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寻求海上优势以应对中共涉足印度洋地区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Revelation119熙攘
校对 风云小哥

印度加强与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合作,以对抗中共图谋亚洲主导力量的野心。印中边界争端迫使印度在对中共的挑衅寻找新的突破点:加深与其他民主国家合作, 增强海军实力抗衡中共国全球野心,秀其海军实力,威慑中共。

图片来源:Fair Observer


印度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处于印度洋上的重要海运枢纽。这个位置连接着中共国和其主要油气资源供给来源的中东国家,同时也是中共国出口货物至欧洲的重要通道。虽然中共国军力提高迅速,但其在距离本国国土很远的印度洋并不能发挥其优势。并且中共国同时还得在自家后院(南中国海)与美国海军对持。已退休的前印海军官员Adm. Arun Prakash说: “在处于争端中的印中边界,我们希望看到的最好情况是两军僵持而不是发生更恶劣的情况如战争。但是在海上我们具有很大优势。通过与同盟国家海上联合军事演习,我们可以向中共发出明确信号:你很脆弱。我们可以阻挠你在印度洋的商业和能源运输。你的经济会加剧动荡。”


印度一边加强与美国及其他盟国的海军军事演习,一边建造更多的海军舰艇及海岸监视网络。印度可以随时了解印度洋上的异常军事或运输活动。历史上印度军事中心一直放在北境接壤的拥核国家巴基斯坦和中共国。随着印度外贸产业的发展,以及中共开始介入印度一直认为是其影响力主导的南亚国家,在过去的十年中,印度政府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南边印度洋。在一个访谈中,印度外部事务部长Subrahmanyam Jaishankar说,“我们是一个海洋大国并且处于印度洋板块的中心地带。可是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注意在印度洋的发展。随着印度国际贸易的发展,进口更多的货物,印度人意识到印度洋对印度的重要性:不仅在国家安全上,还在地缘政治上。”全世界四分之三的海运和一半的石油运输经过印度洋海路通道。在全球经济版图中,印度洋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海上咽喉要道如东边的马六甲海峡和西边的霍尔木兹海峡及曼德海峡,在军事冲突中将是关键的打击对方运力之地。


随着中共介入印度洋地区的国家,印度已经改变其与美国及该区域其他盟国的外交方式。在冷战时期,作为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印度要求外部势力移除他们在南亚地区的军事基地并离开该地区。而最近,印度却对美国在距离印度西南方向1100英里的迪戈加西亚岛建立的战略性军事基地表示接受。印度稳步地加强与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及日本这些所有对中共国成为亚洲主导力量有所顾忌的国家的军事及外交合作。七月份,美国尼米茨号航母打击群在南中国海行使自由航行权以挑战中共国对该海域声称的拥有权。该航母打击群与印度战舰在印度的安达曼群岛和尼科巴群岛附近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旨在保卫马六甲海峡。这是最近的一次印美双边行动。Jaishankar先生说:“世界已经变了。老实说,在以前,对印度来说,美国与其说是其心头之忧,还不如说是其之威胁。而如今,印度将美国更多的当作合作伙伴。在印度洋地区,有着相同利益的不同国家走到一起,他们对全世界的共同利益有着相同的担忧。”

虽然印度和这些国家的合作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共国,但是中共煽动民族主义高涨并且不断对邻国的挑衅使得这些国家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6月,在印中有争议的加勒万河谷,20多个印方士兵和不明数量的中方士兵在双方冲突中丧生。这是最近中共入侵被印度认为是本方领土范围所造成的事件之一。中共声称这两个亚洲大国之间绝大部分的边界都为中共国所有,包括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在将不结盟运动时代的担忧搁置之后,2016年,印度与华盛顿签订了军事后勤协议。该协议使得这两个国家可以更便利的进行海军互访和联合军事演习。在那个时候之后,印度与法国,韩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签订了类似的协议。伦敦国王学院政府国际学校的负责人,前澳大利亚外交部长,Alexander Downer说:“印度与这些国家的军事合作并不是要遏制中共国,而是要清楚地向世界表明,印度洋地区并不欢迎中共国的门罗主义。”


印度海军拥有近30艘大型战舰和一个战略及战术性潜艇编队。同时印度拥有一艘航空母舰并且在建造另外一艘。相对应的是,中共国海军拥有大约90艘战舰,包括2艘航空母舰。同时中共国还在更快地建造更多的新的更高级的舰艇。这种不均衡在未来数年随着中共国经济的反弹和由于中共病毒的打击导致的印度经济的萎缩还会变得更加严重。然而与同样价值观的国家的合作使得印中之间的不平衡得到了缓解。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学者裴敏新说,相对于中共国来说,“印度有着战术上的弱势和战略上的优势。印度的行动要比人们所预想得要更加勇敢。其中的原因是,印度有信心看到这种力量的不均衡在长期看来会慢慢向印方倾斜。” 3月,印度的美制P-8I侦察机和反潜战斗机执行了第一次联合任务,从法属留尼汪岛越过印度洋至印度。为了提高对印度洋通行情况的认知,印度海军在印度附近建立了“信息融合中心”,由合作国家的代表共同运作。这个中心的数据由印度近年在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缅甸,孟加拉国,毛里求斯和塞舌尔搭建的海岸监察雷达系统集群提供。


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亚洲国家与外交项目主任Hervé Lemahieu说,“印度人试图通过事实告诉中共国,印度洋地区是本地区国家的地盘,不容中共国插手。”

然而,印度更加雄心勃勃的努力进行得并不顺利。2018年,印度宣布租用塞舌尔阿桑普申岛的一部分用作军事设施,这激起了当地人们的抗议。由政府反对党控制的塞舌尔议会投票否决并彻底结束了该项计划。甚至连印度的坚定盟友毛里求斯也由于当地人们的反对搁置了一项类似的在阿加列格岛建立军事设施的计划。其他的印度洋国家,比如斯里兰卡,由于中共的大笔投资开始向其靠拢。中共投资了其在印度洋地区的主要伙伴巴基斯坦西南部的瓜德尔港。印度及西方官员认为,这将为中共国海军和空军在该地区建立军事存在提供条件。中共已经在吉布提建立了其第一个大型海外军事基地。同时,中共和斯里兰卡签了一个99年的租用汉班托塔港的协议,以及将资助坦桑尼亚和缅甸修建深水港。中共坚称其在所谓的印度洋明珠上所有的这些设施是以和平为目的且不会给印度带来威胁。印度重要海军智库国家海军基金会常务董事,已退休的副主席Pradeep Chauhan说,除了拥核国家巴基斯坦的瓜德尔港,如果在冲突中不能保护这些设施,它们将成为中共的负担。


随着冲突形式变得多种多样和战争与和平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中共国在印度洋地区的这些存在使得印度非常不安。副主席Pradeep Chauhan说,“中共国并不是要寻求包围印度。但是,无论如何事实上中共国已经包围了印度,并且在战略上限定了印度的行动范围。印度必须寻求战略性的自由和活动空间。”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