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疫苗战略产业:技术不够保险“凑”,保险免赔百姓殃

作者:人民公敌

最近,中共发布了《疫苗责任强制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保险管理办法》。顾名思义,凡此稿所涉及的适用对象,不论愿意与否,都必须投保。这对在中共治下讨活路的个体或企业来说,“强制保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待看完全稿后,其中猫腻方才显露出来。

《保险管理办法》第二条给“疫苗责任强制保险”下了定义:“指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因疫苗质量问题造成受种者损害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本条第二款接着对“疫苗质量问题”进行了界定:“指疫苗不符合国家药品标准或者药品注册标准,影响安全、有效及质量可控的。”

根据中共国2019年6月29日颁布的《疫苗管理法》,“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指依法取得疫苗药品注册证书和药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即疫苗药品的研发、生产企业。简言之,该保险赔付的范围仅限于疫苗未达到GMP(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要求而对受种者造成损害的情况。

那么,问题来了:疫苗既然未达到GMP标准要求,为何还被允许上市流通接种呢?这项监管工作不是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吗?现在怎么将这项责任推给保险公司来承担了呢?

众所周知,中共国内历年疑因接种疫苗致伤、致残、致死的案例屡见不鲜,见诸媒体比较有轰动效应的如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报道的“山西疫苗乱象”——近百名山西儿童疑因接种流通过程造成的不合格疫苗或伤、或残、或死亡;2013年底,湖南、广东、四川、安徽等地接连发生了婴儿接种乙肝疫苗后死亡的案例;2016年,澎湃新闻连续报道山东疫苗案——数亿元疫苗未经冷藏流入全国多省市;2018年,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内部人员举报其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有记录造假行为······

以上事件若是偶发性质,尚能说得过去,但屡屡发生,且分散于生产、流通、销售各环节,其背后的责任主体难道不是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吗?

那么,此次《保险管理办法》的出台仅仅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为了免责而为之吗?恐怕事情并没那么简单。

从时间线来看,2016年山东疫苗案发后,修订版的《疫苗流通和接种管理条例》随即于该年4月25日发布。该版第四十六条明确了对预防接种疫苗引起异常反应的受种者进行补偿的费用承担者:因接种一类疫苗(免费)引发异常反应需要进行补偿的,费用由财政部门在预防接种工作经费中安排;因接种二类疫苗(自愿付费)引发异常反应需要进行补偿的,费用由相关的疫苗生产企业承担。且“国家鼓励建立通过商业保险等形式对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受种者予以补偿的机制”。

可见,2016年中共已提倡疫苗责任保险制,为何时隔四年半之后,中共才出台《疫苗责任强制保险管理办法》?合理的解释有两种可能性:在这四年半中疫苗事件频繁发生,中共不得已强推保险免责;或者在未来可能会集中或者频繁爆发疫苗事件,中共未雨绸缪强推保险。

反观2016年4月至2020年10月期间媒体曝光的疫苗事件,除了2018年山东疫苗案外,并未见有较大影响的疫苗事件出现。即便在2018年山东疫苗案爆发后,中共也并未立即推出“强制保险”,但却偏偏在此时强推保险。

那么,此时发生了什么事,让中共决定强推疫苗责任保险呢?

综观全球,目前各国共同聚焦的恐怕是新冠病毒疫情及其解决方案。中共国内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共军方就急不可耐地宣称已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然而,就在各国疫苗研发公司因疫苗在临床试验中出现受种者不明原因的反应而纷纷停止推进疫苗研发进展之时,中共却大张旗鼓地在媒体宣扬其疫苗开发的“成就”,大有要在疫苗产业上大干一把的架势。这是为何?恐怕这与中共的“疫苗战略产业”有关。

2014年1月3日,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药化监管司司长李国庆在2013年的乙肝疫苗事件调查进展媒体通气会上答凤凰卫视记者问时,提到中共“一直把疫苗作为一个战略产业”,并有其“疫苗发展规划”。

疫苗的推广本是一项公共卫生事业,但中共却在早些年就开始布局,将之作为“战略产业”来规划。结合爆料革命曝出的中共“13579计划”来看,现在,中共不仅是将新冠病毒作为生化武器在用,而且要利用手中掌握的新冠病毒独门原始毒株开发疫苗,进而利用疫苗控制疫情泛滥的全球经济甚至政治。所以,在他国企业纷纷叫停疫苗研发之际,中共却依旧无知无畏地掀起疫苗“大跃进”浪潮,企图抢占先机。

然而,中共研发的疫苗真的可靠吗?恐怕连他们自己心里也没底。正如此前媒体报道的前往新几内亚的48名中国劳工在出境前全部注射了新冠病毒疫苗,但入境新几内亚后经新冠病毒检测,48人全部呈阳性,无一幸免。
加之不断有染疫康复后第二次感染病毒的案例出现,同时,国外科研人员发现新冠病毒疫苗具有ADE效应,这些事实等于宣布目前依靠疫苗抵抗病毒是不可能的事。另据10月16日新华网消息,中共国研究人员发表在《柳叶刀·传染病》的一篇报告称,研究团队无法确认接种其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新冠病毒疫苗后“能否起到足够作用保护人们不被新冠病毒感染”。

显而易见,现阶段,鉴于新冠病毒疫苗对受种者引发的异常反应和无法确保不被感染的情况,全球的疫苗研发人员都没底气对疫苗说“YES”。但中共对这些现实情况熟视无睹,继续一意孤行地推进疫苗的第三期临床试验。

然而,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明白,目前新冠病毒疫苗注射遵循自愿付费原则,属于二类疫苗,一旦未来有大量的因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而引发异常反应导致接种者死亡、严重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的情况出现,根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企业需要对此进行一次性补偿。

很显然,谁也不愿冒这个险。如何刺激企业毫无后顾之忧地快速推进疫苗研发与生产呢?于是,中共启动了疫苗责任强制保险。
可是,保险公司果真会对未来可能爆发的新冠疫苗事故负责吗?

《保险管理办法》第九条“除外责任”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不予赔偿:“(一)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二)因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或者其委托储存运输的单位以外的其他第三方原因导致疫苗出现质量问题的;(三)因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故意实施违法行为,导致疫苗出现质量问题的;(四)预防接种事故。”

从“除外责任”(一)可以看出,因为有了疫苗责任强制保险,《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第四十六条形同虚设——在排除接种者自身健康因素的前提下,因接种疫苗引发接种者异常反应而导致的死、伤、残等事故,保险公司一律不赔偿。“除外责任”(二)至(四)可以看出,历年疫苗事件发生在流通、销售、接种等各环节而导致的事故也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

综上所述,结合《保险管理办法》第二条的“定义”和第九条“除外责任”来看,中共此次强推疫苗责任险并不是为了保障疫苗接种者的权益,而是为了替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生产企业解除后顾之忧,刺激企业快马加鞭地推进新冠病毒疫苗进展,从而为中共的疫苗“战略产业”服务。而疫苗接种者仍会一如既往地难寻维权路。

那么,你,愿意做中共的小白鼠吗?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10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