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443 朱利安尼调查中共与拜登家族的腐败

翻译总结:VOG翻译组 starwar

现场主持:班农先生

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专访。班农先生讲到了近一周纽约邮报爆出的一系列亨特·拜登收取乌克兰和中共控制企业巨额现金的丑闻。已经有第三方的邮件接收人匿名确认了邮件的真实性,在福克斯的新闻节目中证实了10%的股权受益人就是乔·拜登。这就是直接连系到候选人拜登本人的腐败证据。这些是无法推翻的事实证据。专栏记者Miranda DeVine谈论短信和邮件信息,拜登家族从中国获益数百亿。班农说拜登团队没有出面否认任何信息,因为这些都是真的,无法否认。竞选人拜登也只能推脱说这些都是在给他“泼脏水”,但是我们会继续披露更多罪证。鲁迪,谈一下拜登家族是如何被中共渗透和控制的。

朱利安尼先生说,他们(拜登家族)完全被中共掌控(“own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是刚刚开始的。很多调查是我亲自做的,这方面我很擅长,要知道,我通过四千多小时的录音记录把200多个黑手党成员送进监狱。而且我也帮助设立了FISA协 议,并授权了100个左右的监听线路。我内部从三个不同渠道验证了这些信息,而且亨特拜登也验证了这些信息,因为还没有公开信息的时候,拜登的律师就联系了电脑维修店,要拿回这些硬盘。这些是在我们公开邮件信息之前。我们预计他们会这么干,情况如我们所料。这里面还有1万8千多条短信,和2万4千多张照片有待分析。里面有很多犯罪证据,比如关于那“10%股权”问题的讨论,都不需要证人。公布那条信息之后,有条信息确认这个公司的中方购买了办公室,给了乔·拜登钥匙。那条记录是说“我们确定把第一把钥匙交给乔·拜登,第二把钥匙交给吉尔(拜登妻子)”。如果你没有公司的利益,拿办公室的钥匙干什么?如果我做出庭律师,我把这两个信息关联起来,陪审团会断定那10%给“大人物”的股权是给老拜登的。这时候如果还有证人,我觉得被告就只能认罪了。拜登一直到一年前,还和中共控制的中国政府有利益往来,这给我们的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过去四年,仅我看到的,拜登家就从中共拿了三千万美金。(班农补充,除此之外,他们股权的利益要比三千万大的多)

朱利安尼继续说:拜登家腐败不仅是中共,乌克兰的检察官愿意来美国做证人,指认拜登有海外账户,但是在那里的美国领事馆被拒绝签证。还有另外5个证人也同样被拒绝签证,他们愿意指证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高管贿赂拜登2千万,通过亨特拜登支付的钱。亨特只是一个白手套(bag man),这种情况在我以往调查的案件中很普遍。钱通过亨特,莎拉,詹姆斯,弗兰克(都是拜登家人)还有其他一些人支付。班农追问,为什么詹姆斯和弗兰克没有被媒体报道或调查?朱利安尼说:他们参与得更早,甚至在90年代詹姆斯做游说时,他就说他能游说拜登立法。当媒体追问乔·拜登时,他否认和自己家族生意有瓜葛,然后就没有人追究了。当时他们只捞几千块小钱的时候如果有人查他们,今天这些就不会发生。就像“破窗理论”说的,如果问题处理的早,就不会有后面更严重的后果。但是那时候没人追究。(乔·拜登的)职业生涯一直在骗。

班农说,朱利安尼市长是纽约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检察官。拜登家族的腐败FBI和其他政府机构都不去调查,但是朱利安尼去调查,他站在调查案件的最前沿。

班农提到,今天主要关注的是中共对拜登的完全控制。拜登是从特拉华州代表大跨国企业开始的参议员生涯,他是代表华尔街和这些大跨国企业利益的,出卖的是平民主义者。就像朱利安尼市长说的,拜登到哪都是拜登家族大赚,美国平民利益受损。还会有更多的媒体披露,过去10年拜登和中共的密切金融往来,这些包括法律证词!是无法否认的。美国的FBI和司法调查机构在对中共的调查上失败了,而中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说过很久了,21世纪的决定性事件将是解放中国的平民老百姓,拜登的钱是从老百姓身上偷来的,通过中共输送到西方。中共这些高层往西方洗钱,在伦敦和曼哈顿最好的地方购买房产。而这些钱全部是从中国的平民老百姓身上榨取的。拜登彻底被中共渗透了,他是美国的国家安全隐患,甚至现在的条件下都无法拿到安全级别认证。

朱利安尼说:亨特拜登在关于违反外国代理人这方面的问题,甚至不需要证人,只要打开我手里的电脑就可以看到。如果做外国代理人,必须要注册,我至少看到6项违法的行为。有证据匿名证人以前就给过我,比如亨特与前国务卿托尼·布林肯见面,这位证人告诉了我确切日期,因为记得亨特是从后门进去的,这样就没有记录。我记下了日期,后来我拿到电脑,在电脑上看到了这些信息。这也是我验证证据的一种方式。从后门进是因为不想让人知道,否则他就要注册外国代理人,和乌克兰天然气的案子类似。拜登团队都开始松口,说可能有一些会面,但是不是正式官方会面,只是喝个咖啡闲聊。滑稽的是民主党人调查川普总统通俄,什么也没查到;他们自己却违反外国代理人法。我从来没有违反这条法规,而且我的所有合同都有条款,不做外国代理人,他们自己违反这条法律,却来调查我。但我可以说,从现在的证据来看,违反这条法规是这里面很小的调查,和其它方面比起来不算什么。

班农先生:我们会谈到RICO法案,不要忘了朱利安尼先生不仅仅把纽约的五个黑帮家族送进监狱,更早的80年代他还调查了华尔街,把那些罪犯送进监狱。他是真正一步步坚定推动这些调查的人。记得那个电影《华尔街》吗?讲的就是这个故事。现在朱利安尼先生开始了新的极具挑战的调查,就是关于拜登家族的腐败和被中共的渗透。

班农回来历数了美国FBI、CIA等政府部门支持拜登的高管,他们是时候出来证明自己清白了。不要再去骗那些华尔街的人说你们的民主党同僚执政以后会回到之前的政策,和中共赚大钱。这不可能了。美国人已经认识到中共是最大的威胁,他们用病毒害死了超过1百万人。

朱利安尼继续解读拜登家族的腐败证据,说只要乔·拜登是“指定负责人”(point man),结果都是拜登家族赚大钱,美国败的很惨。比如伊拉克的谈判,他是point man,谈判没有保护美国在伊拉克的利益,但是拜登的兄弟却获得那里一个15亿地产公司三分之一的股权。要知道他兄弟没有任何地产经验。乌克兰我们说过了,亨特是收款的白手套(bag man),保守说也有1200万,通过塞浦路斯和拉脱维亚付款,里面没有俄罗斯。和俄罗斯相关的是一个与普京有密切关系的寡妇曾付款给拜登家3.5至4百万。这很滑稽史蒂夫,民主党调查你、我和川普他们自己犯下的罪,而且还让腐败的媒体铺天报道。然后是中国,目前只详细调查了两笔。其一是中国控制四分之一的一家私人股权公司,控股者包括亨特拜登、前国务卿特里的养子。乔·拜登理与中国谈判有争议的岛屿问题,但是彻底失败,中国加强了岛屿的军事化。而他去中国谈判带着他有毒瘾的儿子亨特。六天后亨特就得到了10亿美元的股权。之后中国又有5笔钱转入。史蒂夫你知道,这种情况即使对于职业金融家也是很大的成就,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发生的。拜登家赚了大钱,和中国政府成为合作伙伴,但是美国的国家安全留下巨大隐患。朱利安尼直接指出,乔·拜登就是这些腐败政府的直接合伙人,这个证据可以直接把他钉在棺材板上。乌克兰能源公司的高层商务管理者是那个国家最危险的人,他们不会白付钱给一个有毒瘾的人。

班农和朱利安尼先生讨论FBI的主管雷(Chris Wray)和其他政府调查部门没有在一开始阻止川普通俄门的调查,他们手里有证据证明这些调查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却什么也没做。朱利安尼展示了两张亨特拜登吸毒的照片,老拜登在竞选时说亨特是个优秀的人,从照片看一点儿也不是。我不喜欢看到这些,之前我帮助过有毒瘾的人戒毒。我认为这些是乔·拜登的错。你为什么让一个一直有毒瘾的儿子去和这些最不守信的罪犯打交道呢?是你太贪钱吗,想要那几千万吗?你把自己儿子的一生毁了。一个有毒瘾的人和这帮人在一起会干什么,亨特为什么反复去戒毒所?你和你兄弟让他去当你们的手套,这太可怕了!

班农总结说拜登团队的回应非常无力,而且我们还有更多的证据。朱利安尼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之前解决了华尔街,解决了纽约黑帮,现在要解决拜登。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4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