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认为美国正在衰落,并在全球范围内挑战美国

图片来源:https://24vesti.com/sr/node/5671

根据《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10月12日报道,今年8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公开表示,中共“更希望川普总统不会赢得连任”,因为中共认为其不可预测。但这些评估只说明了事情的一半,而中共的公开消息来源则认为需要有更仔细的观察。

虽然中共领导人希望从川普总统最近咄咄逼人的言行中缓解过来,但他们也认为,川普削弱了美国的实力,加速了美国的衰落。后一种判断更为有意义,它鼓励中共不仅在亚洲,而且在全球范围内挑战华盛顿。

原文作者在其新书《长期游戏:中国取代美国秩序的大战略》(The Long Game: China ‘s Grand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n Order)中指出,中共领导人不断地评估美国的实力。自冷战结束以来,每位领导人都公开将中国的大战略定位在“多极化”和“国际力量平衡”等概念上,这些概念本质上是对中美力量相对平衡的委婉说法。当中国对美国实力的看法转变时,其战略也会随之改变。

在过去30年里,这种情况发生了三次,并产生了三次战略。第一次是在天安门事件后,当时苏联的解体使中共将美国视为一个强大的意识形态威胁对手。作为回应,中共领导人,如邓小平和江泽民,鼓励国家“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中共的第一次战略是悄悄地削弱美国的地区影响力。他们利用不对称的能力来阻挠美国的军事力量,利用贸易协议来限制美国的经济胁迫,利用加入地区机构来阻挠美国的规则制定和联盟建设。第二次战略转变发生在20年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让北京确信美国正在走弱。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修订邓小平时代战略,强调“积极完成了一些事情”。中共的第二次战略是建立地区秩序。寻求实力投射能力以干预该地区,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和经济国策,创造并运用对其他国家的影响力,并建立国际机构来制定地区规则。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第三次战略转变。这一进程始于四年前,当时英国投票脱离欧盟,唐纳德·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令北京震惊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正在退出它们帮助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正如中共中央党校的陈吉敏所观察到的,在促进中共复兴方面,“川普政府和英国脱欧的表现出色。”

此后不久,中共对美国实力的委婉说法开始转为一种信念,即川普时代不仅导致了美国相对衰落,而且还在加速衰落。“多极化”现在经常被认为是不可逆转的, “国际力量”正在“日趋平衡”。但最重要的是,在2017初年川普就职典礼的前一周,中共首次提出了一个新口号,将中共国自清朝遭受的屈辱转变为中共最高领导人时代的崛起:世界正在经历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笼统的口号存在于中共领导人的大部分主要演讲中,官方白皮书以及中国战略家和学者的数千篇文章中都占有一席之地。自2016年以来,共产党的权威人士越来越自信。中共领导人针对重要的外交政策,为党员干部撰写的官方评论指出:“尽管西方政权仍然执政,但它们的意愿和介入世界事务的能力正在下降。美国可能不再被认为是全球安全和战略的提供者……中国处于自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巨变状态这两个趋势同时交织在一起,相互影响。”

中共外交政策学者在这一时期变得更加尖锐。他们认为“最大的改变”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中美之间力量平衡的转变。例如,朱锋宣称,当西方国家被民粹主义吞噬时,“东方崛起西方沦陷。”; 阎学通认为:“川普破坏了美国主导的联盟体系”,中国迎来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佳的战略机遇时期”;武心波评估当今的美国为,“精神疲惫,身体虚弱,再也无法承载整个世界。”金灿荣修改了一个官方表述,指出“世界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从一个超级大国和许多大国,到两个超级大国和许多大国。”这些对美国看法的转变是在CCP-virus大流行之前,只是对过去美国实力的重新评估触发了战略调整,因此在川普上任的第一年,中共最高领导人发表了一系列重要演讲,暗示中共是时候“抛开隐藏的能力”了,现在该迈向“世界舞台中心”了。

这是中共的第三个大战略—战略扩展。它试图将中共国的影响力扩散到亚洲以外的地区,并与美国的全球秩序基础展开竞争。自川普当选以来,中共最高领导人多次鼓励北京 “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并为各种国际挑战提供 “中国方案”,这些现在也是中共智库和大学的最高资助研究重点。作为这种全球转向的一部分,北京也开始追求拥有海外的全球军事设施,以主权数字货币直接挑战美国的金融力量,重塑全球而不仅仅是地区性机构,并自觉地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领域展开竞争,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填补美国日益增长的空白。

然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仅关乎回报,也关乎风险。在对美国衰落充满信心的同时,人们也产生了一些焦虑,担心衰落的美国会以危险的方式发难。这种观点反映在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讲话和中共国的官方白皮书中,其中警告美国的 “包围、制约、对抗和威胁”。这也反映在北京对川普的评估中,它认为川普以高额的短期风险为代价为中共国提供长期利益。

北京当然更希望华盛顿以优雅得体的方式实现“霸权的衰落”,正如一位中央党校校长所说,许多人相信美国的抵抗可以拖延中国崛起,但不能阻止。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是否也是如此?对北京的一些人来说,美国修正方向已不可能。另一位学者认为美国人不再具有自我纠错的能力。

在2020年CCP冠状病毒大流行中,美国已经有20万人死亡,数百万人感染。中共认为美国“功能失调和衰退”,国家安全部的负责人说,“美国对CCP冠状病毒大流行糟糕的反应,是对美国软实力和硬实力的打击,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已经严重下降。”大流行对世界政治的影响就像一场大国战争。由此产生的信心可能鼓励了中共政府加大力度对邻国采取态度强硬,而不太在乎对香港的镇压和破坏,造成越来越让人反感的公众外交。

这种过度自信可能是没有根据的,特别是在中共面临人口增长放缓,外交受挫, 经济衰退以及中等收入陷阱等问题时。也可能是在关键文本和学术评论中人为制定的路线,类似于宣传而不是客观分析。即便如此, 北京的信心(无论是否合理)都有官方的权威,影响着中国的战略, 并鼓励着中共领导人采取冒险行动。

虽然中共对川普的看法很复杂,但其背后的逻辑为美国政策提供了相当直接的路线图。对中共政府而言, 美国不那么积极参与海外事务,国内还存在巨大分化,似乎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管理或经济竞争不感兴趣,这样的美国前景黯淡。塑造中共战略最关键的一个变量一直是对美国实力的评估。因此,华盛顿最紧迫的任务是制定一项政策——包括外国的和国内的,向北京证明,美国并没有陷入绝路。

相关链接

翻译: Alton
校对:文投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