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以色列外交中窥视近期美国持续关注台湾

图片来自:timeofisrael.com
左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ldTrum),右为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

近期法国Slate Magazine署名文章,从川普政府与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和活动,隐射出“外交承认之争”的重要性,同时可以窥视出最近美国政府对台湾的外交活动的背后意义和重要性。文章中指出,承认国家之争是地缘政治竞争的特殊领域之一。台湾和以色列明显是作为独立国家存在的,但是根据国际法对一个国家的最普遍定义是:它具有“与其他国家建交的能力”。因此,拒绝承认一个国家是否认国家政治合法性的一种方式。技术层面上说,尽管美国对台湾提供了强大的军事支持,但美国仍“站在中共一边”,(译者:基于美苏冷战时期的政治需要考量)。虽然美国与台北并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但这并未阻止美国促使其他小型国家与台湾保持联系。

文章中阐述了川普政府花费数月劝说穆斯林国家在美国大选前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其实从川普政府推进以色列获得别国承认这一举措以奇怪的方式映射了,美国是针对当前竞争对手中共正在进行的活动。同时,尽管上个月,台北领导人因罗马教廷与北京政府就任命主教而达成的有争议的协议而感到紧张,但梵蒂冈城仍然承认台湾。台湾本周确实获得了一次罕见的外交胜利,得益于欧盟出面交涉以说服全球市长联盟停止将台湾称为中国的一部分。

对于超级大国而言,这些承认之争是建立联盟的一种形式,将盟友排在各自的地缘政治优先事项和世界观之后。在美国此次案例中,承认以色列代表了对区域联盟的支持以对抗伊朗。

作者在文中举例说明小国的”外交承认”在游离于大国之间获得利益的途径:像基里巴斯和洪都拉斯这样的国家事实上,可能对以色列或台湾的地位并不感兴趣,但是承认国家是一种低成本,且同时可以讨好那些投资巨大的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共的方式。显然,阿联酋和巴林已然衡量过:与这些国家长期对巴勒斯坦的扶持相比,和华盛顿保持稳固关系以及建立一个联盟去对抗区域竞争对手伊朗确实更加紧迫。 (先进的武器交易也使其更有诱惑力。)苏丹最大很诉求可能便是从美国国家恐怖主义赞助国家名单中移除,因为自90年代初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此居住以来,苏丹便已包括在此名单内。

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试图进行一场代理权之争,但并未大获全胜,该运动正在进行中,一是为赢得俄罗斯对吞并克里米亚(Crimea)这一事件的国际承认,二是俄罗斯支持的阿布哈兹(abkhazia)飞地「飞地是一种人文地理概念,意指在某个地理区划境内有一块隶属于他地的区域」和南奥塞梯飞地(South Ossetia)「这两个地区都是苏联解体后留下的飞地」的独立,以及在高加索地区获得承认。关于是否承认俄罗斯和中共支持的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或美国支持的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作为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的持续国际分歧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

承认之争是冷战期间的一项重要战略战术。从1911年辛亥革命到1979年,美国拒绝给予北京共产党政府国际认可。尽管共产主义政权实际上掌控了整个中国大陆,但台湾政府还是在联合国占据了中国席位。美国也正式承认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这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在整个冷战期间都是作为独立国家存在,尽管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它们一直处于前苏联控制之下。在这个超级大国间的冲突日益加剧的新时代,这一策略似乎一如既往地流行。

参考资料:

https://slate.com/news-and-politics/2020/09/israel-uae-bahrain-china-taiwan-recognition.html

翻译报道:Hope.N

校对整理:瑞安平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