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吹风:“党建进家” 鼓励亲人揭发对党不忠者?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弹指灭共组 农场小哥

编辑:文荷

近期,中共党媒连连吹风,要把对党忠诚纳入家风建设的范畴。言外之意,哪天你在家里发发牢骚,妄议中央,都可能会被记录在案了。因为家庭这个私人领域,将成为党支部的最基层单位,每个家庭成员都成了监督者和被监督者。

图片开源:网络 图片说明:党媒发出“党建进家”信号

中共重视其对于人民思想的控制,可谓是历朝之最,更是举世无双。在所谓的人民军队里,党支部建立到班,牢牢掌控住枪杆子。在大学里,学科建设、经费预算、人事编制无不被“党委领导下的校长制”牢牢把握着。至于各级各类的媒体,则都是被一层层的党委宣传部束缚裹挟着,成为了党的喉舌。虽然中共的监控已经无处不在,然而,把党支部建在家庭上还是让许多人跌破了眼镜。

经历过文革的人们不会忘记,那些被党性之恶冲昏头脑的红卫兵们,对自己亲人的背叛、揭发、批斗,以至家破人亡的人伦惨剧。那时的中国,对党忠诚高于一切,早汇报,晚请示成了每个家庭的生活常态。手握红宝书举过头顶,对毛泽东像鞠躬行礼,高呼三声“万寿无疆”,这一套标准流程,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变成了行尸走肉。中共用这种近乎邪教崇拜的形式,对人民进行思想控制,从灵魂上剥夺了生而为人的尊严和自由,使崇拜和臣服内化为一种生活习惯。是否对党忠诚,成为了评判人好坏的唯一标准。

图片来源:大纪元 文革中被亲人揭发批斗的“走资派”

在毛时代,对党忠诚,是对毛忠诚的一种婉转的说法。因为哪怕是被祝”身体健康“的林副总帅,也无福消受这种民众对党的忠诚。在中共引入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发展经济以维护其执政合法性的邓时代,这种政治挂帅的口号被刻意隐藏了起来。现如今,面对即将到来的执政危机,共产党又一次将这一丑陋的手法拿出来,借此”驯服“新一代的年轻人,只是这一次,忠诚的对象从毛变成了习。

2016年的一则新闻很有意思。说的是在南昌铁路局工作的一对新婚夫妇在新婚之夜抄党章,“给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记忆”。这个超越常人认知范围的行为发生的背景,是当年共产党发起的“两学一做”政治运动。所谓的“两学一做”,就是“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学习教育活动。南昌铁路局为此发起了“手抄党章一百天”活动,于是也就有了这对新婚夫妇新婚在之夜依然不敢怠慢地抄着党章。至于为何他们抄党章的时候,会有摄影师出现,我们作为外人并不得而知。但出现在洞房里的中共那双无处不在的眼睛,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中共从来就站在家庭和谐的对立面。历史上因为爱党而割舍亲情、毁掉家庭的例子不胜枚举。最有代表性的一个是胡适家庭的遭遇。胡适的次子胡思杜在胡适飞离北平时,坚持留在共产中国。他在1950年的“胡适思想批判运动”中充当积极分子,将父母留给他的财物上缴给中共,并在报上发表《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一文。只可惜,胡思杜的这些谄媚中共的行为并没有能给他带来任何利益。在反右运动中,他被无情地消灭了。类似的例子还有傅作义的弟弟傅作恭。身在美国的他被归顺中共的哥哥傅作义劝回,很快在反右运动中被流放至夹边沟农场,最终饿死在那里。如今,中共提出要将党支部建到家庭里,显然是要把监控的触角伸到社会的最小单位里,为即将到来的全民皆兵做准备。

图片开源:网络 图片说明:胡适一家。后排右一为胡思杜

如今,在北美,很多大学的教授都是信奉共产主义的左派。很多家庭里的孩子,因为这样的左派教育而疯狂地推崇共产主义。这种景象有点类似于民国时期的中国大陆,值得警醒。家庭的传统价值观教育,在这样的背景下就显得尤为重要。家风家教具体应该如何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笔者认为,大方向应该是强调家庭成员之间的互相尊重和互相信任,让家庭充满爱;每个家庭成员都要担起维护家庭的责任,保护家庭不被外部势力,尤其是极端思想破坏。共产主义的毒害不断蔓延,家庭将是守护人性,抵抗党性的最后堡垒。

笔者在此告诫国人警惕中共的洗脑邪术,看顾好自己的家人。不要让党性之恶,荼毒了家庭的人性之美。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e
Joe
1 月 之前

群众之间应该相互举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