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报道|扯下中共全球盗国集团的遮羞布(三)——行迹可疑的中共习王派与拜登家族的深层勾兑

内新闻/素材:铜豌豆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图片来源:https://nypost.com/2020/10/15/emails-reveal-how-hunter-biden-tried-to-cash-in-big-with-chinese-firm/

在《纽约邮报》(以下简称邮报)10月15日的报道中,更加引人遐想的是董功文这个人。毋庸置疑董功文是个前台跑腿付钱的。留心的人可以发现,报道披露出来的中国华信能源(英文名:CEFC China Energy Co. Ltd;英文简称:CEFC;中文简称:华信)跟渤海华美(上海)股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英文: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英文简称:BHR;中文简称:渤海华美)是两个独立的体系,然而这个董功文似乎是个贯穿两边的人物。

据邮报披露,董功文是成立于2006年5月4日的金辉投资(香港)有限公司(英文名:Kam Fei Investment (Hong Kong) Limited)的财务总监。据2018年10月华尔街日报(英文: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他替叶简明的相关企业在美国曼哈顿区购买了价值8千300万美元($83 million)的公寓。据路德社10月15日晚间播报的爆料 ,董功文跟王岐山控制的海航集团旗下渤海金控有着密切关系。换句简单的话说,董功文是王岐山的马仔,同时帮叶简明办事儿。

路德社也提到了左坤这个人。那左坤又是谁呢?左坤是国开金融副总裁。成立于2009年8月的国开金融是正部级央企国家开发银行的全资子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在习王一派上台控制了中共体制以后,变成了习家的产业。

概括说来,董功文这个人虽然给中共军方和情报部门的白手套叶简明办事,但是其实很可能是中共习王派的亲信。

邮报披露的第二封电邮是夯特拜登写给董功文的。发送时间是2017年8月2日。夯特拜登似乎在跟两拨不同的人马讨价还价。根据第二封邮件前半截的内容,夯特拜登称Director曾经许诺给他支付咨询顾问费用共计3000万美元($30 million),连续三年支付,每年支付1000万美元($10 million)。邮报的报道中特意提到,这个Director指的就是叶简明。叶简明跟夯特拜登原先的交易是通过一家他50%控股的公司,支付夯特拜登1000万美元($10 million)的费用。而且叶简明后来加码到连续支付三年,至3000万美元($30 million)。据路德社9月25日晚间播报 ,这一笔叶简明跟夯特拜登的3000万美元($30 million)的支付合同,是通过David Boies(译名:大卫鲍依斯)律师事务所签订的。根据以上证据,可以确定董功文确实是替叶简明跑腿办事的。

但是,这第二封邮件紧接下来,就提到了一个叫 Chairman (中文意思:主席)的人。根据夯特拜登的说法,拜登他们跟这个Chairman在迈阿密会面过。这个Chairman在会面以后对叶简明的前笔交易做出了变动,提出了更具吸引力的价码。而夯特拜登和他的家族表示非常感兴趣。在邮件中,他谈到了五五分成。那么,既然邮件写给了董功文,说明他可以转达夯特拜登和他家族的兴趣。由此可以判断,董功文是可以代表这个Chairman的。
这说明了什么呢?或者,董功文是个两面通吃的;或者,干脆是这个Chairman安插在叶简明身边的卧底。

邮报随后附上了一张2017年8月1日的手写草图,上面写着夯特拜登的名字和Chairman的名字,各占50%股份,建立了一个名字叫Hudsonwest的公司,但是从披露的草图来看,这个新成立的公司的名字是不全的,名字的下半部分被遮挡住了。从时间轴分析,2017年8月2日夯特拜登给董功文的邮件应该是对2017年8月1日的草图提议的答复。邮报爆出,叶简明在这个时候已经在美国神秘消失了。从中共国放出来的消息来看,2018年3月叶简明才在中国被正式抓捕。那么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邮报还披露,这个公司名字不全的Hudsonwest最终是由夯特拜登和这个叫Chairman的人共同控制的,五五分成。2020年9月释放出来的,由威斯康星州议员Ron Johnson (译名:罗恩绛森)和爱荷华州议员Chuck Grassley(译名:查克格拉斯雷)所提交的关于拜登海外生意的报告中指出:一个叫Hudson West III 的公司在2017年9月开了一条信用卡线。而开信用卡的人就是董功文 ,代表的是叶简明的公司。夯特拜登、詹姆士拜登和他的妻子,萨拉拜登,都是这条信用卡线的使用者。他们的花销超过了10万美元($100,000),似乎该信用卡对他们来说是没有上限限制的。

那,这个被盖住了一半儿名字的Hudsonwest和议员报告中提到的Hudson West III,是不是就是同一家公司。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就是说,这个董功文在叶简明从美国神秘消失以后,还可以动用叶简明的钱,又说明了什么呢?现在只能有一个答案,这个董功文是这个Chairman的卧底。叶简明被消失以后,他继续为Chairman牵线搭桥,勾结和供养拜登家族。

一切事情都发生在2017年。注定了2017年是不平凡的一年。

另一个2017年的重大事件就是:2017年4月6日到9日,美国川普总统邀请习近平访问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而从海湖庄园到迈阿密城区的车程只有1小时23分钟。夯特拜登邮件中提到的这个跟他们在迈阿密见过面的大人物,这个Chairman到底是谁?中国最大的Chairman到底是谁?夯特拜登在电邮中提到的这个“我们”,是只有夯特拜登吗?还是也有詹姆士拜登,甚至乔拜登在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做了什么?

要回答这一系列的问题,矛头会直指中共习近平王岐山一派跟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民族党候选人拜登和他身后拜登家族的深厚勾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lF3DgN8oJ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ZestDz5ig
https://www.redstate.com/nick-arama/2020/09/23/senate-report-suggests-there-could-be-potential-criminal-activity-involved-with-hunter-bidens-chinese-connections/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6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