诋毁闫博士的报告实则是攻击文贵和班农先生以及法治基金

图片来源:Arre

《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于10月10日发表了一篇报道,名义上是报道闫丽梦博士与其他几名病毒学家发布地第二篇指明CCP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的科学报告,实际是在用左媒和无良科学界人士的评论来打击闫博士的报告,同时攻击文贵先生和法治基金。

报道先简要介绍了闫博士的报告,指出这篇报告由闫博士与其他病毒学家一起撰写并与上周四发布。这份报告指出,试图证明病毒来源自然界的基因序列是假的,同时闫博士在九月份就指出病毒是人造并由中共国释放的。 这四位病毒学家在这篇新报告中定义新冠病毒为超限生物武器,这场瘟疫就是由中共国发动的生化超限战。闫博士再次做客《福克斯新闻》的采访,在塔克(Tucker)的访谈节目上,她肯定了这个人工合成的病毒最初就是有中共释放的。

报道为病毒自然来源论站台,对闫博士病毒实验室来源的定论进行了无力的反驳

接下来, 整篇报道对闫博士的论文的解读完全沿袭所有反对病毒实验室来源论点的媒体腔调进行了所谓的报道。文章称,闫博士这篇新论文只是再次强调了她在第一篇报告里的实验室来源的理论,同时报道借用专家的口称,闫博士关于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从蝙蝠和其他动物身上创造并上传假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到数据库指责就是为了模糊SARS-CoV-2病毒的 “真正来源”。

报道开始似乎想表现出中立的态度,即不支持任何病毒来源说,称 “我们仍然不知道冠状病毒疫情是如何开始的,或者在哪里–这种不确定性为未经证实的理论创造了很广阔的发挥空间”,但随即报道采用了与大多数媒体一样的口径称,大多数专家认为这种病毒起源于蝙蝠,后来才传给人,并且有研究发现该病毒与从中国蝙蝠种群中取样的冠状病毒有96%的相似度。

报道还称,在疫情大爆发之前,包括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已经从蝙蝠和穿山甲中采集了有冠状病毒的样本。 通过将这些现有序列与SARS-CoV-2遗传密码之间的相似性进行比较,专家们排除了该病毒是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可能性。

报道还用《自然》杂志上的某篇文章驳斥闫博士的病毒实验室来源论,称闫博士的小组在九月份的第一篇报告指出中国病毒专家使用现有的蝙蝠冠状病毒作为“骨架”或“模板”制造了病毒,而3月初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基于遗传分析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新冠状病毒不是现有冠状病毒的大杂烩,也不是“实验室构建体”或“故意操纵的病毒”,“遗传数据无可辩驳地表明SARS-CoV-2并非源自以前使用过的任何病毒骨架。” 接着,报道文章提及闫博士的推特账号在第一篇论文发表后被封,意味着闫博士的观点违反大众传媒的普遍认知,所以的得此“待遇”。

报道还搬出了在瑞士Nextstrain group研究冠状病毒的遗传学家艾玛·霍德克罗夫特(Emma hodcroft)来抨击闫博士的新报告。这个艾玛说闫博士的论点无任何证据支持,她认为,关于“科学家在公共数据库中植入’假的’类似SARS的CoV基因组目的为制造和发布致命的病毒变种” 的指控是离谱的阴谋论。

总之,这篇报道就是再次迎合那些企图替中共说话的媒体或所谓科学界人士的论点,对闫博士的科学报告进行再次的歪曲事实的抨击,称闫博士有关病毒实验室制造的观点以及对全球科学界共同掩盖病毒真相的指控没有根据和滑稽可笑。纯粹的打嘴战,没有能拿出一个论据充足的文章来和闫博士的论文进行完全科学上的辩论。闫博士的论文已经用各种真实严谨的数据证明了病毒实验室来源的真相,连最顶级的美国生物武器专家都啧啧称赞佩服不已。估计写报道的记者恐怕读不懂闫博士的文章,只能搬出别人的旧论来凑合出一篇文章。

报道无法在科学上反驳闫博士,不得不又一次扯到政治的因素

就像其他所有之前攻击闫博士和她的第一篇报告的媒体和所谓科学界人士一样,这篇报道在无法从科学上驳倒闫博士的论文后, 也不得不从政治上找切入点。文章提到了闫博士和其他病毒学家与前白宫高级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有关,并称第二篇科学报告只是为了附和蓬佩奥国务卿和川普总统在五月份讲话而已。

滑稽的是,报道到了最后变成了对班农和郭文贵先生的批判,与病毒的科学报告一点也扯不上关系!让我们来听听记者说了什么:病毒学家为班农领导的非营利性组织工作;闫博士和她的团队都是法制基金和法制社会的成员,在班农8月份被捕前,这两个非盈利组织都是由班农负责的;法制基金和法制社会是由班农和郭文贵先生共同创立的;法制基金从来没有发表科研和医学研究论文的经验,而且闫博士的两份报告发表前也没有得到科学家们的评审;郭文贵先生的媒体Gnews也多次发表有关认定这个冠状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并由中共军队释放出来。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写这种报道的记者的立场,无非就是沿袭左媒和其他与中共同流合污的人做法,将其闫博士与川普、平民主义的班农先生,郭文贵先生和他领导的爆料革命联系在一起,不管闫博士的报告有多么的科学严谨性和专业性,他们都只能从政治的角度进行抨击,而无力从纯粹的科学上进行辩驳。

我们不得不对这篇文章的真实目的产生疑问,到底作者是目的是为了维护病毒自然来源论,还是通过攻击闫博士来抹黑郭文贵先生和班农,以及法制基金和法制社会呢?这些人不正是中共最头痛的一群勇士吗?不过作者为了写这篇文章也下了点功夫看了我们的Gnews, 对此表示感谢。希望作者能多从Gnews的报道中领悟真理,寻求正道!

原文链接

译评:Jenny

校对:Sarathecat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