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承诺减排却大幅增加煤电投资 引世界质疑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天使在人间
校对 坐看云起时

法新社报道,中共国一方面出人意料地宣告到2060年其碳排放量将削减至零, 另一面为了让饱受疫情打击的经济迅速恢复而大幅增加的煤炭投资。这一矛盾的举措不得不让人对这一承诺的前景表示担忧。


在过去的30年中,化石燃料推动了中共国的经济腾飞,中共国每年烧掉的煤占全球用煤量的一半。2018年中共国的碳排放量几乎是2008年的三倍。时至今日, 导致全球气候变暖的温室气体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共国的排放。尽管中共国雄心勃勃地诺通过对可再生能源进行投资来使经济摆脱对煤炭的依赖,但今年6月,中共国的煤炭消费量重回2013年的峰值水平。一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共国主要石油供应国沙特的地缘政治不稳定,所以人们重新转向了煤炭。但是,中共病毒使中共国经济30年来首次出现收缩,也导致了各个省级政府打开借贷的阀门来兴建新的火力法电厂,以挽救各省放缓的经济步伐。


绿色和平组织中国区气候与能源高级专员李硕告诉法新社,“中共国的能源计划显现出内心深处的矛盾心理”。它“使北京的战略利益与资金短缺的省级政府的短期目标相抵触,人们没有心情考虑未来”。

习近平本周试图让中共国在联合国讨论全球变暖的议题上博得头彩,他宣称中共国将在2030年之前达到最大碳排放量,并在30年后实现碳排放净值为零。这是中共国首次宣布要实现碳排放净值为零的计划,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关于中共国如何摆脱化石燃料的具体细节。

图片来源: China Dialogue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环保非政府组织全球能源监测机构(GEM)表示,2020年上半年,中共国新批准了23吉瓦的煤电项目,超过此前前两年的总和。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中国分析师Lauri Myllyvirta女士说:“新的煤电厂大军与中共国在2030年之前达到峰值排放的承诺直接矛盾。”

两副面孔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国也将自己定位为可再生能源的领头羊。它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机,太阳能电池板和电动汽车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中共国厂商已安装的太阳能电池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二。绿色和平组织的李先生说:“中共国的能源政策就像是双头怪物,每个头都试图朝相反的方向前进。”


然而现状是,激增的煤炭消费正在将可再生能源赶出市场,因为中共国的能源分配系统采用了苏联式的配额制,电力供应商每月的供应量有限额。电网配额制迫使地方政府的政策近年来更加向煤电倾斜,即使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有所增加,但可再生能源的利用空间一再被压缩。李先生说:“地方政府宁愿购买更多的煤电来保住矿产行业。”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小型的私人运营商陷入盈利困境,风力和太阳能设施被迫闲置,许多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被取消。

专家认为,中共国对煤炭的依赖将不会轻易终结。


据GEM称,中共国燃煤发电量已经比用电高峰期的实际需求量高出400吉瓦。Myllyvirta女士说:“中共国的煤电产业的产能利用率大概只有50%“。 “许多设施都是摆设。而不断增加新的设施只会更加降低它们的利用率。” 政策制定者辩解说,排放标准较低的新工厂将取代落后的旧工厂。但是由此带来的改善并不明显:与旧电厂相比,新电厂每千瓦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仅减少11%。以目前形势看来,煤炭仍然是未来处于支配地位的能源。而可再生能源受到土地税,贷款利率和电网配额降低的多重挤压。


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数据显示,中共国对于陆基风力发电厂的补贴定于2021年结束-而海基风力发电厂的补贴已于3月结束,对太阳能发电站的补贴也削减了一半。 而清洁能源的投资在2019年下降了8%与此同时,“一带一路”的海外投资也将为巴基斯坦和津巴布韦等发展中国家建设新的燃煤发电站。李先生说:“我们的能源政策需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遇到了瓶颈。 “但是改革已经停滞了将近十年,因为煤炭业的背景太强大了。

短评: 习近平先生身体力行的做了一次大外宣。 在中共政府的国际声望江河日下的时候, 抛出这样一个承诺无疑是试图改善中共政府的形象的一次尝试。只是这种承诺似乎经不起有心人的仔细推敲。不知道担过200斤小麦几十里山路不换肩的习近平先生到底担不担得起在应对全球变暖的问题上引领世界脚步的重担。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