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34: 1984进行时(第三部)

作者:文 石
编辑/审核:Giselle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16年后……

第三部  炼 狱

 1、失效 

温斯顿和儿子小温斯顿都很兴奋。

小温斯顿记得爸爸曾和他提到一个神秘的伯伯,爸爸每次说到他的名字都会压低声音,而且突然低下头,眼睛盯着地面。爸爸突然说要带他出远门,去见这位伯伯,却没有说为什么。小温斯顿已经习惯爸爸这种吞吞吐吐地方式。他发现,不和人对视是爸爸那代人常有的习惯。学校的老师说到一个词,会突然停下,好像嗓子被卡住了,头扭到一边,不知在看什么。小温斯顿长大后才明白,他们在控制自己的情绪。爸爸这代人好像总是不自觉地要隐藏什么,不愿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感受。保有秘密是他们的一种怪癖。小温斯顿暗自称为老爸沟通障碍症。

爸爸少有朋友,他几乎不到任何人家做客,也没见他邀请过朋友来。他只跟一些从没露过面的人联系。他称他们是“战友”。爸爸没有参军打仗,哪来的“战友”?小温斯顿想,这也是一种掩饰吧。不知这些“战友”是不是也跟爸爸这样神秘兮兮的。秘密反而能刺激想象力。

这位伯伯也是“战友”吗?小温斯顿决定试探一下爸爸。爸爸竟然笑起来,用力拍了拍小温斯顿的肩膀。小温斯顿有点不知所措。爸爸平时总是愁眉苦脸,和妈妈说话也是板着脸。他想不起来爸爸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甚至觉得爸爸从来没笑过。爸爸跟他也没有过亲密表示,不管说什么都像在训话,那腔调活像人工智能,不带感情、没有起伏,听着就想睡觉,特别催眠。

小温斯顿其实很害怕父亲。他永远对自己不满意。即便努力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爸爸还是会认为他做的不够好。除了在学校学B国语言,爸爸还要求他必须学A国语和D国语。小温斯顿记得小时候,爸爸让他和妹妹小茱莉娅每天都要学这三种语言,他们很快就把它们弄混了,搞不清为什么一个字母会有三种念法。爸爸却发狠地说学不会不能睡觉。妈妈回忆起那段时间,说家里每天都是“大呼小叫,鸡飞狗跳”。

他原本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强迫他们学平时用不上的语言。后来才发现这是源于爸爸的多疑症。爸爸特别关心A国和D国发生事,但他不相信网络上消息,更是对帕森斯舅舅的报纸嗤之以鼻。他一定要找到原文,自己看一遍。爸爸对小温斯顿也这样要求。不管什么事,要自己去核实。“不能被欺骗。”这是爸爸喜欢说的一句话。小温斯顿很无奈,在爸爸眼里,好像世界上到处是骗子。 

更糟的是,爸爸还有“解释困难症”,所有事对他都是不言而喻,只要小温斯顿和妈妈搞不明白,爸爸就很不耐烦。帕森斯舅舅为什么要在报纸上骗他们呢?小温斯顿很想让爸爸解释一下,爸爸犹豫一下,张了张嘴,又放弃了:“嗯……以后你会知道的。”

“以后会知道的”也是爸爸常用的挡箭牌。爸爸好像把自己包裹在云雾里。要等未来的某一天雾气消散,小温斯顿才能看清爸爸的真身。此前,爸爸都一直像不近人情的怪物,偏执固执。

温斯顿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显得迂腐可笑。世界明明已经从16年前那场劫难中恢复过来,逐渐回归正常。即便是在曾发生严重饥荒的A国,也可以基本保证供应粮食和日用品。B国的时装和其他奢侈品的交易量大幅增加。据预测,信息技术、房地产、生物制品和金融很快都会回到二十年前。在实力最强的D国,正在重新启动火星移民计划,发射到冥王星的探测器已经设计完成。

现在大家都不愿再提起过去,16年前的瘟疫已经很遥远了。经济复苏带来的是乐观和对未来的憧憬。媒体和网络上更是一片欢腾,连篇累幅地告诉读者,人类又翻开崭新的一页,各种史无前例的壮举即将实现,征服外太空的世纪已经不远了。

温斯顿当然也相信各方面的进展会越来越快。但他依然认为文明的倒退是很难恢复的。就像在大劫难中幸存的化石,不肯抖落身上的灰烬,会显得特别不合时宜地。温斯顿固执地认为“进步”被过于轻率地使用,表面的繁荣迷惑了人们,让人以为自己能比以前的人更智慧。如果邪恶再次降临,再次统治全人类时,无论他还是小温斯顿这些新一代,依然会轻易被欺骗,依然无法抵抗。

一天夜里,温斯顿原本睡得很香,半夜突然醒来。恍惚中好像戈斯坦因站在他床头。温斯顿一直搞不清这是梦,还是他已经醒来后的想象。自从戈斯坦因失踪后,他就定期出现在温斯顿的床头。茱莉娅抱怨他打呼噜,他们已经分开睡在不同房间。温斯顿便独自和他的梦在一起。有一次,他记得戈斯坦因清晰地对他说,“会好起来的,你要坚信。”温斯顿清醒过来,发现脸上满是泪水,枕边湿了一大片。

他无法忘记过去,忘记曾被“他们”控制的A国和B国。他想起茱莉娅的父母是突然去世的。虽然他们从不出门,还是被感染了。温斯顿怀疑自来水管里的水。他怀疑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在水源中投放病毒 ,清理那些对“他们”没价值的人。他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茱莉娅的父母他们刚出现症状,一队穿防化服的人就出现在门口。他们把两个老人装在袋子里,只露出头部,迅速抬进车里,拉走了。

连续两天都没有消息,茱莉娅急的不行。温斯顿去打听,才被通知说,两个老人已经去世了。因为害怕传染,尸体和遗物都必须焚毁。

任何人不得谈论病毒,家里有人去世也不准告诉任何人。最新的法规规定,不得在公共场合哭泣,否则会被以妨碍公共安全罪逮捕。家中也不得举办纪念活动。因为持续的隔离,无法和亲友联系,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消失了,他们是病了,还是因为违法规定遭到惩处,都不得而知。

一年后的统计表明,B国人口减少了五分之二,A国人口减少了四分之三,全世界人口减少了一半。

最绝望地就是知道即将被注射液体芯片,又发现茱莉娅怀孕的那段时间。虽然前后不过一个半月,却好像耗尽了温斯顿体内的元气。他总是浑身无力,走路稍快就必须停下来喘粗气,几天时间,头上冒出很多白发。这些症状救了他。因为按时服药,他不可能感染,因此被认为是对芯片测试剂过敏。温斯顿接到通知可以延迟安装芯片。

但他目睹了塞姆、琼斯和夫人们被注射后的变化。他们的脸上永远挂着奇怪的笑,在陶醉、感激和讨好之间快速变化。以前这种表情只出现在和“他们”合影时。和A国领导人握手时,这些被接见的人总是堆着阿谀的媚笑。但仪式结束后,他们至少能回归成正常的人脸。现在,这种令人作呕的巴结表情像面具一样凝固在塞姆脸上。温斯顿想到自己不久后也是这副白痴一样的神情,而且大街上所有的人都这副样子,就感到浑身发冷。更可怕的是,所有人都表里如一,不仅表情如此,内心也如此,对“他们”只剩下崇拜、逢迎和献媚。

中午,只有温斯顿一个人需要吃饭。卫生间也供他一个人使用。戈斯坦因曾告诉他,A国早就在做一种研究,让人在饥饿的情况下感觉不到饿,反而还会精神饱满。但这种实验被放弃了,因为这会导致人的寿命过短。无疑,A国一些消失的人被用作实验品,因寿命过短永远消失了。

现在,塞姆他们体内的液体芯片可以计算出工作时身体消耗的能量。每天只需一次性补充上就可以了,不多也不少。所以,他们不会做多余的动作,不会像以前那样在休闲区消磨时间,不闲聊,不关心工作之外的事,每天只需要在晚上排泄一次。芯片的程序设计就是让他们保持最低的消耗量。当然也不会有多余的情感付出。温斯顿猜想,他们下班回家,也不和家人聊天、不用上网了解新闻、不用去咖啡馆,也不会再参加聚会。他们的程序是不是让他们回家就躺在床上,以节省能量,只在需要生育时才做爱?

不再需要书籍、音乐、教堂、博物馆、公园、葡萄园、酿酒厂和餐厅。再也不需要创造任何多余的东西。美和丑在所有人眼里都一样,都不会让人产生任何感觉。科技当然还会进步,会不断发明出更节能、更有效的、更不易被察觉的方式来改造人体。

茱莉娅一直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痛中。她依然认为病毒是一种侵害人类健康的微生物。她的双亲就是它们的受害者,这是无法违反的天意。周末的晚上她悄悄点起蜡烛,在心里为他们的在天之灵祈祷。温斯顿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相信圣诞老人的孩子。烛光摇曳中的静默和祈祷有一种令人悲伤的动人力量。温斯顿要让自己努力记住此刻,记住茱莉娅线条温柔的侧影。他也闭上眼,回想起他原来所爱的那个正常的世界。

温斯顿想起他在参观集中营之后,曾发誓要捍卫文明,要尽自己的力量阻止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短短几十年之后,更恐怖的屠杀发生了,人们却没有想过要抵抗,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奴隶,成为玩物。所有的上层人物,无论A国B国都对病毒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他们只是自己偷偷服药,任成百上千的人死去。在一个信息极度发达的时代,人们却无法知道真相,也不相信真相。

温斯顿记得最终收到接受注射的通知时,他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延迟帮助他做好了准备。他没有勇气了结自己,他决定苟活下去,像所有人一样。

他以为芯片会控制他的感知,不会感到痛苦。就像A国人,几代人被压榨被凌辱,自己却感觉不到,而且很自然地接受,这不也很好嘛。但是芯片并没有抹去潜意识,那是他自己和芯片都无法控制的领域,深埋在大脑的某个区域。在梦里,温斯顿依然叫喊哭泣,依然会见到妈妈和戈斯坦因,依然恐惧地想到茱莉娅肚子里的孩子正在一点点长大。

小温斯顿比温斯顿矮一头,而且身体显得非常单薄。新一代孩子都比他们的父母要矮小。温斯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和茱莉娅都服用药物,还是儿子诞生后的食品短缺造成的。他感到特别幸运的是,小温斯顿有正常人的感知,智商也正常。

记得在小温斯顿诞生一个月后,是一个周日的下午,温斯顿突然头疼欲裂。他立刻躺倒在床上。接着他感到又渴又饿。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痛彻。温斯顿立刻爬起来跑进厨房。因为几个月以来他只吃压缩食品,他发现自己的碗筷上已经结了蛛网。温斯顿从水管子里接了一大碗水,大口灌下去。头疼似乎好了一些。一缕强光照射到他脸上。温斯顿才发现窗户畅开着,夏季明媚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屋子。

他倒在沙发上,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他感觉到一股燥热从窗外涌进来,这是几个月来的第一次,酷热让人窒息。夏天,这是一个曾经熟悉的夏天。这句话涌到他脑子里。他还闻到空气中有绿色植物的气味,是被过于强烈的阳光炙烤后散发出的熟悉的气味。

这就是重回人间的感受。虽然身体上觉得不适,但这个下午却是最令温斯顿难忘的回忆。后来他才知道,A国在外太空的卫星受到D国干扰,控制A国和B国的信号被阻断。他身体里的芯片就是在那一刻失效的。那天下午网络也断了。但在当天晚上,出现了奇怪的新网络,上面全是D国的消息。

温斯顿原来很少关心D国。他看到D国好像在举行庆祝活动,人们在大街上游行,没有人戴口罩,也没有人穿防护服。看样子,这些人也是服用那种药的。其中大部分人长着A国人的面孔,他们挥着一面蓝色的旗子大喊着什么。对,他没看错,是戈斯坦因。戈斯坦因也在其中。虽然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却依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正是这种淡定,让温斯顿确定他就是戈斯坦因。

戈斯坦因还活着,当然。他那么有智慧,A国的监视系统对他算什么呢。他还活的那么好。看到戈斯坦因,温斯顿忽然觉得世界又回来了,真正让他回到人间的不是感到头疼的那一刻,而是在画面上见到戈斯坦因。如此聪慧勇敢的人还活着,这个世界就不会死去。

戈斯坦因的脸在屏幕上一闪而过,却没有在温斯顿眼前消失。他似乎还听到戈斯坦因的声音。他想象着戈斯坦因像从前那样轻轻拍一下他的肩膀,就像魔法师挥舞魔杖,把他从一场漫长的噩梦中唤醒。他不仅恢复了感知,还保持着记忆,甚至还能随时进入幻境。温斯顿感到兴奋,他还是原来的自己。

虽然他身上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地方,但这是上天赐予他的。“他们”不惜使用所有邪恶手段要掠夺的就是他作为人最宝贵的财富:他的天性。“他们”控制人的大脑,扭曲人的情感,麻木人的思想,让所有人变成温顺的奴隶,不仅对暴行视而不见,反而发自内心赞美和崇拜“他们”。温斯顿曾绝望地看着在A国发生的,也在B国成为现实。

但突然之间,一切似乎都改变了。

(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 1984进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3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3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3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33: 1984进行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