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5:1984进行时 (第二部)

作者:文 石
编辑/审核:Giselle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十个月后……

第二部  地 狱

10、现实比梦更像梦

戈斯坦因又是很晚才回来。温斯顿一直等他。

“工作到这么晚?”温斯顿不好意思见面就谈自己,先礼貌地表示一下关心,不过他确实有点好奇,B国人从不加班,甚至在工作时间内都会提早离开。戈斯坦因怎么能在办公室呆这么长时间。

“没有,去公园走了走。”

“哦。”温斯顿有点诧异。

但戈斯坦因好像没心情解释,看温斯顿不走,直接问:“有事?”

温斯顿向前凑了凑,低声说:“我可能被告发了。”

戈斯坦因看上去很惊讶,但示意温斯顿继续说。

温斯顿想了一整天,现在已经不像白天时那么惊慌了。他尽量简短地更戈斯坦因讲了他的判断。

“如果真是奥布兰揭发了你,你现在就不在这儿了,我认为。”戈斯坦因说得非常肯定,温斯顿立刻就相信了。

“即便你真被揭发,他们暂时还没处理你,你也逃不掉。”戈斯坦因接下来的这句话又让温斯顿心跳加快。

戈斯坦因没等温斯顿反应过来,接着说:“不过,有一种可能是安妮觉得你的某些活动写得太简单,她没有看到她想看的。所以你猜猜她最想看什么,把表格尽量写详细。然后等等看会发生什么。以不变应万变。”

搞科学研究的人,依照事实做判断,考虑的不是对方的情绪。温斯顿感激地点点头,即便戈斯坦因如此直截了当,完全不讲求说话方式。

“我也有事情跟你说。”戈斯坦因的语速慢下来:“有人到我们的实验室,说是安全检查。我听说他们和部门领导谈过话,还拿走了一些记录。我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有关系。我们这里没有直接的病毒研究,但有一点相关的东西。我暗自查了些数据,也许都被侦测到了。所以我这几天下班后就去公园走走,以前太不小心了,在实验室呆的时间太长了。”

戈斯坦因看也不看温斯顿,继续说:“如果真和我有关,这里已经有监视器了。”戈斯坦因快速地环顾了一下,“那咱们只能等着了。”

温斯顿看着戈斯坦因,没有说话。戈斯坦因也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一秒钟之后,他们各自低下头。“我找点东西吃。”戈斯坦因走进厨房,留下温斯顿独自站在那里发愣。如果是一年前,他会被戈斯坦因的话吓疯的。但现在他已经变得迟钝。在一个随时会被压扁,被蒸发的环境里,他好像总在等待迟早会发生的事。“他们”的训练太有效了。

温斯顿用椅子顶住公寓的门。他知道负责让人消失的是A国快速警察部队。他们在B国的行动当然是得到B国的默许。如果他们夜里来,他可以在他们没破门而入之前就知道,至少他有一分钟的时间清醒一下。做什么呢?他没有可以隐藏的,也不可能隐藏。要告别吧,和戈斯坦因告别是来不及的,是和自己告别,和他的自由之身告别。

戈斯坦因走过来看看椅子说,“不够。”

他把餐桌边的四把椅子都搬过来,摞在一起。

温斯顿一声不吭地看着他。如果公寓已经被监视,此刻他们的举动等于就在监视人的眼皮底下。

“睡吧。”戈斯坦因拍拍温斯顿的肩膀,他的手好像有意在肩上停留了一下,用力压了压。感觉到戈斯坦因的友爱,反而让温斯顿心情更沉重。

温斯顿走到窗口,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一辆运货卡车正从楼下缓缓驶过,可以闻到一股汽油味。空气不像以前那么甜了。温斯顿已经好久没有静下心欣赏夜空。月亮刚从一团浓重的云里钻出来,洒下的清辉突然照亮了对面的楼顶。更远处是一片幽蓝神秘的天空,再后面是静寂无言的宇宙。

假如能够活下去,他会记住戈斯坦因的眼睛,记住这片月光。它们使他觉得值得活下去。但如果只能一头栽下去,它们只是细碎的蛛丝,无力把他拉上来。

温斯顿关上窗户。对面某个遥远的地方一定有远控镜头,能清晰记录每个窗户里人的动作、表情。报纸上已经在讨论夜间用电量,接下来就会号召大家尽量不要开灯,节省电力;再接下来就会建议住户不挂窗帘,利用街灯照明;街灯会被说成是一种节电装置,被调得更亮取代屋里的照明;报纸上会公布数字,夜间用电量的下降数可以生产多少药品,多少婴儿用品。很多人,比如茱莉娅爸妈这样的善良人,看了报纸,会赞叹科技的进步,人类的进步。而远控镜头会发展成扫描设备,从窗口探测到整个房间里。在不远的将来,则不用通过窗户,墙壁也挡不住监测,监测的也不仅是言行和体温,而是大脑的活动。这在技术上不是不可能的。

到时候也就不会有他和戈斯坦因这种人。新一代还在胚胎发育时就被按照设计好的方式发育。还可以像斯巴达人那样,检查出生的婴儿。怀疑他们大脑有类似戈斯坦因的细胞,就扔到山谷里喂野兽。不,A国不会浪费能源,他们会被提炼出可用的物质。有人说A国用火葬场提炼的人油做方便面。虽然无从证实,温斯顿听说后就再也不吃方便面,甚至类似的东西,面条、粉条他都害怕吃。

其实也不用,现在他们已经在精心选择下一代的父母。只有被认为符合条件的人才会被允许结婚生育。为了清除边疆的少数民族,“他们”强迫那里的女性绝育。新生的一代就是天然的工具。让他们去镇压K城,就不需要提前吃药刺激神经,听到命令就直接可以残害手无寸铁的人。

对温斯顿这样的人,当然根本不会给任何机会生育。茱莉娅呢?她将来会嫁给什么样的人?帕森斯那样有利用价值的混蛋?想到茱莉娅,温斯顿悲伤地想到她毫不迟疑地同意了他的求婚。他和茱莉娅还能见面吗?他们是不是再也不可能依偎在一起了?假如,温斯顿发誓,他没有被消失,他能和茱莉娅结婚,他要好好守着她,把她当成他的宝贝,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尽可能让她快乐。他发誓。

温斯顿的眼睛模糊了。他觉得特别孤独。他要挺住。他必须不动声色地等待。

温斯顿一下子醒了,戈斯坦因站在床边俯视着他:“你做噩梦了?你使劲喊,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温斯顿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他还是完整的,温斯顿看着自己的身体:“我梦见他们正在切除我的肾脏。”

戈斯坦因只是看着他,没说话。他能说什么呢?

温斯顿发现自己湿漉漉的,全身都是汗,头发都湿了。他想起在梦里觉得下腹特别疼:“我去一下卫生间。”

戈斯坦因打了个哈欠:“好,我也回去再睡会儿。”

“是你告诉我,B国总统到A国秘密接受了器官移植?”温斯顿叫住他问。

“对。”

“我以为是梦里。”

“现实比梦更像梦。”

想不到戈斯坦因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温斯顿再次入睡时,脑子里一直想着他的这句话。

又是周三早晨,温斯顿去小楼后面的地下室取药。他走到窗口,等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伸出托盘。上面不是药,而是一个小纸条,温斯顿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起来,是一张死亡通知书。他努力想看清楚上面的名字,但找不到。难道是爸爸的?

正在温斯顿不知所措的时候,背后一声大喊:“让开!”

是帕森斯。“轮到我了。”帕森斯很不客气地把温斯顿推开。

温斯顿把手里的纸条递给帕森斯,不知为什么,对他说:“是你的。”

帕森斯突然怪笑起来,笑声像森林里的鸟。

又是一个梦。

温斯顿以为自己已经训练有素,能平静地挨过去。但梦来报复他了。它们比白天的事更清晰地盘踞在他脑子里。让他最讨厌的是他还能感受到自己在梦里那种惊恐,还有突然醒来时心脏的狂跳。他害怕再睡着。

戈斯坦因说他们的公寓里可能安装了监视镜头。如果是真的,会安装在哪里呢?温斯顿看看房顶和四壁。只有两个破了的蜘蛛网吊在那里。他好像听到一些细碎的声音时远时近,伴随着时钟的秒针有节奏的跳动。努力去听,又没了。是监视器的电流声?或许是老鼠?B国珍惜他们的老房子,不允许改变外部的样子,只能把里面改造得更适于居住。但老鼠可以在烟囱和通道里乱窜。虽然很烦,但只能忍受。温斯顿甚至欣赏B国的做法,他们知道好的东西要保存下来。A国把从前的东西都夷为平地,盖上工房和大楼,只要能为“他们”变成钱,什么都可以不要,把所有人变成奴隶,有钱才能控制世界。

温斯顿一阵悲哀,他这么害怕,就是因为担心自己不能继续当奴隶了。他还想活着,哪怕只是像老鼠一样吃点“他们”的剩饭。

细碎的声音似乎是从老式壁炉上面传出来的,那里有个风道。虽然不用生火取暖了,但风道没有堵上。温斯顿决定去看个究竟。如果是监视器的镜头,他就对着它大喊一声:“来吧,我不怕你们!”

他把写字台推到壁炉前,再架上一把椅子。温斯顿有点恐高,平时从螺旋楼梯的栏杆看下去,手心都会出汗。但这时不知哪来的胆量,他一下子跳到桌上。椅子不是很稳,他踩在椅子的两边,让重心保存在两腿中间。扶着墙,温斯顿慢慢挺直身子。那不是什么风道,而是一块脱落的墙皮。一团黏糊糊地东西粘在温斯顿手上,难道是老鼠或是蝙蝠的粪便。温斯顿觉得恶心,但他强忍着,把那团东西从墙面上弄掉,他要看看里面是不是藏着监视器。他一定要看,他要死得明白,他要……椅子突然晃动起来,一个声音说:“下来!我命令你下来!”温斯顿惊慌失措,身子一歪,摔了下来。

心脏狂跳不止,温斯顿不知道这次他是不是大叫,或者戈斯坦因听到了,也不再理他。

窗帘后面有了朦胧的亮色。楼下的街道上有人的脚步声。温斯顿睁着眼睛,看晨曦的光在屋里扩散开来。他想起一个A国老作家的文章,描写在冬天的夜里听着外面的狂风,无法入眠。那一代文人不断被整肃,被判定有思想罪,不知多少人死去了,也不知死在哪里。活下来的都像惊弓之鸟,即便在垂垂老矣之年仍然被记忆折磨着,只求能平静地入睡。

(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 1984进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4: 1984进行时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0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