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21:1984进行时(第二部)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十个月后……

第二部  地 狱

6、集市

温斯顿觉得集市是最安全的地方。

茱莉娅说,她从小就被爸妈抱着去集市,已经很烦了。明天早上她要睡懒觉,不想去了。温斯顿就在等这句话。

B国的周六集市像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条汹涌的大河。天刚亮,全城人开始往主街上汇集。任何人都可以在街边占块地方:昨天还在用的东西,今天就可以摆出来换钱。小孩穿过的鞋袜,祖上留下的不成套的杯子,废旧物品拉拉杂杂无奇不有。当然还有专门贩卖廉价服装和日用品的小贩们也来赶集。

今年最不同的是每个人从头到脚裹在防护服里,后背上还背着一个固体压缩氧气盒。远远看上去颇为壮观,像从天而降的太空部队。

集市本是当地居民自发的活动,一切免费。但三个月前要求摆摊的居民交摊位费。虽然只是很少的一点钱,还是激起强烈的反对。茱莉娅的爸妈都收到邮件,号召所有人到政府楼前游行抗议。但邮件第二天就消失了。茱莉娅的爸爸不太会操作电脑,以为是他自己给弄丢了。茱莉娅帮助他仔细找了,找不到一点痕迹。茱莉娅认识那个发来邮件的先生,给他发邮件,但显示对方无法接收邮件。茱莉娅的爸爸给那个人打电话,电话号码是空的。几天后,茱莉娅的爸妈收到那位先生的邮件,他解释说有系统错误,以他的名义发的邮件,他本人完全不知情,一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

报纸上刊登了几万位居民的联名信,他们认为参加集市应当收取一定的费用,因为需要雇人维持秩序和清理街道。他们还认为目前收的费用太少,如果提高服务水平就要再提高收费。

此后,电视上介绍了专为集市、球赛等大型活动设计的防护服,都是在A国采用高端技术制造的。一些专家发表文章认为,病毒给人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防护设备的研制使尖端科技直接服务于平民百姓,防护服的用途必将不断扩大,在服装业彻底革新换代的同时,也将永远改变人们的穿着习惯,打造出新的审美品味。

温斯顿很喜欢防护服,就像一个套子,让每个人看上去都一样。即便他可以定期服药抵御病毒,温斯顿还是买了一套,因为去集市要求必须穿上防护服。当然,他也知道,在监视器中,他还是原形毕露,每个人的肉体都是独特的,都不可能逃过监控。不过群居动物的好处就是以数量取胜,在人流中,每个人被注意到的可能性必然减小。人群让他觉得安全。集市是一个可以隐藏秘密的理想场所。

集市费、防护服和其他同时推进的各种措施都不过是为A国收集资金。在A国,有个专用名字,叫“割韭菜”。在B国则被称为剪羊毛。其实,只要方法得当,即便是“四低”机构,也可以让A国的韭菜和B国的绵羊习惯于奉献。被收集的资金当然不会去解决A国的粮食短缺,或为B国人制造药品,而是用于采用更多、收集更多、养育更多私生子女。

同时,温斯顿已经作为小仓鼠成为更宏大的计划的一部分。上月开始,他们的薪金全部改为数字货币,而且被详细分类。其中可以用于日常消费的,只能在超市、餐厅、理发店、服装店使用。交通费只能买车票。当然,他还可以把“其他”一类中的钱给妈妈。但数目是确定好的,而且妈妈收到的钱也只能用于日常消费。

这意味着,温斯顿不能再给教堂捐钱,旅行需要上报。如果他想再去那个小镇参观集中营,安妮一定会问他去干什么。而他也根本不敢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一个普通本分的公务人员关心超出他职责范围事情,此人脑子里在想什么?换位思考,温斯顿想,“他们”一定会对这种人产生怀疑。所有对历史有兴趣的人都不可靠,喜欢文学、艺术的人也有问题。这些东西都会让人变得复杂,而复杂的人是不可控的。

这就是“他们”正在缩减大学里这些专业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专业对“他们”没用,而是他们本能地感到不安,感到怀疑。温斯顿认为,B国的文化艺术传统迟早会被想办法清除。但会一点点实行,就像收取集市的摊位费,先让B国人有个适应过程。等他们习惯了,就可以大规模展开行动。所有的事其实只有这么一个套路,不知B国人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而这就是温斯顿到集市的原因,而且他希望能一个人来。数字货币的事早就在酝酿中。他听到这件事,就开始做准备。可以支配的现金意味着自由,他要尽可能存下来。他认为,即便B国全部使用数字货币,还会有人接受现金。并不是所有人都甘心被控制。到时一定会有地下秘密交易。

他想交易什么呢?从他的那点可怜的工资中省下来的,更像是一种象征。只要他手里有不被“他们”知道现金,他就没有被完全掌控。不论有多么少,都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这个想法让他兴奋,在一片麻木渺茫的浑浑噩噩中,能让人突然心跳加快、血流涌动。

他想了很久,这点钱能干什么。理论上说,什么也干不了,至少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换不到。每个周六,他都早早起床,跑到集市上仔细搜罗。他要找的是不值钱但有价值的东西。“喜欢的东西就是无价的,”温斯顿想起妈妈的话。他想,还有另外一句,应该是:“你喜欢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一钱不值。”他要找的是同时符合这两句话的。

范围逐渐缩小。一对年纪很大的夫妇每次都会摆上几个大纸箱,里面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好像是把阁楼里没用的东西用扫把胡乱一扫,就直接端过来了。温斯顿路过时看了一眼,老大爷立刻热情地邀请他留下来多看看,并介绍说自己的祖父和祖祖父都很有名,他们留下的很多东西都卖了好价钱,剩下这些谁喜欢都可以拿走。

温斯顿俯下身,边含含糊糊地搭着腔,边轻轻拨拉箱子里的东西。大部分是残缺不全的,几块水晶吊灯上的菱形玻璃,上个世纪的照相机的零件,被氧化了的奖牌,皮带扣、怀表盖,甚至还有小孩的作业本。温斯顿直起腰,纯粹出于礼貌,向旁边的箱子里也看了看。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他客气地跟老人家告别。

刚走两步,他站住了。难道是版画?他确实看到了一个角,很像在博物馆里看到的版画。温斯顿退回来找。是一张人像。他退掉防护手套,把那张纸小心从杂物里抽出来,把它展平。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画面上的这张脸,但他确实见过。

“喜欢?拿走吧。”大爷说。

温斯顿犹豫着,他喜欢画上表现脸部阴影的手法。但他不确定这是他想要的。他忍不住把防护服上的护目镜推上去,拿到眼前仔细看。

“拿走吧,送你了。”大爷向他摆摆手,示意他可以拿走了。

“真的?”温斯顿了解B国人的方式,很直接,想什么就说出来。但他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虽然大爷的脸套在防护服的头套里,还是可以看到他的笑容。善良真诚的笑容。假如他们都没有这身防护服的累赘,能像从前那样多好,他会和老人家握个手,至少表示感谢。

老夫妇觉得这堆东西没用,有人买走当然好,没卖出去也无所谓,只是周末到集市来打发时间,和人聊聊天吧。温斯顿完全不知道这种画值多少钱,也许是张普通的印刷复制品,老人家留着也没用。也许他那里还有很多同样的画?温斯顿不好意思再回到老夫妇的摊位上。人家会以为他是想讨更多的便宜。或者他告诉他们想买,但看了其他的并不喜欢,那会多尴尬。

温斯顿小心地把画放进书包里。一抬头,发现旁边的一个摊子上好像也有这种版画。他看了看,不喜欢它的风格。但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宝藏啊,他特别喜欢丢勒、伦勃朗和戈雅的版画。老大爷送给他的这张肯定不算一流画家的,可能也算不上二流的,但也有可看之处。更重要的是,他喜欢纸质品,虽然它轻薄脆弱,很容易损坏,远不像电子版那样便携、方便、可以无限复制,但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且是不可以被轻易篡改的。尤其是他知道纸质品会被消失掉,就更觉得它的可爱。也许他能悄悄地拥有。

温斯顿用手碰了碰衣兜里的钱包,虽然只是些零票子,但鼓鼓的,让人很有满足感。用一种纸换取另一种纸,这更像是个游戏,是换取快乐的交易。在一个被无所不在的权力控制的世界里,拥有秘密是危险的,但也是保存自我、与“他们”抗衡的唯一可能吧。当他还能偷偷拥有美好的东西,还能在欣赏时得到安慰,他就还没有变成“他们”控制的僵尸,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未完待续……)

作者:文石

编辑/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0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