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美国人启蒙 (三)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Kathy(文艺)

这是一个美国精英尤其年轻人的群体塑像,以笔者身边熟悉的一两个人为代表吧。

笔者自来美,就对民主党有特别的亲切感,不仅是因为它替老百姓说话,与普通人靠得近,议员来自贫民的多;加上想当然对富人反感,认为共和党就是为富人减税而辩护,没啥其他作用。还有一个不言自明的原因,也是因为民主党的主张表面与咱们母国政党有一点接近。看来咱们自己受到某政党洗脑的程度之深,即使面对民主政体,也还在自己的那套体系里打转。直到自己受洗成为基督徒,孩子面对社会环境,面对公校里的各种离奇万象,自然有了自己的观察与思考。直到2016年川普与希拉里竞选,因听信传言不做研究思考,不了解川普又更不喜欢希拉里而干脆弃选。

苦了那些年轻精英们。记得当时的大学生们在选战激烈之时,自愿组织到偏远州与地区开车接送选民去投票。选票结果又一波三折,开始以为希当选激动不已,后又说川普当选,以至于学生们垂头丧气之时,又传言川的票记数有假,年轻大学生们又上街抗议为希翻盘,最终还是川普当选,把这些抗议者给气得,憋住一口气心想还得忍受四年。哎,笔者当时看着那个闹心,暗想幸亏弃选,要不跟着这么折腾,小心脏咋受得了啊.

就在这四年中,发生了中美之争,可谓天助川普。但这些起初就不看好川的精英们冷眼看你能翻出啥花样?前篇笔者谈过与大学教授的接触,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源来自学校教育,而教师们的知识又大都来自书本与媒体,从未有超出这些载体的自我离经叛道的思考(除了独立的研究者外)。所以孩子们接受的教育绝对不会离开这种精英教育的范畴,由于他们又是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帜,你很难与之辩驳,指出他的偏差,否则会给你一顶打击年轻人追求自由民主的大帽子。

笔者就被这些人物群体环绕,可见任务之重。这也是笔者先从自己的经历以及美国的教育环境分析起的原因,因为我们的下一代就是被这样教育出来的,他们的政治倾向是被灌输的,他们自己的人生阅历还不足以判别谁是在真正地为美国利益甚至人类前途着想。根据笔者与身边年轻精英的接触,他们有着如下具有代表性的观点。

1,年轻人都是追求自由独立的,民主党天然就有自由倾向。这一点笔者通过自己的人生经历,成功地让自家的精英学生意识到,原来这种政治倾向随着阅历的增加是会改变的。比如作为父母就会考虑哪个政党的主张更有道德伦理底线。最近几年公校里吸毒成灾,不许谈信仰祷告,社会上男女不分厕所,谁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在这种环境熏陶下被引诱走偏?

2,民主党总是站在穷人或弱势者一边,共和党却只为富人辩护。如对大学生学费的减免等,往往是民主党人提出,这也是民主党政策里最被大学生们拥护的一点。其实川普政府在这方面做得也不错,纽约大学今年就提出减除医学生的学费甚至免费。

3,民主党人为弱势群体考虑,比如帮助移民解决身份。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现象,因为我们自己就是移民。笔者被反问道你难道不为你们自己同胞说话吗?那么多没有身份的华人咋办?笔者女儿是为大公司做法律事务的律师,公司鼓励年轻律师们利用业余时间免费为这些无身份者解决身份问题,而且极为自豪地宣告他们公司由此可以声誉大增。可以理解,因为所有人及公司毕竟面临着生存问题,公司之间的竞争会更为激烈。这是经营之道,没有错,只是从政治角度考虑时就会出现冲突,这也是民主政体的复杂与矛盾之处。

4,你们为什么只见民主党的不足之处,共和党的错误就不管不顾呢?这个问题听起来有道理,要是放在以前民主党当权之时还真蛮难回答的,毕竟前几年美国在民主党执政下,经济不错。但自川普上台发生的中美冲突,笔者自己经过三年爆料革命洗礼,对美国政治一知零解的我,此刻已一改前非,再也不想被人牵着鼻子打转。而且自信咱们一手资料齐全,几乎不用动嘴,只是指点一下即可。但又被攻击说,你就只看福克斯电台,班农战斗室,川普推特,麦斯郭直播吗?不看《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与其争论还不如抛一手资料你们自己看,等着,结论马上会有的。最近几天机会来了:什么亨特·拜登录像硬盘、希拉里电邮等,一股脑儿出现,以至于笔者在给国内同学说“白等”必败时,又被攻击说成川普团队使出的计谋。那好先抛一个,就希邮吧。结果没想到自家精英一晚未睡,偶像梦又一次被打碎,垂头丧气一如当初希败选。

好了,咱也别太残忍了,一句话都不用再说,静等事实发酵。至此,这一场口头拉锯战完全变成了心理战。尤其大选又临近,大家心里都在揣摩别人的选择。但笔者心里已经笃定,不论人怎样选,天选之子必胜!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Tweets by Mos_Himalaya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