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一段历史往事看中共超限生物战之源

作者:Arvin Clark

闫丽梦博士的论文证实了CCP-Virus为中共研发的超限生物武器,中共造毒投毒人类昭然天下,全球灭共再上一台阶,穷途末路的中共恶魔正在收买大批专业人士进行反扑,正义和邪恶的较量在科研界也开始了终极之战。翻开中共的历史,中共继承了二战日军731部队细菌战的衣钵,在朝鲜战争中就小试牛刀,不过对准的是中国的军队。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25年6月在瑞士日内瓦《关于禁止毒气或类似毒品及细菌方法作战议定书》被签订,但这没有制止住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细菌战。臭名昭著的731部队(旧日本帝国陆军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统称号)拥有庞大的科研人员和63个支队分布各个战场。1945年日军战败撤离时其研究设施和研究材料并没有完全销毁,携带病菌的老鼠四散逃逸,这导致当时哈尔滨当地鼠疫流行,而且还有大批的生化武器丢弃在各个战场,这些都被共匪收入囊中,包括各个战场上投降的731支队生化兵也被共匪收编。

1949年窃国后最令毛贼东不安的是投降的国民党军队,国民党军队数量庞大而且都是爱国的铮铮铁骨,这和共匪党卫军的习性格格不入,怎么消灭这部分人成为一大难题,1950年6月25日爆发的朝鲜战争为毛贼东提供了机会,以抗美援朝的名义让这部分人去送死是最好的解决办法,10月8日中共决定出兵朝鲜半岛。一开始中共偷偷潜入朝鲜打了联合国军队一个措手不及,其后双方在“三八”线附近呈现胶着状态。

1951年,中共志愿军多个驻地上报称“在美军飞机过后,出现了大批蜘蛛、苍蝇、跳蚤等,因此断定美军投下细菌武器”。很快志愿军部队里就传出霍乱、斑疹、脑膜炎等症状。共匪军委很快在毛贼东的命令下展开了反细菌战,而且在没有调查取证的情况下,朝鲜、苏联都发声谴责美国进行细菌战,随后苏联也在联合国会议上指责美国使用生化武器。美国主张邀请国际红十字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前往中国和朝鲜实地调查,但提案被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多次否决。美国改向联合国大会提案调查,国际红十字会拟派出调查团前往调查但迟迟得不到中国和朝鲜的回复,但中朝邀请了有共产国际背景的科学家前来调查发表报告,认为美军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但中朝没有拿出科学证据来支持其主张。至今为止,朝鲜细菌战还不时引起学术界争论,这和CCP-Virus一开始中共诬蔑美国来中共参加军运会投毒如出一辙。

朝鲜细菌战中铁定放毒的是共匪:一是它手中有大量的日军战败留下的细菌武器,二是有战败的日军731部队的俘虏。我们知道1945年之后的国共内战共匪就是大举启用收编的日军俘虏参战,国共内战时共匪是否使用收缴的细菌武器仍然是一个谜,但依据共匪杀人如麻的本性不难想象国民党一泻千里溃败中共匪使用了非常规的武器。在朝鲜战争中,消灭投降的国民党军队是毛贼东的初衷,共匪通过投毒志愿军(大部分是国民党投降的官兵),不仅可以消灭大量的前国民党官兵,而且还可以发动宣传嫁祸美国让美国骑虎难下,同时还可以为在国内打造生化武器找到了很好的借口。

中共窃国之后,打造生化武器一直是其梦想之一,尽管收编了部分731残留人员,但不成体系而且也上不了台面,所以整合国内相关科研人员是一个方向,而国际公约明令禁止研究生化武器,哄骗从事救死扶伤生物化学研究人员让其研究杀人武器最好的办法是让其错认为“美国等发达国家也在研发生化武器”,因此在朝鲜战场上共匪一手投毒志愿军,另一手组织国内相关科研人员去研究反细菌战,从而为科研人员打造生化杀人武器找到了很好的爱国理由。1951年6月11日,中共党中央、军委下达了“关于迅速成立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命令,其人员主要来自协和医院和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而这两所机构主要从事救死扶伤的公共卫生防疫等研究。军事医学科学院成为军方最核心和最主要的科研力量,中共的病毒生物研究的根就此形成,表面上研究防生、防化等防疫防御研究,实际上进行生化武器研究。此后的P4、P3实验室都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一个个潘多拉盒子在以造福人类的名义下打造。

共匪建政是建立在中国老百姓累累白骨之上,血旗飘荡之处血流成河,共匪恶魔嗜杀成性,如今财大气粗的共匪把全人类纳入它的猎场,这次的CCP-Virus绝不是最后一次,随着中美终极之战的到来,一波又一波的CCP-Virus要从潘多拉盒子里被中共恶魔释放,正如闫丽梦博士所说“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在爆料革命的指引下,全球爱好和平的人类更清楚地看清了中共恶魔本性,消除人类的危机只有灭共一条路可走。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