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简报 (第一期) 关于傅希秋 Bob Fu

作者:基督徒

2020年10月7日,郭文贵先生在直播中再次斥责傅希秋先生为中共特务 (https://gtv.org/web/#/VideoPlay_UI)。与往此不同的是,本次直播开场就是谈傅、并特别指出傅曾隶属中共安全部12局,与当时的马建副部长是上下级,海南12局陶局长是他的直接领导。傅的其它信息包括他曾是党校高级讲师,中共党员。全世界都希望傅希秋回答这三个问题:

  1. 傅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时,是否如实填写了自己是共产党员的身份?
  2. 傅不但自己是通过政治庇护入籍美国,并帮助他人办理政治庇护,为何他还可以回中国?
  3. 傅所创立的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是公益组织,其收到的捐款都用到哪里去了?

直播开始播放了和平抗议者在傅家门口抗议时,被数名不明身份的持枪人员威胁,并有三人被警察带走。其间可以听到有人痛苦的呻吟声,文贵先生坚决反对米德兰市长把抗议者说成是恐怖分子,他获悉在抗议战友周围共有八支来福冲锋枪,十个白人大汉,他认为警察执法过度,“若有一千个傅希秋,美国就完全沦陷了”。文贵先生告知已有律师介入帮助被逮捕的战友,并警告说,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与傅希秋之间是一场正邪之战,一定有人最后进监狱。以上原因可能导致了文贵先生沉痛、悲愤的情绪。

通过推特可以看到傅希秋一方采取的行动(https://twitter.com/BobFu4China?ref_src=twsrc%5Egoogle%7Ctwcamp%5Eserp%7Ctwgr%5Eauthor)。总结起来:

  1. 出示他所隶属的双城中部社区教会(Mid-Cities Community Church)主任牧师丹尼尔 史蒂芬斯的证明信。
  2. 引用政治名人的支持推文,譬如卢比奥和科鲁兹。
  3. 引用张伯笠牧师的支持言论。
  4. 引用曾受其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帮助过人士的证词,如耿和等。
  5. 引用如:J Michael Waller (@JMichaelWaller)、郭宝胜、吴建民等言论。
  6. 引用其他不知名但反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人士的言论,如:Mischa(@MischaEDM)、土豆妈 (@Tudou522525)、Jonathan释放王怡牧师覃德富长老 (@freehongkong19)。
  7. 引用某些西方人支持其的推文,如:Karen Piper (@PiperK)、Nancy French (@NancyAFrench),(她们有可能是其认识的教友)。
  8. 反控郭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是中共特务,任务是破坏海外民运。

此事件在全球华人教会中和美国政界人物中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所以重要性特别巨大,如果文贵先生的指控确有其事,那么傅就是中共隐藏在教会体系内的貌似天使的内鬼,无论是帮助过傅或受其帮助过的中西人士都是受了傅的蒙骗和利用(包括他的教会),甚至暗受其害而不自知,同时许多在大陆和其它地方为信仰受迫害的人却还在把希望继续寄托在他身上。作为一名基督徒,笔者在读了傅希秋近两周的推特后,逐渐对其产生了很大的担忧,原因如下。

首先,傅是如何进入党校成为体制内教师的?文贵先生早就指其曾为中央党校高级讲师,网上也早已经有人晒出其曾经的党校工作证,而傅的ChinaAid网站英文版的当前页面在介绍傅的时候,也列出了此点。其译文是:傅毕业于北京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1993-1996年在北京行政学院和中共北京党校为中共官员讲授英语。(https://www.chinaaid.org/p/bob-fu.html

虽然不知道列出此点是否是在被人爆出党校工作证后添加上网页的,但正如张伯笠牧师(@zhangboli198964)所说,‘当过党校老师不等于是特务。’然而让人不解的是,作为参加过8964学运的学生领袖,是如何进入党校成为体制内的教师的。通常的理解是,8964前后几届的大学生毕业后,即使没有参加学运,也都不能留京,会被分配到较边远的地区,更何况是学运学生领袖。

二,傅引用的丹尼尔 史蒂芬斯的证明信针对的内容与受到的指控不契合。傅在引用其主任牧师丹尼尔 史蒂芬斯的证明信(以下简称证明信)时,是这样说的:“谢谢我的米德兰Midcities教会主任牧师史蒂文斯亲自针对郭和蚂蚁的无耻谰言发表此严正声明。Tkx Rev Daniel Stephens @midcities issues this solidarity statement. 我们教会是拥有3000多人的国际教会。郭蚂蚁们睁开眼好好看看我们教会牧师长老团名单https://midcities.org/our-staff-elders…https://midcities.org/our-staff-elders…。”那么史蒂文斯牧师严正声明了什么呢?

史蒂文斯牧师证明信要否定的是’unfounded accusations by unqualified individuals in recent weeks, falsely claiming that Bob Fu is not a pastor’ (最近几周有一些毫无资格的人针对傅希秋牧师发出了毫无根据的指控,错误地指控他不是牧师); ‘and any allegations that Bob Fu is not a pastor is categorically false’ (那些说傅希秋不是牧师的话都完全错误)。另外史蒂文斯牧师表达了他对傅的信任和赞赏,他说:“Bob’s humility and sincere faith are unequal among his contemporaries. (傅牧师谦卑而真诚的信仰是他的同龄人不具备的)”。

可以看出史蒂文斯牧师对傅有相当高的评价,而他反对的是一种声称傅不是牧师的言论,但这不是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所指控的,他们所指控的是:傅是伪牧师、假牧师;这可以理解为傅虽然有牧师的外表和头衔,却没有牧师的实质。所以笔者在此揣测,会不会是有人在向史蒂文斯牧师转述时,把原指控说成了:‘他们说傅不是牧师’,从而引起史蒂文斯牧师的反驳。

第三,傅的证明信,中文版本存在错译问题。傅贴了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译。在中文版题目上方多了一行字,是英文版本里没有的:‘米德兰/敖德萨双城教会主任牧师但以理.史蒂芬斯(应该就是史蒂文斯)就本教会牧师傅希秋牧师被威胁抹黑污蔑特代表教会发表如下声明’。英文证明信里也没有谈到傅被威胁一事,所以中文版本出现了增加内容的错误,这让人感到中文版作者/译者在试图自作主张地扩大史蒂文斯牧师证明信的证明范围。

这种感觉在下面两处差异中进一步被加强。史蒂文斯牧师信中说:”He has engaged in pastoral responsibilities,”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傅有参与牧师的职责,但中文版说:“他一直致力于牧养教会。”信中说:“As a licensed minister of the gospel,”意思是说傅是有证书的负责福音方面的服侍者或教牧同工,但中文版把minister这个含义较广的词限定为牧者,说:“作为一位受过系统培训的牧者”。

第四,傅是“一直致力于牧养教会”吗?打开傅提供的教会牧师长老团名单,的确可以看到傅在牧师团里,但他的牧师头衔是:ChinaAid Pastor 对华援助协会牧师。而其他人是Senior Pastor主任牧师, Campus Pastor 校园牧师,Worship Pastor 敬拜牧师,Executive pastor 执行牧师,Men-Outreach Pastor 向男士传福音牧师,Stewardship Pastor 仆人服务牧师,Connection Pastor 联络牧师,Youth Pastor 青少年牧师,Adult Ministry Pastor 成人侍工牧师。

这样看来,在此教会中,牧师不仅是指那些负责牧养和福音侍工的,那些负责某一具体职能的如联络、执行、服务的也可以是牧师,而傅是负责处理对华援助协会事务的牧师,似乎并不负责牧养,而且在教会网站所所列出的本年度的讲道视频中,也没有见到傅的讲道。但因为这是拥有3000多人的国际教会,所以有仍可能傅在其华人团契中有牧养之责。即使如此,根据史蒂文斯牧师信中说:” 傅有参与牧师的职责He has engaged in pastoral responsibilities,” 而他的首要职责是处理对华援助协会具体事务的,所以傅的牧养参与度能否达到中文版说:“他一直致力于牧养教会”,仍然存疑。

第五,傅是何时如何成为牧师的?根据10月7号 《声明》 (Statement),傅是在8964学运之后,96年逃亡美国之前成为了家庭教会牧师。而对华援助协会网站英文版的介绍中,傅在1996年因“非法传教”被拘押两个月之前,是北京一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一个家庭教会的领袖可以是指牧师,也可以是指一个平信徒。所以,还不确定傅先生是何时如何成为牧师的。但根据《声明》可以肯定,傅的牧师身份不是在美国被按立的,而是在中国某家庭教会被授予的;也就是说,傅到达美国后,可能对外所宣称的就是自己已经是牧师了。

牧师称谓之所以尊贵,是因其责任重大,牧师是为耶稣基督来牧养群羊、做群羊的榜样的;也因其对个人品格要求甚高,阅读提摩太前书3章和提多书1章可知。傅先生对牧师的身份很看重,这一点从《声明》和史蒂文斯牧师证明信可以看出。

但随着近些年教会在大陆的快速发展,许多教会牧师的按立标准不同,导致牧师群体里良莠不齐,牧师称谓的含金量从而下降。鉴于此,同时为了避免被中共当局注意,目前相当一部分的牧者有意选择不被按立为牧师。他们认为,有牧师的实质,没有牧师的头衔,在耶稣基督的眼里,仍然是牧师;有牧师的头衔,而无牧师的实质,在耶稣基督眼里仍然不是牧师。

第六,傅扭曲了抗议者的和平性,抗议者认为一些海外民主民运人士是受中共控制的伪民运,而傅是打入教会界的伪牧师。以前双方只是在媒体上互相抨击,此次之所以上其家门抗议,主要原因是由于这些人诋毁了闫丽梦博士。闫博士抛家舍业、逃美加入爆料革命,揭露病毒是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且是有意释放这一爆炸性事件。由于闫博士的爆料和揭发事关全人类的健康和将来,海外华人以捍卫其为己任,于是有了去各伪类家门口抗议之事。而傅对闫丽梦博士的轻蔑态度,可以从其10月7日转发Mischa (@MischaEDM) 的推文看出。Mischa说:“重磅中的重磅: SV法庭文件说郭文贵从未给美国情报部门提供有价值的情报!他曾向FBI在2017年夸下海口说要把中共在海外情报网给美国,希望投诚得到保护,美情报部门判断情报价值极低,最后FBI没有接纳!(闫丽梦一样) 靠撒谎爆料被FBI识破,郭骗意识到问题大了,所以才给习主席的826效忠信!”

第七,傅对抗议者的态度飘忽不定。傅先生至少两次提到要给抗议者传福音。傅先生在9月底说,“你不怕?你敢来一趟,我们德州千千万万弟兄姐妹都在等着给你传福音呢!如果拒绝福音,约翰福音3:16给你选择的道路。但愿你还有胆量亲自过来讲道理,而不是疯癫的谎言骂人!上帝怜悯”。

当初期抗议者到达傅家门口时,人数不多,而傅家门外有一、二十人在保护。为了增加气势,文贵先生在直播中希望能有一、二百人到场抗议。在傅10月3号回复@xiteller 时说:“也期待为那吹出来的100-200蚂蚁们在家门口办个小型布道会呢?约3:16!”

约翰福音3:16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而布道会就是要宣讲耶稣基督的救恩。看到傅先生有这样的传福音意识和胆量,并为反对自己之人的灵魂着想,笔者不禁心生钦佩。

但傅后来又开始警告抗议者了。他在10月7号说:“郭蚂蚁好好学习一下得克萨斯州法律才来我们这里碰瓷Texas Governor Signs ‘Sanctuary Cities’ Ban into Law https://governing.com/topics/politics/TNS-Texas-sanctuary-cities-ban.html… 根据这个法律,德州禁止所谓“庇护城市”纵容非法移民,所有德州的警察都有权利和义务跟联邦移民部门配合,包括要求出示ID身份证件。如果拒绝出示,立即逮捕。蚂蚁下场”。10月8号在回复郭宝胜时说:“蚂蚁们来我们得克萨斯州以身试法吗?不听上帝仆人苦口婆心的警告,恩典时期已过!”

爱仇敌是耶稣基督亲自的教导,展现了此品格,对于为耶稣基督赢得灵魂无疑功效巨大;即使不能爱仇敌,尊重的态度也是传福音的必要前提。但傅先生轻蔑的用语“郭蚂蚁”、“碰瓷”、“非法移民”,“以身试法”、“恩典时期已过”与其要传福音和开布道会的前语完全矛盾。

恩典时期在教会中,通常理解为从耶稣升天到其再次来临审判世界之间的时段,在此时段内,任何人都可以因信耶稣而接收到罪得赦免、灵魂得救这个恩典,所以称为恩典时期。傅先生说“恩典时期已过”,肯定不是指耶稣基督的恩典时期,因为他不能代表耶稣基督,也不会有任何较成熟的基督徒会同意耶稣基督的恩典时期已经过去了。那么傅的“恩典时期已过”就是在借用教会的用语表达他自己的恩典时期已过,现在他要审判了。10月3号傅先生还说要开布道会,要把耶稣基督的救恩介绍给抗议者,既然还在为抗议者的灵魂福祉考虑,那么10月3号应该还在他的恩典期内,但不知为何,布道会也没有开,抗议人数应该也没有超过200人,突然傅的恩典时期已经在10月8号过去了。

第八,傅认为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是中共的爪牙。傅的证据是文贵先生2017年初爆料时的一段视频,其中文贵先生曾经称习总书记为“伟大的习主席”,傅感叹:“伟大习主席”需要付出多少公关经费才能被肉麻成这样吹捧?看看听听:怎么没有提到被习任意抓捕酷刑的无数良心犯名字呢?”另外傅还把文贵先生以前混迹于中共高层的经历作为一个其通共的证据,他说:“我可没有被中共国安部办护照外派甚至颁发几次一等功唉!”

而他引用卢比奥、科鲁兹、Benedict Rogers 羅傑斯 (@benedictrogers)、Karen Piper (@PiperK)、Nancy French (@NancyAFrench)等人的推文都显示,他们以为傅先生是受到了中共恶棍的威胁和骚扰。

但长期追踪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的人士对于傅的指控是可以理解,不感到惊讶的的。文贵先生称“伟大习主席”既可以理解为一种斗争策略,也可以理解为其革命思想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大家或还记得,文贵先生在最初爆料时所陈述的目的是:保命、保财、报仇,而不久他就在西方人中获得一个绰号“灭共者”(the CCP terminator)。不论是策略也好,发展过程也好,但当文贵先生公开连续喊出:打倒共产党 Take Down the CCP时,他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就永远地与那些仅仅是反对共产党的民主民运人士区分开了。

事实上,除了1949年前的蒋介石政府,在华人中,文贵先生应该是第一个举起灭共大旗的个人,不但在华人和西人之中掀起越来越浩大的灭共浪潮,而且对中共取得节节胜利。无论中共是怎么消亡,郭文贵先生和他领导的灭共事业已经确立了其历史地位,这一点几乎无可置疑。

就连傅引用的被文贵先生常常抨击的Michael Waller、西诺、郭宝胜都只是谩骂抗议者是蚂蚁匪徒和流氓,不敢诋毁其灭共立场。而傅却影响一群西人攻击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是中共势力,这里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傅先生对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一无所知,如同那些不懂中文的西人;第二种傅先生是罔顾事实,有意而为之。

前一种可能性很难说通,因为傅先生就处在美国,没有防火墙等消息拦阻;又是中文母语使用者,又不是老年人不问时事,又是美国政界的常客,不应该对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一无所知。

所以第二种可能性最大,这也是让笔者为傅产生担忧的主要原因之一。照理说,作为一个反共立场坚定的牧师,傅在见到持类似立场的抗议者,即使不喜欢对方,不给对方传福音,也不至于攻击对方是中共的恐怖势力。就如傅自己认识到的:“撒旦是谎言之父!”所以急盼傅进一步解释为何自己认为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是中共势力。

第九,傅引用已被证明是伪民运人士的用语。黄河边自称民运,却能自由回国,前段时间刚回国返回,傅对此人被抗议深感同情,说“毛泽东的追随者=郭蚂蚁,看起来需要先集体排毒。10月7日下午郭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来黄河边车库前表演跳大神!”。网上有西诺政庇培训视频,此人推特言论失真,说“围殴傅希秋牧师家的三位蚂蚁匪徒被捕”。而傅先生居然转推,接受其“围殴”言论。作为神的仆人,看到伪者被揭发,不是应该高兴吗?即使不同意抗议者的方式,又怎能把爆料革命的抗议者称为郭蚂蚁,又等同于毛泽东的追随者?

第十,傅转推言语猥亵之人的言论。吴楠 (@hFsoG0lfrm0S_tl)说:“有凭有据自己招认的共产党员王啪啪 (王雁平),你们这些炮灰脑残怎么一个字都不敢提?”吴所引视频中是王雁平女士在受吴小平采访时,坦诚自己是党员的一节。但王啪啪(王雁平)这个绰号的背景应该是,在文贵爆料初期,中共为了污蔑他,伪造了他和王雁平有性爱关系的录音。因为当代中文“啪啪”暗示性爱,所以换言之这个绰号就是“王性爱”。吴楠此人不但言语猥亵,并且引用的是已被证明为中共伪造之录音,所以此人是中共势力,应该无疑。而傅转推此人说明,要么傅对背景不了解,对猥亵的语言不敏感;要么傅知而纳之,与反共牧师该有的情怀相去甚远。

第十一,傅能否提供曾受对华援助协会帮助过人士的名单和联系方式?在傅的推特上的确有八个人站出来证明自己曾受其帮助,他们是:文东海律师妻子周友芳(@o4DLdAf9V2bV6zX),赵枫生妻子全海燕LUO’LA (@zhaofengsheng),Chen Jiangang (@chenjglawyer),May阿鄒 (@MayChau1981),哎乌 (@aiwu8964),李爱杰(新疆张海涛妻)(@xiaomandela),709陈桂秋(@709chenguiqiu),其中份量最重的应该是高智晟的太太耿和 (@Genghe1)。但八个见证人的证词都是集中在感谢傅曾经帮他们逃到美国,并且免费地提供过吃住,其它细节没有。

考虑到傅的对华援助协会已成立18年,这个人数似乎太少了。而同时美东喜马拉雅香草山MOS.HIMALAYA (@Mos_Himalaya) 的10月7日的视频 “Expose Bob Fu — A CCP Spy disguised as Pastor Bob Fu (part 1)” 指出,“曾受过其援助的人告诫大家千万不要去找傅希秋帮忙,而大部分曾被他‘救助’过的人士因被他威胁而不敢发声”。所以我们期待所有的见证人,包括上面八人,能够站出来接受独立采访。 

即使傅有一些善行,但这不足以证明其就是一个手洁心清、致力于捍卫信仰受迫害者的牧者,因为魔鬼也可以披上光明天使的外衣。就如本文前面说过,如果傅真是中共隐藏在教会体系内的貌似天使的内鬼,无论是帮助过傅或受其帮助过的中西人士都是受了傅的蒙骗和利用(包括他的教会),甚至暗受其害而不自知。

另外需要提醒一下傅和这些“受帮助者”,不要忘了把荣耀和感谢归给上帝,因为傅先生用来帮助这些人的钱款主要来源于教会弟兄姐妹们的奉献款,所以这些钱是上帝的,不是傅个人的。

本次简报中,除了三个重要问题,还列出11点对傅的质疑。就如史蒂文斯牧师证明信中引用路加福音6:44里的教导所说的,“凡 树 木 看 果 子 , 就 可 以 认 出 他 来”,这些问题和质疑就是在质疑傅的果子。目前来看,傅的果子似乎不足以支持史蒂文斯牧师对他的信任和评价,即‘傅牧师谦卑而真诚的信仰是他的同龄人不具备的(Bob’s humility and sincere faith are unequal among his contemporaries)。’

我们会继续跟踪此事,给大家及时报道。在结束前,傅所属的双城中部社区教会Mid-Cities Community Church 把对华援助协会的事务列为其教会的主要侍工之一,足见其对中国、中国教会、和因信仰遭迫害者的爱心,特表感谢。

我们会继续跟踪此事,给大家及时报道。

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听写组

Hi Everyone◉‿◉! 10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