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锐评观点:CCP的鲁莽野心,才是拜登败选的致命因素!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正道主义联盟

自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对美国的经济和政治霸权构成了首次严重威胁。中国的非同寻常的另类崛起将使白宫的任何人都忙。 尽管已经建立了国际反华同盟的风范,现任总统对此作出了全面对抗的中美贸易大战!拜登(Biden)的团队民主党人也一样明白,CCP现在是美国最大的麻烦及威胁!

去年,欧盟将中国指定为“战略竞争对手”,而前鸽派德国政府现在正在加强与日本和韩国的联系,以平衡北京。法国和英国正在努力将华为从其5G网络中冻结,而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则处于历史最低点。在太平洋地区,日本正在寻求与西方列强的军事和情报合作,并正在加强与印度印度民族主义政府的军事联系。印度在六月份发生有争议的中印边界致命冲突后,与中国的关系急剧恶化。

CCP一系列打压特朗普总统连任,换上拜登总统的想法是源自于国际压力的缓和愿望,但不要指望世界与北京的关系会在未来解冻缓和!

现任白宫政府对民主党候选人多年来对华软弱政策的批评,在特朗普的竞选广告中被贴上瞌睡拜登的标签。他们批评民主党人在克林顿期间推动中国经济和政治崛起的做法一直延伸到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政府认识到民主党对中国的软弱性是一个有效的攻击点,随着总统大选的临近,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了越来越多的强硬政策!

然而,尽管有许多原因使激进主义者应该希望拜登在11月获得胜利,但民主党担任总统不可能阻止新的冷战的进行。拜登总统的确比特朗普对华友好,而且美国在民主党领导下的政策更具可预测性,可能会减少南中国海意外军事升级的可能性。但是,即使民主党人不会受到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美国优先”意识形态的束缚,民主党也愿意建立一个国际反华联盟,以得到更多选票考虑,这将进一步恶化中美关系。

尽管美国是在1990年代推动了中国融入全球资本循环的民主政府,但这一进程发生在中国相对于美国占据互补但从属地位的时候。中国没有真正的军事威胁,而美国公司则从中国受过良好教育,薪水低廉的劳动力红利中获利!但是,既然中国已经成功地走上了价值链,并在先进技术上与美国展开了竞争,那么两国经济的互补性就不那么明显了。将中美关系视为竞争对手关系的不仅是共和党人,而持此观点的民主党人也越来越多。

在应对CCP病毒Covid-19斗争中的关键时刻,美国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加剧。无论是针对冠状病毒建立有效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还是剑拔弩张的太平洋军事危机,如果乔·拜登(Joe Biden)在11月3日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CCP也许将更开心的地松一口气,但在美国和国外,民主党政府和它的盟友都已经跟中共国处于危险和破坏性的新冷战中。随着CCP病毒被揭露为中共的超限生化武器对全球的攻击!对于美国现在受到CCP病毒蔓延带来的如此严重的后果,美国绝不可能采取任何缓和对华政策!

针对美国总统大选的”中国因素”,英国《卫报》十一日刊出外交事务专栏作家蒂斯达尔(Simon Tisdall)专文,指出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被共和党对手、现任总统特朗普批评为对北京软弱,北京当局若企图在大选前对台湾发动武力攻击,将可能成为拜登下月败选的致命因素。

蒂斯达尔在这篇题为”中国的鲁莽野心,可能是拜登胜选的最大威胁”的文章中指出,尽管目前全美国和宾州等”摇摆州”的民调数据都看好拜登,但此时若爆发一场国际危机,无论出于意外或预先计划,让特朗普以勇敢捍卫美国的形象出现,拜登将被边缘化。蒂斯达尔认为,特朗普选情愈告急,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就愈高,尤其是中国对台湾动武。

另外最近路德节目中提到三个硬盘的威力,还有白宫对邮件门事件的调查真相曝光,即将揭开拜登家族腐败跟CCP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此刻的民主党人,必须更加快速坚定的撇清跟CCP的黑暗勾结嫌疑,否则一定会被共和党竞选团队打击的落花流水!毫无疑问此刻的民主党会打出比特朗普政府更加强烈的反华政策及主张!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二0一五年访问美国时,在外交、人权、国际法等议题上,都摆出与西方趋同的姿态,但中国此后的行为愈来愈具侵略性,视承诺为无物,特朗普上任后的对中政策也因此剧烈转变,尤其是美国和台湾的外交和军事关系愈来愈密切。

综上所述,就算乔·拜登就任总统,美国与中国的冷战绝对不会消失!而且对CCP病毒的追责,南海问题的军事较量,各种美国黑暗势力的揭发抗衡,必将是总统竞选最重要的筹码!

白宫前竞选总顾问班农先生上周在warroom节目直播中尖锐的指出,“如果特朗普总统选举失败,唯一的原因就是对中共病毒追责不力!”反之,拜登即使开启对抗特朗普的大选主张,为了自证清白,对CCP的对抗及追责一样根本无法避免!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