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之泾渭分明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福音组 启木

图片来源:OR商业新媒体

还有不到两个月就是美国总统大选了。大选来临,美国的政治博弈趋于白热化。有位弟兄却告诉我,他担心谈论政治议题会分裂教会。前些天有位多年好友告诉我“你就好好地做牧师,别碰政治别惹事,谈都别谈”。

不谈政治怎么行呢?我们称之为公共事务好了,基督徒仍然在历史当中,是真实地活在世界上社会里。基督徒对公共事务本来就有自己的主见,不讨论并不表明没有分裂的可能,只是暂时遮盖起来了。不如好好地提供渠道充分地探讨,增进彼此的了解。

不愿意讨论公共事务的基督徒喜欢用一个词来概括——政教分离。然而,“政”可以代表有形的政府,也可以代表政治;教可以代表有形的教会,也可以代表基督教信仰。根据圣经教导和教会历史,只有政府和教会的权限及功能需要分开,其他的组合都不能分开。根据维基百科,“政治是由各种团体进行集体决策的一个过程,也是各种团体或个人为了各自的领域所结成的特定关系,尤指对于社会群体的统治” 。普世教会不但可以探讨圣经价值观与公共事务的关系,还应当积极寻求对公共事务的影响。政府和公共事务不受正统神学的影响,就必受自由神学的影响。不受基督教信仰的影响,就必受其他信仰或意识形态的影响(无神论、人本主义、共产主义等等)。基督教是入世的信仰,圣子耶稣基督向圣父祈求时这样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

对生活在中国的基督徒来说,即便教会想和政治分离,政府却不会放过教会的。那么对于生活在美国的基督徒呢?从Covid-19开始讲起吧。

2020年复活节的早晨,我独自一人开车去教会参加主日崇拜的网络现场直播。路上没有孩子们吵吵闹闹的声音,教堂里也没有欢声笑语了。信主二十年来,第一次参加没有人头涌动的复活节崇拜。“主复活了”在崇拜大厅回荡着,我却感伤无法与众圣徒一起领用圣餐,忽然想起一句话“教堂虽空,别忘记,耶稣的坟墓也是空的”,心得安慰。

这样的话可以安慰一时,却无法解决周复一周没有实体聚会的现状。教会从来都不是一栋教堂,也不是周报上的人数统计。教会乃是永生的神呼召出来的一群人,不断宣扬耶稣基督复活了。我们并不是律法主义者,在特殊情况下为着网路聚会感恩。然而时间一长,特别是无法聚集共领主餐,我们不得不深思聚会的意义。在教会历史上,无论多艰难,圣徒们总是保持实体聚会的形式。希伯来书10章25节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象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是什么让教会停滞了半年之久呢?是“致人死命”的新冠病毒吗?

首先,我们来看新冠疫情的影响。半年多来,从科学医学的角度,人们可以越来越清楚地认识Covid 19病毒。早期我们目睹了它在武汉、意大利、纽约等地的杀伤力。绝大部分教会都顺服了科学家的建议和政府的规定关闭实体聚会。我们教会的网络直播现场也严格遵循政府规定的人数限制和卫生指南。接下来,民众通过数据资源看到致死率在大幅度下降。Fauci博士承认CDC统计18万死亡人数中只有6%是单单由Covid19 造成的,而94%的死亡病例中都存在其他各种疾病或基础疾病因素。【https://www.cdc.gov/nchs/nvss/vsrr/covid19/index.htm】

【Fauci博士采访视频 https://youtu.be/OXM-BGe96Rc】由此可见新冠病毒对健康人的影响并不大。就像医生给人治病需要权衡医疗手段的利与弊,重开教会的决定也要权衡利弊。很多信徒渴望回到教堂,彼此平行对视,共同仰望敬拜上帝。其实目前如何居家隔离也需要平衡,而不应像三四月份那样。因为疫情,人与人之间隔离开来,精神疾病和家庭暴力不断上升。人们保护身体健康的同时,是否牺牲了灵魂的健康呢?

过去几个月,我们发现病毒已经被当作了政治斗争的武器,主流媒体借此大肆发挥,把美国描绘成重灾区。许多州政府借机把自己的权利扩大到了以前没有的领域。比如,加州政府正在给刚刚恢复实体聚会的几家教会开高额罚单。【https://www.christianpost.com/news/calif-church-refuses-to-close-after-being-fined-over-50000-for-singing-meeting-inside-it-must-stop.html】有些做法近乎荒唐。比如,当内华达州的教会不能开放时,赌场、堕胎诊所和脱衣舞店却不受约束地开放,大规模抗议游行也完全不受限制【https://www.outsidethebeltway.com/casinos-open-churches-closed/ 】。

过去几个月,我们或许更能发现病毒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人心里面的罪恶被激发更加可怕。与病毒相比,各大城市同时出现的暴力抗议革命更令人震惊和忧心。教会一方面应当积极商议如何进行安全的实体聚会;另一方面也当正面迎接这场社会乱象所带来的挑战。BLM运动打着平权的旗号开始暴力抗议的时候,基督徒当留意观察。不是看有没有崇高理想或牺牲精神,而是要看是否符合从圣经来的价值观。没有的话就当抵制,有的话仍然要谨慎,是否自身带纠错能力。如今此运动越演越烈,更多城市出现长期暴乱,焚烧汽车房屋,骚扰餐馆食客,当街攻击国会议员和异议者等等。“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不断向民众发出威胁的信号:如果不发声支持BLM就是伤害非裔美国人。“黑人生命宝贵”被BLM运动绑架成为一个革命的口号。目标不是减少警察执法暴力,而是取消警察;目标不是争取平等权利和机会,而是索取极大数额经济赔偿以及在教育就业等各个层面享受特殊待遇;最终挑战现有制度,建立乌托邦社会。

许多华人基督徒是在中国大陆出生的,有“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长辈,有经历过文革动荡的右派,还有目睹过天安门事件的学生。从小戴着红领巾长大,被灌输无神论和进化论,我们以为共产主义是人应该为之而奋斗的理想,直到接触圣经,被耶稣基督的真光照亮,才从心底唱出奇异恩典“前我瞎眼,今得看见。”基督信仰挪去我们的重担,使心中的爱火重燃。我们建立以三一真神为中心的人生观,让生命充满意义,连于永恒;因此有敬畏之心,乐于约束自己的道德行为;纠正我们的世界观,认识人类社会制度中的优劣;持守以圣经为准的价值观,渐渐查验上帝良善完美的心意。认识神才能更好地认识人,人之初既非性本善,也非性本恶,乃是性本罪。

我们见识过人性的恶在阶级斗争中被无限放大,也见过专制的君王夺取人的财产、自由和生命,抹杀社会的创造力,压制文化的繁荣。所以,这几个月当我们在这个自由的国度看到“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看到类似“三反五反”“破四旧”的运动时,前车之鉴使心都颤抖。原来革命思想在这里已经渗透得如此之深。

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美国上空游荡。有股力量试着将人群按肤色、财富等分类,描述出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两个阶层。比如说白人是压迫者,黑人是被压迫者;富人是压迫者,穷人是被压迫者;坚守圣经价值观的基督徒是压迫者,多元文化是被压迫者。他们要“砸烂旧世界,建立新世界”,用革命手段建立一个“平等博爱自由”的社会。最终目标是消除阶级差别和对抗,建立一个大同世界。

拨开外壳,人类历史都是属灵的历史。二战之后西方教会渐渐失去了坚持圣经真理的勇气,任由别人打着“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号在各个领域践踏圣经价值观。当自由神学盛行时,乌托邦思想得到了充分的理论支持,左派精英为着“结果平等、多元文化”摇旗呐喊,不顾公义过程,甚至不惜支持革命手段,让我们在过去几十年看见社会怪象愈演愈烈。这些怪象因着今年是大选年而集中体现在政治领域。

八月中下旬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举行了全国代表大会,呈现了两条鲜明对比的路线!一个打感情牌,一个强调理性和感性的结合。一条是革命的路线,颠覆美国传统(参考法国大革命);一条是渐进改良的路线,把经历了历史考验的原则应用在当今时代;一条是为了多元而多元的路线,一条是因着共同价值观产生的多元化。

我们来具体看一下政纲。民主党宣称,若当选将削减警察经费释放罪犯,任命“社会正义(social justice)法官”,这意味着许多暴力抗议者将以宣扬社会正义为由免于刑罚。民主党称警察暴力执法是“国家灵魂污点”,现在是根除刑事司法系统乃至社会中的结构性系统性种族歧视的时刻。他们提倡开放边境,使非法移民享受各样福利;强制使用清洁能源,实现零净排放等。这些政策需要更多的税收来提供资金,所以要增收数万亿美元的联邦税。还有更多看起来很美近乎乌托邦的政策,实际却强调集体身份,忽略个人责任;强调结果平均,而非机会平等;强调政府职能,减弱个人自治;强调政治正确,忽视公平公义。

共和党的政纲在各个方面与民主党相反,更加贴近美国的建国精神和公平公义原则。政府应当罚恶赏善,保护生命和个人财产。他们反对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强调公平执法惩治罪恶;虽然反对警察暴力,但不支持削减经费,而是强调加强培训。经济方面倡导减税小政府,医疗教育等方面鼓励个人选择,而不是国家计划和福利。

如果你觉得这些政策与基督教价值观没有直接联系,我们再来看看民主党政纲中关于宗教和人权的部分。联邦政府税收会被用来直接支持堕胎行业,甚至强制有宗教信仰的机构为雇员提供堕胎医疗保险。他们继续提倡性别多样化,在教育和就业方面以平权为由,大肆鼓励各种非传统家庭形式,从同性婚姻合法开始,直到群婚随意变性。他们强调所谓的“政教分离”,将宗教限制于私人领域。他们甚至把“上帝”这个词也有意无意地从党代会宣誓中除去了。

共和党却越发强调个体生命价值,强烈谴责堕胎;废除约翰逊法案,给予教会讲台谈论公共事务的完全自由;重视传统核心家庭等等。党代会上的发言人常常尊重上帝的名。此文限于篇幅,只是提纲挈领地提到两党政策,读者有心的话可以做更多研究,基于圣经价值观来判断的话,两党政策泾渭分明!

我有闲暇时喜欢看球赛,常常想着把总统大选类比成竞技比赛。恰巧,2016年七场四胜制的NBA篮球总决赛一比三落后的队伍最后得胜了,七场四胜制的MLB棒球总决赛一比三落后的队伍最后得胜了,一场决胜负的超级碗NFL橄榄球决赛极具戏剧性地翻盘。2016年的总统大选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匪夷所思的大反转。当年看完比赛和大选结果就常常想,让最好的导演来编也编不出那样的过程和结局。

今年的总统大选或许是更加重要的一场比赛,与竞技比赛不同的是,这场比赛的结果决定美国未来,甚至是全世界的未来。或许上帝要借着他所拣选的人让世界再次震惊。上帝所要做的事情邀请人参与,对于能够投票的人来说,今年的大选是泾渭分明的选择,需要义不容辞的行动!

 (本文曾发表于《生命季刊》,作者是承光学会会长https://inherit.liv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