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控制媒体输出精神病毒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金融组  三票先生

        中共起家的时候,深深知道媒体的作用,当初蒋介石之所以被打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蒋的治下媒体还有自由,被中共钻了空子,所以中共窃国后,尤其是反右以后就完全控制了媒体。用中共的话说就是“媒体是党的喉舌”,“党媒姓党”。

        中共的各类媒体,包括报纸,电视,电台,杂志,图书出版,影视音像,互联网等,均需要党的部门审查后才能设立,各媒体机构均需要设立党组织为最高领导机构,负责内容审查的总编辑均需要中共党员担任,各类记者每年需要年检获得从业资格,无论是否党员均需要上“学习强国APP”学习党和习近平的思想,在线一定时间并答题合格后方可通过年检。中共有几乎是全球最严厉的媒体审查制度,媒体稍有不慎,轻则记者编辑遭到开除整肃,严重的就吊销媒体,抓捕记者编辑。8964期间著名的上海媒体《世界经济导报》因发表纪念胡耀邦的文章,报纸被停办,著名媒体人总编辑钦本立遭整肃病危,临终前在病榻上被中共当面宣布开除党籍。2004年《南方都市报》总编程益中因为发表收容制度的文章被抓捕关押五个多月之久。最近发生的湖南记者陈杰人因为批评政府被判刑15年!《炎黄春秋》是一批中共老干部创办的政治性媒体,因为经常发表与党的主旋律不一致的文章,在习近平当政的2016年被停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杂志曾经得到过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大力支持和保护,习仲勋还曾为该刊题词。

        上世纪九十年代,互联网传到了中国,中国第一代网民能够从互联网直接了解外面的世界,一下子开阔了眼界。可是好景不长,中共从1998年开始花费巨资研制并设立网络防火墙,此后每年持续投入巨资对软硬件升级和更新。这个墙阻隔了每个中国人与外界的信息联系,人民不能自由地接受外面的信息,任由中共断章取义歪曲事实,选择性地释放符合党思想的信息。可怜中国人用自己纳税的钱让中共建造防火墙,来蒙住自己的眼睛堵住自己的耳朵。

        最近十年随着电脑和智能手机的迅速发展,互联网成了超越传统媒体的主要媒体,微博微信等成了人们主要的接受和交流信息的工具,中共也实时加强对网络的管控,主要措施有:

        1、网络实名制。所有手机号码都需要本人亲自用身份证实名申请,在互联网上开设邮箱、账号等都需要用手机实名验证。这样如果网络上出现不符合党思想的信息,就可以找到是谁发出的。

        2、敏感词过滤。对有些中共禁止的行为,如游行、示威、罢工等,网络上只要出现这样的词汇,就自动过滤拦截,这样的词叫敏感词。这种管控闹出了不少笑话,网络戏称习近平为包子,于是包子成了敏感词,你要是发个微信给家里说你要吃包子,是发不出去的,必须用汉语拼音或肉馒头代替。有人发感概“每一个这样的夜,总会做梦“,结果发不出去,仔细一看,原来”夜总会“是敏感词。为了避开敏感词,中国网名想出了各种办法,用同音字代替,比如用”捂汗“代替”武汉“,”并读“代替”病毒“,”穿浦“代替”川普“。这种汉语言文字的创新成了互联网敏感词时代的一大奇观。

        3、人工过滤删帖。有些新发生的敏感事件,来不及自动设立敏感词过滤,就需要人工过滤删除。每个网络媒体都会招聘众多的网络管理员,用来监控互联网的信息内容、删帖。由于中共敏感事件和敏感人物众多,网络管理员的数量和开支是非常庞大的。

        4、封号封群。如果你的言论出现敏感词达到一定次数,或者敏感程度达到一定级别,网络平台就可以直接取消你的账号,这叫封号。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某个群,那就封群。网络戏称如何证明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你回答“我被微信(微博)封过号”就可以了 。笔者就曾经因为转发彭斯副总统哈德逊演讲而被永久封号。封号后你不能和别人联络,但你可以看到别人发的朋友圈,你在的微信群别人的言论你依然能看到,只是你无法和他们交流。电影《人鬼情未了》上描写人死了但灵魂还在飘着,在看着你的亲人,只是你不能和他们交流。笔者被封号后的感觉就是如此,不能表达思想不能和别人交流,就和死去一样。

        5、法律处理。如果你的言论严重违反了党的规定,比如你号召上街集会游行或者罢工,网络平台会报警,直接把你的信息通知警察,警察就会通过你的实名证件找到你,轻者对你诫勉谈话,网络戏称 “被喝茶” ,严重的就会拘留甚至逮捕坐牢。

        记者无国界组织每年公布世界180多个国家新闻自由度排名,中共国基本上排名都在倒数前三位,和朝鲜、土库曼斯坦、厄立特里亚这几个国家一起垫底。

        中共为了引导网络舆论,豢养了一大批网络评论员。这些网评员有组织地在各类社交媒体上发布党需要的言论用来引导大众舆论,灌输党思想。当网络出现对党的统治不利的舆论时候,他们有时用人海战术大量发布党思想来淹没不利舆论,有时发布容易引起关注的信息转移大众注意力,如明星出轨离婚等,有时发起一些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引起网络争论,如中医、转基因等,制造群体矛盾转移注意力。这些网评员统一由中共提供经费,由于每发一条信息可以获得五毛人民币的报酬,这些人被戏称为“五毛”(据说最近因为经济萧条,报酬已经降低到三毛)。中共的网评员数量庞大,早在2015年共青团中央就要求各省总共招揽1050万网评员其中高校400万,仅广州中山大学就有9000名学生加入了网评员监狱里的犯人也被发展为网评员,这些犯人不需要给报酬,可以节约很多经费,他们可以用发信息数量换得立功减刑的机会,所以他们特别卖力,你在网路上的辩论对手很可能就是一名囚犯。中共每年花费在网评员的费用有千亿之巨!由此可见中共在管控网络舆论方面是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

        中共还刻意培养网络大V,或者收买已经成名的网络大V来引导舆论。有些大V直接秉承中共的意志,煽动爱国民粹的思想,比如周小平、戴旭、胡锡进等,更有清华胡鞍钢、人大金灿荣、复旦张维为和国防大学张召忠四大金刚。另一类大V平时可以不痛不痒地批评中共,说些空洞的民主自由思想,以此吸引受众吸纳粉丝,扩大影响力和公信力,但在关键时刻引导舆论,典型的有经常在美国之音接受采访的章立凡、高瑜等。比如对于武汉疫情的来源,这些人众口一词地说这个病毒来源于自然界而不是实验室,众多粉丝会受到影响。这些人隐藏很深,破坏力巨大。

        中共还善于在网络上故意散布假消息制造混乱以假乱真。中共会指使五毛在网络上发布明显不合乎逻辑、或者明显有漏洞的对党不利的消息,然后指使其他五毛大量转发 ,于是大家信以为真纷纷转发。过几天又指使另外一个五毛或者大V指出其中的漏洞或者不合乎逻辑的地方,然后官媒出来公开辟谣。这样就使得公众对各种消息分不清真假,转发的人信用也受到打击,等后面真的发生这样的事大家反而不相信了,这叫 “假作真时真亦假” 。网络上曾流传石正丽带资料叛逃西方的假消息,很多人纷纷转发。但是石正丽本人随后出来辟谣了,官方媒体也转发。等后面真的叛逃者出现的时候,大家反而会将信将疑甚至不相信了,中共就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目的。

        需要引起全球惊醒的是,随着中共经济的迅猛发展,中共用掠夺全民和全世界的钱,将中共对媒体和舆论的控制扩展到全世界!中共将其称之为大外宣,也就是郭文贵先生说的蓝金黄的蓝。中共渗透和控制全球媒体影响舆论的做法主要有:

        1、中共控制的企业成为该媒体的主要广告客户,或者直接提供巨额资助,这些企业有些是国企,比如国有银行、电信企业,有些表面上是私营企业实际由中共或者中共的盗国贼控制,比如海航、华为、SOHO等。

        2、控制该媒体记者到中国采访的签证,或者控制其在中国采访的限制。比如到西藏新疆等敏感地区的采访,每年两会后的记者招待会的出席或提问,安排对领导人的专访等。今年就有三名《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因为该报发表对中共不利的文章被取消签证。

        3、充分利用西方社会新闻自由的特点,以私营企业的名义直接在境外设立媒体机构,如香港的凤凰卫视、抖音、ROOM。对一些小媒体直接收购,如博讯、明镜、多维等,微信在海外也有运营,影响几千万海外华人。

        4、收买媒体的主要领导人,对其家族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前VOA的台长阿曼达家族每年在大陆有几十亿人民币的业务。

        5、收买媒体的母公司,比如迪斯尼收购了FOX,而迪斯尼在中国和香港有巨大的业务,贝佐斯收购了《华盛顿邮报》,而贝佐斯的亚马逊在中国有很大业务,布隆伯格的《彭博社》更是成了中共的喉舌,与中共沆瀣一气。

        6、对不配合的媒体进行打压和围剿,对其订阅客户和广告客户进行威胁恐吓和收买,影响其订阅量和广告收入,逼其就范,否则就只能惨淡经营甚至破产倒闭。

        用以上邪恶的方法,中共成功地影响和控制西方的主要媒体,纽约时报、BBCCNN、换台长之前的VOA、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推特、油管等西方主流媒体和除了GNEWS之外的华文媒体,包括香港和台湾的主要媒体,都成了中共的代言人和帮凶。对郭先生的爆料,BBC撤稿,VOA断播,推特和油管封杀。对郭先生爆出的海航问题、王健的被谋杀、这次中共病毒引发的真实疫情等,这些媒体几乎只字不提。在病毒起源这一影响人类命运的重大问题上这些媒体成了中共的传声筒,和中共沆瀣一气欺骗世人。他们长期以来美化中共,为中共站台,严重影响和误导西方世界对中共的认识和判断。

        中共控制的西方媒体甚至影响了西方政治。这次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公布的拜登家族接受中共利益输送的腐败事件、国家情报总监公布的关于2016年大选奥巴马拜登政府伙同希拉里构陷川普的解密文件等对民主党不利的文件,主流媒体只字不提,纽时反而炒作川普的税务记录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更有甚者,FOX主持人华莱士在美国收场总统竞选辩论中,公然明显偏袒拜登。

        中共还豢养了一大批网络黑客和水军影响西方世界的舆情。网络黑客从世界不同地方攻击西方的网站,除了窃取各类情报外还影响舆情。郭先生的直播就多次因遭受中共黑客攻击而中断,哈德逊研究所、为郭先生服务的律师事务所的网站曾经被黑瘫痪。数量庞大的网络水军在世界不同地方用不同语言,在各类社交媒体上散发海量的赞美中共或者符合中共利益的信息,误导西方和海外华人,甚至影响西方的政局。韩国和台湾的大选、美国2018年的中期选举等就受到中共水军引发的网络舆论的影响。本次美国大选,中共同样会通过网络水军制造对川普不利的舆论。中共还会利用网络水军散步虚假消息转移注意力,仅今年前四个月就发生了习近平生病、赵立坚叛逃、金正恩病危和石正丽叛逃四个假消息,就是为了转移大众和政治家对武汉病毒来源的注意力。

        中共同样在西方社会培养和收买媒体大V来影响和引导海外的舆论。中共利用对VOA这个平台的控制,捧红了章立凡、何清涟程晓农夫妇、龚小夏等这样的伪类,对中共小骂大帮忙。给明镜投资,故意给明镜的何频喂料,培养他成为媒体大V,关键时刻引导舆论,为中共站台说话,比如污蔑郭文贵先生为骗子、不可信、是红通犯等。还有一类象文昭、江峰这样更隐蔽的自媒体大V,他90%的话都是真的,不痛不痒的反共,吸引无数粉丝,但就在那10%的关键问题上,要么转移话题,要么只字不提,要么按中共的意图误导舆论,比如混淆中共、中国、中国人之间的本质区别

        中共不仅注重对西方媒体的控制,还注重对西方智库、大学和好莱坞等能够影响舆情和言论的机构的渗透。中共通过表面上的私企实际上由中共或者盗国贼控制的企业给智库和大学赞助来影响智库的言论和行为。2017年10月,著名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突然终止了郭文贵先生的演讲,原因就是王岐山陈峰控制的海航和潘石屹张欣夫妇控制的SOHO是哈德逊的重要资助商。中共每年给哈佛大学数亿美元的赞助,换取哈佛大学禁止反中共的思想和人士出现在哈佛的讲台上。中共在海外众多大学中自己出资设立孔子学院,名为普及儒家思想和汉语,实际是在传播和普及党文化。中共用中国巨大的市场吸引好莱坞,同时也用严格的电影审查制度逼迫好莱坞的导演按中共的意图修改剧本或者裁剪内容。《僵尸世界大战》就删掉了剧中的来自中国的病毒,《赤色黎明》后期利用数字技术将反派人物全部从中国人变为朝鲜人。而著名影星理查基尔主演的《红色角落》涉及中国的司法腐败和敏感的西藏问题,他因此被中共封杀并列入永久禁止入境的黑名单。

        最近十多年中共通过出口贸易和强制结汇,积累了大量美元财富,这些美元成了中共及其盗国贼家族的私产,他们拿着这些美元不计成本地对全球媒体进行蓝金黄,输出腐败输出党思想党病毒。他们最邪恶的地方在于,他们能巧妙地把握和充分诱发人性贪财好色保命的弱点,不知不觉地引诱你上钩,等你发觉的时候为时已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只能听任中共摆布。现在党思想的病毒就像武汉病毒一样,已经通过他们控制的媒体在全世界散发,贻害全球。可怜我中国同胞,在墙内遭受党思想蹂躏,好不容易翻墙了,或者到海外了,依旧落入党思想的魔爪。值得庆幸的是,西方世界和国际社会已经逐步认识到中共媒体的危害,美国正在关闭抖音、微信、zoom等中共媒体和孔子学院,美国也要求大学上报和公布接受外国(主要是针对中共)捐赠和赞助等资金的信息,而印度则直接关闭了几百个中共的APP。放眼全球,唯有GNEWS、GTV,和班农先生的WARROOM,是完全脱离中共掌控的媒体,能曝光真相,揭示本质,不仅为华人也为世界人民擦亮眼睛,点燃智慧的光芒,唯真不破!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Tweets by Mos_Himalaya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