发起全方位、无底线超限战的背景,中共疫苗俨然成为中共生物超限战的又一武器,不仅会给中共国内民众和疫苗输入国带来巨大的中共病毒的二次伤害,而且这种不合专业规范的假疫苗一旦被广泛性使用,很可能危及人类生存,后患无穷。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当须临危自醒,不要迎门请盗。唤醒更多人来认识到,中共是当今最大的病毒,只有团结一致彻底灭了中共,世界才会安宁。

参考链接:

https://gtv.org//?getterid=5f8eb9f706847a4c6516fe7a

https://www.dw.com/zh/%E4%B8%AD%E5%9B%BD%E4%BA%BA%E6%8F%90%E5%89%8D%E6%8E%A5%E7%A7%8D%E7%96%AB%E8%8B%97-%E5%BC%95%E5%8F%91%E8%88%86%E8%AE%BA%E7%83%AD%E8%AE%AE/a-55123936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