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CCP病毒对全球发动恐怖袭击的个人理解

作者:小智
校对:文 一乐  审核:Giselle

爆料革命揭露中共发动生化武器战运动轰轰烈烈,闫博士惊为天人的正义之举、无懈可击的科学报告,令人折服。作为爆料革命的战友,我在这场惊涛骇浪中也是大开眼界,曾经感到疑惑的问题慢慢有了头绪,我也学石正丽出个概述来描述一下我对中共生化武器战战略的个人理解。

本篇概述基于以下几个问题而展开:

1、中共这么多生化实验室,为什么香港的P3实验室处在此次事件的中心位置?它在生化战中的关键作用是什么?

2、香港反送中运动和香港国安法与中共的生化战有什么关系?

3、为什么说中共发动的是超限生化战?为何生化战不首先从西方开始,而是在武汉先爆发疫情的?

一、中共这么多生化实验室,为什么香港的P3实验室处在此次事件的中心位置?它在生化战中的关键作用是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文贵先生、路德访谈及闫博士都做过相应的说明,这里总结如下:

  • 要开发冠状病毒生化武器做冠状病毒功能增强性实验及其他实验是必不可少的,由于中共的体制(即劣币驱逐良币)造成中国国内的实验室无法完成研发任务,必须借助国际顶尖科技人才、信息及科研机构的支持才能完成。
  • 如果这些国际顶尖科技人才、信息及科研机构的支持被放在了中共国内则是不被世界所接受的,因为中共国是独裁国家,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去。同时冠状病毒功能增强性实验已被西方文明国家所禁止,西方的实验室有技术、有能力,但不能开展这方面的研究。
  • 但是香港是个例外,就如同香港国安法之前的香港在中国与世界金融、贸易事务中扮演的角色一样,香港的港大P3实验室也扮演着科研领域文明前哨的作用,是可以承接国际科研投资、合作及聚集冠状病毒研究方面高端人才的地方;同时中共对香港多年的深度渗透和控制造成香港实际成为了一个灰色地带,中共秘密展开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研究而不被世人发现,中共在港大P3实验室派驻中共军方人员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 那些心怀不轨的,想越雷池做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的科技人员与中共沆瀣一气在香港港大找到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展开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相关研究并且能够出成果的场所:香港港大P3实验室!而Malik的参与则证明这个研发团队已经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团队了,因为SARS冠状病毒的学术泰斗就是他。当然还有那些被忽悠的,被蒙骗的不知情的科研人员也在其中,是被利用的关系。
  • 中共国众多的P3、P4实验室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呢?俗话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他们没有本事研发出冠状病毒生化武器,但他们可以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到处寻找适合做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的病原体,没有合适的冠状病毒病原体,是很难开发出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的,而恰好就被这帮跑腿的找到了舟山蝙蝠冠状病毒病原体;其次,在港大研发出冠状病毒生化武器后,需要大规模生产时,就需要这些P3、P4实验室了,只要按照一定的流程做就行了,没有什么难度,这一点闫博士专门说过。
  • 应该说,香港港大P3实验室留有大量的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研发的证据和资料,而中共国的P3、P4实验室留有大量的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生产的证据和资料,这就与后续的香港国安法有了莫大的关系。

二、香港反送中运动和香港国安法与中共的生化战有什么关系?

  • 在香港港大P3实验室完成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研发任务后,中共就已经开始谋划实施生化战计划了,而一旦全世界爆发疫情后开始追溯病毒来源时,最薄弱的、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一定是香港港大P3实验室,因为这个实验室留有大量的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研发的证据和资料。
  • 之所以说香港港大P3实验室是最薄弱的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是因为香港国安法之前的香港不像中共国的内地完全是在独裁统治下的地区。在内地,中共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就算中共国的P3、P4实验室留有大量的冠状病毒生化武器生产的证据和资料也不足为惧。而香港国安法之前的香港就不同了,世界上各种情报力量、政治势力等各种势力交织在其中;香港除了有中共的驻军外,其他的政治体系仍然是按照英国的三权分立来设置的,这让中共感觉到不能够对香港进行百分之百的控制,一旦世界开始对病毒来源进行追溯,港大P3实验室难保不会不出问题,关键证据有可能会落入他人手中。
  • 在实施生化战之前,先把香港现行体制废掉,将香港完全纳入中共体系,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能够看到的是,2019年6月后开始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虽然香港人民顽强抗争,也阻挡不住中共黑警对香港的侵蚀和控制,造成了重大的人道灾难,但中共对香港的政策不降反升,将送中法升级为国安法。特别是在2020年4月29日确认了闫博士成功出逃香港后,中共国在最短时间内强推香港国安法的实施,让世界大跌眼镜,这也侧面说明了从港大出逃的闫博士与港大P3实验室在此次生化战中极其关键的地位和作用。
  • 中共在香港搞的送中法和国安法,曾经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些法案的推行对中共来说是弊远大于利的,不仅国际声誉上大打折扣,甚至在经济利益上也是损兵折将,国际关系上自断渠道,基本上是自残的行为,但是考虑到港大P3实验室的秘密,这些也就不足为奇了,中共在香港问题上所丢失的利益比起用生化战干倒美国、控制全世界来说,真是它们完全可以承受的代价。

三、为什么说中共发动的是超限生化战?为何生化战不首先从西方开始,而是在武汉先爆发疫情?

  • 闫博士就中共超限生化战做了一个描述,我只是在这里演绎一下。传统的生化战指的是在战场上,用特定的投放方式将生化武器投放到对方的阵地,从而造成对方战斗人员的战力损失;而不加以区分地将生化武器投向非战斗人员的普通民众,造成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不叫生化战,叫屠杀、生灵涂炭、异物种袭击!中共就是异物种!
  • 中共信奉灾难中求机会、求生存理念(即放把火再换身消防服去救火,带来名利双收的机会)是其邪恶本质的具体表现之一。结合闫博士的水管论来说明,中共国家里有一个储满水的大水缸,从水缸上接了很多暗藏的管线到各个邻居家里,也包括自己家,各水管的开关都在中共手里控制着。中共首先打开自己家的水龙头,在地上浇了一大滩水,让其他邻居都知道中共国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水给搞湿了。接下来中共逐个打开了通往邻居各家的水龙头,开度有大有小随他控制,这下可好,邻居的家也被淹了,而且不知道水从哪里来的,只有一味的去扫水除水,狼狈不堪且筋疲力尽。然后中共关上了自家的水龙头,并在自己家里也开始除水,各种方法、无所不用其极,用隔离的,用火烤的,用土埋的,总之很快把水处理掉了,之后对邻居说水患解决了,而且不会再有水灾了(暗指有疫苗)。此时各邻居由于找不到水的来源,只有一味地去扫水除水,有的甚至其他事都搁置不干了,只为了扫水防止水灾扩大,慢慢耗死在这件事上,回头一看中共却是一脸轻松,家里的水也基本干了,也没有新的水漏进房子里了,哪怕偶尔有一点也立即消灭之,无不羡慕至极。在各邻居都被这件事整得奄奄一息之时,中共就以救世主的身份,跑到各家去帮忙,房主被累死的直接接管房子,把相应的水龙头关掉;累个半死的就等邻居下跪求救,态度好的水龙头关小些或关掉;不肯下跪求救的水龙头则全开。这就是超限战,水灾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水灾是中共可控的,是这个水灾带来的众邻居的奄奄一息和俯首称臣。
  • 这个描述里,水龙头是超限生化战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虽然中共对疫情中的感染和死亡人数有造假,但现在看来,当下的中共国内的疫情确实不太严重,而且大部分人也不带口罩了,此次十一假期各景点人流量也极大,聚集很严重,比起当下的美国、欧洲、印度的疫情真是要好多了。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中共国内的“水龙头”是关着的,没有新的病毒源被人为释放,就算有个别疫情出现也是就地解决,加以隔离控制。这样的效果也可以让中共就疫情控制上向世界展示其效果和优越性。回头再看看美国,一个医疗科技大国,人口是中共国四分之一人口的国家疫情居然居高不下,而且还随着中共领导人的喜好有所起伏,这除了病毒本身的威力之外,最关键的是通向美国的水管的“水龙头”一直是开着的,并且开度是中共随意可控制的,就算美国再努力也无济于事。由于美国的疫情一直居高不下,政府就不断对社会进行救济,负债达6万亿美元之巨,而且还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把美国财富耗干;中共国就没有这种压力,不仅没有救济老百姓,还从这次疫情中挣了不少钱,美国怎么和中共斗呀,这就是超限战!
  • 另外一个可以对比的例子就是,2003年爆发的Sars病毒疫情,暂且不讨论这个sars病毒的出处,而当年王岐山就是借着这个病毒疫情上位的,其中的相关人士和今天的又是出奇的一致,比如制造此次CCP病毒的最大嫌疑人Malik就是当年宣称第一个分离出sars病毒的科学家,并且也因发现sars病毒成为了新冠病毒方面的权威,名利双收;钟南山无论是上次的sars病毒疫情还是这次的CCP病毒疫情都扮演着糊弄老百姓替中共洗地的角色,并且在疫情中卖自己的药挣得钵满盆满;王岐山更不用说了,上次的sars病毒疫情还是这次的CCP病毒疫情都有他的影子,只是这次把全世界都装进来了,还有国内的一些相关人士也是高度的重叠,这不得不让人感到万分的惊奇。这些都是将灾难变成机会的经典案例,温家宝说的“多难兴邦”还真不是浪得虚名,只是这些灾难都是人为制造的,让老百姓当炮灰的游戏而已,兴的是盗国贼的“邦”。

最后还是要提一下此次中共生化战中的一些惊奇和意外:

  1. 首先是习二在王岐山辅佐下当仁不让的成为世界头号战争犯,既然做了一尊就要负起一尊的责任,跑不掉的。
  2. 俗话说越担心发生的事就越容易发生,中共最担心港大P3实验室出事,而且也做了相应的措施,但还是出了个闫博士把中共研发制造CCP病毒的事实揭露了出来。要不是中共对香港人民这么狠毒,掩盖疫情的手法这么拙劣,控制国内疫情的手段这么残暴,也许闫博士反应过来的时间要长一些,盗国贼的目的也许会达到,真是造化弄人呀!
  3. 在此次由中共发动的生化战中,最早由爆料革命莫博士于2020年1月29日提出的硫酸羟氯喹能救命的信息,意外成为正邪斗争的角力场。本来硫酸羟氯喹可以成为这场战役中改变结局的关键要素,可大大降低病毒的破坏力,但由于邪恶势力的有意阻挠和扭曲科学证据,造成羟氯喹被限制。但同时,羟氯喹又在关键时刻救了关键人物从而改写了人类历史。这其中的曲折离奇,让人惊叹。
  4. 此次疫情也顺带挖出了很多以往不为人所知的黑暗力量的线索,比如被中共买通的科学界,激烈残酷的国内政治斗争等等。就说说美国福奇博士吧,这里不讨论他的立场和定位,而他所做的事与中共生化战的要求和布局高度吻合,并且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真不知道福奇博士该如何解释。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iselle
7 月 之前

文章分析得很到位

0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