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父子如何秘密地与中共企业开展业务

据《布赖特巴特》(Breitbart)网站10月16日的报道,最新获得的来自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商业伙伴的电子邮件,详细列出了亨特及其同事如何利用与奥巴马-拜登(Obama-Biden)政府的接触,为白宫最高层的潜在外国客户和投资者安排私人会晤。这些以前从未公开过的电子邮件,描述了一个由中共国投资者和共产党官员组成的代表团是如何设法与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进行了一次私下的、不公开的会面。

报道指出,在2011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亨特的商业伙伴讨论了与一家被称为“中国公司”的企业发展关系,作为 “中国新推动的软实力外交”的一部分。“这些邮件与《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最近公布的亨特邮件完全无关。

报道称,亨特和德文·阿彻(Devon Archer)的商业伙伴贝文·库尼(Bevan Cooney)向施韦泽(Schweizer)提供了这些电子邮件,以及其他更具爆炸性的,从未公开的邮件。库尼目前因参与2016年债券欺诈投资计划而入狱服刑。

2019年,库尼在得知了施韦泽2018年出版的《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一书中的内容后,主动联系了施韦泽。库尼告诉施韦泽,他认为自己当了欺诈计划的 “替罪羊”,让阿彻和亨特得以逃避责任。阿彻是亨特的长期商业伙伴,本来也在此案中被判有罪,但联邦法官撤销了对他的判决。随后,上诉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法官的这一判决,恢复了阿彻在此案中的定罪。阿彻目前正在等待判决。

报道披露,库尼后来通过调查记者马修·泰吉兰德(Matthew Tyrmand)与施韦泽重新建立了联系。在监狱里,库尼向施韦泽提供了书面授权书,以及他的Gmail电子邮件账户名和密码,让施韦泽获取他的邮件,并授权他公开发布这些电子邮件。 报道强调,这是第一次有亲密伙伴公开证实亨特利用其父亲的影响力来做交易。

报道认为,这些邮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窗口,让人们了解到亨特在奥巴马-拜登政府期间是如何开展业务的。这些同伙试图利用亨特与他父亲和奥巴马-拜登政府的关系和接触机会进行交易,以招揽生意。例如,2011年11月5日,阿彻的一位业务联络人向他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预告他有机会通过帮助安排中共高管和政府官员组成的一个团体在白宫举行会议来获得 “潜在的杰出新客户”。这个团体是中共企业家俱乐部(CEC),代表团成员包括中共国的亿万富翁、中共的忠实拥护者,以及至少一名来自北京的 “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CEC是由一群商人和中共政府外交官于2006年成立的,尽管名字很好听,但它被称为是中共国的 “第二外交部”:一个密切控制着国内大多数企业的共产党政府机构。CEC的领导层拥有众多中共高层,包括王忠禹(”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担任多个中国共产党办公室主任),和蒋锡培(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等等。

一位名叫穆罕默德·卡舒吉(Mohamed A. Khashoggi)的中间人,代表中共中央给亨特和阿彻的助手写信说,”我知道现在是搞政治的季节,大家都很犹豫,但这样的团体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的”。卡舒吉称,“参观一下白宫,和幕僚长办公室的一名成员以及约翰·克里(John Kerry)会面,那就太棒了。” 卡舒吉还说了一句本应该引起警觉的话:“我不确定是否需要注册才可以安排这样的会面。”据推测,卡舒吉指的是《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里对游说者的有关规定。

卡舒吉认为,中共官员这趟展现“一种可能非常有效的软实力外交策略”之行,将使亨特的商业伙伴 “有很好的机会接触到[中国人],以便在未来进行某些交易”。事实上,这封邮件吹嘘了CEC的富裕成员。据称,CEC成员所在企业的总收入 “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合计约占中共国GDP的4%”。提供给亨特助手的CEC背景介绍中,CEC成员被描述得各不相同,称他们是 “企业精英”、”极具影响力”、”当今中共国最重要的私营企业人士 “之一,等等。

报道指出,在与亨特的助手联系之前,CEC一直试图与奥巴马-拜登政府的高层官员会面,但没有结果。”从华盛顿方面来看,正如你在下面看到的那样,他们(CEC)已经给几位政府成员和其他人士写了信,至今没有得到强烈的反应。”

2011年10月19日,卡舒吉的原始电子邮件被发送给加里·费尔斯(Gary Fears)— 一个有争议的政治筹款人,他的历史错综复杂,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被卷入河船赌场丑闻 — 他在几周后的2011年11月5日将其转发给了阿彻。

据该报道,卡舒吉在邮件中写道,”这就是那家中国公司,”他指的是中共亿万富翁代表团。卡舒吉强调说: “CEC团队此行的首要任务是参观白宫,并请一位美国高级政治家或奥巴马政府的高级成员带他们参观……如果你在华盛顿的朋友能帮忙,我们将不胜感激。” 亨特和阿彻显然要在十天内为中共的企业精英们联系好白宫会面 。

报道称,卡舒吉在最初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中共国代表团将于2011年11月14日抵达华盛顿。时间紧迫,费尔斯当天就把卡舒吉的信息转给了阿彻,并要阿彻“联系”卡舒吉,询问关于邀请中共商人和官员进入奥巴马白宫的请求。费尔斯还补充说,如果阿彻也能和中共团队一起“参加”白宫聚会,那将是一个“找人做成钾矿交易” 的“完美”机会。阿彻收到费尔斯的邮件后,给卡舒吉发去了他已经准备好的钾矿交易协议。

报道披露,六天后,阿彻收到了卡舒吉的一封回复邮件,询问与CEC代表的会面进展如何。邮件的结尾写道:”帮我个忙,请亨特给我打电话,我已经尝试联系他好几次了。” 阿彻回复说:”亨特这周正在阿联酋和皇室成员一起旅行,可能下周才会回来….。与CEC代表的会面很好。看来以后有很多事情可以一起做。可能不适合现在的钾矿交易私募,但是随着矿区的发展,他是一个很好的战略关系。一定要和卡舒吉喝一杯,让他知道我对他的整个交易印象深刻。”一分钟后,阿彻又发了一封后续邮件,说”虽然还无法与亨特在线确认,但我们认为他成功地为中国人安排了周一在白宫的会议。”  2011年11月14日会议当天,库尼给费尔斯发邮件,确认阿彻 “把中国人在华盛顿的事情搞定了”。

奥巴马-拜登政府档案显示,中共国代表团确实在2011年11月14日访问了白宫,并受到了高层的会见。据白宫访客记录显示,代表团大约有30名成员。但这些记录也掩盖了对中共国代表团来说可能最重要的一件事:与副总统拜登本人的会晤。访客记录中列出了奥巴马的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副主任杰夫·齐恩茨(Jeff Zients)作为这次CEC代表团的东道主。奥巴马曾给齐恩茨下达了重组和最终整合商务部下属各个进出口机构的任务 — 中共国代表团很可能对这项工作产生浓厚兴趣。中共国CEC公布的行程表也证实,代表团与奥巴马当时刚刚任命的商务部长约翰·布赖森(John Bryson)举行了会谈。

报道认为,奇怪的是,奥巴马和拜登的访问日志中并没有提到CEC人员与副总统拜登有任何会面。但是CEC的核心创始人之一却透露了与副总统的非正式会议。在一份列有CEC成员履历的模糊文件中,CEC秘书长郑美琪称,她在2011年促成了CEC在华盛顿的会议,并夸耀CEC会见了华盛顿权势人物。她提到的第一个名字是副总统乔·拜登。

报道指出,在那次访问中建立的关系可能会让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彻受益。两年后,他们帮助组建了中共国政府资助的渤海丰收投资基金(Bohai Harvest RST, BHR)。BHR的第一笔主要投资组合之一是一家像“优步”(Uber)的出租车公司,叫“滴滴打车”— 现在叫滴滴出行的科技有限公司。那家公司与柳传志关系密切,而柳传志就是CEC主席,也是联想控股 — 全球最大电脑公司之一联想的母公司 — 的创始人。柳传志是前中共代表,是2011年CEC赴白宫代表团的团长。他的女儿是滴滴公司的总裁。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Alton

校对:文旺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