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8:1984进行时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十个月后……

第二部  地 狱

3、安妮

当初看到安妮发来的邮件,温斯顿想,她可能是要他帮助往A国带回一些东西,毕竟她也有亲人吧。但安妮提出要他去她的办公室,让温斯顿不快。他不想去联谊会。那里肯定有不少监视头和录音设施,想一想就让温斯顿不舒服。但温斯顿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适合于安妮。由于疫情反复爆发,大部分咖啡馆都关门了,再说他去的那种普通咖啡馆也容不下安妮这种盛装女子。

但那天在办公室里,安妮却只化了很淡的妆。他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每个细节,因为这一天对他太重要了。安妮上来便问他学习成绩如何。温斯顿觉得这问题太唐突了,但还是如实回答:还不错。安妮好像没听见,突然盯着他,停了一下,说:“我们这里招收工作人员,你愿意来吗?待遇会不错。”

温斯顿吃了一惊,还没回答,安妮又说:“你妈妈在A国吧?在大学里任教?”

“对。”

“将来你干的好,可以申请让你妈妈到B国来,这里以后也会办学校。”

“真的?”温斯顿无法掩饰他的喜悦。

“你要签一年合同。还有签保密协议。这里的工作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包括你妈妈。你明白吗?”安妮已经在用一种上司的口吻说话,好像她早就确定温斯顿会同意。

“具体是做什么工作?”温斯顿还是决定问清楚。

“在办公室工作。”安妮好像没料到他会问,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明天带身份证件到一层的接待处,他们会告诉你都干什么。”

“最重要的,你签完协议,就可以领到药物,以后不用戴口罩了。对了,你要先去医院检测是否感染了病毒。你也知道,很多人感染了,却没有症状。没关系,如果你被测出携带了病毒,会发给你药,能控制你不发病。懂了吗?”

温斯顿没有听懂,但还是点了一下头。

“好,今天就这样吧。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安妮没有站起来和他握手告别的意思,疫情期间一切从简,温斯顿便转身离开了。

“她没戴口罩,对吧?”戈斯坦因问。

被他这样一问,温斯顿才想起确实是这样,很奇怪,去年病毒流行之后,公共场合都要戴口罩。

“你知道有一种药物被发现有预防和治疗作用。但A国和B国专家都出来一再否定,说是谣言,还说有人吃这种药导致死亡。但我看到他们的报告,这些人居然让病人服用超过剂量几十倍的药物,然后说这种药有很大副作用。”戈斯坦因一口气说这么多,温斯顿一点也听不懂。

“一个巨大的阴谋。他们推荐的是一种跟糖水差不多的药水,生产这种药水的药厂的股票立刻暴涨。真正有效的药,他们藏起来自己用。正像我怀疑的那样。”

“怀疑什么?”温斯顿还是莫名其妙。

“和魔鬼签约,它延续你的生命,控制你的生死,还有灵魂。都觉得世界很复杂,但最基本的就是正义和邪恶。”戈斯坦因说完,不等温斯顿回答,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温斯顿愣住了,他本以为戈斯坦因会为他高兴。完全没料到他态度这么粗暴。算了,不计较吧,戈斯坦因是个理科男,直来直去,但人很好。温斯顿这样宽慰自己。

他看看表,要赶紧把消息告诉妈妈,至少对她是个好消息。

“我在这边找到一个工作,我可以留下。”温斯顿本想表现出高兴,但他在自己的语气里丝毫感觉不到。

“什么样的工作?”妈妈倒是听上去很惊喜。

“在A国的办事处,在办公室里工作。”

“什么办公室?具体做什么?”

妈妈的追问让温斯顿不自在。安妮具体在干什么他也不知道啊:“一些杂事吧,跑跑腿。”

听到温斯顿含混的回答,妈妈顿了一下,打圆场似的:“将来有机会继续读个博士,可以再找个自己喜欢的工作。”

“是,有可能。如果我能呆下去,将来你也可以过来。”温斯顿有意加重语气。

“嗯,那当然好。”妈妈立刻附和道。但温斯顿听出妈妈并不相信,也许她觉得自己是在安慰她。但他也不想描述安妮的原话。他都不想提安妮这两个字。

母子俩又拉拉杂杂聊了几句。妈妈说她要给学生上网课,就把电话挂了。

温斯顿走到窗口,天还是那么蓝,清澈又深邃。这神奇的颜色似乎取之不尽,慷慨地覆盖着整片天空,告诉所有看到的人们,生活可以多美好。

为什么自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很清楚原因。戈斯坦因说得对,虽然像老生常谈,但这个世界就是有正义和邪恶,是和非之分。但对温斯顿而言,正义只是概念,从没真正出现在他生活里。他回想不出从小到大,哪一件事最终能够按照公正的方式解决。弱者、被欺负的、被牺牲的人从来都得不到帮助,反而受到排斥、蔑视和更深的迫害,终生被抛弃、被遗忘。在这样的环境中几代人下来,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正义”。他自己就是这样,每长大一岁,就和这个环境更深地融合在一起,直到完全成为它的一部分。

从去年开始,病毒已经爆发了三波。第一波逐渐缓和时,B国人迫不及待地回复到原来的生活,虽然还有专家建议人们保持距离,但酒吧、咖啡馆和餐馆里越来越热闹,商业街上简直要摩肩接踵了。温斯顿觉得奇怪,瘟疫之前,B国好像没有这么多人。看上去每个人都要跑到街上,欢庆自己活下来了。

取消封城的第二天,戈斯坦因揪着温斯顿去超市,他买了很多蔬菜罐头和午餐肉罐头。温斯顿很惊讶,第一次封城后,他们靠速食食品过了一个多月,他已经快吃吐了。现在好容易自由了,终于可以像从前一样吃新鲜的食物,他最想买的是水果。他要好好闻一闻它们。他要把果皮放在手中反复揉搓,让它们的气味留在手心里,散发到空气中。

戈斯坦因却反其道而行。这个冰冷的家伙。

“病毒是武器,不会只制造一种,一定是一组,各种各样的。现在A国没有达到目的,一定会继续干。第二波只能更严重。祈祷他们不会制造出永远存活在空气和物体表面的病毒,不会制造出肥皂和酒精都无法杀死的病毒。从科学的角度虽然不可能,但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因为很少出门,戈斯坦因的皮肤显得有些苍白,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温斯顿想起封城前,药店里口罩和酒精就被抢空了。商店里的肥皂和洗手液也没有了。这些东西都是由A国生产出来卖给B国的。A国宣布要留给自己的国民使用。B国人立即跑到政府门口游行。B国总统只好答应A国的所有条件,作为交换。A国要求购买B国矿产和港口,还答应贷款给B国恢复经济。

B国人得到他们所要的,度过难关,对病毒到底从哪里来的好像也没有兴趣追究。这是最让温斯顿不能理解的,B国每天都有上百人去世。温斯顿以为活下来的人们会发誓要弄清真相,A国的阴谋自然会被阻止,B国因此得救。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茱莉娅一家要恢复聚会。因为很久没见面,他们要搞一个规模更大的,要把“欢乐补回来。”温斯顿不知如何劝茱莉娅。她不会相信病毒是被制造出来的。何况温斯顿也不敢说出这是他的国家制造的。如果她和家人相信了,是不是更可怕,他会不会被看作凶手?

是的,他是凶手中的一员。他接受了安妮的安排。他加入到恶的一方。就像戈斯坦因说的,就这么简单。

然而无论他是不是接受,他都是,而且永远是。回到A国他也是。

想到这个,温斯顿喉咙发紧,好像突然被一只手卡住了。这是他难受时会出现的反应。当初爸爸去世时,他看到妈妈痛苦的样子,也几乎喘不上气来。

B国,他爱的B国,他什么也做不了。他不知道是在为自己难过,还是为B国。其实都是一样的,他是为人,为人类,为人类创造出的这个文明。

妈妈现在已经不给学生们讲舞蹈了。她被要求从B国的历史中找出黑暗和罪恶的事件,编成教材,给学生们灌输B国和B国人多么肮脏。他们这些青年学子努力学习就是为了用伟大的A国精神、A国先进成就改造可恨的B国。

妈妈别无选择地接受了。她需要工作挣钱才能帮助温斯顿完成学业。

每次温斯顿问起学校的事情,妈妈的回答既简短又生硬。只有偶然谈到校园的树,妈妈才显现出一点热情。她担心那些树总有一天会被砍掉。

“不会的,砍树干什么呢?”温斯顿觉得妈妈过度焦虑了。

“疯子可能做任何事……他们仇视所有好的东西,不能容忍任何美的东西。”妈妈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声说,好像是从牙缝里挤来的。

(未完待续……)

作者:文石

编辑/审核: 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 1984进行時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7: 1984进行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