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文贵先生接受班农先生战斗室采访 E419 文字整理

整理:香草山翻译组
校对:文位

杰克(Jack Maxey)川普总统目前在沃尔特里德医院, 他离开白宫前向大家说了几句话,他说感觉还行,有点疲倦,但精神不错。 去医院的原因之一是要在医院住5-10天,因为让他服用瑞德西伟,而瑞德西伟需要住院治疗, 每日静脉缓慢注射一次,手臂上留针一到一个半小时,有可能会有些副作用,如过敏性休克等过反应,可以通过减慢注射速度来缓解,所以要留在医院观察这。很多观众问我为何总统不用羟氯喹,是这样,8月份FDA宣布扩大瑞德西伟使用范围,可用在早期病人身上。给总统用瑞德西伟,我觉得有点问题,因为药监局规定用瑞德西伟就不让用羟氯喹,他们声称两种药合在一起会影响抗病毒效果。 但有意思的是,所有对瑞德西伟与羟氯喹组合的分析仅基于单细胞研究,而非临床试验或人体实验。 总统的另一个治疗是再生元公司的鸡尾酒式混合抗体,来自人体血浆抗体和对人体免疫有反应的实验鼠抗体,把两者组合在一起。

班农:我是个外行,他们昨天给了总统一套药物组合,但我还没见到过世界上有哪个国家领导人用过,或许因为(总统体内)病毒浓度急剧上升缘故,甚至都不是FDA批准的, 然后又改到瑞德西伟,但瑞德西伟是用于需要呼吸机的重度病人,所以用简单 方式告诉我们,为何这样的组合治疗让大家心里不安。每日邮报有一则故事,说有人告诉他总统呼吸困难,听上去很严重。

杰克:我可看不出这样的问题。从总统去医院前放在推特上的视频陈述看,看不出有任何呼吸窘迫,他讲话很清楚,没有任何呼吸困难。主流媒体看他上医院, 就认定他病重。这里关键点是,接受瑞德西伟治疗就必须住院。另外再生元治疗也必须住院。这是一个单一剂量。 为的是提振免疫力。 总统昨晚打了一针8mg剂量,是早期试验的最大剂量, 该药一期试验只有275人参加,但发现确实能有效缩短恢复时间,与我们描述过的羟氯喹在某种程度上类似, 就是在发病早期给病人用,增加免疫力。

班农:有好几位医生, 包括前几天在我们节目的闫丽梦都说, 一开始就应该让总统用羟氯喹,从我们外行看来,药物组合是给后期重病人用的。

杰克:我对他们给总统的用药无可厚非,只是这样做总统至少在医院住5天,每天要测试肝功能,肾功能,为的是可以继续用药。

班农:对全美国观众还有中国观众,你们看见这事的严重性,沃尔特里德是全球闻名军事医院,为在战役中受伤、伤势非常严重的军人做出过奇迹。

班农:我今天早上起来,看见《国会山报》、《Politico》和其它媒体说习主席发了一个不错的声明,希望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早日康复。这跟你对中国国内感受到的是同一回事吗?你一直在提醒CCP病毒,都好几年了,叫醒美国,他们要打开潘多拉盒子,中共要毁掉美国,然后,瘟疫大爆发,你说这个来自实验室,不是自然的, 是故意这么做的,目标就是川普总统。大家别忘了,在这个国庆日,即中共夺取政权、控制中国人民、控制住老百姓的日子,在这个国庆日,唐纳德.杰.川普,离大选30天前得了病毒,然而,美国政坛却说,习主席希望他康复,希望第一夫人康复。关于这个病毒、川普总统和他家庭,中共内部到底发生什么?

郭先生:过去2到3天,我非常震惊,非常难受。祝愿他们早日康复,我要为总统夫妇祈祷!三年前,我是第一个人提醒美国,中共有一项正式的计划,搞弱美国,搞死美国。9个月前,我第一次跟你谈,中共计划在美国大选期间用生物或化学武器杀死川普总统。几个月前,还有2天前就在这里,我跟你说我很担心中共用病毒杀死川普总统和他家人。尽管如此,还是让我非常震惊。

还有另外一个震惊,仅仅二十分钟,在中国大陆,社交媒体得到了消息,比美国人知道还早。在川普总统宣布后,仅三分钟,所有中国社交媒体欢呼川普总统得了大礼,在中共国庆日,老天相助,把病毒送给了川普总统。 5到20分钟,所有中国媒体, 中共控制所有媒体的, 他们高兴,大笑……

班农:这是周五凌晨这里时间1点发生的,北京时间下午1点。你说这里很少人发现是因为这里是半夜,而在中国是大白天,社交媒体到处都是在庆祝和取笑川普总统得了病毒。他们不难过,他们没有说我们来为川普总统祈祷。

郭先生:百分之百的高兴、取笑和庆贺。

班农: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他们表现得非常不友善,是恶意的。我们能说中共从媒体影响中国人,让他们真正是在嘲笑和庆祝川普感染了病毒,觉得这是一个胜利,这么粗鲁残暴吗?你能谈谈在中国真正在发生什么吗?

郭先生:在川普总统发表声明表示自己感染了病毒后,多长时间习近平才送出表示关切,希望川普总统好转的函件?是在30多个小时之后。我听说了一些在这之前中共内部发生的事。他们之前觉得或许应该先等等,没必要发出这个官方函件,甚至习近平王岐山认为可以准备悼词了。这是真的内部情报,不是开玩笑,这才是他们内部真正想法。所有中共官方媒体,社交媒体都在嘲笑和庆祝,很多餐馆还为此给出折扣,认为川普感染病毒是上天在中共国庆日给的礼物。

班农:那天是中共国庆日。中共说这是神给的礼物,当天餐馆酒吧还因为川普感染中共病毒而打折庆祝。

郭先生:您应该问三个为什么。为什么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在中共国庆日那天感染了病毒, 不早不晚?

班农:您是说没有阴谋论,也没有巧合。但怎么就是在那天发生了。特别那天新中国联邦在全世界示威表示这是中共最后一个国庆日,大家要推翻中共。而中共则在宣传看,川普在中共国庆日被感染了,这是神送来的礼物。

郭先生:中共为此向世人表示说:神在我们这边,我们就是神。我们可以决定川普什么时候被病毒感染,得瘟疫和死去。您要问的第二个为什么,是中共100%的控制了媒体并审查网络声音。如果想说些习近平的丑闻,立刻会被禁止。如果想说郭文贵,立刻会被删除。而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感染了病毒这新闻却立刻在中共媒体和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庆祝热潮,同时还希望伊万卡,库什纳,他们的儿女也要被感染。

班农:他们希望总统整个家庭都被感染。

郭先生:对。他们希望川普所有家庭成员都被感染。他们觉得这是上天在惩罚川普而给他们的礼物。对这些言行为什么中共不加以控制?

班农:也就是中共不想让人们了解的事件,中共就用防火墙立刻禁止。比如你把战斗室放在GTV上想通过防火墙,就会逮捕你,因为中共有100% 的控制权。但是川普被感染这事,中共将它推的到处都是,而且要确定能推的到处都是。

郭先生:那第三个为什么是,普京是第一个国家领袖发来函件表示希望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梅兰妮早日康复。在普京之后,是20多个小时之后,习近平才发来函件。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多年前就认识普京,我也和习近平有个人来往,我知道内部情况。普京给习近平打电话,让习近平写个函件表示一下。其实习近平不想这么做。习近平想的是应该可以给葬礼准备悼词了。习近平在等待川普去世。我保证习近平在等川普过世而不想给祝福。

班农:您认为中共高级骨干管理人员真的是在准备川普过世?

郭先生:那是100%的事。你们美国人实在是太体贴宽容了,你们都付出到让总统都感染病毒了。三年前,一年前,九个月前,我一再地警告你们,中共要搞弱美国,让美国不稳定,要美国死。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对于川普个人,没有作为第一个国家领导祝愿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早日康复。内部消息表示普京和习近平说你应该发个函件表示表示,不能只等待,如果不发会显得很难看。所以普京是第一个做的这个表示的人,而20多个小时后习近平才发了信息。那么这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在中共国庆日,中共如此庆贺美国总统川普和第一夫人感染了病毒?第二,为什么中共没有对这些庆贺行为进行网络管控,信息传播如此之快之广?第三,为什么习近平推迟了接近两天48小时的时间才发函件表示祝福?

郭先生:而且还是在普京之后。还有,为什么中共高官成员没有一个被这个病毒感染,而美国总统川普和第一夫人都被感染了?你们一些美国人不喜欢川普总统,我不了解你们内部,我也不想谈论你们内部政治,但是我想再次警告你们。既然川普总统能被病毒感染,第一夫人能被病毒感染,那么你们每个人都可能被感染。太危险了。

班农:所有郭文贵对美国发出的警告都是真的。社会运动,潘多拉盒子,和从一月开始的其他很多警告。他一直说我们太天真了,这就是生物病毒武器,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中共把病毒撒向了全世界。文贵您在我们这个节目早些时候说过,很多无辜的中国人到国外如意大利做事,但是他们的确是中共散发出来的超级病毒传播者,欧洲和美国都很大程度得到了这些病毒传播。那么您相信是否有一个专门针对白宫针对川普总统的病毒传播者?

郭先生:100%确定有。现在您还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我的老师班农,真是太让我震惊了!美国人现在你们还和我谈论这些问题,真的让我震惊!太简单了,为什么是这个时刻? 为什么是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为什么在这个有象征含义的时间?为什么是中共国庆日?为什么中共这么大肆庆祝此事?为什么我郭文贵三年前就能警告你们?为什么9个月前我能警告你们?为什么两天前你坐在这里对我说可以赢大选,我说不?因为我一直在担心中共会谋害川普总统。看看,川普总统感染了病毒。为什么我能告诉你这些? 我不是个疯子,这些信息都来自中共内部情报。中共一定会这么做,这是他们必须采取的解决方式。为什么?因为我太了解中共了,他们绝对要干掉任何对抗中共的人。美国人你们现在必须要知道,就如三年前我告诉你们的,你们的国家现在正受到袭击,处在战争中,每个人都在危险中,可能下一个被感染的人就是你。因为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都能被感染,没有人是安全的。现在是你们要反击的时刻了。你们必须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即使你们有官僚作风,对此事有看法,感到悲伤,或是害怕,你们也必须要去找到证据,发现真相,不然每个人都会有麻烦。

班农:我曾多次接受电视和报纸采访时谈到,我们美国欠郭先生很多,不是指诸如爆料运动、新中国联邦这些运动,给予中国人民推翻中共政府的力量,郭先生像圣经旧约中的预言者一样,很早就向美国发出警示,提醒美国中共有多么邪恶,以及中共正在集中力量摧毀美国。搞垮了美国,中共在全世界就不再有竞争对手,就可以继续奴役中国人民,最终掌控全世界以奴役全世界人民。郭先生的警示听起来疯狂大胆,不幸的是,这个国家的领袖们没有接受他的警示,就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最令人震惊就是九个月前,郭先生就说:不要以为这个全球流行性病毒来源于武汉的海鮮市场,那是个谎言,不要以为病毒来自蝙蝠洞穴。这个病毒来源于生物武器实验室,这是中共的重点項目,他们必須要摧毀美国,因为美国和川普政府在與他们对抗。郭先生还特別具体指出,中共会集中精力对付川普总统,如今,在中共国的国庆,中共篡夺古老中国的政权,也就是他们成功开始奴役中国人民的紀念日,中共国上下都在庆祝,就在这一天,美国总统感染中共病毒。我们不是阴谋论者,但我们也不相信巧合。

郭先生,您一直对事态走向把握得很好。看看我们如今的经济现状、社会环境,您很早就说过,中共不希望美国的局势稳定下来,他们希望美国一直处于混乱状态。您是否认为中共以为他们正在贏得胜利?

郭先生:在过去的四十小时中,我在中共国內部的朋友们包括将軍,以及欧洲政界高层的朋友纷纷来询问我(对川普总统感染中共病毒一事)的看法。我问那些在中共国內部的朋友们:美国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们希望美国总统去世吗?你们希望美国的第一夫人去世吗?你们希望所有的美国家庭都有人感染中共病毒吗?这太疯狂了!这是最基本的人权问题。现在中共认为他们已经取得重大胜利,他们可以谋杀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就可以杀死世界上任何人。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惧。在当今中共国人的眼中,没有上帝,没有信仰。上帝在哪里?中共就是上帝,上帝站在中共一边,上帝要让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从这个世界消失,如今又和梵蒂冈教廷搞在一起。中共认为既然梵蒂冈教廷是上帝的使者,而梵蒂冈如今受中共摆布,所以上帝的使者是中共。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为什么会感染中共病毒?因为他们不是好人,上帝不支持美国,而支持中共。

班农:您的意思是,中共认为他们正在取得胜利,是因为上帝支持他们。因此习近平没有感染病毒,川普总统却被感染了。

郭先生:我在中共国內部一直支持我的朋友说:我真的认为中共会取得胜利。你看上帝是站在中共这边的,上帝让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感染了病毒,说不定二十四小时后川普总统就去世了。您知道中共国有多少人说川普总统会死于病毒吗?去看看中共国的社交媒体,上面95%的人都希望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死于中共病毒。

班农:中共国的社交媒体被中共控制, 他们想关闭就可以隨时关闭,所以其实是中共在推动这个话题,对吗?

郭先生:没错,中共国的地下赌博网站中,有97.5%的人下注,押宝川普总统一周內会去世。美国一定要明白,中共是恶魔,他们意图杀死上帝,然后成为上帝,他们意图控制梵蒂冈教廷,控制全世界的所有宗教,他们已经在香港、新疆、西藏等地展示过了他们的野心和手段。他们意图控制全世界经济、科技、社交媒体。首要的就是社交媒体,中共不想让人们知道真相,他们意图摧毀美国,杀害美国人,他们有具体的计划。请各位一定要警惕,美国需要下定决心联合世界其他国家,一起对抗中共,向中共质问病毒来源,探究病毒真相、获得病毒数据。

九个月过去了,美国忙于官僚政治和內部政治游戏,导致总统和第一夫人在中共国的国庆日感染病毒。中共和梵蒂冈教廷勾結,梵蒂冈拒绝和国务卿蓬培奧会面,相当于在全世界面前打了美国的脸,中共和习近平为此感到非常得意。

班农:中共很得意,梵蒂冈只和我们打交道,教皇拒绝和蓬培奧会面,川普总统又感染病毒。

郭先生:相当于在全世界面前打了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一巴掌,又捅了美国一刀,然后把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送进医院,接下来就会是川普总统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们。伊万卡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中共为什么要去诅咒伊万卡的孩子们!太恶心了!一点人性都没有!伊万卡曾访问中国,伊万卡的女儿曾送給习近平送去用中文演唱中国名曲《茉莉花》的视频。如今他们却诅咒伊万卡的孩子们感染病毒。

美国观众们,各位不必相信我,请亲自去中共国,去中共国的社交媒体,去中共国的餐厅看看。如果您去餐厅,告訴他们:我是美国人,我反对川普,餐厅立刻給您50%折扣。在中共国的地下赌场,97.5%以上的人都下注川普总统很快会去世,比911还要邪恶。

班农:这些都来自中共高层吧,类似得到全国人大的批准和支持。

郭先生:这是肯定的,如果没有中共高层的批准和推动,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支持川普总统、喜欢川普总统的帖子会被立刻刪除,喜欢班农先生、喜欢我的帖子根本发不出去。而新中国联邦的公民们,很多人都为川普总统感染病毒而流泪,大家都在为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祈祷,祈祷他们尽快恢复健康,回到白宮。世界需要川普总统,需要美国,美国需要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

班农:前段时间我们做过两个关于新中国联邦的特辑,其中一个是我和十月一日参加世界各地游行的新中国联邦公民的对话,那些年轻人说,今年的十月一日是中共国的最后一个国庆日,明年的六月四日,将是中国的新建国日。

郭先生:十月一日的新中国联邦终共大游行在世界各地举行,规模和参加人数都是前所未有的。我本人从窗戶往下看都感到震撼,整个游行队伍非常和平有序文明,向美国人展示新中国联邦、新中国人的风貌。因为他们有宗教信仰,大多数是基督徒和天主教徒。在中共国,中共不允许人民有宗教信仰,給人民洗脑,让中国人民充满仇恨,痛恨川普总统。

中共通过控制梵蒂冈教廷拒绝和蓬培奧国务卿会面,在欧洲打了美国的脸,在美国国土上,又通过让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感染病毒,捅了美国一刀,他们还意图控制和威胁美国经济,这些是美国史史上前所未有的。美国如今只有两个选择:消亡或生存。而推翻中共是生存的唯一途径,別无选择。

班农:我们別无选择,美国或推翻中共,或被中共推翻。

郭先生:如果再不采取实际行动,您以为感染病毒的只有川普总统和第一夫人吗?我可以保证,蓬培奧国务卿、彼得納瓦罗、汤姆科顿议员、班农先生⋯⋯所有人都会被感染病毒,所有反对中共的人。

班农:这些人都是反对中共的。

郭先生:对,中共会杀害所有反对和反抗中共的人,包括各位的家人,任何反对中共的人都会感染病毒,並且各位都会得到同样的待遇。中共国的社交媒体会一片欢腾,餐厅会因为庆祝各位感染病毒而打折。

班农:您认为是中共故意派了超级传播者来这里传播病毒吗?

郭先生:咱们拭目以待,我不希望这些事情发生,更不希望像过去三年半中我说的事情一一得到验证,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如果不尽快采取实际行动,会有更多的人感染病毒,这次将不局限于共和党成员,因为这次感染的绝大多数是共和党成员,凡是反对中共的人,中共就会代表上帝使他们感染病毒。

班农:三年前你警告过美国,中共有潘多拉盒子,就是对着美国来的; 九个月以前,你警告这个病毒是生化武器;几个月前,你警告川普将是中共的目标;今天川普总统进了沃尔特·里德医院,今天的曼哈顿跟一月份一样死寂。请问你今天对美国的警告是什么?

郭先生:不要相信我说什么,你需要去验证,尤其是在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上周我和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此共进晚餐。我告诉鲁迪,“闫博士的母亲刚被警察拘禁了”。鲁迪当即一拍桌子站起来,说“文贵,你想要我做什么?我会尽一切可能帮助闫博士。” 这是就是人性,正义感。他如此想要帮助闫博士,这使我的情绪非常激动。

而当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感染病毒,中共为美国人准备了吊唁函,这有多邪恶?美国人不要再搞官僚和玩政治。你们需要联合其它国家,英国,日本等等,找中共要病毒真相。去到武汉, 给你72小时。

中共不是说病毒是从云南蝙蝠矿洞里来的么?我郭文贵亲自睡到那个洞里,送我去!在那里吃住,看能不能染上。如果是蛇身上的,让蛇亲我的嘴,我不怕。海鲜市场、P3、P4实验室、马里克,找到所有相关人盘问。然后问武汉的医生,为什么死那么多人。把所有证据和证人汇到一块,让闫博士出来指证。她能展示给你来自中共解放军生化武器计划的地图。这不仅是病毒,是生化武器!郭文贵给你们美国人最后一次警告,这是生化武器,不是来自自然!

你们还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疫苗上。告诉你们不可能有疫苗。我们的内部战友有中共军方的将军。他们希望我们能推翻中共建立新中国,同时告诉我这是生化武器来自中共军方。

班农:显然这是一个生化武器。我们本应该在9个月前就针对这件事情。

梵蒂冈本应是全世界基督教的代表,尤其是天主教。因为梵蒂冈对美国所作的事情,中共在嘲笑我们美国。你说梵蒂冈收受中共贿赂,他们从来没有正面回应。你是否还坚持说他们收受中共上亿的钱财?”

郭文贵:每年20亿。他们还有另外的原因:共享情报,同时中共让梵蒂冈享有中共海外的洗钱系统。梵蒂冈恨美国的原因是无法通过美国捞钱,只有中共能帮助他们。你看到庞培奥的遭遇,他只是出于外交礼仪去拜会梵蒂冈。他们居然在最后一分钟拒绝见面,打他的脸,直接点名说不见他。疯了么不是?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