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科学家,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0
789

作者:黄三封

  这是一个坐在家里都会被新闻吓到的时代。

    与病毒有关的行业成了高危行业,相关的科学家成了最脆弱的人群。

    昨天,路德社透露闫丽梦博士出逃前的一些细节。年轻的女科学家险些丧命于她的同事丈夫之手,那差点改变世界的两枚煎蛋的故事听起来既惊悚又难以接受。同时也难免让人唏嘘: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人丧失人性对自己朝夕相伴的爱侣下毒手?是什么力量能够凌驾于爱情乃至亲情之上?这世上难道还有比爱和亲情更珍贵更值得呵护的东西?

    同时,路德还爆出5月份一名叫做周育森的病毒科学家猝死,他生前也参与了病毒研究,死前的职务是中国军事医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原分子生物学研究室主任。而今天,又传来中国著名的病原生物学家赵振东教授于本月17日凌晨因突发心脏病去世的消息。

    与病毒相关的科学家接二连三猝死,这本身就是离奇事件。这些病毒学家的共同点就是都有一颗脆弱的心。尤其是与新冠病毒有关的科学家,接下来的命运会是什么?随着病毒真相被揭开,这些专业人士作为知情者,他们的相关研究以及平时的工作都会成为呈堂证供,这也意味着每一个相关的科学家都有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作证的可能性。那么,他们能逃得过这一[心脏劫]吗?

    在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之际,在他们每时每刻都可能被灭口甚至灭门之际,我们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正在奔走于海外媒体之间,积极寻求与正义的力量合作,揭开病毒真相,解救全人类。

    同样是科学家,那些至今还保持沉默的科学家以及石正丽那样的选择助纣为虐的,与闫博士的差距为什么那么大呢?是什么让他们最终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方向?

    伦理学界应该展开一次这样的讨论,当母国与人类为敌的时候,科学家应该站在哪一边?

    这个问题让我们首先想到一个人,爱因斯坦。如果当年他不是迅速逃离纳粹德国,奔赴自由的美国,哪里会有后面的爱因斯坦?没有爱因斯坦,人类科技的今天是什么样子?

    同样的,如果不是闫博士义无反顾,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挺身而出,今天的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子?

    当下,每一个科学家都无法逃避的问题就摆在眼前。当邪恶的力量打着[国家]与[民族]的旗号,绑架着这些[身怀利器]的科技人才,到处为非作歹的时候,手握生杀予夺的本领的科学家们应该如何选择?

    有人说:科学无国界。科技就是为人类服务的,所以科学家应该抛开国家的概念。

    也有人说:那怎么行?科学虽然无国界,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

    [祖国]不应该成为邪恶的避难所,狭义地讲,它只是一个疆界的概念,今天可以属于A ,明天可以属于B,不具有普适性。既不能代表正义也不能代表良知。希特勒也有祖国,也爱他的祖国,就如爱因斯坦也有祖国一样,然而,当初爱因斯坦要是选择盲目地爱国,不离开德国,而是与希特勒合作,结果不难想象,不仅自身难保,他的天才设想无法变成成果,就连他本人也难逃炮灰的厄运。

    科学的服务对象是人类,而不是国界。所谓的爱国,举个例子:假如一个人不幸生在厕所里,他就应该一辈子效忠于厕所吗?

    广义上,祖国还包含着民族的概念。然而当一个民族被邪恶占领和绑架了,任何一个成员都应该挺身而出,与邪恶抗争,还自己民族一个清白,而不是混沌麻木,替邪恶站台,以期换取自身的安全及利益。那么,请擦亮双眼,看看这些科学家是怎么一个一个莫名其妙地被[玻璃心]的,答案不言自明了吧?

这就好像你的家被手持利刃、五大三粗的流氓占领了,他挟持着你的家人,强迫你宣誓效忠他、强迫你让你爱他,那么你是选择屈服还是想办法把他干掉然后把你的家人救出来?

    无论是国家还是民族,如果离开了正义和良知,一味强调爱国家爱民族,那就是图谋不轨,就是野心家和流氓想要侵犯别人的权利的说辞。古希腊哲人普罗塔戈拉说:人是万物的尺度。也就是说,事物的存在是相对于人而言的。只有每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才是世界不可或缺的元素,没有了人类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那么,戕害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反人类罪,都不应该被允许。投毒杀害同类,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世界原谅的恐怖行为,与病毒学相关的科学家们不用开脑洞,随便想一想都能明白,一旦证据确凿,害人者的命运将会是什么?不要等到被埋进棺材里才想起叫喊,站出来吧,站在正义的一边,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一起,揭开病毒真相,把作恶者送进他们该去的地方,还世界一个正常的秩序,现在,是时候了,正如我们的英雄科学家闫博士所言: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科学家们,你们一定要知道,留给你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