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8: 1984进行时(第二部)

作者:文 石
编辑/审核:Giselle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十个月后……

第二部  地 狱

13、一夜之间

温斯顿决定周一早上照常去上班。既然没有接到通知,就必须去看看,毕竟他需要这份工作,他还想着安妮曾说可以让妈妈到B国来。

街上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抗议活动在周日没有停止。即便关紧窗户,还是会闻到外边飘进来的烟味,像是什么东西在燃烧的气味。临近中午,有一声巨响,接着是连续两三声,然后就安静了。温斯顿想看看有没有人把消息传到网上。但是网断了。这是温斯顿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没有网络的情况。即便是在A国对信息的严密控制下,网络还都是通畅的。

晚上,网络恢复了,但只有官方媒体平台可以打开。总统再次发表讲话,宣布军队将进入城市。他们被授权立即逮捕破坏分子。信号不稳定,总统的声音气若游丝,不像是发出警告,倒像是宣布投降。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直升飞机的噪音越来越大,玻璃都跟着嗡嗡震动。一道强光不时隔着窗帘扫进屋里。 

温斯顿和茱莉娅简单说了几句,叮嘱她不要出门,此外也不便说什么。这一夜,温斯顿反而睡得很香。窗外的喧闹几次吵醒他,他却又立刻睡着了,而且好像也没有做奇怪的梦。就像戈斯坦因说的,该发生的就会发生。

但发生的,还是超乎想象。街两边的每一家店铺都被砸了,有的被抢,有的被烧。甚至一家银行的防盗门被撬开。大门口的取款机被卸下来扔在地上,里面当然是空的。两辆公交车被烧毁的残骸横在十字路口。从头到脚武装地严严实实的军人,几人一组,站在街角,端着枪一言不发地看着路上的人们。

手机振了一下。温斯顿看到安妮发了信息,通知今天不用到办公室。温斯顿犹豫着,交通已经断了,走到茱莉娅家至少要四十分钟。天上飘下几丝雨滴。温斯顿加快脚步,他必须见到茱莉娅才安心。

地上有大滩深红色的东西。温斯顿心里一惊。是油漆,一滩一滩,一直到高台阶上。温斯顿经常路过,却没有注意,这竟然是一个法院。法院前的柱子上贴着一些标语,歪歪斜斜的,已经被扯破了。紧闭的大门和外墙上全是用深红色的油漆画的叉子和涂鸦。一楼的窗户也被打碎了。

马路斜对面不远处是D城最大的博物馆,考古和装饰艺术博物馆。温斯顿有不祥的预感。他快步奔过去,看到两个人站在博物馆院子前的台阶上。温斯顿停住,看看他们,不知是不是该进去。

其中一个人地问:“什么事?”

温斯顿不知该说什么。

“不能参观了。”另一个人生硬地说。

“被抢了。警察正在里面。”另一个人补充说。

“被抢了!?”虽然有预感,温斯顿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对。有史以来第一次,被抢了。这个博物馆已经有190年了。第一次被抢!”那人骂了一串脏话,接着又道歉,“对不起。”

“他们绝对是有预谋的!”另一个人说。

“当然。最好的东西被抢走了,把其他的砸碎了。我听说图书馆也被砸了,还烧了好多书!”

“为什么?”温斯顿几乎惊叫出来。

那人又骂了一句,就不再说话。

温斯顿向两个人说了句谢谢,继续往前走。他很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这不奇怪,不奇怪。”他心里对自己说,却好像是在安慰别人,自己并不相信。

他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么彻底。A国曾发生的事突然横扫B国,无人可挡。他以为B国至少会有人站出来抗衡一段时间。他还暗自希望,A国不会得逞。他是心存侥幸,认为人类文明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毁灭。但其实能毁灭A国就可以毁灭B国。而且只在一夜之间。

前面就是他原来常去的街头公园。那里是有长椅的。温斯顿脑子乱糟糟的,被双腿带着向那里走进去,不禁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那个漂亮的大理石雕像倒栽在地上,头不见了,身上被涂了黑漆。长椅被拆走了,只剩下几段散落的木条,花坛里的花草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在草丛边有两个油漆桶、一团绳子和两把刷子,还有一个锤子一样的东西。

温斯顿似乎又闻到了仓库里令人头痛的古怪气味。他愣愣地站了一会儿,看着这些器具:是经过他的手,分发给那些暴徒的。尽管他对整个行动一无所知,而且安妮显然也不信任他们,不想让他们知道。但他心里是清楚的,为联谊会工作,他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雨突然“哗”地大起来,变成瓢泼大雨。上天要告诉他什么吗?在这尊他喜欢的雕像被毁的地方,把他狠狠浇透,让他永远记住自己是个帮凶?

温斯顿到茱莉娅家时,雨停了。但他需要洗个热水澡。茱莉娅找出奥布兰的衣服,温斯顿不愿意穿,宁肯穿着茱莉娅的浴袍。

“我和几个同学从校园往外走,就看到有人在砸街上停的汽车。狄罗森上去问他们要干什么,一个人很凶,让他滚。我们觉得不对劲。这些人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口音很奇怪。”茱莉娅的口气像是在讲一个冒险故事。

虽然温斯顿没有心情听,但还是坐下来看着茱莉娅,鼓励她说下去。

“我们还遇到了D夫人。她竟然换了运动鞋,兴致很高,说要和我们一起走到市政厅。但是我们过了两三个街区,就遇到一群人在拆栏杆,还给我们几根拆下来的杆子,说是可以防身。我们说不要,我们不是来打架的。他们就起哄,说我们是傻瓜。然后他们就开始砸路边的一个花店。旁边就是一家咖啡馆,还有人坐在那里喝咖啡,吓得赶快跑了。D夫人说这些人疯了,说这不是游行,是暴动。狄罗森也说我们还是不要再走了,最好回家。到家我就赶紧告诉你,怕你担心。”

温斯顿点点头,想笑一下。

“今天接到帕森斯的电话,他让我不要再出门。我说看上去没事了。他说有人失踪了,有年轻女人,还有孩子。有人打电话到报社,要登寻人启事。怎么了?你不舒服?”

“有多少人?他告诉你有多少人?”温斯顿心头一紧。

“没说,他只说有一些。怎么了?”

“没事。没事。”温斯顿努力否定心里的想法。不可能,在B国,不可能。

越想忘掉,越是不断浮现。回家的路上,温斯顿一直都在想。A国每年有大量儿童和女性失踪。贩卖人口,是很庞大的一个网络。在监视设施无处不在的A国,警方既找不到失踪的人,也抓不到人口贩子。

想到这,他稍微仰起头,看到安装在高处的监控器依然完好。周末的疯狂破坏就在监视下堂而皇之地进行,妇女和孩子的失踪也是。

戈斯坦因给他开了门,很关切地看看他:“还好吧。”

温斯顿把门关好,走进屋里,低声说:“很严重,我都看到了。”

说完,温斯顿直奔卫生间,眼泪已经流了满脸,眼睛因为饱胀太多的泪水而生疼。他需要嚎啕大哭一场,但是只能忍住。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哭什么,他是为自己生命里的每一分钟痛哭,为他的父母,为所有人的每一分钟哀嚎,为了在A国的无尽的黑暗、迫害、压榨、欺骗、压抑、扭曲,还有完全一样的、即将在B国发生的一切。

万劫不复,万劫不复。他反复想出来的只有这个词。人类从此被邪恶统治,万劫不复。

(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 1984进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7: 1984进行时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the ccp, God bless the kind people

0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