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监狱里的“血汗工厂”

图片来源:http://istiqlalhaber.com/

被清风派出所关押20多个月的那段经历,彻底改变了郭文贵先生的命运,这段磨难也造就了今天的灭共第一人。

其实我一直想写写中共国监狱的黑暗。近期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29票支持,187票反对通过《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披露法》,要求在新疆地区有业务营运和往来的美国上市公司必须披露其生产供应链细节,包括其产品是否通过强迫劳动制造或生产,是否与新疆维吾尔拘押营有任何关系。虽然中共国外交部每次都否认有强迫劳动,但是“劳改犯”的称呼在中国耳熟能详,劳动改造被认为是对犯人的合法改造方式之一。估计在全中国只有一座监狱的犯人可以不用强迫劳动,那就是秦城监狱,因为在党国体制下,秦城监狱的“高级”犯人们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属于内部淘汰。

机缘巧合,我认识几个监狱的朋友。有一位在监狱工作的同学,毕业后一直未曾见过面。N年后第一次来我的城市公干,老同学相见相谈甚欢,没聊一会儿,老同学就来一句“你家里有没有人坐牢啊?”把我一下子搞蒙了。老同学咋这么说话,我们家里人可都是遵纪守法的。老同学看我有点不高兴,连忙解释说,你家里如果有人坐牢跟我说,我可以帮你照顾啊,比如说安排轻松点的活干干,还有保外就医早点出去什么的啊……顿时恍然大悟,于是就着这个话题聊了一些监狱的情况,感觉非常黑暗。我当时还很不解地问这位同学,全国监狱这么多,怎么可能都照顾得到?他回答说省里监狱都是一个司法系统,互相之间可以打招呼,照顾对方需要照顾的对象。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即使监狱也是如此,可见在中共国司法就是个笑话。

另外还有位同学,在邻省的某监狱里担任二把手的职务,几乎每年都来我的城市出差,和当地的监狱交流经验。由于我是做国际贸易的,他曾经多次跟我提起让我把订单放到他们监狱去做,而且堂而皇之地跟我说“我们犯人多好管理,而且还不用给工资”。我不明白监狱作为国家刑罚执行机关,为什么还可以进行商业活动,问他到底是管理监狱的还是开厂赚钱的?他呵呵笑道,监狱也是有公司的,我只需要给这个公司支付管理费用就可以。每次我都回绝了,借口产品前期投入大技术要求高,一半当然是怕客户不接受,一半也是出于自己的良知。这种监狱的公司在中共国肯定不会是个别现象,至于到底是属于合法合规的,还是属于灰色地带,没有去做深入了解,相信中共国的每个监狱管理者都会有这种小金库,通过剥削犯人的免费劳动为自己谋私利,而可怜的犯人们只能像奴隶一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在监狱里免费劳动,直到出狱。

我在工作中曾经和沃尔玛、欧尚等欧美的大型连锁超市打过一些交道。有一次接待一个欧洲某超市的部门老大,看完工厂后对我们说“你们工厂很好,我对你们的产品质量没有太多的顾虑。但是因为我们超市在欧洲很多国家都有着很高的声誉,所以我们首先要确保的是工人的人权状况,我希望贵公司的工人们都受到良好的对待,这也是我这次来考察的原因”。这段话令我印象深刻,让我感觉西方资本家还是有一定的精神层面的追求。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情况呢?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曾报导,有个英国6岁女孩从零售商乐购(Tesco)买来的圣诞卡中,发现揭露中国囚犯被迫工作的信息。那张圣诞卡上的信息以英文写道:“我们是中国上海青浦监狱的外国囚犯,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工作。”在宁予外邦,不予家奴的中共国,连外国囚犯都如此,更加佐证了中国囚犯被强迫劳动是无法避免的。

其实,根据我多年的国际贸易的经验,要把产品卖给这些巨型采购商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门槛的,中国供应商不但要有价优质高的产品,还要通过外国采购商一套繁琐的验厂流程,光文件每次就要准备厚厚的一沓。这个流程从生产管理到安全管理、工人工资福利以及人权状况都有一套相对完善的标准。比如员工宿舍不能和生产车间在同一栋楼,之间要相隔一段安全距离;以及工人每周休息的时间不能低于多少小时等等。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需要满足一定的标准。而且验厂都是委托第三方机构来执行以保证其公正性,如果是监狱工厂,正常走程序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通过验厂的。既然如此,为什么小小圣诞卡还是从监狱犯人的手上飘洋过海来到了英国小姑娘的手上了呢?我没有具体的证据,但是可以提供一些线索帮助大家分析缘由。首先,乐购很有可能不是直接从工厂采购的,而是通过中间商,中间商在这里面则可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从青浦监狱工厂以极低的价格采购了圣诞卡,将其送到一家正规的圣诞卡工厂洗白。其次,就我所知,第三方检验机构的腐败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基本上来工厂的都是大爷,包吃包住还要红包,只要肯给钱什么假报告他们都敢写。最后,乐购的采购人员接受贿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下面供应商提交上来的文件齐全,他们即使心里清楚是来自监狱工厂也不会自己点破。以上任何一种办法都可以绕开乐购的验厂程序,于是青浦监狱的圣诞卡就出现在了超市的货架上,本该祥和的圣诞贺卡后面,却有着中国囚犯的血与泪。

相信来自于中共国监狱的很多其它产品,也都像这张小小的圣诞卡一样,流向了全世界的千家万户。在中共国这样一个没有人权的国度里,即使正常的工厂也都无法保障工人的权益,监狱工厂里那些失去自由的犯人们所遭受的又会是怎么样的境遇?也许比起那些被冤死的死刑犯,被摘除器官供尿袋们活体移植的犯人,他们能苟活出狱也算是幸运了,但是这种无边的黑暗每每想起都侵蚀着我的内心。CCP消亡已经指日可待,郭先生提出的大赦,相信能解救这些千千万万个被强迫劳动的犯人以及他们的家庭。为所有的中国人祈祷。

作者:翼族

编辑/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