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思潮把持高校 正摧毁美国教育体系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文医
校对 坐看云起时 上传 WJ

图片来源:world.edu

弗吉尼亚大学克林奇谷学院政治学教授谢尔顿·加勒特·沃德(Sheldon, Garrett Ward) 出版并发表多部著作和文章,对美国早期政治思想和美国基督教有着深入独到的见解。他多次在一个新生代保守主义政治议题博客网站Gen Z Conservative发表文章,认为围绕川普总统任期的政治运动将可能成为自1776年南北战争以后最伟大的历史变革(1),提出当代“盛行于高校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思潮正在摧毁美国的教育系统”的论点。

谢尔顿教授将卡尔·马克思描述为“马克思兄弟中最无趣的人”。但他认为就是这样一位无趣喜剧演员的思想已经渗透到美国大学并破坏了学生真正的学习能力。

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就是不同经济阶层之间所产生的冲突(雇主与工人之间;奴隶主与奴隶之间;资本家与无产者之间等)。由于美国经济社会中具有流动性特点,使得核心的马克思主义从未真正在我们的国家中扎根。即使上世纪30年代美国共产主义鼎盛时期,美国人对这种意识形态嗤之以鼻,因为那时共产党中FBI卧底线人向党支付的党费比真正的共产党员上交的都要多!

但二战以后文化马克思主义通过转换以“群体冲突”(不同民族,性别,宗教,种族等之间冲突)的形式不仅在美国左翼组织中取得了成功,与此同时这种既相互对立又相互统一的“辩证”理论在俄罗斯,中国,古巴等引发了巨大了经济和政治革命。

首先这种马克思主义以文化方式导致社会各方面的革命,包括家庭、社区、教育、人际关系和其他生活一切。文化马克思主义几乎对整个大学教育体系包括人文学科(历史,英语)、社会科学(管理学、心理学、社会学)乃至自然科学(气象、医学……)等各个学科产生了全方位的侵蚀,主要体现在研究和教学过程中,都要充分阐述传统主题之间和激进观点之间的冲突。

以往在大学文学中对莎士比亚文学中有关人性(傲慢、嫉妒、野心、爱情、苦难)的深刻剖析和高超独特文学艺术的研究在现在都被遭到耻笑,此类学术位置被认为是具有英国特权的白人男性至上特点而遭到取消,同时还被贴上带有偏见的剥削压迫者的标签,他们可能剥削妻子,女仆,园丁和舞台导演。如此的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侵蚀使得大学所有学科都涉及“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等论调。那些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卓越创建者反而变成了特权阶级,资本家,奴隶主等牛鬼蛇神,被美国大学认为应该尽快被抛弃和遗忘。如此美国大学从一个基于对所有主题和所有观点(“智力客观性和超脱性”或“学术自由”)进行开放、自由、多样化研究和辩论的教育机构转变为意识形态思想灌输的工作场所。

所有内容均根据其是否“进步”是否冒犯某些所谓“被压迫的群体”(如非白人、女性、同性恋、变性人、性工作者、非美国人等)来判断。随着《民权法案》第IX条的通过,其法律边界逐步扩大,整个社会将上述法条武器化,特别是自2014年到最近,利用该法律严惩任何 “被压迫群体”不喜欢的所谓“不当行为”和“骚扰歧视”的言论

当前社会充斥的所谓“包容性”和“多元化”规则迫使大学优先雇用和晋升那些所谓“被压迫的群体”、排除白人男性……, 学术界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思潮已经扩展到学术期刊、出版商、学术奖项和捐赠基金。例如某主流历史学杂志可能因为某书籍或某论文批评这种文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倾向而被拒绝出版发表

历史悠久的古老大学、基金会和头衔、奖项和教授职位都因这种文化马克思主义思潮而遭到了严重破坏。西方文化中那些完美传承古典自由主义思想文学、宗教、哲学、艺术、音乐、历史(莎士比亚、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洛克,当然也有马克思、弗洛伊德等)的教学方式遭到吹毛求疵的批判。

谢尔顿教授开设了一门长达一年的“政治哲学经典”课程,主要研究历史上对人类历史社会文化进程有重大影响力的“知名”思想家,但并不意味着这些思想家一直都是“好人”,只是重要而有影响力而已。这课程包括研究讲授所有主要的政治思想流派:古希腊和古罗马;中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马基雅维利,通常这是学生们的最爱!);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自由主义、保守主义、自由至上主义等等。

谢尔顿教授在那门“政治哲学经典”课程都以约翰·斯图尔特·米尔的“自由”方式进行研究讨论,即各种理论的学习都在对其进行批判之前首先以最有说服力的方式对其进行研究。约翰·斯图尔特·米尔(John Stuart Mill)是英国古典自由主义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被誉为“十九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通过这种方式使学生们学习了所有思想理论,而且还学习了各种思想理论的研究方法,包括如何比较、对比、思考、推理、辩论、讨论等等。正如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在谈到他所创建弗吉尼亚大学时所说的那样:“在这里我们不应该对追寻真相而感到恐惧,追求真相无论导致怎样的后果,都要容忍在这个过程中犯错,都有足够的理由进行充分辩论“。这种学术理想不仅导致知识的进步,而且导致了经济学、技术、伦理、政治和个人生活的进步。而当今因为文化马克思主义使得过去那样一个生机勃勃、令人振奋、充满活力的学术气氛被一个死气沉沉、令人厌烦的灌输制度所取代!

文化马克思主义使教育陷入贫乏无趣,而经济马克思主义使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陷入贫穷。

谢尔顿教授认为让真正的自由回归到真正多元化中可能是克服当代文化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唯一解决方法。大学应该容许各种言论的公开调查和公开辩论,去伪存真,总结过去最好的思想和实践。在国家政策方面:应该允许学生自由选择学校,要有竞争,允许多种形式学校(公立、私立、家庭、宗教、社区、在线、现场学校)并存。可能要花一些时间,但是只有逆转这种文化马克思主义对学术自由的压制,才能产生更伟大的教育和更多的幸福感。

相关链接

Trumpism is the Right Mix of Old and New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