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431 闫博士专访——中共病毒生物武器

翻译总结:VOG翻译组 starwar

现场主持:班农先生,杰克,威什

班农讲到,在每日邮报的头版刊登了闫博士的第二篇论文,定性病毒为中共的生物武器。同时直接对川普总统说:这不是高兴或不高兴的问题,这是战争,你是战时总统。如果中共病毒这件事不能有更多行动,历史对你不会有好的评价。闫博士的研究说明病毒不是“功能性获取”实验中意外泄漏的,它是生物武器。闫博士会在历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她是事件一开始的亲历者,而且是第一个站出来揭露病毒真相的,牺牲了她自己、家人、朋友、同事、事业和之前舒适的生活。她一个人对抗着基于金钱利益的集团,像我们之前看到梵蒂冈、华尔街,现在是科学和学术机构。她指出这是非常成熟的生物武器网络。拉希姆的“国家脉动”刚调查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有中共金钱投资。(总统)请不要说“我不高兴”,或者“我和习是朋友”。这也不是中国或中国人,是中共,我们要明确。闫博士讲的是中共的实验室,中共的生物武器,中共军方的实验室。这和中国、中国人没关系,14亿人9千万党员,只有1000人左右做决策,这其中也只有五个世界上最有钱的家族说了算。

杰克说:昨天川普总统在竞选集会上针对中国讲了半天,说中国操作汇率。那请您做些什么,行动比语言更有力。班农说:如果我们早些把注意力放在重点上(病毒),就不用在10月份看调查问卷,说你的民调降到30%了,因为处理病毒不力。媒体都认为病毒处理不力是你的问题。之前你不遗余力去推进治疗、解药、呼吸机、护理用品等等,这当然不是你的问题。但是一直没有关注的问题的根源。现在由一个被迫离开自己国家的女科学家来给我们揭露真相,像卡桑德拉那样(揭露真相却不被人相信)。杰克会和闫博士谈论她的论文,但今天我们要讲给非生物专业人士,我大学预备生物课好像得了个C,课是橄榄球队教练教的。大家惊讶于闫博士观点如此具有争议。要知道,(中共)就不因该有生物武器计划,因为各国签了协议,关于核武器、生物武器。为什么?因为生物武器有超过核武器百倍以上的杀伤力,可以轻易杀掉百万人以上,甚至灭绝人类,这绝对不是科幻。这病毒很可怕,记得川普总统说的那个地产商吗?说“身体一下就垮了,像身上的钱一下都跑光了一样”。

班农请闫博士介绍一下自己的专业背景。闫博士说自己是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读的七年医学专业,取得学位后到广州的南方医科大学读眼科的博士,之前那是一所军医大学,但那时已经是本地公立大学了。三年后毕业去了香港大学做科研,期间马利克教授邀请我拿到博士后去他的公共健康学院工作。我觉得新发疾病的方向对医学和全球健康都很重要,而且香港大学的实验室在这个领域是全球最顶尖的。

班农强调,如果你看不到橄榄球比赛、丢掉工作、没有收入或者被困在家里,这些都是中共造成的。刚才闫博士谈到她工作的香港大学实验室,是这个领域最有声望的,请闫博士介绍一下。闫博士说:SARS是在2003年广州地区开始的,随后在香港爆发。03年以前人们不重视SARS病毒,认为像一般感冒,但在那之后意识到这种空气传播的病毒非常致命。当时大部分的感染都在中国大陆和香港,香港有很多有国际背景和经验的科学家,所以更有优势。当时有很多研究病原学的人转来做很多这方面的研究,马利克是其中之一,还有Dr. Yuan,Dr. Guan。中国政府后来也很重视SARS病毒研究,还有WHO,NIH这些机构也资助了很多钱。所以港大的实验室成为这个领域最好的。

班农说这很合理,因为如果爆发疫情,那里的房价会下跌,地产商就会有损失,所以港大一直在监测SARS病毒。杰克和班农讨论,这种病毒在城市化的人口密集地区很难清除,所以监控非常重要。班农请闫博士讲述一下她是怎么一步步参与到这个事件的中心的。闫博士说:我是马利克研究团队的核心成员,已经研究流感类病毒、疫苗研究5年,而且是实验室里马利克之外唯一拥有医学学位的。这意味着了解到症状,我可以很快理解病情。我也是唯一来自大陆说普通话的,而且在大陆医院和官方CDC有很多关系网络。闫博士讲述了12月底Leo Poon让她去秘密调查武汉肺炎疫情的过程,并当面向他汇报。Dr. Poon解释说北京不愿意透露疫情信息,而且告诉我要小心,不要触碰红线。我联系了北京CDC和当地医院的医生,了解了很多具体情况,并马上向他汇报。

班农说,这是12月31日听众们,如果当时中共公开实情,根据南安普敦大学的研究,死亡人数和经济影响只有现在的5%。这和珍珠港、911对美国的攻击是一个性质,之前两次我们团结了起来,但这次却没有行动,在内部互掐。我们要停止和中共周旋了,它是杀人的集权统治。闫博士是站出来的最勇敢的英雄,中共是怎么对待她的?诋毁她的声誉构陷她的朋友家人,还逮捕她的父母。那些天天把“客观、事实”挂在嘴边的媒体,怎么不去关注一下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实验室,和直接参与这一切的闫丽梦科学家?因为这些媒体无法面对真相。(Katy Tur节目上的采访)吉布尼(Gibney)在你针对川普追寻真相的调查中,你关注闫博士了吗?她从四月份开始就在这了,她在最好的大学(研究所),在这个领域最好的大学和最顶尖的人一起工作,因为他们了解SARS病毒。Jack在去年的Boxing Day(圣诞节后一天)告诉我说看到一条博客,好像中国有类似SARS的病毒爆发,香港不许人员流动。李(文亮)医生在微信里面说武汉的医院有不明肺炎的患者。

杰克补充:这也是为什么(中共)让WHO叫Covid-19,因为如果叫SARS-Covid-2,在中国会引起城市老百姓的恐慌。班农强调,恐慌!(所以叫)Covid-19。Jack给你们解释了。闫博士,所以他们指派你,要查出问题,而且要快,要电话了解一下情况。你认识知情人,而且认识北京CDC的人。所以要在官方记录之外私下电话调查一下,然后尽快汇报。给我们讲一下,你打给了谁,发生了什么,然后报告给了谁?

闫博士说:从我在北京CDC的朋友那里得到几方面的信息。首先在武汉去年12月就有超过40个确诊病例。其中包括和海鲜市场没有任何联系的病例,但是中共政府坚持所有确诊的人都和武汉海鲜市场有联系,所以他们只承认27个病例。其次,12月份武汉病毒所已经得到了病毒的序列,但他们没有报告,政府也不允许发表。第三,那时已经有家庭群体感染的案例,说明存在人传人的情况。但是中共政府坚持说没有人传人的情况,所以每个人……

班农说:请等一下,我们先回顾一下这三点,我要向美国听众解释一下。因为这是为什么你的生活被改变了。她(闫博士)抓住了关键的三点。第一,12月武汉就已经有40个案例了,但这也要撒谎,他们只承认27个,因为只有这27个可以和海鲜市场联系上。大家听好,这是去年12月。而且我们知道已经有人传人了。还有那个P4实验室存在问题。仅这三件事,北京CDC马上告诉她我们知道出状况了。如果查到40人,可能已经有4万人感染了,但是只能承认27个,因为他们已经在杜撰海鲜市场起源的逻辑,去年12月他们就开始对病毒起源撒谎了。闫博士说:是的,而且那40个里面已经有病例和海鲜市场没有任何联系,也和其他感染人没有联系。班农调侃说在法律诉讼中这种情况叫“糟糕的事实”。杰克补充到:也就是说,那时候已经存在社区传播了。

班农先生回顾了1月份的时间线,WHO在得知疫情社区传播的情况下还发布公告说没有人传人。闫博士说:他们当然知道情况,但由于害怕中共,不敢公开。Leo Poon教授在我报告后自己联系了北京CDC,然后告诉我停止调查,因为北京不想让人知道疫情情况。然后他们都服从中共政府,以中共发布的信息为准。所以WHO才会发出那样的声明。杰克提到上次闫博士说马利克1月去过武汉,闫博士说他至少秘密去过两次。他是WHO谭德赛和Maria医生之后,这方面的技术专家。班农再次确认,这些人是真的不知情还是知道了没有说真相?闫博士说:这些人都是在一个圈子工作的,他们知道实际发生的情况,包括北京CDC的人也都知道,他们并不傻。

闫博士解释了北京在1月10日向NIH基因库提交正确病毒基因序列,之后为了掩盖真相又撤回的过程。在1月12日上传序列之后,闫博士的丈夫查看了序列,说有一些错误,因为很多部分不能辨别到底是哪一类病毒。病毒的基因序列就像人的指纹,如果从中找不到病毒类别的线索就非常怪异。之后这个版本的序列被撤回并彻底删除,更改为第二版的序列。这种情况也很少见。

杰克和班农请闫博士给听众解释一下基因测序的大致过程,因为大部分人不了解这些细节,不知道序列人为改动是很困难的。闫博士大致解释了过程,如何分离病毒,最后一步都是要通过机器设备读取基因序列,把序列弄错是很少见的。

班农最后请闫博士讲一下当时如何决定要站出来把真相传给世界的。闫博士说:在1月16日Poon教授让她第二次秘密调查之后,她报告的情况都被中共政府和WHO隐瞒,没有向外界公开。那时候快要到中国春节了,会有很大的人口流动,造成疫情爆发,情况很紧急。所以想要把疫情信息传递给在国外的媒体,希望能引起世界的重视。北京CDC,WHO和香港实验室这些科学家在一个圈子里工作,都不敢违抗中共,因为背后有很多投资和利益。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