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班农作战室文字总结

翻译整理:美东香草山农场翻译组

编辑校对:美东香草山农场教育组  飞虹

1.中共渗透进入宗教精神层面

· 平民主义仍是核心

班农:老百姓和草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观众,因为你们代表全球的正派,坚持直觉,让世界变得更好。你们是本节目这么有影响力的原因。因为你们,我们能把郭文贵、爆料革命战友、中国人民和梵蒂冈联合到一起。

《亚洲时报》和《零对冲》有一篇Pepe Escobar 写的好文章。他是地缘政治的思想家,他不是美国的朋友,也不是克格勃,但是他和全球的情报网络有联系。他这篇惊人的文章讲述了中共在俄罗斯部署的地缘政治计划来达到控制欧亚大陆的目的。他只讲了物质的一面,但是还有更深层的精神的一面,精神这点是我们要讨论的。

2.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史上最保守大法官取代最左大法官

“辉煌的ACB (Amy Coney Barrett)” 将被提名为下一个最高法院大法官。我们每一个人都被极端左派束缚。激进派正在谋划200项诉讼来窃取总统之位。有一种方法能击破这个阴谋,就是今天有历史意义和非同寻常的大法官提名。给我们解说重点的是来自“美国原则”项目的执行董事,站在保守主义前沿的Terry Schilling. 您是怎么想到“辉煌的ACB”这个概念的,还是哪里借鉴的?

Terry Schilling:Amy Coney Barrett是天主教徒,7个孩子的母亲,毕业于Notre Dame 法学院。她曾在Antonin Scalia(前任大法官)手下做办事员,这就给你一个大体的概念她将是怎样一个大法官。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办事员要帮法官撰写法律意见和论证研究。

辉煌或者漂亮的一点是Amy会取代最臭名昭著的RBG,我们将用一个史上最保守的大法官取代一个最左的大法官,这对国家未来几十年以及宪法都有深远影响。

她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有7个孩子。民主党已经开始把她的信仰说成问题,他们反天主教,反基督教,偏见会在未来几周形成。我们要站出来,揭发他们的手段。

3.与中共的斗争是全球善恶势力的斗争

(1)世界从没有善恶界限如此明晰

Terry Schilling:我感觉界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明显。1960和1970年代分得还没那么清楚,基本上一个政党要减税,另一个要加税,要更多社会福利。

这一次是关于善和恶。在极左的一端,他们要杀死婴儿,杀死老人,废除公众场合的宗教,加我们的税,把我们变成农奴,夺走我们整个人生。这些要被左派消灭的东西都是我们建国以来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另一端我们有很好的平台,很多解决问题的好政策。

多亏川普总统,我们已经下架了很多懦弱的领导人。这帮人就组织了“永远不要特朗普”运动。他们留恋川普当总统以前的社会。界线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对方是死亡之党。共和党有时可能比较弱,但这是最好的选择。为了防止共和党的懦弱,我们要支持并给予压力。大家可以去gloriousACB.org,我们会发出通知,在法官确认过程中给McConnell施加压力,我们要抓实他们的脚不让他们离开炮火。这是川普总统要经历的最大战斗,也是国家长期要经历的战斗。

(2)中共企图清除人的任何精神之旅

班农:今天我们的节目是关于恶魔的力量。我们的重点是中共,他们代表马克思主义和文化马克思主义,完全是物质论和无神论。他们要在地球上清除天主教、基督教、任何宗教,以及任何个人的精神之旅。稍后,我们会有梵蒂冈的专家评论邪恶势力,这些事的重要性超过选举,是关乎整个地球的。你怎么理解这个善与恶的斗争,到底筹码有多重?大家应该把高尔夫球杆子、棒球棍和其他个人兴趣都放一下,善恶斗争关乎你为什么在这个地球上活着。

班农:无论你是基督教、天主教、佛教,还是任何宗教,人民有追求宗教的自由。中共这个恶魔势力,对世界不光是物质层面的战争,如技术战、网络战、经济战,中共还对世界的精神世界发动了战争。英国每日快报Express 昨天有文章说,中共威胁对台湾动武。中共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中国人,包括香港人,享受自由和民主,中共现在瞄准台湾。彭佩奥刚发推,支持闫博士,说中共要为世界疫情100万死亡的人负责,郭文贵之前就说过,这是种族灭绝的谋杀,彭佩奥同时谴责梵蒂冈和中共的勾兑。下面我们请伊莉莎白女士来谈谈大主教对西方的警告。

伊莉莎白:天主教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o 曾经是梵蒂冈驻美国的大使,他了解美国,也了解美国的政治势力,他在给美国天主教祷告早餐会的一封信中说,川普在和美国的暗势力斗争,大主教说,这不光是一场美国的世纪大战,同时是一场世界的圣战,他的呼吁宛如共和党出征的战歌。我督促大家去看昨天大主教发表的这封信,大主教说11月份的大选结果将决定世界未来的命运,川普在和恶魔势力对抗。大主教知道白拜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明白美国黑暗势力和教会的联合,他知道川普代表的是光明,对抗黑暗,大主教呼吁大家参加选举,祷告,这是一个危机的时刻。

大主教赞扬蓬佩奥对梵蒂冈和中共勾兑的批评,郭文贵是最早提醒世界梵蒂冈每年从中共收20亿美金。梵蒂冈10月份就开始对抗川普,宣扬全球主义,稀释教条,用光鲜名目如环境保护、绿色全球主义等来摧残国家。天主教教宗Pope Francis不但和中共继续签订秘密协议,同时继续给中共开绿灯,支持对宗教包括新疆维吾尔族的迫害。我们现在就像坐过山车,一定要记好安全带,支持川普总统,每个美国人都要去读大主教的这封信。

要明白,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暗势力要拿下川普总统,这是一场圣战。上个月“中国法庭”这个非党派的机构调查报告,揭露了中共对维吾尔族的灭种族式谋杀,中共过去4年建造了400 个集中营来折磨维吾尔族人,对他们进行再教育、威胁。现在发生的是光明和黑暗的较量,我们要和我们的总统站在一起,我们要和大主教站在一起。

(3)共产主义50年前就已渗透宗教领域

班农:我们并不相信阴谋论,但是事情不都是巧合。就像我说的有关大选推翻川普总统的阴谋,这是我揭露的。大主教是非常受人尊重的人物,3个月前郭文贵说,梵蒂冈拿中共的钱,大主教核实了这个事实,梵蒂冈一直没有出来否定,我们看到中共渗透华尔街、硅谷、好莱坞、科技巨头,令人吃惊的是中共怎么可能渗透到宗教领域,天主教会居然在中共的薪水单上,请你谈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伊丽莎白:这在50年前就开始了,在过去的50年里全球主义开始成为教会的一部分,共产主义开始渗透到教会,我们现在在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2020 年当全球主义在世界推广时,我们要展开我们的日程,给魔鬼应得的惩罚。梵蒂冈已经被全球主义者买断,梵蒂冈居然有教会的成员在《柳叶刀》负责冠状病调查委员会,这是历史的关键时刻,我没有夸张,大家要应对。

4.中共是邪恶力量的中心

(1)老百姓需全力以赴让中共崩塌

班农:我们的节目揭露了现在所有乱象的基础要素,就是那个邪魔力量。我们今天要谈论是中共是促成这些事的中心邪魔力量。来解说这些的不是基督徒,而是从中国来的虔诚的佛教徒。几年前,他(郭文贵)就警告过美国人。那时人们不是对此不与理睬,就是嘲笑态度。如今那些警告一天比一天显示出重要性,而且明显表现在基本面上。上个嘉宾伊丽莎白.约尔,揭示了教廷和中共勾结的每一件事。梵蒂冈教廷和中共要继续他们之间的秘密协约,继续允许中共亵渎教堂,迫害地下教会牧师和主教。与此同时,真正虔诚的天主教徒印第安纳的教授巴雷特被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而她作为天主教的虔诚教徒会被那些邪魔的人用来攻击她,想要阻止她的前进。

这就是现实的世界,需要老百姓们全力以赴支持正义,让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和中共走向崩塌。当他们崩塌时,整个唯钱而论、唯财富而论、唯物质而论的全球化的商业模式也会随着他们一起崩塌。下几个节目段,我们要谈论关于西藏的问题。我们的嘉宾是莫拉.莫妮汉,她一直致力于其中,向世人宣讲了十几年,而被主流媒体噤声了十几年。因为他们希望听到的是好莱坞版的虚幻的东西而不是莫妮汉的真实版本。莫妮汉你从第一天就告诉我中共是个恶魔,他们在西藏做的事表明他们就是撒旦。中共不单是摧毁西藏人,他们重要的是要摧毁藏传佛教。请告诉我们中共在西藏的所做所为其实是他们如今镇压新疆、法轮功、基督徒等的前期试验行为,并且为什么他们重点放在藏传佛教上。

(2)毛泽东:摧毁藏传佛教是中共首要任务。

莫拉:他们重点关注藏传佛教是要藐视并矮化西藏人的身份认同。毛泽东1951年入侵西藏和新疆时,因为朝鲜战争正在进行时,所以整个世界没有关注到这件事。毛有句很有名的话:我们要把少数民族转化成红色的专业的中共共产主义者。所以共产阵营必定要摧毁藏传佛教,这是中共的首要任务。中共拆毁了6000多的佛教庙宇,在那些把佛教文化保存了1000年的地方。600万人口中至少有120万人被杀,应该可能更多,但真实数据从没能被确定过。

梵文中“业力”这个词你可以理解成是有害行为的意思,古代佛教中罪孽深重的行为有毁坏佛家雕像,杀害和尚和尼姑,将经书用作厕所纸等。中共特意做了所有这些行为,而且还觉得是极其普通的事。我遇到的交谈过的年长西藏人说毛泽东是个恶魔,习近平也是个恶魔。举个例子,所谓例行公事地询问就是这样的(莫拉出示一张刑讯西藏人的照片)。没有担保,没有指控,唯一你犯的罪可能就是你有一张属于违禁品的达赖喇嘛的照片,或者是一本佛教书,或者任何这样的东西。我们还有更多的文化大革命时期西藏的照片(莫拉出示一张文革时西藏批斗人的照片)。

这些全都好像被遗忘了,美国学校里学生没有学习这些内容,反而是现在什么学习马克思主义。如果把斯大林和毛合在一起,他们的意识形态斗争至少杀了1亿人口。我们现在仍然需要和这些思想战斗。我同意伊丽莎白的观点。教廷梵蒂冈的事绝对令人震惊,但是如果你一直能关注到梵蒂冈这么多年如何与中共建立培养关系就不会那么惊讶了。

(3)为什么对中共恶性保持沉默?

 莫拉:教廷没有谴责新疆集中营,不支持香港民主人士,不对强制节育发表看法,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有很多年了。香港陈主教出声支持民主,我欣赏香港主教。不过世界上每个地方对其他的事情都喜欢指指点点的人遇到中共的事是全都保持死寂的沉默。

班农:为什么主流媒体,为什么《纽约时报》都忘记了藏传佛教的宗教本质,忘记了那么多佛教庙宇,忘记了那么多世界历史古迹。坦白地说这是我第一听到有600个古代庙宇被毁坏。

莫拉:是6000个。

班农:那为什么西方世俗人士特别是那些什么进步和自由人士,那些整天在担忧历史古迹的人,他们没有把这些被毁的古迹和被害的和尚尼姑的事情作为最前沿的主要事情来关心报道?

莫拉:很短的时间,在一个很短的窗口时段,西藏的问题曾被严肃地对待过。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屠杀事件后,达赖喇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是第一个和中共相关的个人获得该奖。第二个是刘晓波在2010年获得。他写了08宪章,是中共的批评者。他被冠上反革命罪投入了监狱。

(4)华尔街被钱蒙蔽

那是上世纪90年代短暂的期间内,西藏问题被世界认真看待过。但是在911之后,中共被放到次要位置了。我们有中东战争、理查.基尔的虚荣自大的关于西藏的国际项目等,都淡化了西藏问题。那时中共政策是让大家更热爱中共,非常有效的政策。还有华尔街的家伙们只考虑钱,只想和中共做交易,邀请中共做生意,给他们输入资金,让中共洗劫我们的资本市场,觉得可以让中共一夜间就能转变为自由民主。那6000个被毁的藏传庙宇的宝藏,例如金器、艺术品和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洗劫到香港拍卖行出售了,然后他们将庙宇烧毁。这些庙宇并不只是单独的建筑,他们是当地的城镇中心,是以前最后的神权政治保留到20世纪的古迹,这是整个人类、整个世界在艺术、文化、宗教和哲学遗产上的巨大损失。在20实际90年代那个窗口期,好莱坞曾制作过相关的几部影片,但是都很快被禁止了。这些决定的背后都是什么我们要和中共来往,中共那里有我们的未来和钱。当2009年奥巴马拒绝和达赖喇嘛会面时,那就是对西藏关注的死亡点,而且至今都没恢复过来。

(5)痛批奥巴马、前国务卿希拉里:不容许西藏和人权事务干扰和中共的紧密关系

班农:理查·基尔有段时间非常活跃,但是现在好莱坞翻转了,向中共磕头。好莱坞曾是达赖喇嘛的先锋队,然后却完全沉默。当奥巴马试图让达赖喇嘛从边门进入会面地点时,就显示出他是个非常懦弱的领导者。他就不可能是个能和习这样领导中共的野蛮人争斗的人。请你告诉大家那些细节。

莫拉:在2009 奥巴马成为总统不久后,国务卿希拉里在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就职后发表了她第一次官方陈述声明,她说我们不能容许西藏和人权的事干扰、影响到我们和中共的紧密关系。这是她的原话。2009年9月,我和达赖喇嘛在达兰萨拉那里开了个有关西藏的会议。后面新闻出来时,奥巴马拒绝和达赖喇嘛见面,因为他想要中共在金融和环境危机上的合作。同年12月的时候,有个在哥本哈根开的联合国的世界气候会议,中共代表那次冷落了奥巴马并对他撒谎了,所以奥巴马决定要会见达赖喇嘛,但是达赖喇嘛只能从后门进来,大概就象那种白宫的小会议室。那次世界看到的照片是达赖喇嘛从一堆堆垃圾中走过,感觉非常不好。奥巴马政府一边继续降低西藏问题,一边却向中共大量输送资金,还通过了豁免对中共企业的审查,使2013年中共的企业在美国纽约交易市场大量上市,他们表明了自己是站在哪边的。 

(6)中共所做是种族灭绝

班农:你的声音被主流媒体禁止,他们都在嘲笑你,而你这几年都是在不同的媒体平台上发声。你觉得这是一场如大主教Viganò所说的邪恶与正义的属灵之战,还是疯狂的阴谋论?

莫拉: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觉得种族灭绝、折磨孩子、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大量破坏都是恶魔的行为。中共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1946年公约里对种族灭绝的定义。中共对特定宗教种族的人进行迫害,强迫让孩子和父母分开。这些事情有很多年了。西藏就是个中共折磨方式的试验场。我是Fire under the snow这个影片的执行制片人,是关于我的朋友班旦加措的,他已经在去年过世了。他是一个和尚,被关在拉萨的监狱里33年。他想办法逃出了。

5.宗教文革回来了

(1)中共培育假僧人,抹黑宗教;党旗、习的画像均挂在寺庙里

嘉宾:爱丽丝,爆料革命的战友,信仰佛教,来自香港,现在在美国读书。 

班农:爱丽丝是一位来自香港的捍卫者,现在在美国读书。她信仰佛教,她对CCP如何对待信仰宗教人士有着直接的了解,请告诉我们的观众你对于中共这个恶魔势力的想法。

爱丽丝: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彻底摧毁了藏传佛教和我们的汉传佛教,所以世界对我们了解不多。我说的汉传指的是大部分中国人叫做大乘佛法的佛教。近年,我发现文化大革命又回来了,100多尊大佛像被摧毁。CCP控制寺庙的数量和大小,据我所知,至少1.7万出家人不得不离开寺院。CCP还诽谤精神领袖,比如说达赖喇嘛是藏独分子,想与中国作对,让中国人民怨恨达赖喇嘛。中共收买很多人监视高僧大德,许多寺庙都安装了监控设备。这些高僧大德的护照都被CCP控制着,不让他们离境,就算国外组织邀请他们去交流,他们也无法出去。

虽然是疫情期间,我们依然有不同的佛法学习小组,CCP严厉打击这些,甚至有人被捕并被警察强迫写信声明再也不会参加佛教聚会。

中共甚至培育假的僧人和假的喇嘛,意在抹黑佛教形象。一个例子就是,这些假的僧人在旅游景点的寺庙主持赚钱计划,并影响其他出家人,这些地方的香售价极高,人们因此产生负面的观感,许多人都远离了佛教。

CCP甚至强制寺庙升国旗党旗,并把习近平的画像放在寺庙里,他们想改变佛教传统把CCP加进去,并严格限制审核佛教典籍。习近平想把他的思想灌输给出家人,想控制出家人的想法。 

(2)中共控制思想、泯灭宗教

班农先生:佛教是一个被动型的宗教,并不相信战争,教徒很和善,为什么CCP害怕佛教壮大?

爱丽丝:实际上佛教并不是被动的,我们相信因果。CCP不想让人们相信人必须为自己的所做所思所想负责,这样就不会跟随CCP造恶业,所以CCP害怕佛教徒。基本上,CCP想控制所有人的所有思想,不想让人们信仰宗教。

6.2017年郭文贵:“中共将在美国和全世界发动全面的战争”

(1)深层次力量在参与

班农:今天请郭文贵的原因–世界已经有超过100万的人因中共病毒死亡,美国20万–郭文贵几年前就警告过。他说这场战争不仅仅存在于物质世界,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力量参与。

在川普上任之前,中共和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政府是战略合作关系。郭文贵说过,“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那是魔鬼的势力。中共的核心价值观是从根本上剥夺了中国人民任何信仰层面的发展”。这是他在2016~2017年对美国的警告。他还说:“中共将在美国和全世界发动全面的战争。”虽然在当时并没有全面解读。川普上台以后改变了和中共国的战略合作,以及硅谷寡头们所谓的“竞争关系”。不,他们是美国的敌人,是以犹太、基督教为主的西方世界的敌人,是印度、日本、台湾的敌人–基本可以说是全人类的敌人。如郭文贵所说,他们对全世界展开了大屠杀,造成了100万人的死亡。现在他们到处宣传自己有疫苗,一个从来没有制造出疫苗的国家。

(2)中共是国际恶魔势力

班农:文贵,庞培奥国务卿重提了你的警告,关于中共和梵蒂冈的勾结。他说梵蒂冈如果继续和中共做交易,将失去道德的至高点。他前些日子还在《纽约邮报》重复了你几个月前在本节目所爆出的,中共纽约的领事馆是一个贼窝,一个情报网的枢纽。还有,在咱们上节目之前,庞培奥发推特明说这次的病毒是“中共病毒”,是从中共那里来的,要他们为此承担责任。你在2016~2017年警告过全世界,说他们是魔鬼的化身。能否告诉听众们,为何要称中共为“国际恶魔势力”。

郭文贵:我非常高兴看到庞培奥严肃地谈论这个点。一个月以前我们谈到美国人已经死了18万,今天已经超过了20万,这让人非常痛心。美国人想要停止死亡就必须找到病毒的真实来源,为什么美国人没有像你一样认真思考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三年前在DC告诉美国和全世界,中共想要控制全世界,中共想搞弱、搞乱、搞死美国。他们有生化武器计划;他们想要低成本地杀美国人,搞弱、搞死美国人–3F计划。同时还有宗教方面。中共天天讲:“神在哪呢?我是神,世界上没有神,中共就是神。”他们不想让美国人拜神,这对你们将会是灾难,为什么美国人还不行动?

班农:三四年前,郭文贵就已经给了美国人警示。听众问,中共已经有很强大的经济,为什么中共那么害怕人民的精神生活?他们害怕藏人、佛教徒、维吾尔族、法轮功、基督徒、地下教会组织。中共用强大的军队等各种手段,对人民进行严格控制,却那么害怕本国人民精神世界的发展,也害怕世界人民精神世界的发展。

(3)“现在是真理和谎言的战争。”

郭文贵:这个问题你问的很对。要知道,目前是真理对谎言的战争,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教导人民要遵循真理,语言和行为都要真。但是中共从成立的第一天开始就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所以中共害怕真理。比如文化大革命、大跃进、大丰收、万里长征、从来没有兑现的美中3万份合约,以及一直对中国人民灌输对美国的仇恨和藐视等,这些都是中共的谎言,实际上中共70年的历史全部都是谎言。

人民现在生活在网络时代,中共知道社交媒体的力量,所以他们建立了防火墙,阻挡中国人民知道事情的真相,也阻挡外面的世界去了解中共国国内发生的事实真相,如果中国的老百姓知道了美国人享受法治民主,如果美国人知道中共如何奴役14亿中国人民的悲惨事实,知道中共是如何渗透西方世界的,中共控制世界的野心就不能实现。

中共要控制全世界,要世界没有言论自由,要世界对他叩头,这就是他们控制媒体的原因,这就是我们需要战斗室这样的媒体的原因。再看看他们封杀闫博士的声音,中共要掩盖病毒真相,你再看看中共发言人说,病毒来自美国,他们要散布谎言,要你们相信他们的谎言,美国现在已经有20多万人死亡,可是中共的发言人说,美国人的死亡是因为政府的问题,是总统的问题,这就是谎言。

事实上,中共对世界投毒。但是他们说,病毒来自美国的军方,又说病毒来自动物,又说来自海鲜市场。你看看,就是病毒来源就有不同版本的谎言,记得吗,他们告诉川普总统,不要着急,病毒会消失,可是2019年12月份他们买光了世界上的个人防护设备PPE,  如果病毒来自海鲜市场,来自山上的动物,你为什么买光世界上的PPE?  这就是中共的谎言。

中共要摧毁所有的宗教,中共要掩盖所有的真相,要控制全世界。中共提倡无神论,目的是用中共来取代人民心中的神。你看看美国的华尔街、硅谷、DC政治说客,这些利益集团,他们和中共合作,梵蒂冈收中共20亿美金,签订秘密协议,到底什么内容?中共虐待千千万万的教徒,他们要灭掉香港、西藏、台湾,现在用病毒杀害西方人,目的就是要你们收声。我要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了解到,现在你们是在和中共战争中,这是一个真理和谎言之战,基督教、天主教、各个宗教和中共教之战。

(4)中共认为西方世界全都可以用钱买通。

非常重要的是,中共认为西方世界是全部可以用钱来买通的,用钱就可以控制你,你看看,他们已经用钱买通了媒体,包括《纽约时报》这样的大媒体,他们可以用钱来买好莱坞,买华尔街,买政客,买硅谷和推特、脸书等,每个被收买的都要被收声。过去的70年来中共是大赢,西方世界太贪婪,利益驱动。

(5)拿走信仰宗教是中共的最后一步,最后的机会是灭共

现在是中共的最后一步,就是要拿走你们的信仰,要你们没有任何宗教信仰,这是非常危险的,中共要控制世界各个领域,经济、政治、宗教,他们要做你的上帝,你们愿意奉中共为上帝吗?你们希望这一幕在全世界发生吗?如果你们不愿意要中共作为你们的上帝,现在是你们最后的一个机会,灭掉中共。

7.美国再不反击就会有大麻烦

(1)“中共控制你,你没有未来了。”

班农:中共说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中共就控制了全世界,你三四年前就警告过美国和西方世界,但是你的警告没有被接受,现在世界因为疫情死亡人数超过100万人,美国国内是20多万人死亡,你怎么看目前的状况?

郭文贵:美国和西方世界生活优裕、奢侈,人民追求资本的最大利益,以至于太贪婪。华尔街、硅谷、好莱坞,为了得到中共给的市场,和中共勾兑,中共用市场来控制这些集团,中共控制你,你没有未来,该醒醒了,不要沉迷于夜生活、女人,停止和中共勾兑,不要被中共蓝金黄你们,终止和中共的勾兑,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我要告诉世界真相,中共要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现在这一切都在发生, 美国人民要阻止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如果美国不奋起反击,美国会继续有大麻烦。

(2)新中国联邦和中共只能取其一

班农:郭先生,您已经介绍了中共对民众的精神控制,现在全世界都已经知晓我们正在进行的战争是正义与邪恶之战。 有一件事让我深有感触,新中国联邦,这个将和中共二者只能取其一的组织,将来自新西兰、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等身处世界各地的离开故土的中国人集结到一起, 最让我赞叹的是新中国联邦的建国宣言,特别强调了宗教自由和精神发展,能否请您解释建国宣言这样的重要文件中,强调的为什么不是单纯的自由,而是宗教自由?

郭文贵:首先非常感谢班农先生在今年六月四日和我向全世界共同宣告了新中国联邦的成立。 在过去的三四个月中,已有50多个国家的政府联系我们,询问新中国联邦的有关事宜,希望和我们建立联系,把新中国联邦视为一个国家,和我们建立联系,这是很重大的事情。 我发自内心地相信有朝一日美国以及全世界会承认新中国联邦可以代表新中国、新中国人。

 新中国联邦的国旗中央最大的星星代表信仰,也称信仰之星。 我们希望向全世界传递信息,中共国的所有问题,源于没有信仰,中共妄想取代美国,取代上帝。 正因为此,过去70年中共国的人权问题非常糟糕。 中共对人民进行洗脑,人民没有信仰,很多中国人在中共的控制下,不信上帝不信佛,而相信中共。 因此我们希望向世界展示,我们相信上帝,相信佛祖,我们认为宗教信仰是最重要的。 我们希望向世界证明,新中国人、真正的中国人是有信仰的,可以和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世界保持1000年的和平友好关系。 因此,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消灭中共,然后建立新的中国和新的未来。 中国人需要回归拥有信仰、拥有宗教、拥有宗教自由的状态,这对于中国人,对于全人类、全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 中共妄想消灭所有宗教,妄想取代美国、取代上帝,妄想统治全世界。 中共希望全世界都认为中共就是宗教,中共就是上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此我们要推翻中国统治,建立新中国联邦,让中国人拥有宗教自由,中国人需要知道并相信真相,最重要的是,新中国需要和西方世界以国家对国家的级别保持1000年的和平友好关系。

十四亿中国人如果想赢得其他国家和全世界的信任,达到互相信任,互惠互利,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中国人需要有真正的宗教、真正的信仰,不是中共、不是共产党、不是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是邪魔,不让人们拥有信仰,我们需要上帝、佛祖、真正的宗教信仰。

(3)中共想变成上帝

中共正试图在内蒙、西藏、香港、台湾、美国、梵蒂冈等地”购买”上帝,他们用20亿美元”买”了梵蒂冈(教会)。 梵蒂冈(教会)接受了中共的金钱,与中共签订了秘密协议。 中共非常得意,因为事实证明可以在梵蒂冈(教会)和西方世界用金钱”购买”上帝,上帝是可以明码标价,可以购买的。 这让中共领导信心大增:哇,宗教果然是可以用金钱购买的,我们买了梵蒂冈(教会),还买了西方世界的宗教,可见我们完全可以把中共树立成上帝。 这让中共对进一步控制全世界增强了信心。 他们妄想摧毁所有宗教,用自己的力量影响世界 、控制美国、控制全世界。 

(4)中共不在乎中共病毒的生命代价

 所以中共不在乎因病毒致死的有多少人。 他们嘲讽美国政府:你们有20万人死于病毒! 他们试图告诉美国人,美国政府愚蠢又无能,根本不想救助美国人,却从不提及病毒就是来自中共自己、来自中共的P4实验室。 谢谢! 

班农:非常感谢郭先生,谢谢您掷地有声的说明,以利于未来我们对新中国联邦的进一步帮助。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